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發表人: 慕冰至

[都市言情] 喜格格 -【竹馬是只笑面虎】《全文完》 [複製連結]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9-12 00:22:07 |顯示全部樓層
第10章(2)

    倒在地上的歹徒雙眼發紅,看著兩個同夥被他揍著玩,歪歪斜斜站起身,正要衝向闕律澤,回頭看見床墊上的人不見,扭頭看到她,臉上露出野蠻狠笑。

    歹徒快步沖向她,一臂架在她喉嚨,一手掏出口袋裡的瑞士刀,亮出利刃,抵住她喉嚨,朝闕律澤大吼:“不准動,通通不准動!再動我就讓她死!”

    闕律澤停下正在踹踢兩名歹徒的動作,霍然轉身,看見她被歹徒抓住,臉色當場刷白。

    “還不快點過來!”歹徒朝同夥大吼。“去拿球棒啦!”

    兩名同夥飛快跑去抓起球棒,陳紫洛一陣反胃,看著闕律澤,用盡全身力氣大吼:“快點走,不要管我!快點走!”

    “如果你敢走,我就弄死這個女人!”歹徒表情發狠,揚言道:“你要是敢還手,我就一刀剌進這女人喉嚨裡!給我上!”

    闕律澤深深注視著她,心裡很清楚,如果自己就這樣走掉,她肯定會更慘,他寧願今天就死在這裡,也不會離開她半步。

    “你快點走!”陳紫洛眼睜睜看著歹徒拿著球棒,正不懷好意走近他,急得猛掉眼淚。“不要聽他的,我求求你快點走!求求你……”

    “紫洛,紫洛。”闕律澤無視於朝自己逼近的兩名歹徒,輕聲喚著她的名字,直到她抬頭看向自己,才從容揚嗓。“我希望你幸福。”

    陳紫洛一聽,心痛欲裂,不再哭喊,臉上熱淚卻流得更凶。

    闕律澤說完,下一秒背部立刻被歹徒用球棒狠狠一擊,他努力想忍住劇痛,但臉部表情仍舊痛苦得扭曲起來。

    接下來,兩名歹徒發狠痛打闕律澤,其中一記猛棒打向他的腿,讓他當場跪下,她看得心碎,緊緊閉上雙眼,聽著耳邊不斷落下的悶揍聲,心頭冷顫,淚流不止。

    突然,身邊一切恐怖的聲音靜止下來,陳紫洛睜開雙眼,猛然倒抽一口冷氣,瞪大雙眼,看見兩名歹徒正高舉球棒,一臉冷笑,目標是他的頭!

    她駭得竄起一身雞皮瘡瘩,腦子裡只有一個念頭:絕不能再這樣下去!

    她轉眼一看,發現抓著自己的歹徒正在看好戲,注意力完全不在自己身上,深吸口氣,拚盡全身氣力,她雙手緊緊抓住對方的手,出其不意把刀鋒從自己喉嚨轉向對方胸口,狠狠一剌!

    “啊——”歹徒殺豬般的大叫起來。

    闕律澤等的就是這一刻。

    見她安全了,他站起身,抓住其中一根球棒,重重掃向一名歹徒頭部,歹徒慘叫一聲後,當場躺平。

    另外一名歹徒見狀,恐懼吞咽一下,鬆開球棒,轉身就想跑,闕律澤球棒一揮,正中對方頭部!

