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發表人: 力寶龍

[武俠仙俠] [暗石]穿越攜帶乾坤鼎(全文完)  關閉 [複製連結]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1-29 10:04:11 |顯示全部樓層
20 演武開始

    劉天雄繼續說道:“試練當中最傑出的十名弟子,可以直接升任內門弟子。我們劉府有一個直接參加神霄試練的名額,對於這次試煉,家族很重視,因此拿出這個名額,作為此次演武第一名的獎勵。這次神霄試練的機會很珍貴,不但有直接進入神霄宗內門的可能,而且就算不能被神霄宗選中,在秘境中得到的所有東西,除了九瓣碧玉花必須上繳一半以外,其它物品不管有多珍貴,都歸自己所有。”

    劉天雄聽到下麵有人問九瓣碧玉花是什麼寶貝,就解釋道:“九瓣碧玉花在其它地方已經絕跡,是煉製破障丹的主藥,非常珍貴。就算單為這種靈藥,也會讓人趨之若鶩。”

    “明天把你們各自的修為境界,報給主管執事,你們還有十天的時間好好準備,希望你們珍惜這次機會。”劉天雄說完,不在停留,轉身而去。

    “波哥,這次演武的獎勵真是豐厚,你一定要爭取第一。”自從上次見識到劉波的厲害以後,劉安就把他當成了自己的偶像。

    “這麼豐厚的獎勵,我也很眼熱,不過衍哥早就是練氣九層頂峰了,我可不一定能贏。”劉波這樣說,倒不是謙虛,劉衍一直都是劉府公認的天才,他確實沒有必勝的把握。

    “小波,聽說你經脈瘀滯的病已經好了,而且還達到了練氣七層的境界,很厲害呀!這次演武,可要好好表現一下。”身材高大的劉衍走到劉波的身旁,麵容親和,笑嘻嘻地說道。

    “正要向衍哥學習。衍哥的厲害,我們可是都知道的。”劉波認真地說道。

    “不跟你們說了,我可要去加緊修煉了。要不然很快被小波追上,那哥哥我可就沒麵子了。”說罷,劉衍轉身走開。

    “衍哥真是個練功狂人,一會兒的時間都舍不得耽誤。”劉安感歎道。

    “衍哥是既有天賦,又能下苦功。隻有這樣,才能取得現在的大成就。”劉波也佩服地說道。

    第二天,劉波去找家族主管執事,報上了自己練氣七層的境界品級,讓主管執事大吃了一驚,為此還專門上報了家族長老會,讓家族長老會對劉波更加重視。

    接下來的十天,演武場上越發熱鬧,各個子弟都卯足了勁修煉,都希望在這次演武中取得好的名次。

    很快演武的日子就到了。劉府所有沒閉關的執事、長老都前來觀看。

    劉府第五代子弟約有六十餘人,現在已有年齡較長的九人達到了凝神期,晉升為家族執事,練氣期的子弟還有五十餘人,而參與家族演武的最低標準是練氣四層,達到這個境界以上的有四十多人。

    劉波以前是練氣三層境界,沒能達到練氣四層的最低要求,所以至今還是第一次參加家族演武,心中很是興奮。

    家族演武的比試規則是從練氣四層比試開始,得出比試名次。然後練氣四層的子弟自由挑戰練氣五層的弟子,如果獲勝,則參與練氣五層子弟的比試。以此類推,一直到決出所有子弟的前十名。

    劉府練氣四層的子弟很少,算上劉安也隻有五名,年齡都在十二、三左右。因為年齡不大,這些子弟都還沒有學習精妙、艱深的武技,使用的都是一些用來打基礎的武技。

    這幾個子弟的武技,還算中規中矩,既不太差,也沒有讓人眼前一亮的地方。隻是比試了五場就分出了比試的名次。劉安經過這段時間的刻苦練習,雖然是剛剛達到練氣四層的境界,但是在劉波的指導下,武技的進境很快,竟然取得了第二名的成績,很讓劉波為他高興。

    接下來練氣四層對練氣五層的挑戰,隻有劉安和取得練氣四層第一名的那一人,挑選了挑戰對手,發起了挑戰。但是毫無疑問,這兩人都沒挑戰成功。

    一個時辰後,練氣五層的比賽就開始了。劉府練氣五層的子弟,在練氣期子弟當中人數最多,有十一人。

    第一輪,這十一個人分成五組,兩兩對陣,一人輪空。獲勝者和剩下的一人共六人,再分成三組對陣,獲勝者再決出前三名的名次。

    大約一個時辰之後,比賽就決出了前三名。這三名劉府子弟之中,有一名叫做劉寒的表現很是搶眼,雖然使用的仍然是普通武技,但是卻領悟到了武技中的幾分精髓,三輪比試中都很輕鬆的取得了勝利。

    果然這位劉寒取得了最後的勝利,成為練氣五層這一組中的第一名。

    接下來,這位劉寒仍然選擇了繼續向上衝擊。挑選剛剛晉級練氣六層的劉剛,作為挑戰的對象。

    劉寒在和劉剛的比試中,仍然使用他那套很普通的武技,而劉剛則是使用新練習的“霹靂十三刀”對戰。

    雖然劉剛的“霹靂十三刀”新學不久,但是畢竟是劉府最頂級的刀法之一,雖然剛剛入門,但是威力卻不是隻得幾分精髓的普通武技能比的。因此二人比試了二十幾招後,劉剛就取得了挑戰賽的勝利。

    接下來又有兩人發起了挑戰,但是很遺憾沒有一人成功。

    至此今天上午的比賽就結束了,下午的時間要留給眾人總結比賽經驗,不再進行比試。

    上午的比試,由於參賽者境界都比較低,因此劉波並沒有吸收到什麼有益的經驗。下午時間,他還是繼續研究“破天第二擊”和“水禦十八式”中兩式同禦的結合問題。

    隨著他境界的提升,“破天第二擊”和兩式同禦的結合已經有了一些眉目,很多過去不能克服的困難,開始一一攻克。看到了成功的曙光,劉波修煉起來更是孜孜不倦、信心百倍,相信很快就會取得成功。

    第二天一早,練氣六層的比試就開始了。

    劉府練氣六層的子弟一共九人。第一場比試一人輪空,四組對戰。

    和劉剛比試的參賽者,使用的是一套火係迅疾劍法。這套劍法隻是四品武技,精妙上不及劉剛的“霹靂十三式”,但是此人浸淫此套劍法已久,已得劍法的一分精髓,因此倒是和劉剛一時難分高下。

    劉剛不知是受到了劉波的刺激而激發出了自身的潛力,還是確實有幾分天賦,短短時日的修煉,對於“霹靂十三式”的運用,雖然還沒有領悟到其中的精髓之處,但已經使用的中規中矩,很是難得。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1-30 22:53:10 |顯示全部樓層
21 落葉掌法

    這兩人交戰在一起,水平相當,而且還都是使用的迅捷淩厲的刀法、劍法,你來我往之間,吸引了場外大部分人的視線。

    難得遇到如此具有觀賞性的比賽,觀戰的人群中不時傳出陣陣呼喝、叫好之聲。這樣激烈、精彩紛呈的比賽,讓觀戰的眾人大呼過癮,情緒越加振奮。

    劉剛畢竟剛剛經曆了和林府天才的大戰,以及劫匪的生死考驗,比另一位參賽者多出了三分狠曆,接連使用攻勢凶猛的狠招,終於占到了上風,並最終艱難取勝。

    劉剛是最後一位獲勝的,休息片刻後,同其他四位出線的參賽者,繼續爭奪前三名。

    劉剛的本場對手,已經進入練氣六層境界足有一年時間,而且修煉的也是一套劉府的高級武技。等兩人交手後,劉剛完全落在了下風,被對方逼迫的隻有招架之力,根本難以形成有效的攻勢。隻堅持了三十多招,劉剛就落敗,結束了比賽。

    經過激烈的角逐,前三名的排位賽也得出了結果,劉剛最後的成績是練氣六層階段的第四名。雖然隻取得了第四名,但劉剛畢竟剛剛晉級,因此對於自己近期的修煉成果,心裏很是滿意。

    練氣六層的參賽者,經過多年的曆練,都有了比較豐富的比賽經驗,雖然仍舊看重排位的名次,但更加看重難得的實際比試經曆。雖然是自己家族的內部比試,不會威及生命,但是這種比試也遠比平時的切磋效果要好,畢竟大家為了爭奪名次,無不是全力以赴,手段盡出。

