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發表人: 力寶龍

[武俠仙俠] [暗石]穿越攜帶乾坤鼎(全文完)  關閉 [複製連結]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1-29 10:01:56 |顯示全部樓層
10 練氣六層

    “看來這次挑選的功法真的很適合呀,晉級速度竟然讓人難以想象。按照這樣的修行速度,自己很快就會追上並超過同齡的劉府子弟了。”

    心中暗暗歡喜,劉波慢慢收功,平復了一下激動的心情,起身演練了一遍“水御十八式”,又重新開始靜坐練功,開始休習“善水心經”。

    一夜的時間很快過去,“善水心經”的進境一直很快,已經到了練氣五層的最頂峰。

    這几天的行功,劉波几乎都感覺不到真氣的增長,相信再有几天的積累,就可以一舉衝破壁障,進入練氣六層境界。

    接下來的時間里,其它几門武技,劉波也開始逐一修煉。

    “無影針”的修煉,需要使用一種特殊的玄鐵針,不但要求細如牛毛,還要求重量和鋒利。制造好的無影針,針身暗淡無光,非常利于偷襲,就是在正面使用,威力也極為巨大,敵對之人很難防御。

    為了表示對儿子的支持,劉飛龍特意安排家族的煉器堂打制了大批的無影針,並且還送給劉波一個下品儲物袋,以用來承裝這些數量眾多的特殊無影針。

    下品儲物袋是專門給沒有神識的修士使用的,不能專門認主,任何人都可以使用。劉波收到儲物袋后非常興奮,把到手的無影針和一些雜物反復的裝進、取出,樂此不疲。

    也難怪劉波興奮,雖然是下品儲物袋,但這也不是一般人能夠擁有的。這個下品儲物袋的價值可是不菲,需要下品靈石三、四千左右。

    煉制儲物袋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需要煉器師才能煉制成功。煉器師是什麼人?那是最少要擁有火靈根,最好再擁有金靈根,還要有煉器天賦的凝神期以上修士,才有希望成就。

    劉府子弟達到凝神期,才會統一配發下品儲物袋,而劉波現在就擁有了一個。

    來到異界的時間雖短,但是劉波的感觸很深。他在地球本是一個從來沒人關心的災后孤儿,心中極為渴望親情的溫暖。

    穿越到這里之后,不論是父母、妹、兄長,甚至是他的長隨劉志賢,這些人都對他發自真心的關懷、疼愛、依戀,這讓他的內心又是溫暖又是愧疚。

    既然他在地球沒有任何牽掛,劉波決定,從今以后自己就是這個世界的劉波。畢竟異界劉波的一切都留給了他,他已經是無比幸運了。既然繼承了劉波的一切,他必須承擔相應的責任,否則他的心靈上,早晚會出現破綻,不利于他的修行。

    他決定:從今天起,徹底融入這個世界,他就是這個世界的劉波!

    几天時間,“玄冰寒炎”便突破壁障,達到了練氣四層。而“善水心經”的修煉,也達到了練氣五層的瓶頸。

    劉波感覺現在的積累,已經完全達到了極限,決定今天晚上開始衝擊練氣六層的瓶頸。

    有了充足的信心,劉波心情放松,毫無壓力,很快就進入了無意識境的定境當中。

    經過這一段時間的修煉,以及血脈本源的改造,他的經脈已經不復以前的脆弱,不但變得寬闊堅韌,而且還泛著瑩瑩的光澤,練氣五層的真氣運轉其中,對經脈沒有絲毫壓力。

    真氣運轉了九個周天,達到了現在能夠運轉的最高速度,善水真氣仿佛奔騰的激流,衝向練氣六層的壁障。

    劉波這些天的積累已經深厚無比,真氣果然毫無遲滯的一舉就把壁障衝破,開始運轉在練氣六層的經脈路線中。

    能夠在十五歲達到練氣六層,劉波已經超出了一般同齡人的進境。劉安今年十六歲,也才剛剛達到練氣六層,而且進步速度在家族中已經算是比較快的了。相比起來,劉波現在的成就,已經可以位列天才的行列。

    這段時間,劉波挑選的几種武技都有了很大的進境,自幼就修習的“水御十八式”更是接連突破,現在已經能夠做到兩式同御。達到兩式同御的境界,已經是“水御十八式”進入一品等級的標志,現在劉波境界最快的就是這門武技。

    “水御十八式”是一門極為精深的水系武技,要是能夠做到十三式甚至是更多式同御,那絕對毫無爭議的是劉府的第一武技。

    這門極特殊的武技,任何人都能修煉,但是要想有所成就,卻極為考驗修煉者的天賦和悟性。這門武技的十八式,單獨每一式也都是一種高深的武技,即便單獨使用也是效用非凡,聯合使用更是威力倍增。

    修煉這門武技,就算天賦絕佳,但如果悟性不足,這門武技也很難有所成就。如果悟性絕佳,但是天賦不强,同樣成就不高。

    如果天賦和悟性全部超卓不凡,甚至可以把這門武技修煉到神品等級。

    “水御十八式”的特點不同于一般的武技。有的武技只需要天賦非凡,就算悟性差一些,也能修煉到極高境界;有的武技則是考驗修煉者的悟性,只要悟性達到,就算天賦普通,同樣可以達到高深境界。“水御十八式”既要求修煉者的天賦,又要求修煉者的悟性,兩者缺一不可。唯一的優點就是入門簡單,任何人都能修煉。

    劉波自就悟性驚人,雖然功法的修煉受到了疾病影響,進度緩慢,但是武技的修煉卻一直受同齡人羨慕,病好前對于武技的領悟就很深,現在更是做到了驚人的兩式同御,已經可以發揮出這門武技的一品威力。

    在進階凝神期以前,武技的威力一般只能發揮出普通水准。只有進階凝神期以后,修煉者的靈魂本源再次增强,才能真正發揮出武技的真正威力。

    一般凝神期修士可以發揮出一品到三品武技的威力,靈湖期修士可以發揮出四品到六品武技的威力,顯化期可以發揮出武技的全部威力。到了神通期則是主修神通以及真武技和真靈技,普通武技和靈技就不再適用了。

    劉波的境界雖然僅是練氣六層,但是在兩式同御的防護下,相信就是練氣九層的高手,在短時間內也不能傷害到他。

    “水御十八式”即是最好的防御武技,又是最好的攻擊武技,十八式分開使用,威力已是不凡,如果能夠做到同御,發揮出的威力更是驚人。現在劉波以九疊浪的法門施展兩式同御,一浪推動一浪,連綿不絕,就是練氣九層的人也只能避讓,不能抵擋。

    “冰炎劍指”是劉波主修的攻擊武技,既可以作為冰炎指法,也可以作為冰炎劍法。

    這門武技招式凶狠,攻擊凌厲,一往無前,全身真氣壓縮為一縷擊出,銳利難擋。更兼真氣屬性竟是寒炎屬性,明明寒氣逼人,真氣入体卻能焚經灼脈,最是難以抵擋。等到進入凝神期,真氣化為劍氣外放,更是變幻莫測,威力劇增。

    新修煉的秘技“破天擊”,最是艱深,劉波盡管進步神速,也只是堪堪練成了破天第一擊。

    盡管是第一擊,作用也是極大,只要把這第一擊和其它武技結合起來,武技的威力就會几何倍數的提升。

    劉波首先實驗的,就是把破天擊同冰炎劍指結合起來。冰炎劍指本就最重攻擊,現在有了破天擊的加持,威力竟然再次增加,憑空又多了几倍的攻擊力,這樣的威力已經達到了一品武技的標准。

    把破天擊和“水御十八式”中的兩式同御結合起來,防御和攻擊的威力卻不只是一品境界的水准,而是達到了“水御十八式”的二品威力。

    如果破天擊能夠再進一層,達到破天第二擊,和“水御十八式”的兩式同御結合起來,那威力還會巨增,可以發揮出“水御十八式”的三品威力。

    劉波又一次被驚到了,雖然距離這個目標還很遙遠,但想一想這個結果,就會讓人興奮莫名。他決定,這將是自己以后的主要修煉目標。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1-29 10:02:09 |顯示全部樓層
11 多寶閣

   破天擊和無影針結合的效果,同樣很喜人。無影針發出的速度和威力都增加了很多,這樣的威力在攻擊的電光石火間,防禦的難度可就不僅僅是增加幾倍了,而是十倍都不止。在破天擊的輔助下,無影針的威力同樣達到了一品的水準。
    劉波相信短時間內,這將是他最為厲害的殺手鐧。

    抱著試一試的態度,劉波把破天擊和急電身法以及雲飄霧繞身法結合起來,沒想到經過多次嚐試之後,竟然也成功了。

    有了破天擊的輔助,急電身法的速度更為突出,隨著以後破天擊的進展,未來定會不負急電之名。而雲飄霧繞身法在破天擊的加持下,並不是很突出的速度、轉折、變幻,現在也變得不亞於任何一門突出特點的身法。