    歹徒痛得大叫,身體往前撲倒,摔跌在地上。

    闕律澤慢慢走過去,右腳踩上對方的臉,彎腰,撿起地上的球棒,慢慢高舉過頭,俐落揮下,用力打斷對方雙腿膝蓋。

    就在這時候,警方終於趕到,迅速處理混亂不堪的現場。

    幾名醫護人員想要協助陳紫洛坐上救護車,闕律澤頂著一張被打得像豬頭的臉,拐著腳,嘴角流著血,慢慢走到她身邊。

    陳紫洛深深凝望著他,什麼話也說不出來,心疼、感謝、深愛、緊張過度後的放鬆,頓時襲上她。

    只見他推開那些人,彎腰,一把抱起扭傷腳的自己,邁開雙腳,一步一步往外移動。

    “你受傷了,我可以自己走。”她看著他瘀青腫脹的臉,雙眼飽含水氣,伸出雙手,卻不敢碰他的身體,生怕剛好壓在傷口上。

    脫下衣服,他全身上下的傷一定很可怕。

    “還是交給我們吧。”旁人見狀,也上前勸著。

    闕律澤的狀況看起來相當糟。

    他沒有說話,堅持親手把陳紫洛送上救護車後,伸手摸了摸她的臉,疲軟一笑,嘴裡低哼一句話後,隨即倒在她面前,當場昏死過去。

    身邊的人開始驚呼起來,陳紫洛全都聽不見。

    幸好你沒事了。

    她怔怔看著他,熱淚奔流,整個人籠罩在他剛剛的那句話裡,久久無法回神。

    陳紫洛看著眼前被白色繃帶纏滿的闕律澤,雙手緊緊握住他的手,想到他為了自己,被歹徒用球棒重重打了好幾下,她就心痛得快要喘不過氣來。

    醫生說他肋骨斷了四根,右腿骨折,全身多處瘀青出血,從頭到尾幾乎找不到一塊完全沒受傷的部位,唯一值得慶倖的是沒有傷及重要內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她伸出手,想要撫摸他的臉,感受他的體溫,可是觸手可及的全是繃帶,或者是腫脹的傷口。

    想起他在危急時對她說過的話——我希望你幸福,眼淚忍不住滑出眼角,一顆顆滾落慘白臉頰。

    “律澤,你已經昏迷了一天一夜,醫生說你再不醒來,恐怕會有生命危險,在歹徒面前,我求你走的時候,你不走,現在如果我求你趕快醒來,你可不可以聽我這一次?”陳紫洛看著昏迷的他,苦苦哀求著。

    病床上的人一動也不動,她無聲歎口氣,繼續自言自語,只希望他能夠聽進去一、兩句。

    “昨天老媽來看過你,她一看到你躺在病床上,眼眶就紅了,靜靜坐了兩個多小時,一句話也不說,只是呆呆地看著你,然後站起身,說要去闕伯父那,叫他不准把你帶走。”

    闕律澤依然文風不動。

    病房被輕輕打開,房英茂正要踏入,聽見她的話時猛然煞住腳步,靜心凝聽。

    “你知道嗎?到現在我還不相信雅娟會對我做出這種事,想起以前我們一起相處的點點滴滴,我覺得好像是上輩子的事。我從沒想過自己有天會上社會新聞,警方還在調查這件事,我不知道該不該找雅娟攤牌,不過有一點很確定,我再也不想看見她,今天早上我已經跟主管提出辭職要求,主管原先不答應,後來我說要專心照顧你,他就答應了。”

    闕律澤眉心微微皺了一下,在一片黑暗中,他似乎聽見她略帶哽咽的聲音。她在哭嗎?怎麼身邊沒人安慰她?

    “我一天一夜沒有閨眼了,好想睡,不介意我在你床邊趴一下吧?”她一面說,一面把頭輕靠在他身邊。

    他眉頭往中間更為靠攏,擔心得想要強迫自己睜開雙眼,只是全身乏力不太能動,他集中心力,眼皮用力半天,世界仍舊是一片黑暗。

    想睡就去找個舒適的床睡,幹麼跟自己過不去,硬要趴著睡?他在心裡喊著。

    “你不是說希望我幸福嗎?闕律澤,如果你不醒來,要怎麼給我幸福呢?我這一輩子隻認定你一個,別的男人我都不要。以前我對房英茂有過好感,但僅止於好感而已,你肯定不知道,我有多麼慶倖自己當初陰錯陽差跟你在一起,其實那時候我對你說的話,是我的真心話。如果你狠心不醒來,我就天天跟你耗在醫院裡,寸步不離。”

    闕律澤心頭狠狠一震!

    我這一輩子隻認定你一個,別的男人我都不要。

    我有多麼慶倖自己當初陰錯陽差跟你在一起,其實那時候我對你說的話,是我的真心話。

    她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如果他沒有理解錯誤,她話裡的意思是她自始至終心裡只有他,個!

    他用力深吸口氣,掙扎著想要睜開眼皮,親眼看看她說這些話時的表情,只是這該死的眼皮怎麼這麼沉重!

    “不然我們來約定好不好?如果等我睡一覺醒來,你還懶得睜開眼睛,我就——啊……”說到一半,她忍不住打了個小哈欠。“我就在你這裡搭個小帳篷,專心照顧你,如果你死了,我就跟你一起去,你說好不好……”

    好個頭!

