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發表人: 鈞蝦逵人

[都市言情] 曉三 -【親愛的你哪位】《全文完》  關閉 [複製連結]

天使長(十級)

約書亞繼摩西成為以色列人的領袖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6-15 00:23:01 |顯示全部樓層
第八章:

  辦公室裡,古明美興匆匆的來找庾司晃。

  「司晃哥!」

  庾司晃聽到聲音從一堆公事裡抬起頭來,她已逕自推門進來。

  「你在忙嗎?」這話問的著實多餘。

  「有事?」

  「人家好無聊,想說過來找你。」古明美道,希望他能抽出空來陪她。

  「我正在忙。」他言明沒有多餘的時間搭理她。

  她卻不輕易接受打發,「你在忙什麼?」

  「幾件合作案的評估。」庾司晃隨口帶過,不認為她真的感興趣。

  果然,古明美真正想知道的是,「司晃哥,你還要忙很久嗎?」

  「要一段時間。」

  她一聽,語帶埋怨,「還要那麼久……」

  庾司晃語氣不改,「這是工作。」

  古明美轉而埋怨起她父親,「爸總是這樣,交給你一大堆的工作,害你老忙個沒完。」說著話鋒一轉,「我去跟他說,要他不許讓你這麼忙。」如此一來他便能騰出時間來陪自己。

  「明美!」庾司晃制止她,「別去麻煩總裁。」

  「可是……」聽出他的認真,古明美儘管不願卻也不敢違背。

  「這是我份內該做的事。」當然,也是因為他對她沒有感情,不想讓她存有希望。

  她轉為乞求的語氣,「人家希望你能有時間陪我嘛!」

  「無聊的話可以去找朋友逛街。」

  「人家只想跟你去逛。」

  面對她的執意,他索性開誠佈公道:「明美,我不適合妳。」

  古明美卻不接受這樣的說法,「誰說的?」跟著表明心跡,「司晃哥,我一直都很喜歡你。」

  「抱歉,明美。」

  「我不要你說抱歉,我只要你喜歡我。」她不接受這樣的答案。

  「以妳的條件一定能找到比我更合適的人。」

  「我不要其他人!」古明美說著一把挽住他的手臂,耍賴地不肯放棄,「我只要你。」

  庾司晃只是重申,「明美,我們不適合。」

  「怎麼會不適合?任何事我都可以配合你啊!」她一廂情願道。

  聽在庾司晃耳裡只有搖頭的份,「感情的事不是誰配合誰,必須要有感覺。」他腦海裡不自覺的想起樂文。

  「感覺可以慢慢培養啊!」

  見她不肯死心,庾司晃乾脆把話講白,「妳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古明美一聽多少受到打擊,但仍立即做出響應,「那司晃哥喜歡什麼樣的類型?我可以改啊!」