    本來破天擊太過艱深,研究它會占用太多的精力,如果不是破天擊輔助作用巨大,能夠和每一門武技結合起來,劉波是不會花費很大的精力深研的。

    破天擊的下一次進步,成功融入每一門武技後,所有武技都會再增加一個品級,這絕對是巨大的進步。因此,在以後的時間裏,對於破天第二擊的修煉,占用了他更多的時間。

    “二哥,二哥,今天大哥答應陪我去大梁城遊玩,你也一起去吧!”小妹劉煙急匆匆地跑來,嘰嘰喳喳地說道。

    “好啊,既然大哥有時間,那我也陪你一起去。”劉波沒有遲疑地說道。

    “太好了,安哥和剛哥也說要一起去呢。我們今天一定要好好地逛逛大梁城,我要買兩身衣服,要買一柄短劍,還要去素芳齋買玉藕五仁糕,我都有兩個月沒有吃了。”聽到二哥答應一起去,幻想著大梁城中的繁華,劉煙興奮莫名。

    劉波帶上劉至賢,在劉煙的拖拽下,一起到演武場上彙合了幾人,共同坐了一輛銀角馬車,向大梁城出發。

    銀角馬是普通食草妖獸,性格溫順,速度飛快,五十裏的路程,幾人說說笑笑間,頓飯時間便趕到了城門口。

    “大哥,我要先去錦繡閣挑選兩身衣服。你們都要陪我去呦。”眨著一雙清亮的眼睛,劉煙要求道。

    “好的,我們都陪著小妹去買衣服,等你的東西都買好,再去多寶閣買我們的東西。”劉清滿是寵溺地答應。

    幾人中,劉煙最小,又是古靈精怪的性格,幾人自然要先滿足她的要求。花了一個時辰買好了小妹的衣服,又去素芳齋買了劉煙最愛吃的玉藕五仁糕,這才初步滿足了她的要求,幾人一起向城中心的多寶閣趕去。

    多寶閣是大梁城規模最大的修真者物品售賣商行,不但練氣期、凝神期所用的武器、丹藥等一應俱全,就是靈湖期、顯化期修真者所用的法器、丹藥、符篆等高檔用品也是應有盡有。

    劉清幾人都有在多寶閣購買一件趁手武器的想法,於是幾人便在多寶閣的一樓仔細挑選起來。

    不同於幾人的專注,劉煙卻是眼睛四處亂看,見到什麼都會感到新奇。

    “大哥,你看那個老爺爺和一幫大哥哥都到二樓去了,我們也上去看看吧,二樓肯定有更好地東西。”劉煙仿佛發現了新大陸般,歡快的喊道。

    “真是土包子進城,這多寶閣的二樓也是隨便就能進的地方?”那幫人裏,走在最後,正要進門的一位,回頭看了一眼,譏笑道。

    “小妹,二樓必須有凝神期的前輩帶領才能進去,我們隻能在一樓挑選。”劉清正要出言駁斥,抬頭見出言嘲諷的那人已經不見了身影,無奈地對小妹解釋說道。

    “煙妹妹,你還是在一樓好好挑選你的短劍吧,二樓就是上去了,那裏的東西我們也買不起,還是現實一點的好。”劉剛也在一旁勸說道。

    “這個人真是太可惡了!他自己又不是凝神期的前輩,有什麼好炫耀的,還說我是土包子,我看他才是大壞蛋,真是太瞧不起人了。”劉煙氣憤地說道。

    劉波聽到小妹氣憤的話,心裏對剛才發言嘲諷的那人和多寶閣都很是不滿,想著等會兒那人下來,定要給他一些教訓,將來一定要帶小妹到樓上看一看,不為能買到什麼東西,隻為滿足小妹的願望,他不想讓小妹有絲毫的不如意。

    劉波很快便挑中了一柄上品的玄鐵劍,其餘幾人也陸續挑選好了自己滿意的武器,就連劉煙也選擇了一柄劍鞘上嵌著五彩石、劍穗上綴著一粒明珠的短劍。

    “小剛,寶劍還沒有選好嗎?要麼把你的要求跟店裏說一說,看看還有沒有符合你要求的。”劉清建議道。

    “這位少爺,我們多寶閣的武器、防具,可是整個大梁城最全、最好的。您有些什麼要求,不如說給小的聽一聽,我們閣裏還有一些不輕易示人的精品,另外收藏著,也許能滿足您的要求。”小二附和著,積極地在一旁推銷。

    劉剛聞言,眼睛一亮,道:“我想要一把極品的彎刀,最好重量能有五十斤,你們這裏的彎刀都太輕了,不適合我用。”

    “這麼重的彎刀還真的不多見,少爺您先等一等,小的去給您問一問,我們閣裏前兩天剛剛到了一批精品,興許有這樣的彎刀。”小二有些驚訝的說道。

    “看來小剛你是要修煉‘霹靂十三刀’了,這可是我們劉府的頂級刀法,將來進入凝神期威力更加巨大。”劉清了然的說道。

    “剛哥現在就修煉這麼厲害的刀法了,那以後我更不是你的對手了。”劉安驚歎道。

    “這是父親送給我進階練氣六層的禮物之一。”劉剛一臉的驕傲和得意。

    時間不久,小二手中捧著一把連鞘彎刀,快步前來。

    “少爺您看這把彎刀滿不滿意?玄鐵打造,重量足有五十斤,極品凡器,是我們多寶閣難得的精品。”

    劉剛接過彎刀,入手一沉,這樣的重量正適合自己的要求。慢慢拔出鞘來,隻見刀身寒光隱隱,一股鋒銳之氣撲麵而來。

    “這把彎刀老子要了。小二,多少靈石?”

    劉剛抬頭望去,隻見一群八九人正從二樓下來,後麵一個瘦子,一臉的囂張樣,正在向小二呼喝。

    “這是我們看中的彎刀,你憑什麼要買?”劉煙一見這人正是剛才譏諷自己土包子的那位,更是心中氣憤。

    “就憑老子錢多!行不行?毛丫頭!”

    “你錢多,老子錢更多!”劉剛怒目道。

    “你這不孝的兒子,竟敢對你姑姑無禮,真是欠修理!”劉安返罵道。

    “趕緊賠禮道歉,我們劉府的小姐也是你敢無禮的,否則今天......”還未等劉清說完,就看到眼前一道人影閃過。

    “啪!”

    “哎呦......”

    劉波盯著眼前牙齒飛濺,鮮血灑落的瘦子,語音緩慢但堅定地說道:“給你一個小小的教訓,再敢出言不遜,定要嚴懲!”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1-29 10:02:21 |顯示全部樓層
12 五場比試

    “小子,竟敢對文英動手,你知不知道我們是什麼人?”

    “趕緊磕頭賠罪,不然你死定了!”

    “真是反了天了,竟然敢對我林府之人動手!”......

    挨打瘦子的同伴,紛紛怒斥。

    “我不管你們是什麼人,敢對我小妹無禮就要受到教訓。”盯著這一群憤憤不平的紈絝,劉波麵無表情的說道。

    “小夥子,不管你是什麼人,都不能破壞我們多寶閣的規矩,在我們多寶閣動手。念你年幼,可能不知我們多寶閣的規矩,這一次我就不追究了。如果你們還要動武,必須離開多寶閣。”和林府眾人一同下來的凝神期老者告誡道。

    這位凝神期的老者乃是多寶閣的一位管事,今天到林府同林府的大管事做了一筆交易,被林府的幾個小輩遇到,這才帶了他們一起前來。

    本來對其中幾人的跋扈囂張就有些不喜,再加上劉波小小年紀,顯露出的身法卻高明無比,那恍若急電的速度,讓老者大為吃驚,又聽他們話語中提到劉府,就已經猜測出了劉波等人的身份。

    老者話語中卻故意不提,即維護了多寶閣的規矩,又不會和劉府交惡。

    “舍弟確實不知多寶閣的規矩,多謝前輩體諒。我們買好這把彎刀後,會同林府之人去外麵解決。”劉清對老者躬身行禮道。

    “這把彎刀多少靈石?”劉剛問道。

    “承惠,一百下品靈石。”小二恭敬回答。

    劉剛一抬手,眼前的台案上猛然憑空出現一堆靈石。

    “還同老子搶彎刀,老子靈石有的是。”劉剛一副老子是有錢人的樣子。

    林府幾人也不再同劉剛提彎刀的事情,雙方一同出了多寶閣,找了一處空曠的地方停下。

    “你們是劉府的人吧,我是林府林文江,大家都是世家子弟,廢話也不必說了,你們把文英打了,這個場麵我們是要找回來的。說說怎麼比試吧。”對於劉府,林文江還是頗為忌憚。

    “原來是林府八傑之一的林文江,在下劉清,久仰林兄大名。我的意思為了避免傷及性命,我們就隻做拳腳之爭,不使用兵器和暗器。林兄以為如何?”林府同為大梁郡三大世家之一,麵對他們,劉清頗為慎重。