    闕律澤手指動了兩下,猛一提氣,霍然張開雙眼——

    病房的門被輕輕關上,房英茂轉身離開後,他直到走出醫院,拿出手機,撥打電話給高雅娟。

    電話很快被接起。

    “難得你會主動打給我。”高雅娟冷笑著。

    房英茂開門見山直接問:“紫洛那件事,是不是你幹的?”

    “你在胡說什麼,我怎麼完全聽不懂?”

    “我需要跟你面對面談一談,還有,這件事你最好趕快去自首,否則我會主動跟警方說你的事。”

    “什麼自首?我聽不懂。再說了,你有證據嗎?想跟我面對面談一談,你得等我高興的時候,再跟你約時間。”她矢口否認到底。

    她看見新聞後,已經一口氣把年假請光光,跑到中南部把自己藏起來,打算萬一情況不對,馬上逃到國外去。

    “莊雅娟!你——”房英茂胸口火氣一揚,正要說話,就聽見手機傳來被掛斷的嘟嘟聲音。

    一個星期後,房英茂接到高雅娟打來約定時間地點的電話,結束通訊後,他拿出錄音筆放入口袋裡……

    “醫生說你復原情況良好,再過不久應該就可以出院。”陳紫洛手裡拿著進補用的雞湯,門也不敲,像陣旋風似的刮進病房裡,眼尖發現闕律澤飛快把什麼東西藏到背後。

    “看什麼呢?這麼認真。”

    “沒什麼。”他從容轉移話題。“剛才公司經理打電話過來報告,說最近公司接連簽下幾個大案子,我得趕快複元,親自坐鎮公司。”

    “公司那邊我可以先幫你盯著,你專心養病,業務的事情我不懂,但做出讓客戶滿意的設計,可是我的強項。”她打開雞湯保溫罐,放到他面前。

    “你藏了什麼東西,拿來我看。”

    “沒什麼。”他接過雞湯,乖乖喝了起來,還不忘好好讚美一下。“好喝,你的手藝越來越好了。”

    她眯細雙眼,直覺有詐,朝他伸出一手,直接要求:“沒什麼就是有什麼,快點拿來,我要看。”

    “紫洛,你先坐下來,坐下後我再給你看。”闕律澤見她乖乖坐下,才將藏身後頭的報紙,拿到她面前。

    紫洛拿起報紙,低頭,細細閱讀起來——

    辦公室戀曲譜成遺憾曲:愛侶和平分手不成,自伊曼紐公司三樓雙雙墜樓,房姓男子與莊姓女子分別輕重傷。根據房姓男子提供的一份錄音證據顯示,莊姓女子涉嫌日前的綁架傷人案件,警方目前正在積極偵辦中……

    “這不是真的……”她雙眼瞪大,抬頭看他,臉色震驚。

    “紫洛,警方有沒有問過你,想要傷害你的主謀是誰?”闕律澤放下雞湯,把藏在心裡多時的問題問出口。

    “有,可是我到現在還不相信會是雅娟,說不定有人故意想要陷害她,我還沒有想好要怎麼處理,所以一直沒跟警方說明歹徒曾經提起過雅娟這件事。”她搖搖頭。

    “那三名歹徒怎麼說?”

    “他們一致都說沒有主謀。”

    就在這時候,陳紫洛的手機響起,她看了他一眼,接起電話,講了幾句話後,臉色黯然的結束通訊。

    “誰?”闕律澤問。

    “員警。”陳紫洛悵然若失的看著他,聲音很輕,心情卻異常沉重。“說要過來問我們一些問題,我答應了。”

    “該來的總會來。”他點點頭。

    “律澤,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陳紫洛看著他,雙眼冒起一層淚霧。

    “過來我身邊。”闕律澤拍拍床鋪,要她坐到自己身邊,她照辦了,他緊緊擁著她,徐徐開口,“嫉妒是全天下最可怕的一樣東西,人如果沒有掌控它的能力,就會反被它吞噬掉。”

    “雅娟最後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我真的不懂。有時候我會想,會不會是我害的?”她緊緊皺眉,說到後來語氣略帶哽咽。

    “跟你一點關係也沒有,是她自己個性不夠成熟,還有她不夠愛房英茂,都是導致悲慘結果的原因,如果她真心愛房英茂,就會衷心希望他能過得幸福,而不是內心充滿怨恨。”他緩緩說道。