  「明美,感情的事是不能有一絲勉強的。」如果為了得到對方而勉強改變自己,那是最糟糕的方法。

  「我一點也不覺得勉強啊!」為了他,她願意做任何的改變。

  「妳還是不明白。」

  「我明白,我真的明白。」她急切的想要證明。

  「如果妳真的明白,就該知道我不適合妳。」

  「可是--」

  古明美才想再說什麼,手機鈴聲卻在這時響起。

  庾司晃接起電話,是庾父打來的。

  「什麼?!」乍聽到父親說的話,他驚詫不已。

  一旁的古明美看在眼裡,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

  「好,我馬上過去。」結束電話後他隨即起身。

  古明美忙問:「司晃哥,你去哪裡?」

  「醫院。」庾司晃匆匆說完人已往外走。

  儘管不清楚誰出了事,古明美仍追了上去,「我跟你去。」

  醫院走廊上,庾母難掩憂心,庾父則坐在一旁安慰著。

  庾司晃匆匆趕來,見到父母忙問:「爸、媽,阿徉的情況怎麼樣?」

  庾父沉著語氣,「目前還不清楚,醫生正在裡頭檢查,不過從同車助理的情況看來,應該不是很嚴重。」

  「好端端的怎麼會發生車禍?」

  「據助理的說法是轉角突然有車子衝出來,所幸當時車速不是很快,只發生了擦撞。」

  坐在駕駛座旁的助理因為只受了些驚嚇,送庾司徉到醫院後,便立即打電話通知庾氏夫婦。

  庾父話剛落下,診療室的門在這時被打開,見到醫生從裡頭出來,一家三口忙迎上前。

  「怎麼樣醫生?我兒子要不要緊?」庾母緊張的追問。

  「這位太太妳不用心急,妳兒子的傷勢並不嚴重,左手骨折的部分我們已經替他固定,其餘只是些小擦傷。」

  聽完醫生的說明一家人總算放下心來,庾母也終於有心思念起小兒子了。

  「這孩子也真是的,開車怎麼也不曉得要當心些,要不是今天運氣好,還不知道要傷成什麼德行。」

  「好了啦,孩子沒事就好。」庾父道。事情既然都發生了,再要追究也無濟於事。

  一旁的古明美插口說:「是啊!庾媽媽,幸好司徉哥沒事。」她趁機表現自己的善體人意。

  庾母這才留意到古明美的存在,「難得妳這麼有心,還特地過來。」一直明白她對大兒子的心意,只可惜兒子對她沒有感情。

  雖說庾母希望兒子能早點結婚,但也明白感情的事勉強不來,是以無法對古明美的慇勤做出什麼實質的響應。

  古明美溫順的表示,「我剛好過去找司晃哥,聽到司徉哥出車禍就跟著一塊過來了。」

  經她這麼一說倒提醒了庾母,「對了,瞧我們急得都忘了通知樂文。」

  「是啊!」庾父也跟著想起,「問題是……」

  不等父親對如何聯絡樂文提出疑問,庾司晃已經往外走,並丟下一句,「我去!」

  古明美一聽,正想跟上,「司晃哥我--」

  「妳留在這裡。」

  古明美只得不情願的留下,看著庾司晃離開,她回頭詢問庾母,「庾媽媽,誰是樂文啊?」

  「是阿徉的女朋友。」

  古明美聞言這才放心。

  從梅毅傑那裡查到樂文今天沒有當班,庾司晃於是驅車到她住的公寓。

  樂文聽到門鈴聲前來應門,見到來人居然是他,語氣裡有著驚喜,「怎麼是你?」

  「抱歉,沒通知妳就直接過來了。」

  「先進來坐吧!」她招呼他進屋。

  來過兩次的庾司晃對她的住處已有起碼的熟悉,在玄關脫下皮鞋後跟著她走進客廳。

  「來找我有什麼事嗎?」儘管對他的到訪感到驚喜,樂文仍不忘問明來意。

  「是阿徉,他出了車禍。」料想她一聽必會相當擔心。

  「車禍?」樂文沒料到他是為了那個大爛人來找自己的。

  「他現在人在醫院。」

  即便訝異他會來通知自己庾司徉發生車禍的事,基於禮貌她仍是表達關心,「他沒事吧?」

  「醫生已經替他做過檢查,除了左手骨折外並沒有什麼生命危險。」

  「喔。」得知庾司徉安然無恙,她便沒再多說什麼。

  庾司晃意外她的反應,「妳不去看他?」

  看他?她為什麼要去看他?樂文不解。

  更何況,庾司徉那個大爛人只是左手骨折,人又還沒死。

  她正想回嘴,卻見到庾司晃正專注的看著自己,等著自己的響應。

  很顯然的,他認為她該去,也以為她會去。

  這個認知讓樂文到口的話硬生生打住,停了兩秒她才改口道:「是啊,你先坐會,我進去換套衣服就出來。」

  回房換好衣服後,樂文搭庾司晃的車一塊到醫院。

  而病房裡,庾司徉見到她的第一句話便是--

  「妳來這裡做什麼?!」

  無禮的語氣讓樂文後悔自己幹麼走這一遭,差點就要脫口回他,她根本就不想來。

  不過庾母的反應比她還快,「你這孩子說的是什麼話,樂文過來當然是因為關心你啊!」

  關心他?庾司徉懷疑,她要不咒他就已是萬幸了。

  「我跟你爸心急忘了通知樂文,幸好阿晃過去接她。」

  我說嘛!這女人怎麼可能會來?

  連同庾司徉在內,誰也未曾留意庾司晃如何會知道樂文住在什麼地方。

  「不要緊的,伯母,他可能是一時撞昏頭了。」樂文和順道。

  庾司徉哪裡會聽不出來,她根本就是趁機在諷刺他。

  「妳這女人--」庾司徉才要大聲回話,嘴邊突然傳來一陣痛,讓他抽了口氣。

  「小心點,傷口才剛上過藥。」

  經母親這麼一提醒,庾司徉也感到嘴邊有異,伸手一抹指尖隨即沾上藥水。

  下一秒,他突然跳下床。

  「不躺著休息你做什麼呀?」

  庾母話還來不及問完,他已一頭衝進浴室。

  正當眾人不明就裡,卻突然聽到他放聲大叫,跟著衝出來一把按下病床邊的緊急鈕。

  不一會,庾司徉已經在病房裡跟火速趕來的醫生爭執不休,就為了臉上那點小擦傷。

  眾人怎地也沒有料到,他這麼十萬火急的把醫生給找來,居然就只為了那麼點小傷。

  儘管醫生也感到錯愕,仍是盡職的向庾司徉提出保證,說他臉上的擦傷只是暫時的,等過幾天傷口復原後便會回復,並不會留下任何疤痕。

  然而醫生的保證卻不能平復庾司徉的緊張,只見他大驚小怪的要醫生想辦法,甚至是整容也無所謂。

  庾司徉無可救藥的完美主義簡直要讓一票旁人絕倒,尤其是樂文。

  看著他為了臉上那點芝麻小傷跟醫生爭執不下,樂文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竟然為了這種人特地到醫院走這一趟。

