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發表人: 鈞蝦逵人

[都市言情] 水銀 -【烈火(嚴選優質男人之四)】《全文完》  關閉 [複製連結]

天使長(十級)

演蝦是裝瞎的最高境界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6-12 00:05:34 |顯示全部樓層
第九章

    等了一整個星期,終於看到那個她超過二十年沒見的外甥女。

  她很好認,在這所學校裏雖然有東方人,但沒有長得那麼美、那麼動人、那麼具有古典氣質的……

  伊莉一眼就看到她,也看到那個親自送她到學校--傳聞中的紅發男人。

  在丹楓緩緩走進校園,那臺銀色賓士車開走之後,伊莉立刻追上丹楓。

  「丹楓。」

  丹楓停下步伐,疑惑地望著這個陌生女人。

  「我是伊妮的姊姊,如果妳是梅琪,我就是妳的阿姨。」

  丹楓立刻後退一步。

  「妳不必防備我,我來找妳,只是想告訴妳一件事,」頓了頓,「德諾和伊妮都被人捉走了。」

  丹楓眼神閃爍了下。

  「最近,妳出入要特別小心,他們真正想抓的人是妳。」親眼看到丹楓,伊莉便不由自主喜歡上這個外甥女,她身上有種幹凈、令人無法不喜愛的特質,因為這樣,她更擔心丹楓的安危,但她能做的實在有限。

  「為、為什麼?」丹楓終於開口,清細的嗓音少了防備。

  「為了賭場的主人--金曼的死。那些人是為了找出殺害金曼的人,替金曼報仇而來。」

  伊莉才說完,一道兇狠的嗓音也自她們身後響起--

  「沒錯。」

    丹楓與伊莉同時一震,眼神迅速望向聲音來處,只見兩名兇惡的男人,快步走向她們,一人押住一個。

  「別出聲,乖乖跟我們走,否則我保證妳們的臉上,會先多出道刀痕。」

  丹楓驚懼地瞪大眼,只能和伊莉乖乖地跟他們走,而她的一手,則悄悄壓下手錶上的按鈕--

  送丹楓到學校,烈火即轉往龍財團位於華爾街的辦公大樓。

  總裁辦公室的門開啟的同時,他的心像被什麼狠狠撞擊了下,痛的他緊摀胸口,差點站立不穩,手上的微型電腦也掉在地上。

  怎麼回事?!

  「火?!」正好走出辦公室的龍,一看見這種情形,立刻向前扶住他。

  烈火處在半痛半驚的狀態,出不了聲。

  龍當機立斷。「先進我的辦公室再說。」

  這時,烈火手上配戴的手錶發出刺目的紅光,他臉色倏地一變,轉身衝往電梯。

  「丹楓!」

  「火,冷靜!」龍命令的聲音強硬地喝住他的步伐,一股緩和的氣息同時襲向烈火幾乎要失控的暴怒情緒。

  「丹楓……出事了。」烈火壓抑地道,瞳色已全然轉紅。

  「我知道,但你必須冷靜,否則救不了她。」龍鎮定中半含控制的語音,強硬撞擊進烈火即將失控的意識,半抑住烈火的能力。

  如果不這麼做,這棟大樓肯定讓火毀掉一半!