    “好!那就按照劉兄的意思,不使用兵器。你們六人,小女娃除外。我們一共比試五場,五局三勝,如何?”林文江提議道。

    “五局三勝可以,但是我兄弟劉安隻有十三歲,是不可能出戰的,我們就出四個人出戰五局。”劉清補充道。

    “好,就按劉兄所說。如果我們勝了,我要打了文英的小子磕頭賠罪,並奉上一千下品靈石。”林文江語音極為冰冷的說道。

    “我們勝了,我要林文英給我小妹磕頭賠罪,並奉上一千下品靈石。”劉波也語氣強硬的說出要求。

    “好,就按我二弟說得辦。”劉清也讚成劉波的提議,肯定的答複道。

    “小子,這第一場就咱倆來鬥一鬥,老子剛才沒有防備,被你小子打了一巴掌,老子現在要打回來。怎麼樣,敢不敢?”林文英指著劉波的鼻子,憤憤地說道。

    “既然你覺得剛才的教訓還不夠,那就來吧!”他的提議正中劉波的心思。

    二人剛一在場中站定,林文英便抬腿踢了過來。這林文英也是林府八傑之一,雖然排名最末,但是年紀不到二十就已經是練氣六層境界,很受林府高層的看重,最擅長的武技便是現在所用的這套腿法。

    林文英的這套腿法,迅疾淩厲、威猛無倫。林文英搶占了上風,一招接著一招,勢大力沉,招招不離劉波的要害。

    林文江本來提在高處的心也放了下來,暗暗思忖:“看來那劉波就是依仗身法厲害罷了,這才能在多寶閣打了文英一巴掌。但依仗身法不可長久,看來文英是能贏下這一場的。”

    劉波的雲飄霧繞身法已經到了很深的境界,根本不用破天擊的加持就已經能輕鬆應對林文英的腿法。他見林文英的腿法很是高明,隻是林文英還隻是領悟了皮毛罷了,既然能夠輕鬆應付,劉波便也不急於取勝,他實戰的經驗欠缺,正好拿林文英來磨礪。

    劉波應付的輕鬆,其它人卻不免擔心。劉煙緊張的雙拳緊握,手心都是汗水,心裏緊張萬分。

    劉清畢竟是練氣八層的境界,眼光要略微高明,雖然心裏也很緊張,但他見劉波一直都是驚險躲避,總能毫發無傷,不免就看出了奧妙來。細細觀察劉波的身法,竟然越看越覺得玄妙。

    這才明白,他的弟弟根本就是在拿林文英做陪練,沒有絲毫的危險。想想前一段時間,劉波還是練氣三層,他心裏奇怪,不知劉波從什麼時候開始,竟然變得這麼厲害了。

    林文英一套腿法使完,仍然沒有傷害劉波絲毫皮毛,不免心裏著急,隻得又換了一套自己擅長的掌法攻擊。但是這套掌法隻是普通武技,相比剛剛使用的腿法,威力並不突出。

    “看來你是技止於此了,林府八傑也不過如此。”

    劉波說完,不再躲閃,“碧波掌法”的三招接連使出,林文英隻覺眼前波光隱隱,仿佛自己一瞬間處於一片碧波之中,眼見劉波的手掌如玉,穿過層層波濤拍向自己的左肩。

    林文英感覺自己全身都被水波圍困,竟然無力閃躲,被劉波一掌拍在左肩頭。

    隻聽“啪”的一聲,林文英肩頭劇痛,似乎骨頭都斷裂開來。同時一股大力湧來,林文英連退三步,勉力支撐,避免繼續出醜,但是他最終還是站立不住,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以後做人不要太囂張,否則你的腦袋不一定能保住。”劉波說罷,轉身離開。

    林文英看著劉波瀟灑離去的身影,一股深深地恨意湧上心頭,抬起右臂,三隻弩箭射向劉波的後心。

    “小心!”

    “快躲!”

    “閃開!”......

    在眾人的驚呼中,一絲淡淡的危機浮現心頭,劉波展開“雲飄霧繞”身法,用最快的速度向一邊閃去。

    林文英的袖中箭快如閃電,近距離內是一種極難躲閃的暗器,他已經存了殺死劉波的決心。

    危險臨身,劉波不敢絲毫鬆懈,破天擊輔助雲飄霧繞,全力閃躲。

    眾人隻覺眼前一花,劉波就已經閃到一邊,而三支弩箭直直射入前麵的地下,尾羽直入土內,地上不露分毫。

    劉波轉過身來,冷冷的盯著不知所措的林文英,一步一步向他走去。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1-29 10:02:33 |顯示全部樓層
13 重傷林文英

    仰視著劉波冰冷的麵容,林文英心裏一陣發慌,劉波每一步落在地上,仿佛都踏在了林文英的心頭。

    “啪!啪!”接連兩聲脆響,劉波的巴掌狠狠地打在了林文英的臉上。

    “嘎嘣!嘎嘣!”又是兩聲,劉波抬腳踩斷了林文英的兩條臂骨。

    “林府八傑就是這樣背後偷襲、不顧信諾!劉某真是領教了。”對著林府眾人的方向,劉波朗聲質問道。

    “林兄,這第一場你們就不守規矩,你怎麼說?”劉清麵沉似水的質問道。

    “這一場自然算是我們輸了,等比試完了,我們再拿出一百下品靈石,以作賠償。”林文江對於林文英的表現也很不滿,背後暗器偷襲,完全是小人行徑,根本沒有解釋的理由,幹脆直接認下,隻要最後贏了,一切都好說。

    “下麵咱們開始第二場。文精你來上。”

    “好的,江哥,文精定不讓你失望!”一個身材高瘦的青年走出說道。

    “至賢,這一場就由你來上。你的‘玄元金身’抗力最強,不要急於取勝,先消耗對方真氣,再尋找機會一擊製勝。”

    “大少爺放心,至賢定會全力取勝!”劉至賢步伐堅定的向場中走去。

    劉至賢雖然是劉府奴仆,但是天資不凡,現在是練氣五層的修為。他乃是劉飛龍專門給劉波精挑細選的伴當,主修武技是金係武技“玄元金身”。這門武技既有出色的攻擊效果,更是難得的強身功法,修煉很是艱難,需要有大毅力才能不斷進階。

    林文精一上場便和劉至賢相互試探了幾招。劉至賢雖然境界比林文精低了一品,但是他的武技最擅長硬打硬碰,所以不落絲毫下風。林文英試出劉至賢的深淺和武技特點,當即不再和他硬碰,反而展開了身法,與他纏鬥起來。

    林文精的身法飄逸瀟灑,瞻之在前,忽焉在後。現在使用的一套掌法也是虛多實少,但又虛實變換,變化多端。

    劉至賢可沒有林文精這麼頂級的身法,身法上不如對方,一招一式間更是靜心沉凝,不為林文精的身法和虛實所惑。短時間內劉至賢雖然落在下風,但是林文精一時之間也難以取勝。

    劉至賢雖然已經發揮出了全部實力,但是畢竟在境界上和武技修為上都低了林文精一籌,時間一長,不免被林文精變幻莫測的招式擊中,雖然短時間內依仗身體的強橫還能堅持,但照此發展下去,總歸還要落敗。

    林文精尋找機會,不斷使出精妙掌法打在劉至賢的身上,盡管劉至賢的“玄元金身”最是耐打,奈何還隻是練氣五層境界,暫時還不能發揮出這門武技的多少威力。

    “小子,認輸吧!不然老子一掌一掌打死你。”林文精猖狂說道。

    “做夢吧,老子是不會輸的!”劉誌賢滿臉都是堅毅之色。

    劉至賢被擊中的地方泛起陣陣劇痛,想到要是最後敗了,少爺就要給那個惡少磕頭賠禮,這是自己死也不能接受的事情。他下定了決心,心中想到:“要想贏,看來隻有使用那一招了。”

    林文精又是閃身攻來,掌法籠罩劉誌賢前胸五處要害,劉至賢本應後退以避鋒芒。出人意料的是,劉至賢反而迅速上前一步,拳頭上竟然泛著淡淡的金光,迅猛無倫的打在林文英的前胸。

    “砰!”

    “砰!”

    林文英和劉至賢同時跌倒在地。

    林文英口中連連吐出鮮血,仰頭向天,身體一動不動。劉至賢也是胸前一灘鮮血,臉如金紙,氣息微弱,但是一雙眼睛卻仍然堅定有神。

    劉波連忙上前扶起劉至賢,痛惜的說道:“至賢你怎麼能使用這種透支潛力的自殘方式,你這樣會損傷本源的。你趕快把這粒養元丹服下,應該能夠有些作用。”

    “少爺,你不必擔心,我沒多大事情,修養幾天就沒事了。養元丹很珍貴的,我服用一粒歸元丸就行了。”劉誌賢的聲音雖然微弱,但是卻很堅定。

    “你動都動不了了,還說沒事。讓你吃,你就吃,哪那麼多廢話呀!”劉波強行把一粒養元丹硬塞進劉至賢的嘴裏。

    養元丹是煉丹師才能煉製的靈丹,劉波也隻有一粒。歸元丸則隻是普通丹丸,劉府的弟子都有配置。

    依照劉波的性子,劉至賢知道再多說也沒用,心裏感動,默默把養元丹咽下。

    “劉府倒是收的好忠仆呀,這一局就算平局,劉兄你看怎樣?”