    所以接下來的挑戰賽中,足足有五位參賽者向練氣七層的家族子弟們發出了挑戰。劉波雖然近期屢創奇跡,但畢竟過於突兀,沒有親眼見過的人還是難以相信,因此一位族兄劉晨就向他發起了挑戰。

    “聽說小波兄弟病情好了以後,境界突飛猛進,短短時間竟然突破到了練氣七層境界,劉晨不才,想要領教一下,還請小波兄弟手下留情呀。”劉晨謙虛的說道。

    “晨哥太客氣了,我們互相切磋而已。晨哥先請。”劉波謙讓道。

    劉晨知道自己在功力上肯定不及劉波深厚,所以便使出一套以飄逸變幻為特點的六品武技掌法“落葉掌法”,與劉波交手,希望能夠在身法上占到上風,並趁機尋求取勝的機會。

    “落葉掌法”是劉波很喜歡的一套掌法,也曾經下過一段時間的苦功練習,隻是自從選擇了自己的主修武技以後,就很少再花時間修煉了。

    劉波見劉晨的這一招“落葉翻飛”使出,根本就沒有領悟到“落葉掌法”的精髓,招式刻板、不知變化,更是處處漏洞,要是自己真的拿出本事,一招之間就能要了他的性命。

    這是家族演武,為的就是在實戰中得到更好的鍛煉,既然劉波比劉晨的實力高出太多,自然不能一招就結束比試,他要讓劉晨深刻認識到自己武技上的差距。

    劉波站定身形,一步不動。等劉晨的招式將要擊中之時,同樣是一招“落葉翻飛”使出,後發先至,左掌抵在劉晨攻來的掌上,右掌輕盈飄忽,直取劉晨的破綻之處。

    劉晨眼見劉波的單掌在自己三大要害上一掃而過,急忙後退,驚出一頭冷汗。

    劉晨一時慌亂,不知應該如何攻擊,隻得展開身法圍繞劉波轉圈,伺機再次出招。

    劉波不管劉晨如何移動,仍然一動不動,泰然自若。

    劉晨見劉波不做絲毫防守,又使出一招“嫩葉吐翠”相攻。這一招使出,掌法飄忽無聲,勁力合成一束,倒是頗有“嫩葉吐翠”的幾分真意。

    劉波仍然身形不動,同樣的招式使出,掌力無聲無息,真氣一分為五。劉晨發出的真氣不但被其中的一束抵消,而且還被其它的四束真氣同時擊中了要穴,隻是真氣一觸即消,並沒有對他造成傷害。

    劉晨心中驚疑不定,理智上相信這應該是劉波手下留情,但是情感上實在難以接受和他的巨大差距。

    “落葉翻飛”一式,劉波使用的毫無煙火之氣,自己還能看出其中的精妙之處。但是這一式“嫩葉吐翠”,劉波顯露的境界卻是自己不敢想象的。劉波對於招式的運用已經是爐火純青,常人難以企及,這點劉晨倒是能夠接受,但是劉波竟然能夠做到勁力集中後再一分為五,對於真氣的精微操控,已到了劉晨不能想象的境界。

    “小波兄弟果然是武技精湛、境界高深,劉晨甘拜下風。本應該俯首認輸,但是難得見到小波兄弟施展的‘落葉掌法’如此精妙,還想再多學習幾招,小波還要不吝賜教呀。”雖然劉晨年長劉波幾歲,但是佩服劉波的高深武技,表現的十分謙遜。

    “晨哥過獎了,咱倆相互切磋罷了。”劉波沒有一絲狂妄的姿態。

    接下來,劉晨繼續施展“落葉掌法”和劉波進行切磋。劉波仍舊使用同樣的招式,把自己理解的“落葉掌法”一一展現出來,精微之處讓劉晨和圍觀的眾人大開眼界,驚歎連連。

    一直到一套“落葉掌法”全部施展了一遍,劉晨認輸罷戰,並連連感謝劉波的演示、指導。

    其它四組挑戰的參賽者也是全部敗下陣來,沒有一人獲勝。至此,練氣六層品階的比賽全部結束,明天將要進行練氣七層階段的全部比賽。

    劉府練氣七層的子弟共有十人,正好分成五組進行淘汰賽。

    抽簽之後,劉波第一場比賽的對手是劉劍。劉劍不愧名號為劍,確實在劍法上取得了很深的造詣,精通劉府數套高級劍法,在練氣七層的子弟之中,有很高的名望。

    等到劉波上場比賽的時候,下麵一片議論紛紛。

    “劉劍的簽運很好呀,竟然抽到了劉波。劉波剛剛突破練氣七層,肯定不是他的對手。”

    “就是,聽說劉波因為經脈瘀滯,最近才病情好轉,境界從練氣三層一下就突飛猛進到練氣七層,雖然天賦極為驚人,但基礎肯定不會牢固。”

    “也不一定,昨天劉波和劉晨交手,明顯勝得很輕鬆,劉波的‘落葉掌法’很是精妙。”

    “劉晨隻是練氣六層,當然不是劉波的對手。不過劉波的‘落葉掌法’確實很精妙,劉劍不一定能輕鬆得勝。”......

    場下的人,各持己見,但多數並不看好劉波的實力。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1-30 22:53:22 |顯示全部樓層
22 霸王神拳

    “劉波兄弟,昨天見你的‘落葉掌法’很是精妙,但是我是專研劍法的,空手並不擅長,不管你是空手還是使用兵器,我都是用劍。”劉劍為人很是傲氣,說話冷冰冰的,但是話語還算客氣。

    “既然劍哥擅長用劍,那麼我就討教一下劍法,我主修的兵器也是用劍。”劉波知道他性格本就如此,倒不是心存蔑視,也不在意。

    “好。”

    劉劍抽出自己的極品凡器寶劍,劍尖直指劉波胸前諸穴。劉波也取出自己從多寶閣購買的上品凡器寶劍,和劉劍對峙。

    劉波見劉劍自恃兄長,不搶先手,便使出“細雨隨風劍”中的一式“細雨泣秋風”。

    他使出“細雨泣秋風”也是含有謙讓的意思。這一式的前半式出招徐緩,招式變幻,靜等對方的出招再做變化。

    見劉波已經出招,劉劍果然不再客氣,揮手之間,隻見一片劍影灑落,把劉波整個人都包圍在中間。

    “當!當!當!當!當......”

    隻聽密集的雙劍互碰聲,響成一片。

    劉劍現在使用的是一套“快劍十八式”。他在這套劍法上浸淫多年,最是得心應手。招式轉換之間毫無停頓,一片劍影接連一片劍影,隻要劉波的出劍有一絲遲滯,就會被快劍刺中。

    劉劍接連出劍,都被劉波一一擋住,沒有一劍遺漏,這在劉劍以前的交手中很少見到。同齡人中,極少有人能夠和他比出劍的速度,就是比他武技高很多的,也要和他搶攻,不會任他出劍,更不要說能夠接下他的所有快劍。

    劉劍的快劍越出越快,而劉波的出劍也是絲毫不落下風,任憑劉劍的劍影紛飛,全部一一破開。

    劉劍隻覺得劍法越來越是隨心,心中暢快,就如醇酒正酣,心中興奮狂熱,真氣直衝頂門,不由得清嘯出聲:“啊......”