  「龍,讓我去。」他一點也不想自製。

  龍強烈感受到他的慌急,半放開抑住烈火的意識力強度。

  「我跟你一起去。」他能強硬壓下火的怒火,但是那解決不了問題,而且也有可能傷到火,他不想這麼做。

   一能活動,烈火便衝進電梯,往下直奔停車場,龍暗嘆口氣的同時,也通知目前人還在紐約的麥斯。

  為了預防烈火的暴怒會毀了紐約市,他們最好還是跟去比較保險。

  丹楓和伊莉很快被帶往哈德遜河畔、某一處隱密的地下組織聚會處,兩人一上車雙眼就被蒙上,直到目的地才被解開。

  一路的顛簸和下水道的惡臭味,讓丹楓反胃欲嘔,臉色蒼白。

  「大姊,梅琪!」被抓來七天,每天飽受拳打腳踢的霍德諾和伊妮,幾乎是痛哭流涕地看著她們,只希望人找到了,他們可以快快被放走,不必再接受「招待」了。

  伊莉扶住梅琪,望向那個大塊頭。

  「你想怎麼樣?」

   「說出殺死我老闆的人,他們三個人都可以活著離開這裏。」大頓對著丹楓說,特地多看她好幾眼。

  老實說,他並不確定眼前這個大美女,就是當初那個瘦瘦幹幹的小女孩,但她父母都這麼說了,就表示她一定是。

  「我不知道。」丹楓輕聲回答,壓下胃部的不適,不再那麼頭昏後,她已站的筆挺。

  「妳不知道?」大頓一臉風雨欲來。

  「我老闆被殺的那天晚上,只有妳在場,然後妳就失蹤了,妳敢說妳不知道?!如果沒有人帶妳走,妳絕對沒有能耐通過別墅裏的層層保全和護衛!」

  丹楓抿著蒼白的唇,不語。

  「霍梅琪,我一向不喜歡對女人動粗,但是為了我老闆的仇,我不介意破例!眼前伊妮的模樣妳可以瞧瞧,順便問問她這幾天被招待了些什麼樣的大餐,然後再考慮要不要對我說實話!」

  丹楓望過去,伊妮臉上有著青紫的痕跡,身上衣衫不整,角落的暗處甚至隱有一副胸罩、一件底褲,她頭發散亂、精神萎靡,在大頓指向她的時候,她還驚跳了一下。

  丹楓不確定自己該怎麼想,心口卻有股抽疼。

  畢竟是血緣至深的父親與母親,就算後天的感情再怎麼生疏、他們怎麼看待她這個女兒,他們終究是家人……

  只是,她不能為了任何人的安全,就把麥斯給說出來,即使是為了她自己也一樣。

  在她心裏,火和五位大哥更是她重視的愛人與家人,出賣他們的事,她萬萬不可能會做!

  「梅琪……」伊妮顫巍巍地開口:「媽咪求妳……告訴大頓實話……媽咪以前或許對不起妳,可是……妳仍然是我親生的孩子,我們是母女呀!就算為這一點親恩,妳救救媽咪好不好……」

  丹楓咬著下唇。

  「梅琪……」霍德諾也開口。

    「是爹地對不起妳,不該把妳送人,但是……爹地早就後悔了,我們一家三口能在一起……比什麼都重要。殺人,本來就該償命,爹地求妳,把那個人的身分告訴大頓,然後我們一家三口……重新開始。梅琪,爹地求求妳了!」

  丹楓低著頭,伊莉卻早就聽不下去。

  「你們兩個回答我,這個大塊頭能找去學校,是不是你們兩個人說的?!」

  霍德諾和伊妮兩人一臉心虛。

  伊莉破口大罵:「你們兩個,到底有沒有一點為人父母的責任和愛心?!不管遇到什麼情況,你們都只想到自己,就是不會替梅琪想,這個大塊頭剛剛說了,就算梅琪告訴他答案,也只有我們三個人可以離開,他根本不打算放過梅琪!

  說什麼一家三口,什麼親恩、父母,什麼重新開始,全都是屁話!你們根本只想自己平安離開這裏,至於梅琪的死活,你們才不管!」

  丹楓一震,抬眼望向伊莉。

  「梅琪,妳別被他們兩個騙了,就算妳知道這個大塊頭想要的答案也不可以說,因為妳一說,我們一定會死在這裏!」

  「你這個臭女人插什麼嘴!」大頓怒目瞪她。

  「我說的不對嗎?你這種人怎麼可能那麼好心放過我們?如果侮琪被你殺了,那我們就是最直接的證人,你有那麼笨,會替自己留下這種把柄嗎?」哼!她伊莉又不是第一天出社會混飯吃,這種騙三歲小孩的伎倆,還敢拿出來丟人現眼!