  因為看不下去,她便衝口道:「你夠了吧!又不是什麼大傷口還特地把醫生叫來。」

  庾司徉一聽可不高興了,「妳說的是什麼話?什麼叫不是大傷口?我臉都毀了耶!」

  「如果你這也算毀了,那可見毀得還不夠徹底。」樂文實在不明白,老天爺為什麼要厚待這種人,幹麼不讓他整張臉撞爛算了。

  「妳這女人,我就說妳怎麼會這麼好心來看我,原來是存心來看熱鬧。」庾司徉著惱她的風涼話。

  「你這孩子,怎麼這麼說話!」庾母責備兒子。

  礙於庾家人在場,樂文只道:「你這人簡直是不可理喻。」

  「我看妳是被我說中在心虛。」

  「阿徉!」庾司晃出口制止弟弟。

  樂文一時氣不過,「是啊,可惜老天爺讓我失望了。」

  庾司徉一聽,「你們聽到了吧?我就說這女人不安好心。」

  「我如果不安好心你就是不識好人心。」

  「好人?簡直是天大的笑話。」

  面對他的任性,樂文也豁出去了,「起碼我不像你這麼無聊,為了一點小擦傷把醫生給找來。」

  「我無聊?妳這女人根本就是自己長相普通在嫉妒我。」

  「嫉妒你我還不如去嫉妒一隻豬!」

  雙方你來我往,轉瞬間多時的積怨全爆發開來,別說是醫生看傻了眼,庾氏夫婦跟庾司晃更是急得想插嘴。

  一旁的古明美逮著機會,劈頭便指責樂文,想藉此巴結庾司徉,「妳說話怎麼這麼沒有禮貌,就算妳是司徉哥的女--」

  然而,庾司徉卻不領情,「誰要妳多嘴!」自視甚高的他根本不屑別人幫忙,尤其還是個馬屁精。

  馬屁被丟回臉上的古明美頓時一陣難堪,不過眼下根本沒人有空搭理她,因為庾司徉跟樂文間的戰局還沒結束。

  「聽清楚了吧,連別人都知道妳這女人沒有禮貌。」

  「我再怎麼沒有禮貌也好過你這種男人,沒風度又沒品。」樂文不甘示弱的反唇相稽。

  「我沒品?我們兩個人的品味比起來,妳還差我一大截。」

  「笑話!這世界上就是有你這麼無知的人,才會以為一個人的品味是靠職業來決定。」

  「妳……」庾司徉惱火道:「妳也不回去照照鏡子,憑妳的條件找妳當女朋友已經夠委屈我了。」

  聽到兒子說出這樣傷人的話,庾氏夫婦忙要開口斥責,「阿--」

  「要說委屈我比你還要委屈上千倍,像你這種自大的變態,除非是倒了八輩子楣才會當你的女朋友。」樂文搶先他們一步吼回。

  毫無疑問的,她也不是省油的燈,當場讓庾氏夫婦到口的斥責梗在喉嚨裡。

  「少在這邊惺惺作態,妳如果真覺得倒楣,現在就不會站在這裡。」庾司徉語出輕蔑。

  聽得她再也按捺不住衝口而出,「你以為我喜歡來,要不是你哥去接我,你就算整張臉全撞爛了我也不想來。」

  「門在那裡沒人會擋妳,不想來就滾啊!」

  不意吵到後來兒子會開口趕人,庾母急道:「阿徉,你這是在--」

  「走就走,誰希罕!」樂文說完連招呼也顧不得跟庾氏夫婦打過,氣呼呼的走出病房。

  由於事出突然,庾氏夫婦連想阻止都來不及。

  庾母忙回頭催促兒子,「還不快去追。」

  庾司徉卻是不為所動,「我為什麼要去追那種女人。」

  「你這孩子,都什麼節骨眼了還在鬧脾氣。」

  庾司徉抬了下受傷的左手臂,「我現在是病人。」

  庾氏夫婦正要氣惱,突然聽到--

  「我去!」只見庾司晃快步離開病房。

  庾氏夫婦怔了下才回頭瞪視小兒子。

  始料未及的發展讓古明美來不及反應,而庾司晃已消失在病房門口。

  認識庾司晃至今,她頭一遭看到他這麼緊張,尤其對方還是他弟弟的女朋友。

  女人的直覺告訴古明美,事情並不單純。

  樂文氣沖沖的步出醫院正要離開,庾司晃追了出來。

  「樂文等等!」

  見來人是他,她才停了下來。

  庾司晃趕上她,「我送妳。」

  正在氣頭上的樂文本能就想拒絕,「不用了,我--」

  「我堅持。」

  看庾司晃一臉誠懇,她這才點點頭,「謝謝。」

  「是我接妳來的,本來就有義務送妳回去。」他為自己找了個托詞,心裡卻十分清楚這並不是理由。

  樂文沒說什麼,兩人往庾司晃停車的地方走去。

  上了車,誰也沒再說話,樂文是因為還在著惱庾司徉,庾司晃則是因為心情複雜拿不定思緒。

  按理說,他該對弟弟和她鬧翻一事感到憂心,可心裡卻感到莫名的期待,即便明知不應該。

  瞥了樂文一眼,見她仍繃著張臉,庾司晃脫口安撫道:「阿徉從小就特別在意自己的臉,剛才說那些話不是有意的。」話才出口他卻又感到懊惱。

  庾司徉在不在意他的臉她不管,但是可以確定的是,「他如果不是有意的,這世上也沒有什麼叫存心的了。」

  儘管心裡矛盾,庾司晃終究無法不替弟弟說話,「阿徉的個性妳是清楚的,他只是一時耍脾氣,事後就會後侮了。」

  「後悔?我看他那種人根本連這兩個字怎麼寫都不知道。」

  他不得不承認,「阿徉是比較任性--」

  「他根本就是不可理喻。」她覺得庾司晃的說詞根本過於含蓄,「一個大男人為了雞毛蒜皮的小傷跟醫生爭的面紅耳赤,連我都替他覺得丟臉。」

  庾司晃苦笑,明白弟弟剛才的行徑是讓人看不下去。

  看在樂文眼裡,猛地意識到自己正將怒氣牽連到他身上。

  「對不起,我不是有意對你發脾氣。」

  「不怪妳,阿徉是過分了些。」

  庾司晃的體恤讓她感動,卻也更加不好意思。

  「同樣是雙胞胎,那爛人的個性卻跟你差那麼多。」

  聞言,庾司晃卻有另一番解讀,「或許那也正是阿徉吸引人的地方吧!」否則她又怎會愛上他?