    隨著劉劍的長嘯,他的出劍更是幻影重重,憑空多了一半的劍影。劉劍竟然在劉波的刺激之下,生生突破了劍技上的一個小境界。

    觀戰的練氣期子弟們,再也看不清劉劍的具體招式,隻能看到劉波被越發密集的劍影淹沒其中。

    眾人雖然看不到劉波的表現,但是沒人有一絲的輕視。此時,劉波就像麵對齊發的萬箭,看起來危險至極,但是射到近前的每一箭,卻又都被他從容擋開。真是萬箭叢中過,片羽不能加。

    直到劉劍酣暢淋漓的使完了整套“快劍十八式”,劉波的身形,才又重新顯露出來。劉波對劉劍微微一笑,道:“看劍”。

    他見劉劍已經施展完了一套劍法,並且還取得了不小的突破,便不再和他糾纏,直接便是“細雨隨風劍”中的“細雨如絲”使出。

    劉劍隻見眼前無數劍光射來,揮手出劍抵擋,但是寶劍揮出沒有一絲碰撞聲響起,而全身上下無數要害,同時微微刺痛。還沒有等他想明白劉波這一劍有什麼奧妙,劉波已經收劍而立道:“劍哥,承讓了。”

    劉劍疑惑的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身上,隻見身上密密麻麻遍布著數不清的豆大破洞。劉劍這時才知道自己和劉波的差距到底有多大,一時心中滿是驚駭。

    劉劍來到劉波的麵前,躬身說道:“見識到你的劍法,現在才知道,我以前隻不過是井底之蛙罷了。還要多謝小波兄弟的指導,劉劍心服口服。”

    “隻是一技之長,互相促進罷了,劍哥客氣了。”劉波灑然說道。

    時間不長,五場比賽結束,決出了前五名的選手。

    抽簽過後,一人輪空,兩組繼續淘汰比賽。

    劉波這一場的對手是劉翰。劉翰體型高大、彪悍,說話憨聲憨氣、聲如擂鼓,一路走過,落腳如山,腳下塵土飛揚。

    二人來到場中,劉翰甕聲甕氣的說道:“小子,趕快投降,要不然哥哥一拳頭打扁你。”

    “翰哥,等會兒你可要使出力氣來,不要我沒有被你打扁,你反而被我放到了,你可就不好意思當我哥哥了。”劉波一臉揶揄的說道。

    “那你就試一試,要是被你小子放到了,我就叫你哥哥。”說罷,一拳頭向劉波打去。

    這劉翰生性憨直,心思單純,因此對於武技並沒有廣泛涉獵,隻精研了一套“霸王神拳”。

    劉翰不愧是天生神力的憨人,一拳頭打出,勁力破開音障的聲音,直刺人耳膜。缽大的拳頭帶著駭人的聲勢,向劉波的前心擊去。

    劉波使出“碧波掌法”中的“碧水隱隱”,層層波浪攔截在劉波的前麵,劉翰的拳頭還沒等到達劉波的身前,拳頭上的勁力便已經泄盡。

    劉波接著使用了一式“碧水東流”中的回旋勁力,在劉翰的右臂上輕輕一撥,劉翰便收勢不住,在原地接連旋轉了三圈,這才化解了回旋之力,停住身形。

    “翰哥,你可一定要使出全部力氣來,不然真要被我放倒了,那你可是要叫我哥哥的。”劉波繼續開玩笑道。

    “小子,想讓我叫你哥哥,休想!看我‘撼地神拳’!”

    受到劉波的撩撥,劉翰發起憨來,使出“霸王神拳”中最能發揮他天生神力的“撼地神拳”。這“撼地神拳”把施展者的全身真氣、勁力結合如一,發揮出的威勢幾倍增加,而且劉翰竟然領悟到了這一式的三分真髓,發出的氣勢隱隱然要把劉波定在當地,硬擋他的一擊。

    劉波雖然能夠躲避開,但是難得遇到如此精妙的招式,有心看看劉翰到底能夠發出多大的勁力,於是使出“碧波濤濤”來對攻。

    “碧波濤濤”發出的掌力一浪推動一浪,形成層層波濤,衝擊向前,因此這是一式既能防守又能攻擊的招式。

    劉翰的剛猛拳力,就如一顆從天而落的超級巨石,帶著無與倫比的勁力與氣勢,砸落而下。而劉波的身前卻仿佛出現了一片汪洋大海,一層一層的波濤拍向巨石,衝擊抵消著巨石的巨力。

    巨石剛猛,終有盡時,劉翰的巨力在一連破開六道勁力後,終於歸於平靜。而劉波的層層掌力卻還沒有用盡,在化解了神拳的勁力之後,仍然有三波掌力繼續拍向劉翰的身前。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1-30 22:53:33 |顯示全部樓層
23 身法比試

    劉翰的“撼地神拳”,本就已經聚集了全身的勁力擊出,是不留餘力的全攻擊拳法,現在哪裏還有抵擋的餘力。

    劉波早就猜測到現在的情況,並沒有用出全力。所以劉翰被推動的接連倒退,最後一屁股坐倒在地。

    “翰哥,這次可是我贏了,你說我是叫你哥哥呢?還是叫你弟弟?”劉波看著劉翰憨厚的樣子,很是親切,繼續開著剛才的玩笑。

    “我剛才都說了,你贏了,我就叫你哥哥。現在自然是我叫你哥哥!”劉翰認真地說道。

    “翰哥,我是和你開玩笑的,你輸了,我也還是要叫你哥哥的。”劉波怎能真讓劉翰喊他哥哥,趕緊解釋。

    “我既然說了,就要做到,以後你就是我哥哥了。”劉翰拍著胸脯道。

    劉波心思一轉,問道:“那我是你的哥哥,你是不是要聽我話呀?”劉翰道:“當然要聽了。”

    “好,那我要求你做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以後不許叫我哥哥,我還是你弟弟。”劉波笑著說道。

    劉翰撓了撓頭,說道:“那好吧,以後我還聽你話,我不叫你哥哥,還是叫你弟弟。”

    “那隨你,隻要不叫我哥哥就好。”劉波無奈的說道。

    接下來,另一組也決出了勝負,獲勝者是劉銘。這樣就要由上次輪空的劉亢分別對戰劉波和劉銘。經過抽簽,劉亢第一個要對戰的就是劉銘。

    劉銘的身法非常高明,盡管兩人實力非常接近,但最後還是被劉銘依靠身法取勝,並且由於兩人的實力太過接近,劉亢還被不慎擊傷了內腑,不能再參加下麵的比賽。

    這樣,最後的決賽就要在劉波和劉銘兩人之間展開。

    一個時辰之後,其他的選手都排出了名次。劉波和劉銘之間的決戰開始進行。

    劉銘看過了劉晨、劉劍以及劉翰的比試,自忖自己在武技境界上不一定是劉波的敵手,所以決定仍然發揮自己身法上的優勢,就像上一場比試那樣,勢均力敵之下,最後還是自己獲得了勝利。

    劉銘的身法是六品身法“幻影步”,修煉到練氣期的最高境界,能夠分化出九個身影,現在他已經能夠分化出五個身影,這樣的境界應該算是很高了。

    劉銘在施展“幻影步”的同時,還使用了“穿花掌法”作為配合。“穿花掌法”極為繁複,一式之間就有幾十個變招,虛實變換,惑人耳目,尤其是與“幻影步”配合施展,更是相得益彰。

    劉銘全力施展之後,隻見無數的人影圍繞在劉波的周圍,這些人影同施一招,對劉波展開圍攻。

    劉波見到劉銘的身法確實是很高明,一時見獵心喜,有心比試一下雙方的身法,看看是否有可供自己借鑒的地方,以期能夠早日突破現在身法的境界。

    劉波的“雲飄霧繞”身法比較全麵,特點並不突出,但是劉波現在的境界卻是高出劉銘很多,所以他隻是施展開身法中移行變換的特點,與劉銘比試起來。

    觀戰的眾人這下可是大開眼界,隻見劉波的身影瞻之在前,忽焉在後,在劉銘的無數幻影圍攻下,竟然無形無跡,而不是像劉銘那樣幻化出無數身影。

    劉銘的“穿花掌法”也是灑出片片掌影,穿插來去,交織成一片大網。但劉波就向大網中的小魚兒,在網眼中肆意穿插,就是被逮不到身形。

    二人交戰良久,竟然沒有一招擊實,完全是一片幻影圍堵一個幻影,來去變幻,不可琢磨。

    能夠見到如此高境界的身法比試,觀戰的眾人大感過癮,看著二人瀟灑飄逸、宛若輕煙的身影,都暗暗慚愧,不由萌生出要下苦功修煉一門頂級身法的念頭。

    劉波因為隻施展了身法中的移動、變換特點,在劉銘的圍攻下,開始時身法的移動還有些滯澀,但是隨著劉銘的圍堵,身法在移動時越來越圓轉,對於身法的移動、變換特點又有了新的領悟。

    而劉銘在這場比試中也有了很大的收獲。前麵經曆的幾場比試,雖然也讓他增加了實戰經驗,但遠沒有同劉波的比試得到的收獲大。在這場比試中,在劉波的身法磨礪下,他的潛力近乎於被完全的壓榨出來,使他對於“幻影步”又有了更深的感悟,他相信自己經過一段時間的沉澱,一定會再做突破。