    本來必勝的一局,沒想到卻落了一個兩敗俱傷的結果。心裏再是不甘,林文江也隻得認下。

    “理應如此。”

    能夠得到這樣的結果,劉清也很是意外,對劉至賢的忠心越發滿意。

    “清哥,第三場我來上。”劉剛走到場中。

    “文海,這一場你上,必須要贏!”林文江臉色冷厲,語聲堅定,不容置疑。

    “文江哥放心,文海誓死贏下這一局。”連續兩場的失利,激發了林府眾人的凶性。

    劉剛和林文海二人,都是修煉的火係功法和武技,而且還都是練氣六層的境界。交戰開始之後,二人激烈碰撞,一時之間,都難占到上風。

    林文海在練氣六層的境界已有兩年時間,已經到了衝擊練氣七層的地步。而劉剛卻是剛剛突破到練氣六層的境界,真氣的深厚程度遠遠不及林文海。因此時間一長,劉剛就有些真氣不繼,漸漸落於下風。

    勉強又堅持了三十招,劉剛的真氣幾近枯竭,眾人都能看出,他已經堅持不了幾招了。

    “認輸吧!小子。”林文海的臉上,露出一切盡在掌握的自信神色。

    雖然知道落敗就在眼前,劉剛還是勉力堅持,不敢答話,怕泄了勉強提起的真氣。

    “小子不認輸,那我可就不客氣了。”

    林文海使出掌法中三連斬的絕技,一掌連接一掌,三掌彙成一掌,氣勢淩厲的拍向劉剛的前心。

    劉剛提起僅剩的真氣,全部運到右掌上,擋在身前。

    “啪!”

    劉剛右手腕骨立時斷裂,一連退後十幾步,一屁股跌倒在地上。

    劉剛感到右手腕處鑽心的刺痛,同時一股火灼般的真氣在整個右臂流竄,破壞著自己的右臂經脈。

    “小子,很痛苦吧!慢慢享受吧,夠你美上幾天的。”

    林文海譏笑了幾句,洋洋得意的走到自己一邊。

    “劉兄,這第四場就咱們兩個切磋一下吧。”

    “好,請林兄指教。”

    對於林文江,劉清絲毫不敢小覷。今天林府在場的人中,有林府八傑當中的四人,分別是林文英、林文精、林文海和林文江。這林文江是這四人中修為最高的一個,現在是練氣八層的境界,修煉木係功法,實力強大,是林府中真正的天才人物。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1-29 10:02:48 |顯示全部樓層
14 滴水式

    二人都是聞名大梁城的天才人物,普一交手就都是各自最為拿手的頂級武技。

    劉清使用的是“破山拳”,這是劉府最為陽剛威猛的一套拳法。劉清的天賦也是極高,是劉府年輕一代公認的第二天才,雖然隻有十七歲,現在卻已經是練氣八層的境界。這套破山拳,劉清自練氣六層時就開始修煉,現在已經修煉了三年時間,已經到了小成的境界。

    劉清的一招一式都有雷霆萬鈞之威,每一拳擊出,都帶有仿佛能擊穿山嶽的氣勢。

    林文江使用的武技則是林府的木係頂級武技“飛花散手”,這套武技極為繁複,不是悟性超凡的天才,就連基本的變化都很難掌握。

    二人的武技一個威猛剛硬,堂堂正正,一拳破萬法;一個繁複精妙,極盡變化之能事。

    不管是劉府眾人還是林府之人,都看得目眩神迷,心有所得。

    場上二人的境界,遠超場中多數人,一個以拙破巧,一個奇巧變幻,本是兩種不同的武技風格,但又都精妙絕倫,正是一場精彩紛呈的實地教學課。

    林文江的飛花散手盡管看起來奧妙無比,但畢竟還是同劉清處在同一個境界上,還不能占到劉清的上風。

    劉清的破山拳處在普通階段小成境界已有一年時間,一直難以突破,現在遇到了林文江的飛花散手,反而給了他更多的磨礪。林文江的每一次抵擋,每一招進攻,都會從另外的角度給予劉清更多的靈感。

    觀戰的眾人發現劉清的拳法越來越古拙、簡單、樸實,而林文江卻漸漸的感覺劉清的拳頭越來越重,越來越難以抵擋。

    劉波看到大哥對破山拳的理解越來越深,已經漸漸突破了小成的拳法意境,就知道這場對戰,劉清的勝利已經毫無疑問。

    隨著劉清拳法的突破,林文江漸漸抵擋不住他重如山嶽的拳頭。為了化去劉清的重拳,劉清隻是一招攻來,林文江就不得不施展出更多的變化,由勢均力敵,漸漸開始處於下風。

    劉清越打越是暢快,很多平時積攢的困惑,都漸漸清晰起來,已經停滯了很久的武技瓶頸,終於得到了突破。

    這樣的狀態下,林文江已經很難抵禦,真氣逐漸透支,血氣湧向胸口。劉清接連轟出幾招重拳,林文江再也壓抑不住胸口的血氣,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劉清停止攻擊,道:“林兄,你看咱們還有必要再比嗎?”

    “謝謝劉兄手下留情,林某認輸。”

    林文江已經沒有了再戰之力,他感激劉清沒下重手,既然已無力回天,便也幹脆認輸。

    “劉兄,看來今天我們要平局收場了。你還能再戰一場嗎?這最後一場我們可是要派出練氣九層的高手了。”

    現在四場比試結束,劉府一方兩勝一負一平,略勝一籌。但是最後一場,林府準備派出練氣九層的高手上場,所以林文江才篤定可以再勝一場,雙方會平局收場。

    “既然還有一場,我們劉府自然沒有放棄的道理,你盡管派人上場。”劉清毫無怯意的說道。

    “文恒哥,這一場就拜托你了。”林文江的語氣滿是敬意。

    “文江你放心,交給我了。”一個約三十來歲、身材矮胖的男子從林府眾人中走出說道。

    “在下林文恒,練氣九層頂峰,請問劉府哪一位下場指教?”林文恒神色倨傲,語聲清淡地問道。

    劉清眉頭微皺,暗暗思忖:“沒想到林府在場的還有一個練氣九層頂峰的高手,看這個人年齡不小,而且麵生的很,應該不是林府八傑中的哪位。就算他不是林府的天才,可自己現在真氣消耗很大,就算使用自己擅長的劍法,怕也很難再戰勝這位練氣九層的高手。難道這一局認輸,今天平局收場?”

    “大哥,這場我來上!”劉波語氣堅定地說道。

    “二弟,這可是練氣九層頂峰的高手,你的身法雖然很好,但是單憑身法閃避,恐怕難以保持平局收場。”劉清並不看好劉波的實力。

    “大哥,你放心,我能行的。”

    感受到劉波語氣中的堅定,望著他充滿信心的眼神,劉清緊張的心情不由也放鬆下來,竟然生出了一絲獲勝的信心,說道:“那你小心點,不行就認輸,你才練氣六層,不丟人的。”

    林文恒望著麵前的劉波,輕蔑地說道:“你很有勇氣,希望你能堅持十招,你先動手吧。”

    “沒看到結果,話不要說得太滿,接招吧。”

    劉波這次不再使用碧波掌法,也沒有使用剛剛修煉的幾種武技,直接施展開“水禦十八式”中的“滴水式”進行攻擊。

    劉波現在的武技進境已經遠勝從前,單獨施展“滴水式”也是威力不凡。“滴水式”主旨是滴水石穿,這一式使出,要在一瞬間點出無數指,這無數指的勁力還要能彙聚一處,這一瞬間出指越多,威力越大。

    林文恒隻覺眼前無數指影閃現,電光石火間向自己胸前點來,連忙向一邊閃避,並出招抵擋,但劉波點出的一指迅疾如電,一個轉折,點向林文恒的右臂軟麻穴。

    林文恒再難閃開,隻覺右臂軟麻穴被一指洞開,痛入骨髓,全身麻軟無力,連連退出幾步,望著劉波稚嫩的麵容,他難以置信、驚駭莫名。

    觀戰的眾人隻看到劉波點出一片指影,根本不知道劉波在這一瞬間就點出了七十二指。這七十二指,單獨一指的威力並不是很大,但水滴石穿,彙聚在一起的威力,卻足以破開一切障礙。

    劉剛等人更是張大了嘴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竟然就是自己無比熟悉、自幼就經脈瘀滯的兄弟劉波辦到的。