  「吸引人?我看是沒眼光。」

  以為她只是在說氣話,他並未加以附和。

  等不到庾司晃響應,她說:「抱歉,我又激動了。」雖說她一點也不覺得看錯了庾司徉那個大爛人。

  庾司晃笑了笑不以為意。

  看著他帶笑的側臉,樂文忍不住要想,那抹笑容如果是針對自己而發該有多美好。

  見她突然沒有聲音,庾司晃抽空瞥了她一眼,「怎麼啦?」

  樂文像是做了什麼虧心事被逮著,忙心虛響應,「沒什麼,你不留在醫院出來送我好嗎?」

  庾司晃不以為弟弟此刻需要自己的陪伴,相反的,他放不下的是她,只不過他無法對她說。

  「那傢夥你也看到了,精神好得很。」他說著又補了句,「沒事的。」

  「我管他有沒有事。」

  庾司晃沒有答腔,只當她是口是心非。

  到了樂文所住的公寓樓下,他將車停妥,「到了。」語氣裡透著遲疑,像是覺得這段路程稍嫌短了些。

  「是啊……」她停了兩秒,「謝謝你送我回來。」

  「應該的。」

  樂文解開安全帶推開車門,臨下車前又回過臉來,「要不要上去坐坐?」

  不意她會提出邀請,庾司晃多少有些受寵若驚。

  看在樂文眼裡,明白的說:「還是說你得趕回醫院?」

  她的話讓他想起了弟弟,也記起了她的身份。

  雖說在醫院她才跟弟弟大吵了一架,但她畢竟還是弟弟的女朋友,說不準過幾天便又雨過天青、和好如初了。

  庾司晃心裡清楚,於情於理他都不該接受這個邀約,哪怕他對這個提議十分心動。

  「我還是先回醫院看看。」他違背心意道。

  好不容易鼓起勇氣的樂文,聽到他的回答不免喪氣,「是嗎?」她表面仍面帶笑容,「那我先上去了。」

  庾司晃只好莫可奈何的看著她帶上車門離去。

凡自高的,必降為卑;自卑的,必升為高。(馬太福音23:12)。

天使長(十級)

約書亞繼摩西成為以色列人的領袖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6-15 00:23:15 |顯示全部樓層
第九章:

  在醫院待不到一天,庾司徉便辦理了退院手續回家休養。

  只不過幾天下來,他的耳根子卻沒有一刻清靜,原因自然不脫跟樂文在醫院裡大吵一架的事。

  在那之後,樂文一次也沒再上門探望庾司徉,這樣的情況讓庾氏夫婦大感憂心。

  擔心兒子的戀情就此告吹,夫婦倆每天必做的工作就是對小兒子嘮叨。

  尤其是庾母,像是抱定主意非逼兒子去把人給找回來似的,一逮著空檔就對他念個沒完。

  想當然耳,要庾司徉去向樂文低頭是絕不可能的,不過他也沒蠢到向父母坦白真相,那樣一來只會讓他的日子更難過。

  是以,他索性發揮他的抗壓性,皮皮的來個相應不理。

  因為這樣,庾氏夫婦跟庾司徉間的對峙持續上演。

  而這其中,心情最複雜的卻是庾司晃。

  按理說,他該站在父母那方力挺才是,可他心裡卻拿不定主意,不確定自己是否真希望弟弟回頭去找樂文道歉。

  矛盾的情緒一直困擾著庾司晃,尤其這會在辦公室裡面對古明美的糾纏,他的心情更加煩悶。

  幸而,梅毅傑在此時到訪。

  庾司晃見到好友臉上才有了笑容,起身從辦公桌後走了出來,「怎麼來了?」

  沒有立即回答,梅毅傑只是道:「古小姐也在。」

  對於庾司晃的朋友,古明美哪有不客氣的道理,「我來找司晃哥。」語氣甜甜的相當客氣。

  梅毅傑調侃好友,「我說嘛,你這傢夥就是比我好命,上班時間都還有美人相陪。」

  一旁的古明美經他這麼一誇,臉上立即堆出喜孜孜的笑容。

  沒有多加理會,庾司晃問:「今天怎麼有空過來?」

  「沒什麼,剛到你家看過阿徉,順路就繞過來看看。」梅毅傑回答。

  庾司晃卻對他的說法抱持著懷疑的態度,不認為這樣的路程用順路解釋的通。

  不過他也無意深究,心情正悶的自己樂見好友到訪。

  「坐吧!想喝點什麼我讓秘書送進來。」庾司晃領著他往一旁的沙發坐下。

  「不用了,我一會就走。」

  梅毅傑的語氣聽似隨意,庾司晃卻覺得應該不單只是這麼簡單。

  「剛才到你家,你媽還在嘮叨阿徉,要他去把樂文給找回來。」梅毅傑留意著好友的反應。

  庾司晃的眉心蹙了下,雖說不是很明顯。

  「是嗎?」

  「那傢夥老神在在的,一點也不緊張。」

  的確,庾司晃不明白弟弟究竟是不在乎,還是太有把握。

  倒是一旁的古明美忍不住發問:「司徉哥跟他女朋友還沒有和好?」

  「以阿徉那臭脾氣還有的拖勒!」梅毅傑說著瞥了庾司晃一眼。

  庾司晃沒有說話,臉上的神情有些許沉凝。

  「司徉哥的女朋友也真是的,要換做是我,男朋友受了傷肯定會寸步不離的陪在身邊。」她別具深意的望著心上人。

  梅毅傑刻意附和,「那倒是,這樂文也真是的。」

  而庾司晃果然如他所料的開口維護樂文,「阿徉這回確實是太過分了。」

  本想藉力挺庾司徉來博得他好感的古明美一聽,見風轉舵道:「是啊,司徉哥也的確是任性了點。」

  「也許阿徉那傢夥是因為太有自信。」梅毅傑語帶玄機的吊人胃口。

  庾司晃果然上鉤,「什麼意思?」

  「樂文已經申請轉調地勤了。」

  原先梅毅傑還以為是兩人的戀情有所進展,到庾家走了遭才知道,原來是陷入僵局。

  因為這樣,他特地繞過來,為得是想藉機將沐樂文調職的訊息透露給好友,外加小小的誤導他一番。

  好友若真是對沐樂文有情,必定會按捺不住的找上門去。

  庾司晃一聽直覺想到的是,「他們和好了?」語氣中透著詫異,他今早出門時明明還不見弟弟有軟化的跡象。

  「這我哪知道。」

  庾司晃的眉頭擰了起來,像在深思什麼。

  一旁的古明美這才注意到不對勁,看他的神情似乎不替弟弟感到開心。

  梅毅傑還不收口,「我說嘛,那傢夥怎麼能老神在在的坐在家裡。」

  古明美故作欣喜道:「那真是太好了,司徉哥如果能跟女朋友和好,大家都會很開心的,是不是啊?司晃哥。」

  庚司晃沒有理會她,臉上的神情若有所思,不明白樂文怎麼會突然決定轉調地勤。

  按理說,她既然跟阿徉鬧翻,便沒有理由轉調地勤才對。

  除非--

  她已經決定跟阿徉和好?!