    二人比試身法,一直持續了頓飯時間。劉波看到劉銘已經是滿頭的蒸汽,而自己的身法在移動間也已經圓轉如意,今天不可能再有進步了,便放開了自己身法上的限製,全力施展開來。

    劉銘隻見劉波突然身形如電,一個閃身,從自己的眼前消失,同時自己的後腦被一掌拍到,真氣一觸即收。

    劉銘雖然已經想到自己可能不是劉波的對手,但是卻沒有想到會敗得如此簡單。他在身天法上取得的成績在劉波的麵前是如此的微不足道,他心中自嘲,對自己剛剛還妄想憑借身法取得勝利感到可笑。

    “我一直以為自己的身法在練氣期算是高明的,沒想到小波給我上了如此生動的一課,和小波比起來,我還差得很遠,多謝你讓我看到了以後進步的方向。”劉銘對劉波誠摯的道謝。

    “銘哥過謙了,在身法上,我也隻是稍勝一籌罷了,和銘哥一戰,我也是獲益匪淺,咱倆這是相互促進,共同進步。”劉波說話很謙虛。

    至此,練氣七層的排位戰已經結束,劉波獲得了練氣七層境界的第一名。接下來就是對練氣八層子弟的挑戰賽,包括劉波在內,一共有四人提出了挑戰。劉波是第一名,所以第一場挑戰賽,便由他開始。

    劉波對於這些練氣八層的高手,到底有怎樣的實力,並不了解,而且有心讓自己在實戰中得到更多的磨礪,好讓自己現在的武技境界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因此他隨意挑選了一位叫做劉光的兄長,指定他作為自己的對手。

    “小波今天的表現,真是讓人刮目相看,我很期待這一戰。”劉光嘉許地說道。

    “請光哥手下留情,不吝指教。”劉波仍然恭謹有禮。

    “我不敢肯定能贏得了你,也就不相讓了。”

    果然劉光對劉波沒有一絲輕視,完全把他當做了一個層次的對手對待,一上手就全力以赴,爭取先手。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1-30 22:53:45 |顯示全部樓層
24 天羅掌

    劉光的武技並沒有像大部分人一樣走專精之道,而是涉獵廣泛,身兼百藝。

    能夠有信心走廣博之道的,無不是天賦超群、悟性非凡,兼之自信心強烈的人,隻有這樣的人才能夠真正海納百川、博采眾家之長,融彙百藝於一身,而不會淪為百藝通卻無一藝精。

    劉波首先施展的還是“碧波掌法”,而劉光施展的則是劉波從沒見過的一套拳法。

    能夠達到練氣八層境界的劉府子弟,果然沒有簡單人物,劉光的拳法淩厲剛猛,顯然已經領悟到了這套拳法的神髓,劉波使用“碧波掌法”對戰,再不能有絲毫保留。

    “碧波隱隱”、“碧波濤濤”、“碧波東去”,接連三式使出,劉波的身周仿佛就是一片水波蕩漾的世界。劉光的一套拳法使完,竟然沒有占到絲毫優勢。

    劉光緊接著又是一套腿法使出,兩套武技的銜接之處沒有一絲牽強,宛如這套腿法和剛剛施展的拳法本就是一套武技,信手拈來、揮灑自如。

    劉光對於這套腿法的造詣,絕對不下於上一套拳法,一腿踢出帶有移山摧嶽之勢,兼且迅疾無論,腿影重重,攻勢連綿不絕。

    如此淩厲的腿法,絕對是對於“碧波掌法”的最好砥礪。在這之前,劉波本以為對於“碧波掌法”的練氣期意境,已經理解的圓融、圓滿,但是在劉光接連兩套高深武技的磨礪下,這套掌法中的更多精微奧妙之處,慢慢開始被挖掘出來。

    劉光接連施展了兩套得意武技,都沒有在劉波的一套“碧波掌法”上占到上風,反而感到劉波掌法上的威力有越來越大的趨勢,心中暗暗心驚劉波的天賦高超,竟然在比試的過程中,就能有如此明顯的進步。

    劉波在比試中表現出來的超級天賦,不但沒有讓劉光失去銳氣,反而激發了他骨子裏的傲氣。

    劉光腿法使完,緊接著又是一套掌法。這套掌法名為“天羅掌”,乃是劉光最近剛剛修煉小成的一套六品掌法,此前從未施展過。這套掌法細膩綿密,隨著掌法一招一招使出,在劉波的身周布設出了一張真氣大網。

    劉波漸漸覺得身周的空間竟然變得凝固起來,自己每一步移動都開始變得艱難,使出的招式也開始變得滯澀,而自己施展的四品“碧波掌法”,竟然難以拿出相應的應對方式。

    接連幾招都出現了偏差,更差點被劉光的掌法擊中。沒有辦法,劉波也隻得放棄了繼續使用“碧波掌法”,改用“水禦十八式”來對敵。

    要想破開周身的真氣大網,自然是“滴水式”最有威力。劉波一瞬間點出七十二指,圍繞在他身周的大網頓時破碎,劉波的身形又重新恢複到沒有拘束的狀態。

    “水禦十八式”中,“滴水式”是劉波最常使用的,也是他領悟最深的一式。現在已經達到了瞬間點出一百零八指的水準,已經是這一式練氣期的中成階段。等到他可以瞬間出指一百八十次,這一式就達到了一品境界,威力還會巨增。

    見識到了“天羅掌”的特殊真氣運用方式,劉波頓時覺得思路大開,許多奇思妙想湧上心頭,真是大有收獲。

    直到劉光的掌法使完,又開始施展一套新的武技,劉波不再糾纏,瞬間點出一百零八指,再次施展出“滴水式”。

    劉光見自己的王牌“天羅掌”也沒有取得效果,隻得再次換了一套武技,剛剛施展開,便見劉波揮手點出層層指影,向自己的眉心按來。

    劉光用出自己最快的身法,仍然沒有避開,被劉波一指點在了眉心上。

    瞬間落敗,劉光甚是沮喪。

    “不得不承認,你的武技確實精深,我現在還遠遠不是你的對手。我知道你前麵沒有盡全力,我應該感謝你,這場比試讓我收獲很大。不過我不會氣餒的,希望明年我們還會是對手。”劉光有些傲氣,但更有傲骨。

    “對於光哥的武技,我真的很佩服。尤其是‘天羅掌’的奇特真氣,真是讓我大開眼界,我也希望以後能跟光哥繼續切磋。”劉波語出真誠。

    後麵的幾場挑戰賽也都很精彩,但是再也沒有練氣七層的選手獲勝。

    劉波竟然晉級練氣八層的比賽,這在劉府絕對是一件轟動一時的大事。劉府第五代子弟能夠做到越級比賽的,隻有三四人,除了已經晉級凝神期的兩位執事,現在就隻剩下劉衍和劉清了。而劉衍和劉清早就是劉府公認的天才子弟,現在突然間冒出一個如此年輕而且又是第一次參加家族演武的小子,實在是讓人感到詫異。

    在其它家族能夠做到越級比試,並不是什麼令人驚訝的事,但是劉府乃是血脈家族,家族子弟都有靈根,在練氣階段都可以算是修煉的天才,因此在練氣階段,劉府演武很難有越級獲勝的事情。隻有到了凝神階段才會真正的拉開距離,越級獲勝不在新鮮。

    當天下午,劉波就被父親了飛龍叫了過去。

    “波兒,沒想到你的境界和武技都進步這麼快,就是為父一直了解你的情況,此前也不敢想象。既然你有如此大的進步,就一定要爭取一個好名次,哪怕是一分的希望也要付出十分的努力。這次的獎勵確實是太豐厚了,你和清兒一定要把握機會。”劉飛龍語重心長地說道。

    “父親,你放心,我一定爭取這次演武第一。”劉清在一旁保證道。“你能爭取前三就不錯了,爭第一,波兒倒是有些希望。”