    “他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了!”劉剛心中駭然。

    “我就知道少爺從來都是最棒的!”劉誌賢無比激動。

    “哇!二哥好厲害呀!”......劉煙拍手稱快。

    “不得不承認,你確實很厲害。是我太輕敵了,不過下麵我會全力以赴,不使用右臂,我一樣能戰勝你。”林文恒止住右臂的流血,不甘心的說道。

    “你剛才也這樣說,這一次也一樣,結局不會改變!”劉波的語氣,信心十足。

    林文恒不再矜持於自己練氣九層高手的臉麵,感受到劉波的厲害,不敢再相讓一絲,直接施展出一套迅捷淩厲的腿法,相爭先手。

    本來首次同練氣九層頂峰的高手對戰,劉波心裏還有一些忐忑。但剛剛他僅僅使用了一招,根本就沒有使用兩式同禦,就讓林文恒受了傷,雖然再次交手林文恒不再輕敵,但仍然讓劉波充滿了戰勝的信心。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1-29 10:03:09 |顯示全部樓層
15 勝出

    劉波“逆水式”、“靜水式”,兩式同禦使出,身如磐石,紋絲不動,輕鬆防禦住林文恒的攻勢。

    林文恒本是練氣九層頂峰高手,相比劉波,自然是真氣如潮,帶有壓倒性的優勢。但是劉波的真氣雖然不足,武技境界卻是遠遠超出,隻要不是直接比拚真氣,劉波絲毫不懼。

    劉波知道自己真氣不足的劣勢,自然要速戰速決。防禦住林文恒的攻勢,立即使出“滴水式”、“靜水式”、“細水式”、“積水式”、“弱水式”、“善水式”、“秋水式”、“漲水式”、“湧水式”,九式武技巧妙的結合在一起,一招推動一招,就像九層浪濤,一浪推動一浪,一浪猛過一浪,接連向林文恒拍去。

    而這些招式中,劉波已經做到了兩式同禦,更是發揮出了一品武技的威力。

    一品武技的威力已經超出了普通武技的範疇,一般需要達到凝神期才能領悟這樣的武技境界。劉波因為靈魂本源的強大,以及超凡的悟性,才能夠在練氣六層的境界就達到這樣驚人的成就。

    “水禦十八式”雖然人人都可以修煉,但是要想學有所成,卻極為困難。不要說十八式的配合施展,就是單獨練好一式,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練氣期,能夠把這十八式的配合演練純熟,就算是悟性不錯了。

    能夠做到兩式同禦,已經是極為驚人的事情,這已經超出了普通武技的範疇,達到了一品武技的水平,在練氣階段,隻有悟性極為超卓的天才,才有可能做到這一點。毫無疑問,單單考察悟性,劉波現在就是這樣的天才。

    這套武技越到後麵,增加同禦的的招數就越難,難度成幾何倍數倍增,威力也同樣翻倍增加。而能達到兩式同禦,幾乎是練氣階段的一個極限,曆代練氣階段就能突破到這一步的人,也是屈指可數。

    像“水禦十八式”和“破天擊”這樣的武技,本就是劉府曆代高人所留,雖然沒有達到真武技的範疇,但創造和完善這些武技的人境界非常高,甚至有可能是靈仙。因此這些武技越是深入,越是艱難,往往要到很高深的境界時才能大成。但等到這個時候,早就已經有了更高深、威力更大的真武技或者真靈技可以學習。因此這樣的武技在劉府這樣底蘊深厚的世家,除了創造者,幾乎沒有人會研究到大成。也就是劉波這樣的怪胎,悟性才會如此驚人,在練氣階段就能不斷做出武技境界上的突破。

    林文恒在這樣的攻勢麵前,也隻能先行抵擋、閃避,很難做出有效的反擊。但劉波的攻擊一浪猛過一浪,林文恒抵擋的越來越艱難。勉強擋住第八層浪濤的衝擊,林文恒就已經連連後退,後勁不繼。但第九層浪濤又接連而來,林文恒的勁力再也難以抵禦,隻能利用不斷後退來泄力。

    劉波滔滔不竭的勁力,徑直衝破林文恒的防禦,衝向他的胸前。

    林文恒接連吐出鮮血,連連退後了幾十步,才顫巍巍站住身形。

    “我說過,結局不會改變!認輸嗎?”

    劉波的語氣讓林文恒感到一陣冷意,似乎他隻要稍一反駁,就會迎來劉波的雷霆打擊。

    “你贏了......”

    林文恒雙腿顫抖,勉強站直身形,眼中閃爍著難以置信、驚懼、嫉妒......等等複雜的情緒。

    “林文英,過來給我妹妹磕頭道歉吧。”劉波盯著林文英,語氣堅決地說道。

    “就是,還有一千下品靈石也拿過來吧。”劉剛肆意奚落。

    “敢說本小姐是‘土包子’、‘毛丫頭’,現在知道本小姐的厲害了吧!”劉煙一副大仇得報的樣子。

    聽著幾人刺耳的話語,林文英滿腔羞憤,恨不得找個地縫鑽下去。

    “文英,既然我們輸了,那就沒有什麼可說的,不要丟我們林府的臉,去做吧。那一千下品靈石都由我來出。”

    林文英斜躺在地上,緊緊盯著林文江漠無表情、冷冰冰的臉,盯視了片刻,見他絲毫不做妥協,不由握緊拳頭,指甲深陷肉中,不甘心的說道:“好,我這就磕頭!”

    林文英雙手按地,顫微微的緩慢直起腰來,雙膝跪地,道:“劉小姐,林文英給你道歉了!”

    “好了,好了,我接受你的道歉,你快躺下吧......好好養傷。”劉煙心裏空落落的,心裏並沒有感到一絲快意,林文英的淒慘樣子,反而激發了她的同情之心。

    “劉兄,認賭服輸。這是一千下品靈石,你收好。後會有期!”林文江從儲物袋中取出靈石,倒在一旁的空地上。

    “那劉某就不客氣了,後會有期!”劉清抱拳說道。

    林府眾人抬上傷者,一言不發的快速離去。

    “清哥,這麼多的靈石,這下我們可發財了!”劉剛望著地上一堆的靈石,興奮地說道。

    “先裝在你的儲物袋裏,等回去我們再分了。”劉清笑呵呵地吩咐道。

    “波哥,你現在什麼境界呀?怎麼竟然這麼厲害。”劉安一臉崇拜地問道。

    “我現在是練氣六層境界,要說厲害,還差得遠呢。”戰勝了練氣九層的高手,劉波雖然心中高興,但還沒有到得意忘形的地步。

    “波哥,你怎麼進境這麼快呀?”對於劉波以前的實力,劉安十分清楚,因此對於他的巨大進步,非常詫異。

    “自從我的病好了後,修煉速度就很快。”劉波簡單解釋道。

    “主要還是二弟的武技境界很高,否則單隻是練氣六層的境界,是不可能戰勝練氣九層頂峰的林文恒的。”劉清雖然沒有分辨出劉波的武技境界已經達到了一品武技的水平,但還是看出他的武技境界十分高明,遠遠超出了一般人。

    “波哥的‘水禦十八式’真厲害!我主要修煉的是火係功法,不知道能不能也修煉這套武技。”劉安羨慕地問道。

    “你還是練好你的火係功法和火係武技吧,要知道貪多嚼不爛。況且‘水禦十八式’可是公認的進步艱難,沒有超卓的悟性,練了也不會有多大的威力。”劉清勸誡道。

    “不知道火係武技裏有沒有像‘水禦十八式’這樣厲害的武技?等以後我也要主修這樣厲害的火係武技。”劉安一臉的向往。

    “我們劉府的各係武技裏,火係武技是最全麵的,自然也有同樣厲害的。藏經閣裏有的是厲害武技供你選擇,就怕你悟性低,學不會。”劉清笑道。

    “我天賦也是很高的,一定能學會!”劉安自信地說道。

    “天不早了,咱們也該回去了。走吧,我們未來的高手。”劉波對劉安玩笑說道。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1-29 10:03:22 |顯示全部樓層
16 遭遇劫殺

    劉波幾人不但比試獲勝,而且還贏了一千下品靈石,簡直是突降橫財。此時囊中寬裕,自然要大肆采購一番。幾人又在大梁城中的各大鬧市閑逛,大肆采買了一氣,直到黃昏時分,這才心滿意足的坐上回程的銀角馬車上。

    天色將晚,路上行人稀少,等到從官道上下來,行駛到去往大梁山腳下的小路上時,路上已無行人。

    三匹銀角馬從後麵跑來,慢慢追上幾人的馬車,一直到漸漸遠去,直到跑過拐角,再也看不見身影。幾人說說笑笑間,誰都沒有注意。

    很快,幾人的馬車便也駛過拐角。

    “停!”