  古明美看在眼裡心下已然有了領悟,但嘴巴上仍是裝傻,「司晃哥,你怎麼啦?怎麼不說話?」

  「沒事。」庾司晃隨口帶過。

  明白自己這趟來的目的已經達到,梅毅傑起身準備告辭,「出來這麼久,我也該回公司了。」

  庾司晃也跟著起身,「不再多坐會?」

  「再坐下去我家老頭恐怕要將我這總經理的位置給撤了。」

  庾司晃也不勉強,起身送好友出辦公室。

  整個下午庾司晃心神不寧,根本無心於公事。

  終於,他還是找到航空公司來了,就如同梅毅傑預料的。

  一名女同事走到樂文身邊,對正忙著的她低聲竊語道:「還說妳跟庾司徉沒什麼,人家都找上門來了。」

  「什麼?」

  該名女同事瞥了瞥身後,樂文跟著回頭一看,竟然見到庾司晃。

  他怎麼會來?

  那天邀請他到住處作客被婉拒,她多少感到失望,不料這會卻見到他來找她。

  念頭一閃,樂文直覺想到的是:難道又是為了庾司徉那個大變態?欣喜的心情不禁又蕩了下來。

  她轉身走了出來,迎向他問:「怎麼來了?」

  對於這個問題庾司晃一時也答不上來,畢竟這會該站在這裡的是弟弟,而不是自己。

  倒是一旁的女同事熱心的建議,「妳跟庾先生到咖啡廳那兒去聊聊,這裡有我們先幫妳頂著。」

  樂文雖然覺得同事太過熱心,但也清楚這裡確實不是說話的好地方。

  「謝了。」她轉頭道了聲謝。

  「謝謝就不用了,以後有新裝發表時記得替我們留兩件倒是真的。」一名女同事說出大家的心聲。

  明白大夥誤會了,樂文一時之間也沒多做解釋,只是對庾司晃表示,「過去咖啡廳坐吧!」

  庾司晃沒有反對,與她相偕走向咖啡廳。

  兩人找了個位置坐下,各自點了杯咖啡。

  沒讓自己將見到他的欣喜顯露出來,樂文只道:「我沒料到你會過來。」臉上帶著淺淺的笑容。

  「的確。」就連他自己也沒料到。

  樂文沒能聽明白庾司晃這話的意思,不過她並不打算追問,反正答案不脫庾司徉那個大變態。

  儘管覺得自己沒理由來,庾司晃終究還是開了口,「聽阿傑說妳申請轉調地勤?」

  雖意外他會問起,但是與其談論庾司徉那個大變態,她倒寧可聊這些瑣事。

  「嗯,今天開始實習。」

  「還順利吧?」

  庾司晃的關心讓她忍不住嘴角微揚,「還好,工作性質雖然做了調整,不過同事問因為以前就都相處過,有什麼不懂的地方開口問一下就是了。」

  他遲疑了下,「怎麼會突然申請轉調地勤?」

  其實庾司晃心裡想問的是,她決定轉調是否與弟弟有關,不過他沒有立場這麼問。

  樂文雖然不明白他為什麼對自己調職的事如此關注,但還是照實回復,「其實也算不上突然,之前便有在考慮。」

  「是因為阿傑那天的提議?」

  「也不是,飛了五年,就算總經理不提,我心裡也是這麼打算。」

  聽完她解釋,庾司晃暗自鬆了口氣。

  只不過想起她與弟弟之間,庾司晃不禁又問起,「這些天……阿徉一直沒來找妳?」

  他這麼一問,樂文更加確定他是為了庾司徉那個大爛人而來。

  不過她可不以為那個大爛人會來,更何況他要真敢來,她也會拿把掃帚把他轟走。

  「沒有,我也沒打算再跟他見面。」

  聞言,庾司晃一時也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

  想知道她這話究竟是出於真心還是在跟弟弟嘔氣,他於是道:「阿徉其實是想過來跟妳道歉。」

  「喝!要那種人來跟我道歉還不如找隻豬來比較快。」她壓根不信他說的表面話。

  庾司晃自然也清楚,不過他想知道的是,「如果阿徉來跟妳道歉……」而她是否會原諒他。

  「我消受不起。」天曉得她壓根就不想再跟那個大變態糾纏下去。

  見樂文說的篤定,他卻是更加舉棋不定,情感與理智互相衝擊讓他陷入矛盾之中。

  遲遲不見他提起,樂文終於主動追問:「你今天來是為了他的事?」心裡儘管已經猜到,仍是希望他能否認。

  庾司晃卻不知該作何回答。

  的確,他是為了她跟弟弟問的事而來,只不過卻不是來為弟弟說情,而是想弄明白他們之間是否還有可能。

  因為無法理直氣壯,庾司晃轉移話題道:「這些天我爸媽一直勸阿徉過來找妳。」

  提起庾氏夫婦她多少感到不好意思,為自己那天在醫院當著他們的面和庾司徉那個大爛人吵架。

  「那天在醫院,在你爸媽面前那樣,真不好意思。」樂文語帶歉意。

  「妳別誤會,我爸媽並沒有怪妳的意思。」庾司晃忙解釋,「阿徉當時的行徑確實是太過分了。」

  關於這點她倒是一點也不想否認,不過當著人家大哥的面也不好再計較,「算了,反正以後也不會再見面。」