    “父親,你怎麼知道我比不上小波呀?”劉清疑惑地問道。

    “你還要隱瞞?煙兒炫耀她得到的那些寶貝,早就給你們泄密了。”劉飛龍揭露道。

    “啊?這個小煙,我早就囑咐她不要到處炫耀的!”劉清埋怨道。“她倒是沒有到處炫耀,隻是跟你媽媽炫耀了一下。”劉飛龍笑道。

    “我早就應該知道的。”劉清一臉喪氣地說道。

    “波兒雖然殺死了凝神期的‘活閻王’,但是也不代表你就一定能夠得到這次演武的第一。為了神霄試練,家族早就開始特意培養了幾人,現在都在練氣九層頂峰的境界上,積累已是非常深厚。而且這畢竟是家族內部演武,有很多必殺的手段是不能使用的,要想獲得第一,依靠的還是自身真正的實力。”劉飛龍告誡道。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1-30 22:53:56 |顯示全部樓層
25 千殺斬

    “父親放心,我一定竭盡全力,不驕不躁,全力奪取這次演武的第一名。”劉波保證道。

    “父親,這次獲得前兩名的,還獎勵上品天器一件。我知道上品天器威力非凡,相比凡器,到底有什麼實質上的不同呀?”劉清好奇的問道。

    “先說凡器,凡器隻是普通人煉製,是根據材料的品級和煉製的效果分級,沒有特殊效果。天器已經是最初級的法寶,隻有凝神期以上精通煉器的煉器師才能煉製。天器中都承載有一級禁製,而一級禁製根據威力又可以分為下品、中品、上品和極品,所以根據禁製的品級,天器也是如此劃分。不管是什麼品級的天器,都很珍貴,就是凝神期的高手中也很少能夠擁有。”劉飛龍解釋道。

    “那符器和符寶相比天器,哪個更珍貴呢?還有禁製是什麼?”劉波問道。

    “符器是剝離天器或者法器的本身威力,所製成的特殊符篆,符寶則是剝離寶器的本身威力製成。符器的價值根據剝離天器或者法器威力的大小,相差很大,符寶也同樣如此。一般符器的價值最低,其次是天器,符寶的價值要遠高於天器。不過符器和符寶使用簡單,在練氣期最為實用。禁製則是煉器師在法寶內布設某種陣法的手段,所以煉器師都會兼修陣法。不過陣法博大精深,一般的煉器師都會選擇幾種最擅長的陣法精研。”劉飛龍解釋道。

    “天器就這麼珍貴了,一品靈火作為第一名的獎勵,是不是就更珍貴了?”劉清對於靈火的消息很是好奇。

    “當然更珍貴了,靈火是超脫了凡火的範疇,帶有靈性的火焰,自然條件下永不會熄滅,非常稀少難得,一品靈火價值可比最差的寶器。我們家族的頂級火係功法‘星火傳薪’,就必須配合靈火才能在凝神期入門修煉。‘星火傳薪’一旦入門,凝神期就可以施展幾門厲害的火係靈技,實力上要遠遠超出普通凝神期高手。”說起家族的頂級功法,劉飛龍滿是傲然之色。

    “凝神期就可以施展靈技呀!‘星火傳薪’真厲害。”劉波感歎道。

    “不是施展普通的靈技,而是施展幾門厲害的靈技。有靈根的修煉者,都可以在凝神期學習使用與自己靈根相符的簡單靈技。所以一入凝神期,不能隻看等階的高低,真實實力有時候相差非常巨大。”劉飛龍鄭重的告誡道。

    “為了上品天器和一品靈火,我一定要爭取第一。”劉波下定決心,暗暗想到。

    既然下定了決心,劉波就要全力做到。下午和晚上的時間,他沒有一點浪費,完全沉浸在修煉之中。

    第二天,練氣八層的比賽開始。

    劉府練氣八層的子弟還有七人,加上劉波正好分成四組比試,劉波這一場的對手是劉輝。劉輝二十多歲,體型壯碩高大,而且周身煞氣環繞,給人以極為凶惡的感覺。

    “見過輝哥,請輝哥指教。”劉波抱拳說道。

    “我從來下手不容情,你自己小心了。”劉輝不但說話不客氣,語氣更是冷冰冰的,寒意襲人。

    劉輝不再多話,直接施展“千殺斬”,向劉波斬去。

    劉輝施展的“千殺斬”是劉府很特殊的一套殺人武技。這套七品武技最重殺人實效,招式簡潔、狠曆,每一招都是殺氣騰騰、煞氣凜凜。這套武技對於修煉者的要求很特殊,最適合天生凶悍狠曆、心性冷硬的人修煉。

    而劉輝的天生性情,最是適合修煉這套武技,而且為了更好的契合這套武技的境界,劉輝更是經常參與剿匪、除惡之類的任務,雖然還沒有到殺人盈野的地步,但是他親自斬殺的匪徒也足有幾百人。因此他現在的氣質更顯凶惡,渾身的殺氣猶如凝成了實質,會給交戰的對手造成很大的精神壓力。

    劉波不敢絲毫鬆懈,全力施展“冰炎劍指”相抗。

    劉輝的“千殺斬”,不但在招式上凶狠淩厲,而且還是一門極為少見的結合意誌攻擊的秘技,雖然現在的劉輝還隻是掌握了凝聚意誌的皮毛,但使用出來,依然有震懾對手的效果。

    劉波的劍指發出道道劍氣,時而大開大合,時而細膩綿密,不落絲毫下風。而且經過多年經脈瘀滯的痛苦折磨,劉波的意誌早已經磨練的堅如磐石,劉輝這種隻是皮毛程度的意誌震懾,根本對劉波起不到絲毫作用。

    作為對手的劉輝感到壓力越來越大。劉波不但沒有被他結合意誌的攻擊震懾,而且施展的劍指攻擊極為犀利,劉輝竟然逐漸在招式上落於下風。

    劉波使用的真氣也讓劉輝深受苦楚。開始的時候,劉輝隻是感到劉波發出的真氣冰冷刺骨,但是時間一長,竟然感到劉波的真氣還有寒炎的特性,他的經脈受到寒炎的侵蝕,開始變得灼痛,真氣的運轉也受到影響,開始變得緩慢。

    在寒炎真氣的影響下,時間一長,對劉輝很不利,要想取勝,劉輝必須速戰速決。

    修習“千殺斬”的人,不但意誌堅定,而且隻求結果,不擇手段。劉輝為了取勝,既然下定了決心,就會選擇最為有效的手段。

    劉輝運轉秘法,把全身的真氣和周身所有的煞氣全部凝聚在一起,施展出自己也是掌握不久的“千殺三連斬”。

    劉輝“千殺三連斬”使出,力量和速度暴增兩倍,招式更是狠曆到極點。

    第一斬就把劉波劍指發出的氣勁轟擊的粉碎,而劉波也被劉輝突然爆發出的威勢打了一個措手不及,倉促間使出急電身法,這才沒有被直接攻擊到,但是左臂還是被勁力略微掃到,一時之間,整個左臂都失去了知覺,麻木難當。

    劉輝一擊無功,第二斬緊跟著斬出,而且第二斬的威力又有增加。劉波運轉破天第一擊秘法,再配合施展劍指,威力頓時巨增,已經達到一品境界的劍指向劉輝反攻而去。

    劉輝混元如一的氣勢,立時一滯,緊接著施展出的第三斬,本應該在前兩式的基礎上威力再增加一倍,但被劉波打斷後,勉強發出第三斬的威力,向劉波繼續斬去。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1-30 22:54:06 |顯示全部樓層
26 落星劍法

    劉波仍然是破天第一擊配合劍指使用,輕鬆擋住了劉輝的第三斬。

    劉輝“千殺三連斬”使出,早已透支了全身的真氣和凝聚的煞氣,靠著頑強的意誌強撐著,這才能勉強站立,沒有倒下。

    “你贏了!”劉輝說完之後,用滿是不甘的眼神,定定的望著劉波。邁開步子,緩緩走了兩步,再也支撐不住,撲倒在地上。

    下一場比賽是劉清對戰劉寬。

    劉清和劉寬都選擇了寶劍作為比賽的武器。兩人乃是老對手了,一上場便都施展出自己最拿手的武技,激烈交戰在一起。

    劉清使用的劍法是“落星劍法”,這套劍法堂堂正正、威力浩大,氣勢更是宏大、磅礡、,而且這套劍法的意境也很高深,奧妙莫測。

    劉清經過上次的生死考驗,武技又有突破,現在已經達到了這套劍法的中成境界,劍法使出已經能夠初步與天上的星辰溝通,每一劍刺出都有點點星光加持,威力倍增。

    劉寬隻有二十出頭,在這個年齡就能達到練氣八層,也是劉府的天才人物,擅長用劍,尤其是“影劍九擊”造詣深厚,在劉府練氣八層的子弟中也是名列前茅的人物。

    兩人的劍法,一個是氣勢驚天、恢弘浩大,一個是風平浪靜、無聲無息,短時間難以分出勝負。但是時間一長,劉清有星力加持的效果就顯示了出來。在星力的加持下,劉清出劍的聲勢越來越大,發揮出的威力也是越來越強,劉寬已經逐漸落在下風。