   「妳這個臭女人--」大頓拔出槍,砰地一聲,所有人倒抽口氣,伊莉面前的地板被射的當場開花。

  伊莉嚇了一跳,但就是不甘示弱地瞪著他。

  「怎樣?想殺我嗎?距離差那麼多,你是老花眼嗎?不會開槍就不要把槍拿出來玩,這樣只會讓別人更清楚知道,你這個老大有多會裝腔作勢,根本沒半點實力!」

  「臭娘們!」

  「開呀、再開呀!」伊莉把丹楓護到身後。「心臟在這裏,好膽對著這裏開,我敢保證,只要你敢動我們兩個,你這輩子別想替你老闆報仇!」

  大頓死瞪著她,氣的咬牙切齒。

  「妳這個娘兒們真是夠膽,等一下我再跟妳算帳!」目標移向丹楓。「霍梅琪,妳說不說?」

  「我不知道。」丹楓只有這句話。

  大頓立刻變臉,「妳再說一遍!」

  丹楓仰起頭,毫不退怯地回視著他,「我、不、知、道!」

  「妳有種!」大頓收起槍,但是臉上的陰笑可怕的嚇人,他一步步走向前,「八年前,妳是我老闆花了五十萬美金買下的女人……」

  伊莉太清楚男人這種眼神代表著什麼,她護著丹楓一步步後退。「你這個大塊頭想做什麼?」

  「輪不到妳多嘴!」一把甩開伊莉,示意手下抓住她,別讓她礙事,他自己則抓住丹楓一隻手,「當年老闆沒得到的,妳現在就連本帶利的還來!」

   隨著吼聲,他用力扯開丹楓身上的衣服。

  刷地一聲,丹楓身上的洋裝破裂,丹楓嚇白了小臉。

  「不要,放開我!」她極欲掙脫。

  「妳沒有說不要的權利!」

  大頓的手勁大得幾乎要折斷丹楓的手腕,她痛的淚花亂轉,彎曲了身,被他壓在地上。

  「不要!放開、放開我!」她不停扭動掙紮,情緒幾近崩潰。

   「你這個大塊頭、笨石頭,放開梅琪!」伊莉大叫。可惜她也被人抓住,根本掙脫不開,救不了她。

  「大哥,上!上!上!」

  大頓的手下全部興奮地助吼,有個大美人活生生地躺在面前,誰還會去注意那兩個歐巴桑?!