  聽到這話庾司晃不知道是該喜還是該勸,「妳真的決定跟阿徉--」

  不待他把話問完,一名誤點的旅客急匆匆提著行李要去趕飛機,行經他們這桌時,對方的公事包不經意打到桌上的咖啡。

  「小心!」庾司晃見狀,忙橫過桌面想挽救,卻還是晚了一步。

  熱騰騰的咖啡整個潑到樂文腿上,讓她當場痛呼出聲。

  庾司晃趕忙繞到她身旁,心急的抽起桌上的面紙為她擦拭,壓根就忘了要顧及男女之別。

  儘管庾司晃已經在第一時間進行搶救,但樂文因為穿著裙子,雙腿還是被燙紅了大半。

  「這樣不行,走!」他說著就要將她抱起。

  樂文忙問:「去哪?」

  「看醫生,妳的腿得擦藥。」

  「不用了,我--」

  「阿傑那邊我再跟他解釋。」他說著一把將樂文攔腰抱起,速度之快讓她連想阻止也來不及。

  困窘讓她將臉整個埋進庾司晃的胸膛,藉以避開咖啡廳裡其他客人的目光。

  從庾司晃送樂文就醫,再到送她回住處的這整個過程,他的態度只能用緊張過頭來形容。

  就連幫樂文治療的老醫生都因為誤會他們的關係而調侃她,說她有一個相當體貼的男朋友。

  面對老醫生的誤會,樂文儘管尷尬,心下卻又有些竊喜。

  一如此刻,庾司晃堅持抱她上樓,她靠在他懷裡雖然尷尬卻又不自主的怦然心動。

  直到他小心翼翼的將她抱坐到沙發上,她才紅著臉道:「謝謝。」

  庾司晃看著樂文上過藥的雙腿,「幸好不會留下疤痕。」

  這話讓她想起剛才在醫院,庾司晃竟像庾司徉那大爛人般,再三的要求醫生保證自己的腿不會因此留下疤痕。

  緊張的模樣讓樂文在一旁看了都忍不住要懷疑,究竟咖啡是潑在誰的腿上。

  庾司晃順手便要替她脫下腳上的高跟鞋。

  樂文忙不自在道:「我自己來就行了。」臉上泛著羞赧的紅潮。

  他這才意識到自己的逾越,乃收回手並引開話題,「每回見到妳,似乎總見妳正好穿著這雙高跟鞋。」

  樂文臉上閃過一抹心事被窺探的心虛,不自然的笑了笑,將他買給自己的高跟鞋擱到一旁。

  「是啊,好像是這樣。」她不好意思告訴他,自己對這雙鞋情有獨鍾。

  由於樂文的聲音聽來有些許澀然,庾司晃遂問:「要不要喝杯水?」

  「我自己來就行了。」她忙道。

  但他已經轉身往廚房走去。

  看著庾司晃的背影,她的一顆心被烘得暖洋洋的。

  一會,他端了杯開水從廚房裡出來,遞給她的同時還不忘提醒,「小心燙。」

  樂文接過杯子不好意思道:「按理說你是客人應該是我要招呼你才對,結果卻還讓你替我倒水。」

  「其實也算不上什麼客人,連同這回,這已經是我第三次來妳的公寓了。」庾司晃說道,要她毋需跟他客氣。

  他這麼一提樂文也想起,「是啊,我差點都給忘了。」

  在樂文身邊坐下,庾司晃不放心的查看她腿上的傷,「看起來已經沒剛才那麼紅腫了。」

  她倒反過來安慰他,「醫生說只要按時擦藥,兩三天後就會好了。」

  「希望是這樣。」

  庚司晃不信任的語氣讓她忍不住笑開,「要不是我這會腿上擦了藥,我都要懷疑是你受了傷。」

  樂文無心的調侃讓他頓時無語。

  同一時間,樂文也因為意識到自己的話過於親暱而感到不自在。

  「嗯……我是說……」面對他炯炯的注視,她尷尬的想解釋,卻又不知該說什麼。

  將她的欲語還羞看在眼裡,庾司晃忍不住心動。

  沒能把話說完,樂文看到他低下頭來。

  庾司晃情不自禁的封住那張口欲言的朱唇,渴望的吻上了她。

  忘了該如何反應,樂文只感到酥酥麻麻的。

  就在庾司晃的舌頭準備更進一步深入她的唇辦時,口袋裡的手機突然響起,打斷了這一切。

  他一驚回過神來,詫異的看了她一眼,懷疑自己做了什麼,跟著才伸手去接手機。

  樂文同樣難以置信,沒料到他會吻她。

  沒有絲毫受到冒犯的不悅,她看著庾司晃起身講電話的側臉,兩頰不自主的泛起紅潮。

  掛上電話後,庾司晃回過臉來對上樂文,不知道該說什麼。

  樂文紅著臉亦沒有說話。

  遲疑了幾秒,他說道:「抱歉,公司找我有事,我得回去了。」

  她下免感到失望,原以為他會為剛才的吻做出解釋。「是嗎?」

  明白自己欠她一個解釋,尤其她還是弟弟的女朋友,庾司晃嘗試著想開口,「剛才……」

  樂文等著他說下去。

  然而,話到嘴邊,他終究還是將話縮了回去,「我得走了。」

  她一楞,正感到失落。

  「記得按時擦藥。」庾司晃說完才轉身離開。

  聽到這話樂文又展露笑顏,到底他是關心她的,雖說他沒有對剛才那一吻做出隻字詞組的解釋。
凡自高的,必降為卑;自卑的,必升為高。(馬太福音23:12)。

天使長(十級)