    “沒想到得到星力加持以後,能夠有這麼大的作用,這才引落一顆星辰的微弱星力,就已經匹敵以前全力出手的威力了,看來以後還要把主要精力放在對於星辰的感悟溝通上。”劉清對於自己新近領悟的星辰加持之力很是滿意。

    “怎麼小清的悟性如此之高,進步如此之大?‘落星劍’竟然已經到了引落星力的境界,這在練氣境界中可是很少有人能夠達到的。看來自己這次還是取勝無望,又要落敗了。”劉寬幾次比試,都落敗於這個比自己要小幾歲的族弟手中,一直略有嫉妒,現在差距越來越大,心中很是沮喪。

    在劉清的攻擊下,劉寬勉強又堅持了十幾招,最終還是被劉清打落了手中寶劍,再次落敗。

    後麵的兩場比試也都精彩紛呈,比賽的四人都展示了練氣八層高手的精湛武技和各自不同的絕學,讓人大開眼界。

    落敗的四人排名比試完畢後,獲勝的四人再次重新抽簽,選出各自下一場比試的對手。

    劉波很慶幸沒有抽到自己的大哥,他抽到的對手是年齡最大的劉狂。

    第一場比試是劉清和劉偉。雖然劉偉的實力要略高於上一場比試的劉寬,但是在劉清再次加大了引落的星力後,還是毫無懸念的落敗。這樣劉清就率先晉級了練氣八層境界最後排名的決賽。

    接下來劉波的比賽開始了,他這一場的對手是劉鷗。

    劉鷗的特點是身法速度非常快,乃是公認的練氣境界速度第一。剛才劉鷗的比試讓劉波印象深刻,在比試中劉鷗把自己的速度優勢發揮到了極致,對手沒有限製他速度的手段,根本拿劉鷗毫無辦法,很快便敗在了他的手中。

    劉波看了劉鷗的比賽,對於身法速度的運用大受啟發。很多劉波平時沒有想到的奇妙運用方法,還有一些奇思妙想,劉鷗都現身說法,讓他受益匪淺。

    劉波對於自己的身法速度一直非常重視,這可是必要時獲勝保命的資本,能夠和劉鷗交戰,用他的身法來砥礪自己的急電身法,這也是劉波求之不得的機會。

    二人的比試完全就是一場速度的盛宴。劉鷗的身法翩若驚鴻,迅若遊龍,使出的每一招都是一粘即走,絲毫都不會停頓。劉波的急電身法,即使在不加持破天擊的前提下,也是急如閃電,絲毫不在劉鷗之下,再配合上“冰炎劍指”的劍氣攻擊,更是如虎添翼。

    兩人的身影在場中倏忽來去,穿插往複,一個忽而在前行霹靂攻擊,一個忽而在後發劍氣縱橫。

    觀戰的眾人都看的目眩神迷、心馳神往,實實在在的感受到了什麼是速如急電,什麼是快若神行。

    劉波見到自己僅憑急電身法始終不能超過劉鷗的速度,開始運轉破天第一擊配合使用。劉波的速度陡增到一品身法的境界,再加上冰炎劍指的威力本就不凡,劉鷗立時落於下風,接連被劉波的劍指真氣連連擊中。

    劉鷗應變能力和身法變化,確是出類拔萃,在如此險惡的局勢下,仍然躲開要害,隻是被劉波在衣袖和下擺處擊穿了兩個破洞。

    能夠達到練氣八層的果然沒有簡單人物,在危機時刻都有自己的底牌翻出。劉鷗也不知道使用了什麼秘法,在如此危急情況下,身法速度再次爆升幾倍,與劉波的急電身法速度幾乎不相上下,使兩人的戰局再次焦灼起來。

    劉波也不急於取勝,既然劉鷗依靠秘法激發出了超越平時幾倍的速度,正好借此機會,來繼續打磨自己速度提升後的身法缺點,這可是極難得的機會,平時切磋的時候,肯定沒有人靠秘法激發自己的潛力來爭勝。

    畢竟是靠秘法激發潛力換取到的速度,時間難以持久,劉鷗隻是堅持了盞茶時間,秘法激發的實效便要到頭了,速度開始逐漸緩慢了下來。

    “小波的速度怎麼絲毫不見減慢,他剛剛晉級八層境界,真氣的積累應該沒有自己深厚才對,難道他不是依靠秘法激發潛力來推動身法,而是前麵故意藏拙了。”疑惑越來越大,劉鷗再也沒有了獲勝的信心,潛力激發後本來就迅速衰弱的身體再也堅持不住,就連所剩無幾的體內真氣也變得難以運轉。

    劉波見劉鷗的身法明顯緩慢下來,也不再急於攻擊,靜等劉鷗的體力進入衰弱期。

    “在練氣級別中,我在身法上還從沒有遇到過對手,更不要說被超越。小波,你以後就是練氣期身法第一了。我輸了......”劉鷗說完,再也堅持不住,坐到在地上。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1-30 22:54:17 |顯示全部樓層
27 斷金指

    劉波獲得勝利,進入練氣八層的最終決賽,和劉清爭奪練氣八層第一名的榮譽。

    “小波,我可不想在眾人麵前被自己的兄弟教訓,更不想讓你讓我。所以這練氣八層的第一名就是你了,咱們可以直接開始挑戰賽了。”劉清麵對劉波,坦然說道。

    “好吧,那我們就直接進入挑戰賽。”劉波知道他的脾氣,便也不再有相讓的想法,直接同意。

    劉府練氣九層的本族子弟,現在一共有五人,最小的一位是已經進入練氣九層兩年,今年十八歲的劉衍。一位是唯一的女子劉惠,還有三位都是三十歲左右的年紀,這四人進入練氣九層都有將近十年的時間。十年的時間都沒有突破到凝神期,如果是在這次演武之前,人們還會以為這幾人是天賦和積累不夠,但現在知道了神霄試練的消息,自然猜測到這幾人應該都是家族培養的後備人員,遲遲沒有進階,自然是為了衝擊那唯一的試煉名額。

    既然是家族特意培養的人員,而且都是二十歲左右就達到練氣九層的境界,這四人自然都是天賦不凡的天才人物,隻是這些年在有意藏拙罷了。

    劉波用腳趾頭想想,也知道這四位三十歲左右仍然是練氣九層的高手,定然都極不好惹。再加上其中最年輕的劉衍,乃是家族公認的第一天才,想必更不好惹。

    劉波的目標已經指向最後的第一名,不管先同哪一位比賽,都不會影響他取勝的信心。劉波權衡之後,還是選擇了年齡最大的一位高手,把自己根據消息認為有可能實力最低的一位,留給了哥哥劉清來挑戰。

    “我要挑戰劉鴻大哥,還請劉鴻大哥不吝賜教!”劉波對劉鴻抱拳說道。

    “劉波小弟天賦驚人,今天連創奇跡,大哥先恭喜了。賜教的話就不必說了,我看你應該還大有保留,深淺莫測呀,我可是絲毫不敢想讓。”劉鴻對劉波沒有絲毫看輕。

    劉波知道這場比試一定是自己參賽以來最為艱難的一戰,也一定是磨練自己的武技、堅定自己信念的一戰。

    劉波想要檢測出,他在不施展破天擊的前提下,到底與練氣九層的頂級高手有多大的差距,也想借此積累經驗,為自己每一套武技的突破打好基礎。所以劉波在比試中毫無保留,他把自己對於每一套武技的最深刻理解、最高境界都施展了出來。