  大頓得意淫邪地大笑,「各位放心,跟著我,我不會虧待你們!」

  眾人一聽,鼓噪的更加厲害。

  大頓興奮地一手將她的雙腕定在頭上,一腳壓住她踢動的雙腿,輕而易舉地制住她,得閒的另一手則扯動自己的褲頭,在眾目睽睽之下,準備好好淩辱這個害他老闆沒命的女人。

  眼看他褪下褲子,丹楓嚇得差點暈死過去,再感到自己的長裙上翻,雙腿被打開,丹楓終於發出尖叫--「不要!」

  循著訊息,在烈火恐怖的飛車技術下,大家總算平安抵達哈德遜河邊。

  龍嘆氣撫著胸口,覺得今天沒出車禍,他一定可以多活十年。

  早知道需要飛車,他應該把凱多留幾天,起碼他的飛車技術不會讓人得心臟病。

   車沒停穩,烈火幾乎是等不及就開門下車,而另一輛黑色跑車,則於同時滑車急停,麥斯走了下來。

    「火!」

  「丹楓在這裏。」烈火沒看任何人,只專注著手錶收到的訊息方位,然後直往前走。

  麥斯連忙跟上。「讓我來。」是他暗殺金曼埋下的禍根,應該由他來解決。

  「不。」烈火拒絕。「八年前,丹楓是你帶回來,但現在她是我的女人,我的女人,我自己救。」

  他快步來到一間靠近下水道的屋子前,下水道臭氣衝天,屋子裏隱約傳來男人的助喝聲與女人的喝斥聲,然後,是一聲熟悉的尖叫--

  「不要!」

  烈火與麥斯、龍立時面色一變。

  「丹楓!」烈火衝了進去,速度快得讓麥斯這個號稱速度最快的男人,都來不及阻止。

  看到眼前的景象,烈火的眼瞳變紅,全身爆出熾人的火焰。

  他的眼瞳首先瞪向大頓,大頓立刻感到一陣灼熱,然後全身就莫名其妙起火,燒了起來。

  「啊!」大頓大叫,整個人跳了起來,身上的火愈燒愈旺。「快拿水來……滅火啊!」

  「老大、老大……」大頓的手下驚異的看著這詭異的一幕,有人去拿水,有人上前拍打。

  但是,凡是碰上大頓的人,身體也同樣起火。

  「啊!啊--」一時間,屋子裏痛叫連天。

  第一個拿水出來的人,看到這種情形,掏出槍想射殺烈火,但是,他槍都還沒拿穩,感覺一陣風晃過,手上的槍隨即不翼而飛,落到身旁那一身黑的男人手上。

  「人渣!」麥斯一槍敲昏他。

  陸續拿水出來的人看情況不對,轉身就想逃。

  「逃得了嗎?」麥斯立刻將人擋下來,打回屋子裏。

  烈火的怒火仍然燃燒,身上的火焰愈燒愈盛。

  「該死!統統該死!」才吼完,屋子四邊立刻起火。

  龍忍住想阻止的衝動。這些人有的罪不致死,但……膽敢傷害丹楓,烈火絕對不會放過他們,更不會接受任何人的說情,除非那個人……是丹楓。

  先不管這些,龍上前觀看丹楓的情況。

  「丹楓。」他蹲在她身邊喚著。

  「不要!走開!走開!」丹楓破碎的嗚咽,雙手漫無目標地揮打,珠淚漣漣。

  「丹楓,我是龍大哥!」龍低喝一聲,用上意識力,脫下身上的西裝外套,包住近乎赤裸的她。

  丹楓停下亂揮的手。

  「龍……龍大哥?」她顫抖地抬起頭,原本漂亮的小臉蛋此刻狼狽不堪。

  「是我,火也來了,不要怕。」龍安撫著。

  「火……」她顫巍巍地抬眼望向渾身火焰的男人,破碎地位喚:「火……火……」

  盛怒中的烈火一震,眼神隨即轉移過來。

  「火……」丹楓伸出手,想爬起來奔向他,可是她一點力氣都沒有,根本站不起來。

  「丹楓!」不用她奔去,烈火已經到她面前一把抱起她,緊緊將她擁在懷裏。「丹楓!」

  「火……嗚……」她渾身顫抖,伏在他胸口哭泣出聲,哭出她的害怕與恐懼,也哭出她的委屈。

  烈火揪心不已,怒意昂然。

  「該死!」紅色瞳光射向大頓,現場只聽見一聲絕望的哀號,然後,便是嘶嘶窸窸的灰燼落地聲。

  只是一眨眼,原本還有人形的大頓,瞬間化為一堆粉末。身上沒著火的人,震驚地看著這一幕,驚恐的根本說不出話。

  「火……咳咳……嗚……火……」哭的太過,丹楓幾乎喘不過氣,神智恍惚地搖晃兩下。

  「丹楓。」烈火立刻扶穩她。

  「火,我們必須馬上離開這裏。」麥斯來到他身邊,感受到烈火周身的熾熱,但卻奇異地不覺得痛,而被他摟在懷裏的丹楓,更是一點燙傷也沒有。

  感到驚異的麥斯,對上龍深思的眼。

  「嗯。」火橫抱起丹楓。

  「等……等一下……」丹楓扯著火的手。「別、別再傷人……」

  「他們全都該死!」烈火的怒火可沒那麼容易平息。

  「伊、伊莉阿姨……保護……我……」丹楓困難地說完,便失去意識地昏在烈火懷裏。

  「丹楓!」

信者恆信乎

天使長(十級)

演蝦是裝瞎的最高境界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6-12 00:06:05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章

   紐約某私立醫院--

  急診室裏送進一名東方女子病患,送她來的男人拒絕值班的男醫師,硬是等到醫院裏知名的女醫師來了,才讓人看診。

  而女醫師來了後,他仍不肯退出去,堅持守在病床旁,親自看著他的寶貝。

  幸虧這家醫院沒人敢得罪龍,因為龍財團正是出資興蓋這家醫院的讚助人,他們來了,連院長都要恭敬不已,所以烈火才沒被請出去。

  女醫師仔細為丹楓檢查了好一會兒,終於放下聽診器。

  「請放心,她沒有大礙。」

  「那她為什麼昏倒?」烈火擰起眉,壓根兒不相信她真的沒事。

  「她是受到太大的驚嚇,體力、精神都透支,才會昏倒,也因為她現在的身體狀況不同一般--」

  「什麼意思?!」

  「她懷孕了。」女醫生丟出炸彈。

  烈火當場被炸的一愣一愣。

   「胎兒應該有將近兩個月大了,不過比較需要注意的是,她是第一次懷孕,著胎還沒有完全平穩,最好多注意補充營養,千萬不可以讓她跌倒或受傷,也別再讓她受到任何驚嚇,或者讓她情緒太激動。」