約書亞繼摩西成為以色列人的領袖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6-15 00:23:30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章:

  女人的直覺告訴古明美有事情發生了,為了防患未然她決定先一步採取行動,便逕自對外發佈庾司徉與樂文的婚訊。

  庾司徉雖然不是什麼大明星,但是身為國內首屈一指的服裝設計師,外在條件又出眾,以致消息一經發佈隨即攻佔各大報紙的版面。

  餐桌上,庾司晃因為看到這則報導而差點打翻手上的咖啡。

  一旁的庾母見狀,「怎麼啦,阿晃?這麼不小心。」

  庾司晃看著報上鬥大的標題,一旁還分別刊登了弟弟跟樂文的照片,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庾母走到他身旁正想詢問怎麼回事,視線隨即被報紙上頭醒目的照片給攫去了注意力。

  只聽到她叫道:「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怎麼我跟你爸一點也不知道?」

  處在震驚中的庾司晃根本無法回答這個問題。

  庾母抓過他手上的報紙攤到丈夫面前,「阿徉這孩子,這麼重要的事居然完全沒跟我們提。」

  這些天她跟丈夫兩個不斷的嘮叨兒子,要他去跟樂文道歉賠不是,他卻死也不肯。

  結果這會,報紙上突然爆出兒子的婚訊,而他們做父母的居然一直被蒙在鼓裡毫無所悉,也難怪她會如此錯愕。

  夫妻倆抓著報紙匆匆離開飯廳,上樓質問小兒子。

  睡夢中的庾司徉被人一把拉起,不悅的吼道:「搞什麼啊!」

  「你還有臉問!」庾母才正想反問他。

  他這才發現吵醒自己的人是誰,「拜託,媽,一大早的妳別鬧了行不行?」不知道母親又在發什麼神經,就算要炮轟他,起碼也得等他睡飽。

  「起來!你這死孩子馬上給我起來把話說清楚。」

  「說什麼啊?都說過幾百遍了,我不會去道歉的。」庾司徉翻身又想睡去。

  「你這死孩子,到現在還想裝蒜。」庾母硬將他從床上拽起,「你給我起來把話說清楚,報紙上說的是怎麼回事?」她將報紙一把塞到兒子面前要他解釋。

  雖然高興小倆口能和好,但是再怎麼說結婚這麼重要的事也總該先跟父母商量過才是。

  跟在父母之後上樓的庾司晃也擰著眉等待弟弟的解釋。

  眼見母親執意不肯罷休,庾司徉只得勉強撐開惺忪睡眼,看著報紙上頭鬥大的標題--

  「什麼?!」他叫的比庾母還要大聲。

  庾母被嚇了一大跳,「你這死孩子!突然喊這麼大聲。」

  「是哪個王八蛋放的消息?」庾司徉直覺質問。

  「還哪個王八蛋,催了你這麼多天,害我跟你爸擔心的要命。」

  庾司徉哪裡還管母親在嘮叨什麼,一把搶過報紙要看個仔細,想找出是哪個王八蛋在惡整他。

  庾母在一旁繼續嘮叨,「這麼重要的事,事先也沒聽你說一聲,要不是看到報紙,我跟你爸到現在還被蒙在鼓裡。」說著話鋒一轉,「不過這樣也好,我跟你爸原本還在擔心你跟樂文鬧翻了。」