    “少爺,前麵有三匹銀角馬攔路。”劉至賢停住馬車說道。

    幾人停止說笑,都從銀角馬車上下來。

    “三位,不知攔住我等去路,所為何事?”劉清走在前麵說道。

    “交出儲物袋,奉上所有財物,饒你們一死。”三名中年人下了銀角馬,其中身材瘦小的一人蔑視地說道。

    “儲物袋是什麼袋?我等身上沒有呀?財物倒是有一些,就是不知道幾位能不能拿走!”劉波鎮定說道。

    “不要裝了,你會不知道什麼是儲物袋?在多寶閣裏,那位少爺用儲物袋一擲千金,當時多有氣勢,那才真是世家少爺的氣勢,現在怎麼裝起窮來。至於我們有沒有能力拿走,你試一試就知道了。”瘦小身材的修士,非常篤定的說道。

    “怎麼說我也是練氣八層的高手,劉府的嫡係子弟,朋友不顯露些本領,這財物恐怕我是不能奉上的。”劉清倒是很鎮靜。

    “既然你不死心,那就讓你看看我們的實力,是不是有這樣的資格。”瘦小修士惡狠狠地說道。

    “竟然如此不識趣,那就先讓你們感受一下什麼是凝神威壓。”三人中最是高大的一人說道。

    本來還毫無壓力的幾人,猛然感覺一股龐大的精神威壓向自己壓來。幾人是劉府世家出身,自然知道這是凝神高手才能釋放出的精神威壓。

    “這人竟然是凝神高手!”劉清心中暗驚。

    “天呀!竟然是凝神高手來打劫!”幾人難以相信,一個凝神高手竟然做出如此下作的事情。

    “凝神高手!看來自己要妥協了,否則單單是自己還不怕,打不過也應該能跑掉。但是現在加上小妹他們,自己還是不要冒險了,不過損失點兒財物罷了。”劉波很快做好了決定。

    “二弟,這三人肯定是‘活閻王’劫匪三人組!劫財從來不留活口,殺人無數。一人凝神二層,兩人練氣九層頂峰。一會兒,找機會咱倆同時動手,必須想辦法一擊必殺,才有可能集中所有力量對付這名凝神高手。”劉清暗暗傳音說道。

    “好,一會兒,咱倆同時上前奉上財物,借機動手。”劉波也傳音說道。

    凝神期高手見眾人已經被震懾住,便停止了精神威壓。

    “怎麼樣,還要不要再看看我們的實力?”瘦子繼續揶揄說道。

    “在凝神期前輩當麵,小子甘願奉上所有財物。”劉清裝出一副任命的樣子,繼續說道:“二弟,咱們把身上的財物都掏出來,全部奉給前輩。”

    二人掏出身上所有財物,分別給胖、瘦兩位中年人送上前去。

    “前輩,這是我身上所有的錢物,請接收。”劉波對瘦子說道。

    “放地上吧。”瘦子蔑視著說道。

    劉波把手中的東西慢慢放在地上,同時暗提真氣,“破天擊”配合“兩式同禦”做好一擊必殺的準備。

    等到劉清拔劍而起,他也同時一掌拍向瘦子的天靈。

    “噗!”

    電光石火間,劉波的速度太快,瘦子雖然有些防備,但仍然沒有反映過來,被劉波一掌拍碎天靈,腦漿和著血水四溢。

    劉清雖然已經發揮出了全力,但是畢竟真氣修為和練氣九層頂峰差距較大,還是沒有做到一擊必殺,和胖子中年人廝殺起來。

    劉波一擊得手,緊接著快速運轉全身的真氣,和凝神高手對峙起來。

    “沒想到,我倒是看走了眼,小子境界不高,武技倒是不凡,竟然讓秦老二陰溝裏翻船。但是你再出色,也隻是練氣境界,翻不出我的手心。”活閻王震驚於劉波的武技境界,對劉波看重了幾分。

    “前輩‘活閻王’的名聲太過響亮,小子翻不出也要試一試。”麵對活閻王的威壓,劉波仍是侃侃而談。

    “沒想到小輩倒是好見識,既然如此,那你就認命吧!”

    活閻王麵無表情,運起真氣直接淩空碾壓而來。

    劉波還沒有同凝神期高手交手的經驗,有心試一試威力,便使出自己現在最高的防禦武技“兩式同禦”配合“破天擊”抵擋。

    破天第一擊配合“兩式同禦”使用,已經可以發揮出“水禦十八式”的二品武技威力。雖然他的真氣修為不值一提,但是武技的境界卻是高深無比,還要超出活閻王一大截。

    活閻王雖然是凝神期的修為,但是他隻是一介散修,兼且天賦和悟性都不出色,直到現在,他的武技境界都沒有進入一品的等級。在凝神期中,他的實力極為普通,否則也不會做出打劫的丟臉事情。

    劉波能以練氣六層境界的“兩式同禦”戰勝練氣九層頂峰境界的林文恒,那現在“破天第一擊”配合“兩式同禦”更是威力倍增。

    在劉波的全力施為下,堪堪抵擋住活閻王的隨手一擊。

    劉波壓下已經湧到咽喉的鮮血,不敢再正麵抵擋,展開“雲飄霧繞”身法,從儲物袋中取出新買的上品凡器寶劍,使出“細雨隨風劍”和對手纏鬥起來。

    “我都舍不得殺你了。世家子弟我見得多了,但是向你這樣年紀,卻如此天資卓越的,我還是第一次見到。真是可惜了!”活閻王心裏滿是震驚和惋惜,竟然第一次有了舍不得下手的想法。

    “謝謝前輩的看重,如果今天前輩能夠網開一麵,我劉府一定不追究此事,並備下大禮相謝,還請前輩考慮。”劉波聽到活閻王略有鬆動的話語,趕緊出言遊說,試圖改變他的想法。

    “你劉府財雄勢大,如果今天沒有動手,還有可能放我一馬。但現在已經不可能了,我可不想以後時刻擔心被高手算計,還是毀屍滅跡來的幹淨。”

    劉波見勸說無效,便也不再枉費心思,一心一意和對手纏鬥。

    劉波的“細雨隨風劍”,領悟最深的還是“細雨如絲”,現在一劍刺出,瞬間能夠擊出一百八十劍,在“破天第一擊”的加持下,威力更是倍增,雖然還沒有達到二品武技的程度,但也相差不遠。

    盡管他已經發揮了全部實力,仍然落在明顯的下風,沒能有一劍可以給對方造成傷害。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1-29 10:03:33 |顯示全部樓層
17 斬殺凝神高手

    活閻王雖然占盡上風,但是身法卻是一般,一時之間對劉波也沒有辦法。

    三人組之中的胖子,現在已經岌岌可危。劉清雖然和他相差一級,但是所學所用的畢竟是最頂級的功法和武技,不是胖子這樣的散修可以相比的,再加上旁邊還有劉剛、劉至賢等人協助,胖子的落敗已經在須臾之間。

    活閻王見胖子情勢危機,自己又一時之間不能奈何劉波,幹脆舍下劉波向劉清殺去。

    劉波早就想要使用暗影針,但又擔心一擊不能奏效,對方有了防備,以後更不好得手。現在對方不再防備自己,反而要殺大哥,正好給了他一個一擊必殺的機會。

    劉波暗暗把“破天第一擊”加持在暗影針上,然後抖手射出十枚暗影針,分別射向對方後心和腦後玉枕等要害。

    暗影針射出,一閃而逝,無形無影,更不帶絲毫聲息,本就詭譎莫測,現在又有了破天第一擊的加持,更是鮮花著錦、烈火烹油,威力已經接近了二品武技的境界。

    活閻王根本來不及反應,就被十枚暗影針全部射入體內。

    “怎麼會這樣......”

    活閻王來不及問出更多的疑問,就撲倒在地上,死不瞑目。

    受到這邊的影響,胖子心中驚懼,略一分心,就被劉清一劍刺中心口,跌倒在地。

    “真是嚇死我了!二哥你殺了一個凝神高手耶!你好厲害!”劉煙的眼中全是對二哥崇拜的小星星。

    “少爺就是最棒的!”劉誌賢與有榮焉。

    “波哥,你是越來越厲害了,回家後你要好好指導我!”劉安佩服的五體投地。

    “二弟真是好樣的!”劉清如釋重負。

    “小波,我要向你道歉,你確實比我強!我心服口服。”劉剛認識到自己和劉波的差距,竟然判若雲泥,心中滿是失落。

    “剛哥,以後的路還很長,我們都要往前看。我相信你以後會取得大成就。”劉波安慰道。

    “我們今天勝得很驚險。能在凝神二層高手和兩個練氣九層頂峰高手的手中逃命,就算是奇跡了,我們竟然把他們都殺了,真是難以置信!這三人在整個大梁郡都很有惡名,專門搶劫為生,最擅長斂形匿跡、裝扮易容,而且手下從來不留活口。否則,今天就是舍棄所有財物,我也不會和他們硬拚的。”劉清心有餘悸地說道。