  女醫師仔細交代。

  「丹楓……懷孕了?!」驚嚇太大,烈火有點回不了神。

  「是。」女醫師點頭,非常確定。

    「她應該待會兒就會醒來,你不必太擔心,如果有什麼狀況,再叫我。」看他還沒回神,女醫師也不管他有沒有聽清楚,決定先去忙她的。

  懷孕了……有可能嗎?

  烈火呆呆的眼神回到丹楓蒼白的臉蛋上,看見她頰上猶有淚痕,他無意識地拿起溼紙巾,輕輕拭著她臉龐,一邊仍在想--

  「你的身體沒有什麼大礙,體內也沒有任何殘餘的藥性,但是--」

  「但是什麼?」

  「因為你身體被注射過太多種藥物,這些藥雖然不會對你的身體造成什麼直接傷害,但卻影響到你的生育能力。」

  「你是說……我以後不會有孩子?」

  「機率非常低,近乎於零。」醫生以抱歉口吻說道:「雖然不是絕對不會有小孩,但關於小孩,希望你別抱大大希望……」

  「我明白了。」

  那年逃離研究室,他們六個人都在龍家的安排下,做了一次非常仔細的身體檢查。

  在研究室裏,因為他們是重要的研究物,所以再怎麼樣,那裏的人也不會真正傷害他們,只是沒想到,待在那裏太久的結果,除去精神方面所受的壓力,對他們影響最大的,就是藥物。

  當醫生告訴他,他這輩子不太可能會有小孩的時候,他其實一點都不在意,身為孤兒,嘗到太多的人生苦酸,他一點也不覺得應該要生個小孩,讓他們繼續承受這個世界的汙濁。

  直到有了丹楓。

  是丹楓讓他覺得這世界上還有快樂、值得留戀之處,只要她不在意,對於小孩他依然無所謂。

  丹楓並不在意沒有孩子,也從來沒有表示過她會喜歡孩子,現在突然有了,她會高興嗎?還是……不希望有?

  「火……」一聲低嚀逸出她唇畔,她表情不安地掙紮。「不要……放開我……火……救我……救我……」

  「丹楓,我在這裏。」急切地握住她的手,烈火喚著她:「丹楓,別怕,我在這裏。」

  坐上床沿,他將她抱摟在懷中,丹楓張開眼。

  「火……」看見他,她伸手摸著他的臉,然後輕哽一聲,埋進他懷裏,淚水汩汩地流。

  「別哭,那個人渣再也不能來傷害妳了。」烈火安慰道。

  「他、他想……」

  「他休想!」幸好他及時趕到,否則……他不敢想像若丹楓真受到傷害……不,絕不會!

  「火!」在他懷裏,她的恐懼漸漸被撫平。

  「別再哭,也別怕,有我在,我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妳。」烈火抬起她臉蛋,伸手揩去晶瑩的淚珠,輕吻她紅腫的眼瞼。「別哭了,嗯?」

  「嗯。」她漸漸止住了淚,忽然想到:「伊莉阿姨呢?」

  「她很好,麥斯將她送回去了。」

  「那……其他人呢?」

   「他們不重要。」烈火只關心她,沒有燒死他們算他們幸運,但他們的後果,他一點也沒興趣。他們最好能記住教訓,別再想打丹楓的主意!

    「不要再想他們,我保證,他們絕沒有機會再來找妳麻煩。」

  「嗯。」丹楓偎著他,等驚嚇的心悸漸漸平息,她才又開口:「火,他們不愛我。」

  他們,指的正是她的父母,霍德諾與伊妮。

  「沒關係,我愛妳就好了。」

  丹楓一震,猛然抬頭。

  「火,你……你剛剛說什麼?」

  「我愛妳,怎麼了嗎?」烈火不解。

  「你……你愛我?」她不敢相信。

  「妳這是什麼反應?」烈火擰起眉。難道他表達的不夠清楚嗎?怎麼她一臉這麼不敢相信?