    就像他知道她可能喜歡的人是房英茂時,腦子裡想的不是傷害房英茂,而是希望她會選擇能讓自己幸福的男人。

    愛的反面不是恨,而是漠不關心。

    會恨,不代表很愛,而是不夠愛。

    陳紫洛被他緊緊摟在懷裡,輕輕閉上雙眼,久久沒有說話。

    “想睡了?”闕律澤低頭看著她。

    她點點頭。

    “那就在我懷裡睡一會兒,等等才有精神面對員警。”

    “嗯。”她發出含混不清的聲音,聽著他沉穩的心跳聲,伸出雙手圈抱著他,幾分鐘後,緩緩開口——

    “律澤,我們結婚好不好?”

紫米麥芽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9-12 00:22:19 |顯示全部樓層
尾聲

    紫洛把最後確認的畫稿寄出,好不容易鬆口氣,正要關機離開座位,赫然看見抽屜裡躺著作家林熹的《幸福,可以練習》這本書。

    她把書拿出來,快速翻到最後“幸福女人的三十七個小事練習”的附錄。唔……三十七個練習題,目前有打勾的框框有……八個。這次該挑哪個來練習呢?練習題二十八:幸福,不是多個人,就多一層保障。幸福,要靠自己去想、去發現、去練習、去積極接觸,才能真正擁有。

    “幸福,要靠自己去想、去發現、去練習、去積極接觸,才能真正擁有……”陳紫洛抱著書,輕輕念著這幾句話。

    突然,辦公室門板被人砰一聲打開。

    她抬頭,看見闕律澤雙手抱胸,斜倚著門板,一臉不太高興的樣子。

    “你不是說車子已經開到大門口,要在那裡等我,怎麼突然跑上來了?”陳紫洛迅速關機、抓起包包,快步走到他身邊。

    糟糕,看書看得太入迷,居然把他給忘了。

    “我讓司機在那裡等,親自上來抓人,否則天曉得你還會拖多久。”他伸手輕攬著她的腰,兩人慢慢走出她的辦公室,往商辦大樓的電梯走去。

    行走中,員工不斷輕聲冒出“老闆好”、“創意總監好”的聲音,位於東區的辦公室裡頭,坐滿上百名員工。

    “都跟你說了,把圖寄出去就OK,很快就好。”身為創意總監的陳紫洛隨他一起踏進電梯,電梯緩緩往下降。

    “現在公司已經步上軌道,等明天我們結完婚,一個月後從歐洲蜜月旅行回來,我打算擴大徵聘。”

    “我贊成。”她點點頭,兩人共同經營公司已經兩年多,這半年來業務擴展得很快,的確有必要擴大招聘。“只是最近公司業務量很大,我們去蜜月旅行一個月,把公司丟給部門經理管理,這樣妥當嗎?”

    “你喔,心裡老是裝著公司,先警告你,蜜月旅行一生只有一次,不准給我動歪腦筋搞縮水。”闕律澤重重歎口氣。

    叮一聲,電梯抵達一樓大廳。

    “我也是替你擔心公司嘛。”陳紫洛堆起滿臉笑。

    “等一下要去老爸那裡,跟他報告我們明天要結婚的好消息,蜜月旅行的事你自己跟他說,看他同不同意你縮短蜜月旅行。”他擁著她,兩人快步走出辦公大樓,坐進正等著他們的座車。

    “真的假的?那我得準備兩個銅板。”她雙眼刷亮,低頭,拉開包包拉鍊,掏出小錢包。

    不曉得有沒有兩個一樣的零錢?

    “喂,我跟你開玩笑的,你還真打算問啊?”闕律澤看著她的動作,習慣性挑高右眉,一邊對她說,一邊囑咐司機開車。

    “我也是跟你開玩笑的,你還真的生氣啊?”陳紫洛停下找零錢的動作,抬頭看他,竊笑不已。

    看著她唇邊笑意,他眉毛又揚得更高,出其不意一掌扣住她的後腦,俯身,在她唇上落下一吻。

    這一吻,像石頭落進水池中,泛開層層幸福漣漪……

    幸福,果然要靠自己去想、去發現、去練習、去積極接觸才能真正擁有。現在,就先從一個甜蜜的親吻開始吧!