    “總之,今天還是我們贏了,他們都死了。快看一看,他們身上都有些什麼東西?這三人搶劫為生,身上一定財物多多。”劉波滿懷期待的說道。

    “對!快翻一翻,這三人身上一定有好多寶貝。”劉煙片刻之間就忘了剛才的恐慌和擔心。

    “我來翻。”劉至賢開始在三人的屍體上仔細翻檢起來。

    一會兒時間,劉至賢就仔細翻檢了一遍。東西堆在地上,除了零零星星的財物,最惹眼的就是三個儲物袋。

    “哇!竟然有三個儲物袋!快看看裏麵都有些什麼?”劉煙興高采烈。

    “殺人放火金腰帶,不愧是聞名整個大梁郡的‘活閻王’,還真是富有呀!光是這三個儲物袋就超過一萬下品靈石了,再加上儲物袋裏的東西,這得多少錢呀?”劉剛一陣驚歎。

    “快把儲物袋裏的東西倒出來,看看裏麵還有什麼?”就連劉清都沒有見過這麼多的財物,對於儲物袋裏可能擁有的東西也是萬分期待。

    很快,儲物袋裏的東西就都被倒了出來,並全部分揀好。

    金銀珠寶、翡翠玉石、古董字畫,這些俗物各自成堆。下品靈石足有兩萬餘枚,刀槍劍等各色武器也是一大堆,各種秘籍也有十幾本。

    “發財了!發財了!”劉安激動難耐。

    “這把寶劍居然是極品凡器!我要了,都不要跟我爭呀。”劉剛緊緊抓住一把寶劍,死活不在鬆手。

    “這隻羊脂暖玉鐲是媽媽最喜歡的樣式,我要送給媽媽。這條粉色珍珠項鏈我最喜歡了,我要自己留著......”劉煙看著眼前堆成一堆的珠寶首飾,雙眼放光,拿起哪個都舍不得放下。

    “既然東西都歸類好了,那我們幹脆現在就都分了吧。我和小剛都有儲物袋了,儲物袋我倆就不要了。小妹現在太小,拿著儲物袋反而會招惹麻煩,也不要拿儲物袋了。儲物袋就給大哥、小安和至賢一人分一個,其它的東西你們三個少分一些。大家看行不行?”劉波向大家建議道。

    “少爺,儲物袋我就不拿了,其它東西分給我一些就可以了。”

    “咱們今天按需分配,人人都要滿意。你就不要謙讓了。”劉波對劉誌賢說道。

    “那就按照二弟說的分配,另外金銀珠寶這些俗物,既然煙兒喜歡,咱們就都給煙兒了。二弟喜歡讀書,這十幾本秘籍,就交給你來處理了。儲物袋就作價四千下品靈石,咱們把這些靈石也都分了。”劉清安排道。

    等東西分完,沒拿儲物袋的劉波等人,一人分了六千下品靈石。拿了儲物袋的劉清等人,也每人分了兩千下品靈石。可謂是皆大歡喜。

    “二弟,你現在經脈瘀滯的病剛剛好轉,現在還不能吸收靈石來練功。最好再等上幾個月,等經脈真正堅韌,完全適應真氣的運轉後,再用靈石來修煉。靈石中的真氣不像天地元氣那麼平和,吸收時間長了,容易損傷經脈。我現在每月也隻能勉強吸收一塊下品靈石,還要定時服用一些溫養經脈的丹藥,以免留下後患。”劉清認真地說道。

    “放心吧,大哥。我可吃夠了經脈瘀滯的苦頭,對經脈有損傷的情況,我一定會萬分小心的。”劉波回答道。

    “今天的經曆太危險了,我看我們回去後,還是把今天的事情隱瞞下來,不要驚動長輩們為好。”劉清建議道。

    “就是,就是。還是不要讓大人們知道,免得又是一番訓斥。”

    畢竟是因為他顯露儲物袋,才引起的凝神高手覬覦,劉剛深怕父親知道了訓斥,自然連聲讚同。

    幾人回去後,都沒聲張,各自回到住處。

    想起今天還收獲了十幾本秘籍,劉波便想趁現在無事,細細看一看。

    把秘籍都取出來,全部放在書案上,劉波先是大略的翻看了一遍。其中絕大部分,在他看來也隻是一般的功法和武技,遠遠不能和劉府的藏書相比。但是其中兩本特殊的功法卻讓劉波大感興趣。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1-29 10:03:47 |顯示全部樓層
18 意外驚喜

    這兩本秘籍分別是《斂息秘法》和《變形術》。

    《斂息秘法》中講述地是一種非常精妙的收斂氣息的真氣運轉法門,以劉波現在的武學見識,隻能略懂皮毛。

    《變形術》則是一門喬裝易容的雜學,其中詳盡地闡述了骨骼的長短伸縮、肌肉的移動變化、氣質的培養轉換,以及服飾的搭配,修煉起來並不是很難,但是種種巧妙之處,卻讓劉波大開眼界。

    這兩本秘籍雖然不能提升功法的境界和武技的威力,但是實用性卻很強,在某些時候,甚至比武技和功法更重要。劉波決定在餘暇時間,一定要好好研究,不讓這兩本秘籍蒙塵。

    簡單看完了兩本秘籍,劉波開始檢查乾坤鼎的變化。

    早在他殺死那名瘦子的時候,劉波就已經發現了乾坤鼎的異常。瘦子死後,乾坤鼎中出現了一團紅霧和一團白霧。這團紅霧和白霧,劉波並不陌生,他已經吸收的血脈本源和靈魂本源就是這樣的霧氣團。

    在他殺死活閻王以及胖子死後,乾坤鼎中再次出現了兩團紅霧和兩團白霧。隻不過活閻王死後形成的紅霧和白霧,要更加濃鬱一些。

    接連三個人死亡,接連出現三團紅霧和三團白霧,劉波已經可以確定,乾坤鼎竟然可以吸收死去修士的血脈本源和靈魂本源,這些本源會以霧氣的形態存儲在乾坤鼎中。

    他本以為已經吸收的血脈本源和靈魂本源,是因為他自己和死去的異界劉波的特殊性,才能夠在乾坤鼎中保留下來,沒想到乾坤鼎竟然可以吸收所有死去修士的兩種本源。

    這太讓人震驚了!

    劉波隻是知道乾坤鼎有煉化後天返先天的牛比功能,沒想到乾坤鼎和鼎芯結合後,產生的第一個作用就如此**。

    一個人的天賦是先天形成的,後天極難改變。而一個人的靈魂本源更是神秘莫測,隻有通過境界的提升,才能夠逐漸加強,從沒有聽說過有直接增強靈魂本源的功法。

    劉波雖然還不知道他的天賦怎樣,但根據他的身體狀況來看,可能不會很突出。現在有了血脈本源可以吸收,豈不是說明他的天賦可以不斷增強?至於能夠達到什麼樣的地步,他都不敢想像。

    他的靈魂本源應該很突出,畢竟他全部繼承了異界劉波的所有一切,而異界劉波最大的財富就是超凡的悟性,現在有更多的靈魂本源可以吸收,他的悟性還會緩慢提升。

    乾坤鼎竟然還能夠不斷提升認主者的天賦和靈魂本源,這絕對是了不得的作用!

    有了這個作用,劉波的未來就有了無限可能。

    劉波平靜下心中的滔天波瀾,迫不及待的開始吸收乾坤鼎中的兩種本源。

    吸收本源是一件極為痛苦的事情,就像是進入了傳說中的十八層地獄,那種極致的痛苦,隨時都有讓人崩潰的可能。

    劉波有了先前吸收的經驗,對於這樣的痛苦,已經可以勉強承受。為了增強天賦、強大靈魂,這一切苦難都是值得的。

    開始吸收本源之後,劉波發現,他現在吸收的速度已經比剛開始時加快了一些。

    這個發現,讓他在承受痛苦的時候,心情好了許多。他猜測,隨著他自身血脈本源和靈魂本源的增強,再吸收其它本源的時候,會相對容易一些,吸收的速度會快一些,承受的痛苦也會減弱一些。

    在後麵的實踐中,劉波的猜測果然被證實。他吸收胖子和瘦子的本源,速度加快了很多,承受的痛苦也有所減弱。

    但是,等他開始吸收活閻王的本源時,情況又發生了變化。不管是他的血脈本源還是靈魂本源,都極難吸收。

    在吸收的過程中,劉波因為吸收的速度略快,甚至昏厥了幾次。

    劉波以極大的毅力,並沒有放棄吸收,他所承受的痛苦甚至超出了第一次吸收時的程度。盡管這樣,他吸收本源的進度也是慢如蝸牛,如果把兩團本源全部吸收,按照現在的進度,最少也要兩個月的時間。

    吸收本源的事情,劉波也不急於一時,每天固定吸收兩個小時,其它時間仍然按照以往的計劃修煉。

    自從得到靈石之後,劉波還沒有吸收靈石來進行修煉,他準備嚐試一次。

    雖然答應了劉清暫時先不使用下品靈石來修煉,但是劉波相信他現在的經脈韌度和堅硬度,早已經大大超出了普通人的水平,使用靈石修煉完全沒有問題,隻是不方便向別人解釋,當時才以此作為應付。