  「我……我沒想到……」她搖著頭,又是滿足、又是感動、又是訝異、又是無法置信。

  這……是她偷偷藏著的希望,卻又一直不敢奢望成真的……

  雖然在別人眼裏,他們早就是一對;雖然事實上,他們任何事都做過了,她也知道火對她特別疼愛、特別寵溺,但……如果有別的女子能打進火的生活,她想,火也會那樣對她的……

  她從不認為自己是特別的,盡管八年來,她一直是火的生活重心。

  她愛他--在小時候第一次見到他、在第一次住進潛龍居、在他為她打造舒適的居住空間、在孤僻的他天天陪她吃飯、在第一次來潮、在第一次瞭解他的過去……

  八年來,有太多太多的生活點滴與愛戀,連結成一份她只信任他、只依賴他、只接近他、只為他牽掛、只為他心痛、只--為他傾心的難以自製……

  她愛他,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愛他,也不記得什麼時候開始明白自己的心情,只知道她愛他,愛得心癡心醉,愛到不敢奢望他也愛她,只要他快樂,只要能和他一直在一起就好……

  烈火盯著她的表情,愈盯愈不高興。

  「有這麼難以相信嗎?妳那麼懷疑嗎?」重重吻了下她的唇,把丹楓給嚇回神。

  「我……我……」說不出話,因為她真的很難相信。

  烈火非常、非常不高興。

  「是什麼原因讓妳認為我不愛妳?」他什麼地方做的不夠明顯?

  「不是……」她吸口氣,「我只是不敢希望……你會愛我……」

  「為什麼?」這句話是哪一國的意思?

  「我一直……只希望能待在你身邊,希望你不要趕我走,別不要我,我就心滿意足了--」

  「妳不愛我嗎?」烈火打斷她的話。

  「愛。」水眸柔似春水。

  「那為什麼不希望我愛妳?」他哼。

  「不是不希望,是不敢、也不願意勉強你,我……」再吸口氣,抿掉淚意,卻抑不下哽意。

    「你那麼優秀,而我……只是個依靠你而生的孤女,如果沒有你,根本沒有我……」

  「妳是因為感激才愛我?」烈火問。

  「不是。」她搖頭否認。「我愛你,只因為……你是你。」

   有過他的疼惜,她的心已滿滿都是他,再容不下其他。

  「我愛妳,也只因為是妳。」烈火從來不會去想多深的問題,更不會鑽牛角尖想些有的沒的。

    他注意她、習慣她、只要她,愛她就變成一件再理所當然不過的事。

  「火!」她好高興又好感動,摟住他頸項,緊緊偎住他,臉容不斷在他懷裏磨旋來、磨旋去,滿滿是依戀。

  烈火微笑了,撫著她長發。

  「丹楓,我們結婚好嗎?」

  「結婚?!」知道他愛她已經是太大的驚喜,而現在--他又說要娶她?!這麼多的驚喜,丹楓覺得自己太幸福,快要承受不住。

  「對,我要妳當我的新娘、我的妻子、我孩子的母親。」

  「母親?」

  「醫生剛剛檢查過妳的身體,她說妳懷孕了,已經兩個多月。」丹楓結實呆住。懷……懷孕?

  「妳不高興嗎?」

  直覺搖頭。「我……我真的懷孕了?」

  「嗯。」烈火望著她,「妳說過,不在意沒有小孩,現在有了小孩,妳會高興嗎?」

  「我……當然高興!」天哪,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形容心裏的激動!

  她一生所有的夢想,都在這一刻實現!