    劉鴻現在施展的是一套大開大合、強橫剛猛的掌法,單單在氣勁上,每一招都帶給劉波莫大的壓力,劉波隻能勉力招架,處於完全的下風。

    “不愧是家族刻意培養多年的天才,雖然隻是施展的普通武技,但是卻完全發揮了這套武技練氣期的奧妙,單隻在境界上就已經超出了很多修煉高級武技的家族子弟。而自己與劉鴻真正的差距,還是在真氣的深厚程度上。本來普通練氣九層高手的真氣總量,就已經是我真氣總量的四五倍左右,現在麵對的劉鴻,在練氣九層境界刻意積累了多年,真氣的深厚程度更是遠遠超出預計。現在劉鴻施展的每一招,自己都難以抵擋,看來還是要用身法配合武技來試一試。”

    劉波想罷,仍然還是使用“落葉掌法”抵擋,但是卻開始使用“雲飄霧繞身法”來配合。

    加上身法的配合之後,雖然仍然不能正麵抵擋劉鴻的雄渾真氣,但是劉鴻的招式都被劉波一一避開,劉鴻也難以對他造成實質的傷害。

    劉波在閃避之中,把學自劉鷗的身法妙用方式一一展現,雖然不能對劉鴻造成直接的威脅,但是也對他的武技施展造成了牽製,完全打亂了劉鴻施展武技的節奏,讓他每一式與下麵一式的施展都不再流暢,大大影響了劉鴻武技的威力。

    “劉波的武技再結合他玄妙的身法,果然很難對付。看來自己也要拿出點兒真本事才行。”劉鴻準備拿出絕技對敵。

    劉波剛剛挽回了敗式,劉鴻卻不準備給他這個機會。劉鴻雖然在身法上不能超過劉波,但是卻可以施展限製他身法的武技。

    劉鴻重新換了一套指法武技施展。

    “嗤!嗤!......”

    劉鴻的指法威力巨大,發出的真氣竟然引起了極大的破空之聲。

    劉波剛剛搬回的劣勢,頓時又被翻轉過來。

    “啊!‘斷金指’!這可是凝神期才可以修煉的指法,最低威力都可以媲美一品武技,怎麼劉鴻練氣期就能使用了?”

    “還真是‘斷金指’!這套指法我大伯就曾經施展過,當時我見過。”

    “這下劉波真是危險了,這套‘斷金指’使出,不但威力斷金穿石,而且發出的真氣可以直射一丈,完全限製了劉波的身法。”......

    觀戰的眾人議論紛紛,都認為劉波落敗就在眼前了。

    “我說怎麼威力這麼大,發出的指力竟然能夠射出一丈遠,原來是凝神期才能修煉的武技。這下自己必須要使用破天擊來配合身法施展,才能保持不敗,要是還不行,就必須使用‘兩式同禦’了。”

    劉波做出決定,馬上運轉破天第一擊,配合身法、武技共同施展。

    劉波的身法陡然增加到一品武技的威力,果然輕鬆擺脫了劉鴻的壓製。雖然這樣的威力還不足以馬上獲勝,但是卻讓劉鴻的所有優勢化為烏有。

    “呀!劉波的身法真快呀,速度竟然又增加了這麼多,這下劉鴻要想獲勝,恐怕就困難了。”

    “說不定劉波還會再創奇跡,把劉鴻打敗呢。”......

    劉鴻接連施展“斷金指”中的幾式大威力招式,雖然暫時逼得劉波隻能閃避,沒有還手之力,但是到底沒能給劉波造成絲毫身體上的傷害。一時之間,兩人的比試又陷入了焦灼之中。

    劉鴻施展的“斷金指”雖然威力巨大,但是畢竟是凝神期才能隨意施展的武技,現在劉鴻依仗多年來雄厚的真氣積累,雖然也能勉強使用,但是真氣的消耗卻也非常快速。

    “沒想到劉波的耐力這麼好,難道他現在的身法速度不是依靠激發秘法獲得的?自己的‘斷金指’雖然了得,但是對於真氣的消耗卻太過快速,再這樣下去,自己恐怕要先堅持不住了。現在看來,要想贏得比賽,自己也隻有激發秘法這一個辦法了。隻是這樣一來,自己後麵的比試就越發艱難了。”劉鴻下定了決心。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1-30 22:54:30 |顯示全部樓層
28 敗劉鴻

      劉鴻沒有想到劉波的秘法並不是激發身體的潛力,而是劉府最難修煉的武技破天擊。遲遲不能戰勝劉波,劉鴻隻得使出激發身體潛力的秘法,加持在“斷金指”上。

    秘法加持的“斷金指”,威力幾倍增加,已經超出了普通一品武技的範疇。劉波又一次落在下風。在這樣的壓力下,劉波的潛力全部都被激發出來,腦海中一片空靈,腳下的步法越發靈動,一次又一次堪堪躲過斷金指力的激射,讓觀戰的眾人看得驚心動魄。

    如此實力懸殊的比試,劉波盡管有所進步,但是也僅僅勉力堅持了幾招,就開始險象環生,右肩和左腿都被劉鴻的指力掃過,獻血染紅了外衣。

    劉波因為身上的疼痛,從空靈狀態中脫離出來,雖然有些舍不得這種快速進步的機會,但是沒有辦法,這是在戰鬥狀態下,隻能如此。為了挽回劣勢,劉波把破天擊提升到了第二擊,來配合身法的施展。

    破天第二擊配合身法施展,已經可以發揮出二品身法的效果。現在他身法的速度再次大增,在劉鴻看來,完全超出了練氣境界的極限。劉鴻使用秘法激發潛力,施展“斷金指”的威力已經達到極限,就是一般剛入凝神期的高手也不會他的對手。但就是這樣的威力依然不能在比試中擊敗劉波,反而重新被劉波再次占據了上風。劉鴻接連施展十幾式,都沒有沾到劉波的一片衣角,都被他一一避開。有了剛才在比試中的進一步領悟,劉波的身法越發玄妙、輕盈,應對起來,絲毫都不費力。

    劉鴻心中卻是越發焦急,這種激發潛力的秘法,使用的時間短,對身體還沒有太大的損傷,事後隻要修養一段時間就沒事了,但是使用的時間一長,就會透支身體的本源,會留下巨大隱患。

    集中全部真氣,劉鴻全力發揮自己的武技,施展的每一式都是“斷金指”中威力巨大的絕技,逼迫劉波難以還擊一招,但遺憾的是,還是沒有對劉波造成絲毫傷害。

    劉鴻感到自己的潛力已經被透支到了警戒線,在繼續透支就會傷害本源,而且就算能夠堅持下去,也仍然不會取得勝利。不得不麵對現實,停下攻擊,遺憾地說道:“你的身法已經是練氣境界的極致,我的‘斷金指’也是無可奈何,我輸了。希望你還能繼續創造奇跡。”

    “我也隻是憑借身法,僥幸閃避罷了,實力上遠遠不是劉鴻大哥的對手。”劉波真切的說道。

    劉波能夠獲勝,讓所有人都很吃驚。雖然劉波在此之前表現的確實很出色,但是與已經進階練氣九層將近十年的劉鴻相比,應該還有很大差距。現在的結果,眾人一致認為,劉波的身法在練氣境界已經到了一個極致,但是他的真正實力,還是不被大家看好。

    劉波首先挑戰獲勝,劉清喜形於色,對於自己接下來的挑戰也充滿信心。

    劉清選擇的挑戰對手是劉林。劉林是家族培養的四人中,年齡最輕的一個,進入練氣九層隻有六年時間,據可靠消息,他應該是幾人中實力最差的一個,因此劉清自然選擇他作為自己的挑戰對手。

    二人交手以後,同上一場的情況相同,劉清明顯處在下風,被劉林壓製的幾乎沒有還手之力。

    劉清是練氣八層境界,比劉波的真氣修為要高深很多,再加上劉林的真氣積累比劉鴻要淺薄一些,因此劉清承受的壓力,要比上一場劉波承受的壓力緩和一些。在劉清使出“落星劍”,並加持了引星之力後,劉清終於漸漸扭轉了完全不利的局麵,兩人的交戰變得膠著起來。

    家族培養的這幾人,進入練氣九層的境界多年,因為不能突破到凝神期,所以除了增加真氣的積累以外,每一個人都修煉了各自不同的秘技。劉林修煉的是一套劍法秘技,同劉鴻的“斷金指”一樣,也是隻有凝神期的修為才有資格修煉的秘技,這套秘技的威力不像劉鴻的“斷金指”那樣宏大,但是卻比較節省真氣消耗,能夠讓劉林保持較長時間的戰鬥。