    劉波還是先修煉“玄冰寒炎”功法。

    隨著功法的運轉,靈石中的靈氣大量湧進他的經脈裏,湧進來的靈氣足有平常時候的十倍。劉波的經脈在吸收血脈本源之後,已經被逐漸強化,現在變得無比柔韌,完全能夠承受洶湧而入的靈氣衝擊。

    劉波感覺經脈的承受度完全沒有問題,開始逐漸加快真氣的運轉速度。隨著真氣運轉速度的加快,從靈石中湧出的靈氣變得更加洶湧。

    一個時辰之後,劉波收功醒來。

    “使用靈石修煉的效果真是快呀!自己‘玄冰寒炎’這就突破練氣五層了,看來自己以後修煉的速度還會增加幾倍。”劉波很是驚喜。

    劉波知道自己用靈石修煉的效果隻是一個特例,別人是不可能做到的。一般人不可能在練氣階段就達到他現在的經脈柔韌度,也隻有達到凝神期,經脈才能承受住大量的靈氣衝擊,可以比較快速的吸收下品靈石的靈氣。

    接下來的日子,劉波每日都吸收下品靈石來輔助修煉,功法修煉的進境一日千裏,不但“玄冰寒炎”進步極大,“善水心經”也積累到了練氣六層的頂峰,不日就將突破到練氣七層的境界。

    除了功法的修煉,對於武技的鑽研,劉波更是不會放鬆。經過上次同凝神高手的對戰,他深深感覺到了兩者的差距。在同凝神高手的交戰中,他的武技領悟還是不落下風的,但是受到境界所限,劉波的攻擊力還是嚴重不足,根本難以給對方造成威脅。為了彌補這個缺陷,他隻能繼續深入研究各種武技的更高境界。

    “破天第二擊”太過艱深,劉波把大量的時間用在研究這門秘技上麵,雖然進展不小,但是一時之間還難以全部參悟透徹。

    劉波現在成就最深的武技,除了“破天擊”以外,就是“水禦十八式”了。“水禦十八式”並不限製空手使用,但是他以前一直是運用的掌法,並沒有研究過用劍法來使用。為了增加攻擊力,劉波最好是用劍法使出“水禦十八式”,這比使用掌法更具威力。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1-29 10:03:58 |顯示全部樓層
19 初聞試煉

    劉波現在的武技境界已經比較高深,沒用幾天時間,便已經能夠運用劍法使出“水禦十八式”。把“破天第一擊”和“水禦十八式”中的兩式同禦用劍法使用出來,果然攻擊力要比使用掌法大很多。

    就在劉波的武技取得突破的時候,他的“善水心經”也終於突破了瓶頸,達到了練氣七層。

    隨著功力的提升,以前武技中許多受功力所限,而難以施展的技巧,現在也迎刃而解。功力的提升,再加上兩種本源的增強,使得劉波的幾種武技都有了較大的突破。

    這其中最大的突破,就是劉波終於煉成了“破天第二擊”。“破天第二擊”當中,真氣運轉的太過精微艱難,劉波受到功力所限,一直難以做到。現在隨著他兩種本源的增強,再加上功力的提升,很自然的就成功了。

    既然“破天擊”取得了突破,隻要把各種武技同“破天擊”相結合,威力自然都會巨增。尤其是“破天第二擊”同“水禦十八式”中的兩式同禦相結合,威力最是強大。

    功法和武技都紛紛取得了較大的突破,劉波更是信心十足、全力以赴,想要把“破天第二擊”和兩式同禦結合起來。如果能夠成功,那他的攻擊和防禦就將達到“水禦十八式”三品境界的威力。

    這一天早上,劉波正要出門,劉誌賢匆匆跑來說道:“少爺,家主召集所有少爺去演武場等候。”

    “知道有什麼事嗎?”除了年節等重要時段外,這種事情很少發生。

    “可能和一年一度的家族演武有關,具體就不知道了。”劉誌賢也隻是聽說了大致的原因。

    “難道今年的家族演武提前了?那我們趕緊過去,不要讓爺爺等候。”

    劉波到了演武場,其他劉府的家族子弟也陸續到來。

    劉府年輕子弟都來齊後,劉府的家主劉天雄宣布道:“今天我要宣布一件事情,那就是十天後家族演武開始。這次演武和以往的比試不同,這次演武優勝者,有豐厚獎勵。前五名獲勝者,提前得到家族血脈石傳承機會一次,也就是得到一次祖傳第一秘典《符典》的傳承機會。”

    劉天雄說到這,下麵一片竊竊私語聲。

    “爺爺,你能具體解說一下《符典》傳承是怎麼回事嗎?我們大家都很迷糊呀。”劉府的年輕一輩第一天才劉衍問道。

    “好,那我就給你們掃掃盲。《符典》是祖傳第一秘典,你們應該都知道。那憑什麼在這麼多的傳承典籍中,《符典》被冠以第一秘典呢?是因為兩點。第一:《符典》是當今世上符文最全的典籍,會根據你的靈根,傳承與你的靈根相符的符文。第二:《符典》當中的符文,會直接傳承烙印到識海靈根中,每一個符文都是大道的詮釋,觀想腦海中的符文會加深對大道的領悟。這第二點是《符典》最逆天的功效,修煉境界越高,就越能體會到觀想符文的好處。”

    聽到下麵一片竊竊私語聲,家族子弟們都麵露驚喜、自豪的神色,劉天雄等大家相互交流了片刻後,繼續說道:“看你們這麼興奮,是不是以為都能得到《符典》的傳承呀?”

    “難道《符典》的傳承還有什麼要求嗎?”有人問道。

    “《符典》既然這麼逆天,當然不是所有人都能得到傳承。要想得到《符典》的傳承,必須達到兩點要求。第一:必須有我們劉府的血脈,沒有劉府的血脈不能開啟血脈石,這一點很簡單。第二:要有強大的靈魂本源和強大的意誌力,這一點很難。”劉天雄答道。

    “爺爺,怎麼才能知道靈魂本源強不強呢?”劉衍又問道。

    “靈魂很神秘,我們平時很難判斷出一個人的靈魂本源強不強,這沒有一個準確的標準。但《符典》或者準確的說是創造《符典》的人,能判斷出你的靈魂本源強不強。靈魂本源的強度高,就能得到傳承。靈魂本源的強度不夠高,就得不到傳承。可能讓你們失望的是,我們劉府子弟能夠得到傳承的,也隻是十之一二。”劉天雄繼續解釋。

    “家主,比試名次在五名以外的人,還有沒有傳承的機會呢?”一人問道。

    “當然有機會。我們劉府,隻怕得到《符典》傳承的人太少,而不會嫌多。等達到凝神期,所有人都會自動得到傳承《符典》的機會。”劉天雄肯定道。

    “爺爺,那第一名還有什麼獎勵呢?”劉衍滿眼放光的問道。

    “小衍呀,你這次可不一定能獲得第一。前三名再多獎勵一千下品靈石;前兩名再多獎勵上品天器一把;第一名再多獎勵一品靈火一朵,傳授凝神期就可以修煉的火係最頂級功法‘星火傳薪’。”劉天雄大聲說出前三名的獎勵。

    “哇!靈火一朵,‘星火傳薪’耶!”

    “‘星火傳薪’是我們劉府最厲害的火係功法了,但必須配合靈火才能入門修煉。靈火太難得了!”

    聽到前三名的豐厚獎勵,劉府的一眾年輕子弟都激動起來,驚歎連連。

    “你們先不要羨慕,我還沒說完呢。”劉天雄笑呵呵地說道。

    “還有獎勵呀?今年怎麼這麼大方?”

    “獎勵不要都給第一呀,我們怎麼可能爭得過小衍嘛。”

    ......

    下麵的劉府子弟一片驚呼。

    “第一名還要再獎勵神霄試練名額一個。”劉天雄繼續說道。

    “這神霄試練是怎麼回事?沒聽說過呀。”人們一片疑惑的聲音。

    “神霄試練是神霄宗舉行的招收弟子的特殊試練。神霄宗是大晉國最頂級的勢力之一,同時也是我們西瀘大陸的一流勢力,實力極為強大。神霄宗每百年開啟一次雲穀秘境,用來作為招收天才弟子的試煉場,參與試練的人員都是來自全大晉國的年青天才。參加條件是不滿二十歲或者修為在凝神期以下的天才修士。”說到這裏,劉天雄停頓了一下。

    “這個條件是不是說,修為在凝神期以下就不限製年齡,如果修為達到了凝神期或者更高的境界,就必須滿足年齡不足二十歲的條件?”劉衍趁機插話問道。

    “就是這個意思。進入雲穀的條件很特殊,凝神期以上的修士不能進入其中,除非年齡在二十歲以下。”劉天雄答道。
請注意︰為維護論壇文章品質,任意「灌水回覆」可能導致您的帳號及所有文章被直接刪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我們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18-11-18 01:19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