  「那麼,我們結婚,一起養育孩子,好嗎?」他輕輕地問。

  「嗯。」她點頭,眸底再度盈滿淚水,輕輕地應。

  烈火笑了,摟了摟她。

  「我希望妳生女兒,一個像妳一樣溫柔的女兒。」

  「我想生兒子……」她小小聲地說:「一個像你一樣好的兒子。」

「那麼,在孩子出生前,我們都不要知道孩子的性別,直到他出生的那一刻,不論是男是女,我們都一起疼。」當然,他最疼的,依然是她,永遠不變。

  「好。」她又點點頭。「火,我不喜歡醫院,只喜歡我們的家,我們回家好不好?」

  「嗯。」烈火抱起她,離開醫院。

  丹楓閉上眼依著他,聽著他的心跳,覺得自己好幸福。

  擁有他的愛,她這一生真的再沒有其他的要求,而現在,他們要結婚,即將有孩子,她真的好高興好高興。

  雖然老天爺讓她有個不快樂的童年,卻把這麼好的烈火帶給她。

  她想,她一定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尾聲

  哈德遜河旁的倉庫屋莫名起火燃燒,一名男子葬身火窟,其他數名嫌犯分別受到不同程度的燒燙傷。

    根據嫌犯的說法,這次起火意外,疑似賭債而起的糾紛……

  潛龍居裏,六個男人齊聚,看完報上所寫的報導後,五雙疑惑的目光一致望向龍。

   那些人明明看見火的異能,目睹大頓的死亡,怎麼每個人都還能那麼冷靜地--供出完全錯誤的供詞?

  「我想,讓他們失去記憶,是最簡單的善後方法。」龍主動說明。

  「你催眠了他們?」雷不意外。

  「嗯。」龍點頭。

  他刪掉他們對火與丹楓,以及為金曼報仇的記憶,所以他們剩下的記憶是,霍德諾夫妻積欠賭債,逃到紐約被他們抓到倉庫,然後發生起火意外。

  至於伊莉,他也讓她忘掉這部分的記憶,讓她忘記「梅琪」,繼續當她快樂的餐廳老闆。

  過去已毋須再提,丹楓也只需要平靜的生活,她感激伊莉對她的好,但卻不願意再認親,她的生活裏,只習慣與火相依為命。

  而烈火後來聽丹楓說起倉庫裏發生的事,對伊莉很感激,所以他請龍安排,決定立個名目讓伊莉中獎,獎金是一百萬美金,由烈火私人提供,讓伊莉的後半生能過得更為舒適。

  「事情總算平安過去,丹楓也沒事,這樣就好了。」Lee笑著說道。

    「是呀,只不過--」凱不平衡地瞄了瞄烈火。「真沒想到,火居然是我們之中第一個要當爸爸的人。」

  真的是龜兔賽跑,永遠是慢龜贏。那年醫生宣告烈火難有小孩,誰知道今天卻是他的動作比誰都快。

  「如果不服氣,你可以急起直追呀。」麥斯打趣道。

  「追就追,誰怕誰。」凱立下豪語,決定努力讓嬌妻受孕!嗯,即起即行。

    「各位,我失陪。」他要回房奮鬥去了!

  龍失笑地搖搖頭。

  「好啦,這件事到此結束,總算有驚無險,各位想回房陪伴愛妻的可以先離席。」才說完,三個人同時動作。

  Lee是避免蘭若太無聊,決定回去陪她;麥斯的沙雪還在療養中,麥斯當然要回去顧著;烈火就更不必說了,醫師交代丹楓得安胎,他幹脆替丹楓辦休學,然後全心全意在家裏照顧她。

  熱鬧的大廳裏,一下子又只剩下兩個人。

  「雷,那邊有動靜嗎?」

  「性急的魚,總是等不及要咬餌,在美國東岸,他們逃不出我的掌握。」

  「那就好。」龍點點頭。「沙雪還需要休養,丹楓也不能隨便再受驚嚇,我們兩個得多注意了。」

  那四個男人都受過不小的驚嚇和考驗,現在總算能暫時鬆口氣,為了讓他們這口氣松的久一點,有危險時,只好他們這兩個好友服其勞了。

  「我明白。」

  事實上,雷已經等不及想親自對上「他」了。

  哈德遜河畔,被燒毀的倉庫廢墟--

  一名男子查視著這一切,偵測出兩種不同的能量波,立刻以通訊器回報:「報告教授,我找到他們了,在美國紐約……」

全文完
信者恆信乎
請注意︰為維護論壇文章品質,任意「灌水回覆」可能導致您的帳號及所有文章被直接刪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18-12-19 22:24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