    【全書完】
紫米麥芽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9-12 00:22:42 |顯示全部樓層
後記

    這本旅遊書其實是上天派來的邱比特

    最近想起上次回母校,和學弟妹們一起餐敘聊天,除了上次那個問題之外,學弟妹還另外問了一個好問題——

    學弟妹問:畢業後,應不應該考研究所?

    喜格格很清楚,這句話背後是想問“學歷在職場上重不重要”?

    如果走金融業,喜格格會回答:“相當重要!”

    就像朋友K,從澳洲拿幾張文憑回來後,最近以最年輕、資歷最淺的資格,迅速得到拔升機會,連主管都不由得感歎後生可畏。

    如果走創意、設計、創業……這些路的人,相對來說,學歷影響程度相當小,尤其是創業,自己開公司的朋友們不需要懂行銷、研發,只要聘請人才們進公司幫忙就可以。

    不過,如果因為興趣而打算考研究所,那就完全另當別論,例如:喜格格大學念外語學院,研究所念理學院,從此愛上資料分析跟實驗操弄,另外思考邏輯也會變得比較完善。

    如果是因為興趣想考研究所,喜格格舉雙手雙腳贊成一定要繼續往下念,因為我們永遠不知道“興趣能帶我們飛進哪個世界”裡。

    更重要的是,因為學得是自己有興趣的東西,不管將來賺不賺錢,當下的快樂就是一種賺到!

    最吊詭的是,身邊有太多朋友因為興趣去念書,也不覺得這些知識能替自己賺到錢,但事後證明,那些知識賺錢最快、最多,也最開心。

    不曉得大家現在是不是都常跑上海出差?身邊不少朋友總是抓緊機會一邊工作一邊玩,讓喜格格好生羡慕。

    雖然每年平均至少出國玩一個月,可是還是常常興起想突然跑出去旅行的衝動,今年原本預計十月左右要去旅行,卻因為有事情插進來,不得不延後,從夏秋景,變成深秋、初冬景。

    最近有朋友跟喜格格分享了一個消息,在上海著名景點“豫園”裡,居然有位先生跟她拿一樣的旅遊書,正在逛古色古香又充滿外國人的“豫園”,對方手中拿著書跟超專業相機,一邊看書、一邊欣賞園內設計。

    聽到這裡,喜格格連忙問:“你有沒有沖上去和對方認識一下?在同一個地點,兩人手中拿著同一本書,這、這——”

    不是小說最棒的相遇方式之一嗎!喜格格在沖出這句話前,猛踩煞車,換種一般人比較能接受的說法,改口道——

    “這是非常難得的緣分,老天爺故意設計要你們以此為契機,好好認識一下彼此,你有沖上去講兩句話吧?”

    結果朋友搖搖頭,答案居然是沒有。

    喜格格一邊可惜,一邊亂出主意,要朋友下次再拿那本書去逛,搞不好又能碰上老天爺的恩賜,如果不好意思,其實也不用沖到對方面前開口說話,假裝把書掉到對方面前、吸引對方注意也不錯,只要讓對方看見他們正拿著相同的一本書,是男人,就應該會主動說點什麼吧。

    後來喜格格問朋友,為什麼買那本旅遊書?

    朋友回答:“那本旅遊書不像一般旅遊書,充滿地鐵大地圖和一堆粗略講解的景點,這本書適合沒有要趕行程、想要好好逛一逛的人,另外裡頭有王熙鳳、李世民、秦始皇、楊貴妃四大人物評比,內容很爆笑,她很喜歡。”

    聽到這裡,喜格格再次深深感到痛惜,這兩人會挑中同一本書,分明代表他們對旅行擁有一樣的看法,只要給他們一個機會開口,肯定能天南地北聊得心花朵朵開。最棒的開頭問句,可以是——“你也買了這本書?”

    接下來,就算不另外開闢新話題,猛聊這本書內容也夠他們倆邁向下一階段,因為這本書儼然是他們最棒的交集點,想必他們都看過這本書,還把書帶到景點現場,代表兩人都很依賴這本書啊。可惜,可惜。

    分享一下這本喜格格定義為“媒人婆”的旅遊書,書名:上海慢慢玩。祝大家旅遊之餘,都能有很棒的額外收穫喔。

    祝每一位拿起這本書的人與新月家族每一位成員,都能平平安安、開開心心、柔軟溫暖度過每分每秒!
紫米麥芽
請注意︰為維護論壇文章品質,任意「灌水回覆」可能導致您的帳號及所有文章被直接刪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17-9-21 09:17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