    劉林施展出這套劍法,立時又把劉清壓製下來,使劉清隨時處於戰敗的危局。

    劉清雖然身處危局,但還是頑強抵擋,同時繼續感應天上的星辰,試圖引落第二顆星辰的星力。

    劉清自從能夠引落星力以後,進展神速,現在已經能夠最多引落三顆星辰的星力。但是這其中也有一個暫時難以克服的缺點,就是不能同時引落三顆星辰的星力,隻能一顆接一顆的逐漸引落。這個過程比較長,如果不能在這個過程中抵擋住對手的攻擊,就沒有辦法達到引落三顆星力的最大威力。

    劉清不愧是劉府年輕一輩第二天才,不但天賦過人,意誌更是堅定、頑強,在劉林如此大的壓力下,他頑強擋住了劉林的攻擊,引落了第二顆星辰的星力。他的“落星劍”加持了兩顆星辰的星力之後,威力立時大增,已經不在劉林凝神期劍法的威力之下。

    局勢再次僵持起來。劉清的劍法由於是星力加持,對於自身真氣的消耗很少,雖然他的境界略低,但是劍法施展開來,點點星光四溢,攻勢如潮,仿佛無窮無盡。

    隨著時間的延長,劉林的壓力越來越大。他施展的凝神期劍法,雖然相對劉鴻的“斷金指”,真氣消耗要略低,但是他現在畢竟還沒有達到凝神期,施展凝神期劍法的時間一長,真氣還是有所不繼。

    劉清施展的“落星劍”,卻是越來越順暢,經過他的努力溝通,第三顆星辰的星力終於被引落下來。

    這一下,有了三顆星力的加持,劉清的劍法威力立時幾倍增加,反而把劉林完全壓製在下風,如果劉林再沒有其它的手段,落敗就在眼前。

    家族培養的這幾人,每人都修煉了一門激發潛力的功法,劉林自然也不例外。現在施展正常的武技既然不是劉清的對手,他也隻有破釜沉舟,使用激發潛力的秘法,做最後一搏。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1-30 22:54:43 |顯示全部樓層
29 決賽開始

    劉林施展出激發潛力的秘法之後,果然立時就扭轉了劣勢,反而把劉清打的連連敗退,隻要劉林能一鼓作氣堅持下去,就絕對能取得最後的勝利。

    能夠引落三顆星辰之力,已經是劉清現在能夠做到的極限,因此他現在能夠做到的就是堅持。他相信現在劉林的強勢一定是因為施展了激發潛力的秘法,他了解這種秘法隻能在短時間內使用,隻要堅持下去,等劉林後力不濟,勝利一定是屬於自己。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劉清應付的萬分艱難,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對他的莫大考驗。好在有三顆星辰之力的加持,他還是頑強的堅持了下來。盞茶時間之後,劉林的秘法開始難以為繼,攻擊漸漸減弱。

    劉林滿臉落寞,停止了攻勢,歎息一聲,道:“精心準備了六年,沒想到不但拿不到最後的名額,竟然連前五名都沒能進入。小清,你比我強。”

    劉清一向沉穩老練,現在看到劉林落寞的樣子,一時之間,也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來安慰他。

    接下來又有幾人挑戰,但是都沒有獲勝,甚至連堅持盞茶時間的,都沒有一個,三招兩式間便都被輕鬆淘汰。

    這樣,家族演武的前五名就已經水落石出,分別是:劉衍、劉偉、劉惠、劉波、劉清。

    這幾人將在明天舉行挑戰賽,決出最後的名次。

    當天比賽結束後,除了明天還要比賽的五人,其他人都沒有了比賽任務,開始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議論起今天比賽的情況。

    “真是沒想到,劉清能夠進入前五名也就罷了,畢竟他是久享盛名的第二天才,而且境界也已經是練氣八層的頂峰了,但是小波竟然也能夠進入前五名,還真是讓人難以接受!”劉劍感慨道。

    “是呀,聽說劉波前幾個月還因為經脈瘀滯幾乎不能修煉,境界隻是練氣三層,沒想到短短幾個月的時間就已經是練氣七層的境界,這真是讓人不敢相信。”劉銘感同身受。

    “進步這麼快已經讓人不能想象了,現在居然還接連戰勝練氣八層高手和練氣九層高手,這種天賦恐怕劉衍也不能相比。”劉海滿臉羨慕之色。

    “我看也是。劉波以前因為經脈瘀滯,難以修煉功法,所以才境界緩慢,但是聽說他的武學悟性是很驚人的,很多人都找他請教武技呢。現在他的病已經完全好了,而且功法進境這麼快,再加上他的武技領悟也非常高深,尤其是身法驚人,絕對是練氣境界的第一身法高手,就是遇到實力高出許多的人,也能憑借身法不敗。”劉劍對於劉波的身法甚是欽佩。

    “所以我認為劉波在明天的比賽中,一定還能繼續憑借身法創造奇跡,至少還能再進兩名,應該可以進入前三名。”劉銘很篤定自己的猜測。

    “應該有這個可能,但是肯定不會輕鬆。劉衍獲得第一,應該不會有什麼意外,但是第二、第三那就不好說了,偉哥和惠姐實力都很強,也說不好哪一個更厲害。劉波的實力按說是比不上他倆的,但是他又憑借身法贏了鴻哥,會不會繼續贏得下麵的比賽,也很難說。倒是劉清明天的比試,獲勝的希望最小,恐怕也就是到此為止了。”劉海感覺自己的猜測應該相差不大。

    “我看劉清也很厲害,要說真正實力,應該還在劉波之上,你怎麼不看好他?”劉銘問道。

    “你難道沒發現,劉清引落星辰之力有一個小小的弊病嗎?以偉哥和惠姐的精明,通過今天的比賽肯定已經發現,並且很容易就能做好針對性的準備。”劉海反問道。

    “什麼弊病?我怎麼沒發現。”劉銘不解。

    “你的觀察力還是欠缺一些,其實已經很明顯了。弊病就是劉清引落星力的過程,時間較長,並且還是一顆一顆逐漸引落。針對這個弊病,隻要在一開始就施展媲美他引落三顆星辰的實力,那他就沒有機會引落第二、第三顆星辰了。”劉海耐心解釋。

    “仔細想想劉清剛才的比試,還真是這樣。肯定是他感悟引落星辰之力的境界還不長,明顯不夠純熟,要是他能夠早點進入這個境界,那勝負就難說了。”劉銘恍然大悟。

    一路上不時傳來各種猜測、議論聲,劉波沒有和任何人交流,獨自回到自己的瀟湘院,消化著今天所有的實際體驗和感悟,抓緊時間進行修煉。

    半天一晚的時間,雖然修為上的進步難以看到變化,但是劉波對於“雲飄霧繞”身法的領悟,卻又大大加深了一步。通過今天的實踐和觀摩,他對於水性的理解又有一些感悟,並且把這些感悟融入到了身法之中,使身法取得了明顯進步。他現在全力施展“雲飄霧繞”,距離一品武技的效果,也隻差一線,隻要再有領悟,他的身法隨時都會徹底進入一品武技的行列。

    他對於“雲飄霧繞”的領悟,已經大大超過了“冰炎劍指”等武技的水準,僅次於“破天擊”和“水禦十八式”。隻要“雲飄霧繞”徹底達到一品境界,劉波的實力還會有極大提升。

    “實戰果然是武技進步的最有效方式。自己隻是經曆了幾場比試,就在身法上取得了這麼大的成效,要是能夠多經曆一些真正的生死之戰,肯定會有更大的突破。看來這次家族演武結束之後,自己也應該出外曆練一下了。從得到的記憶中知道,這些年因為身體原因,自己還從沒有出過大梁城範圍,附體前的劉波,看大哥他們不時就能出外一趟,一直很是羨慕和期待,既然現在有了外出的能力,自己就應該滿足前任的這個願望。”劉波生出了外出曆練的念頭。

    最後一天的決賽,劉府幾乎是全體出動,演武場上圍了個人山人海。

    前三名的比賽是挑戰賽,五人首先抽簽,決定各自出場的順序。

    抽到第一的是劉惠,抽到第二的是劉衍,抽到第三的是劉波,抽到第四的是劉偉,抽到第五的是劉清。

    這樣劉清和劉偉就要發起挑戰,衝擊前三的位置。
請注意︰為維護論壇文章品質,任意「灌水回覆」可能導致您的帳號及所有文章被直接刪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18-10-16 19:04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