  庾父也在這時說道:「既然已經決定了,我跟你媽也該找個時間上門拜訪親家母。」

  經丈夫這麼一提,庾母緊張道:「這我們事先也沒知會人家一聲,親家母不知道會不會誤會我們不尊重她?」

  聽父母左一句親家母、又一句親家母,庾司徉忍不住吼道:「什麼親家母!我根本沒打算娶那八婆。」

  此話一出不單是庾氏夫婦,庾司晃亦感錯愕。

  「沒打算?這報紙消息都發佈了。」庾母懷疑兒子說的是哪門子鬼話。

  庾司徉回說:「誰知道是不是那個八婆想逼我娶她,故意對媒體亂放話。」

  「你這--」

  庾母才要出聲責備,一隻拳頭卻先一步揍向庾司徉。

  「阿晃!」庾母驚叫。

  庾司徉一時不防,下巴重重挨了一拳。

  「你瘋啦阿晃!」庾司徉叫道。

  見兄長的拳頭又要襲來,阻擋下急的庾司徉連忙滾到床的另一邊,庾父則及時出面制止大兒子。

  右手被父親拉住的庾司晃怒瞪著弟弟,「嘴巴放乾淨點。」

  「什麼?!」庾司徉一楞,沒料到兄長會因為這樣而打他。

  一旁的庾氏夫婦也感意外。

  「消息既然已經見報,你就非娶她不可。」為了不讓樂文淪為笑柄,庾司晃說什麼也非要他答應不可。

  庾司徉一聽也顧不得怔楞的大聲反駁,「我為什麼要娶她?」

  庾母卻是認同大兒子的說法,「阿晃說的對,樂文是女孩子家,這會消息都已經上了報,你要不娶她叫她以後還怎麼做人?」

  「我管她怎麼做人!」

  庾司晃一聽又要出手,幸虧庾父及時制止。

  將兄長的激動看在眼裡,庾司徉儘管不明就裡,但事關自己的終身幸福,說什麼他也絕不妥協。

  「我又沒喜歡過她,憑什麼要我娶她?」

  庾司晃咬著牙問:「你沒喜歡過她?」

  敢情他之前不過是在玩弄她?這個認知讓庾司晃的神情更顯陰霾。

  見到兄長變臉,為免無端又挨揍,庾司徉忙聲明,「又不是只有我,那八婆也沒喜歡過我啊!」

  正要動怒的庾司晃一楞,「你說什麼?樂文她沒喜歡過你?」

  庾氏夫婦也全聽糊塗了。

  「你們不是男女朋友嗎?」庾母追問。

  庾司徉忙回嘴,「誰跟她是男女朋友,又不是倒了八輩子楣。」

  此話一出,當場讓庾氏夫婦跟庾司晃錯愕不已。

  庾司晃更是心急的要弄明白真相,「把話說清楚,到底怎麼回事?」

  事到如今,庾司徉也顧不了那麼多了,索性將事情的前因後果全給招了。

  眾人這才知道,樂文原來是他情商梅毅傑幫忙所找來的假女友。

  前一秒還處在兒子即將結婚的驚喜中,下一秒眼看就要到手的媳婦卻飛了,庾母的情緒起伏可想而知。

  「你這死孩子!」她一巴掌向小兒子賞了過去。

  顧著防範兄長的庾司徉一時不察,右肩應聲中招。

  反倒是庾司晃,非但沒有一絲氣憤,整個人霎時笑了開來,「好傢夥,居然瞞了我這麼久。」

  兄長突然轉變的態度讓庾司徉錯愕,不確定自己是否能卸下防備,「你不揍我啦?」

  「揍你?」他高興都來不及了,「不會,但是從現在起你對樂文說話要客氣些了。」

  「為什麼?」庾司徉可不認為她對他就有多客氣。

  「因為他會是你大嫂。」

  「什麼?!」庾司徉驚叫了聲。

  庾氏夫婦亦聽傻了。

  而庾司晃迫不及待便要往外走。

  庾母忙問:「阿晃,你上哪去啊?」

  「求婚。」話聲落下的同時他已走出房間,留下身後的三人面面相覷。

  不過這其中,庾氏夫婦錯愕歸錯愕,卻是驚喜的成分居多。

  短短幾秒的轉折,飛走的媳婦又轉回來了。

  只有庾司徉一臉的難以置信,不敢相信自己所聽到的。

  沐樂文那個臭八婆將成為他大嫂?

  天啊!誰來告訴他這不是真的。

  樂文家的門鈴急促的響起,宛如奪命連環Call似的,逼得她不得下匆匆前去應門。

  門一開,站在外頭的人居然是沐母。

  「媽!我還以為是誰,妳要過來怎麼也不帶鑰匙?」

  沐母因為急著出門忘了帶鑰匙,不過這會她可沒有多餘的工夫解釋。

  「這麼重要的事妳居然沒跟我提?」

  「什麼重要的事啊?」她對母親沒頭沒尾的話感到莫名其妙。

  沐母拿出剛才順手從信箱裡替女兒拿上來的報紙,「當然是妳的婚事啊!否則還能有什麼事比妳的婚事重要?」

  她衝動的一把搶過母親手上的報紙,「妳又瞞著我登徵婚啟事?」

  沐母聞言一楞。

  樂文猛一打開報紙,壓根沒料到等著她的居然是更讓她錯愕的事。

  「怎麼會這樣?!」

  「我還想問妳咧!我自己的女兒要結婚,結果居然是由隔壁的王太太來告訴我。」沐母說著又搶回報紙。

  聽到連隔壁鄰居都知道,樂文簡直要暈了,不敢想像有多少人看到消息。

  沐母驚訝歸驚訝,倒也不是真來責備女兒,畢竟她高興都來不及了。

  「我就說嘛,像人家庾先生條件這麼好的男人,打著燈籠都不見得找得到,妳到底是我生的,怎麼可能會笨到把這麼好的對象往外推?」沐母話鋒一轉,語氣充滿沾沾自喜。

  樂文實在不敢相信,都什麼節骨眼了母親還有心情在這邊自吹自擂。

  「妳在說什麼呀?」

  「當然是說妳的婚事啊!」沐母提高音量,「上回把人家趕出去,追下去又騙我說沒見到人,我原本還在擔心女婿就這麼飛了,結果妳卻瞞著我偷偷在交往。」

  「什麼騙妳又偷偷交往,妳在亂說些什麼呀?」她覺得母親越說越離譜。

  無視於女兒的抵賴,沐母握著手裡的證據得意道:「我就說嘛,我選的對象怎麼會錯呢?妳看看,光看這照片有多登對啊!」

  樂文懷疑母親的眼睛根本就黏到蛤蜊肉,才會連男主角換了人都沒察覺。

  「登什麼對啊!我拜託妳看清楚行不行,這人根本不是庾司晃。」

  沐母一聽忙將報紙拉近看個仔細,可上頭的照片橫看豎看都非庾司晃莫屬。

  「怎麼不是?這上頭的照片明明就是,妳媽我是有老花眼沒錯,但還不至於糊塗到連妳要嫁的對象都認不出來。」

  這樣還說不糊塗?

  樂文忍不住點出事實,「妳看清楚,上頭的人是庾司晃的雙胞胎弟弟,不是他呀!」

  沐母一楞,「怎麼又冒出個雙胞胎弟弟?」還長得一模一樣,「啊妳要嫁的不是我介紹的那一個喔?」

  樂文聞言簡直想翻白眼了。

  腦筋轉得飛快的沐母隨即又說:「不過不要緊,弟弟看起來同樣有出息,嫁他也是一樣啦!」反正兄弟倆一看就知道都是人中之龍。

  樂文一聽,忙反駁,「誰要嫁給他啦!那個大變態。」她又不是倒了八輩子楣。

  才剛弄明白女兒要嫁的人從原本的男主角變成了雙胞胎弟弟,這會又聽到女兒出爾反爾,沐母顯得有些錯亂。

  「不嫁?啊報紙不是都說了--」

  「我管它報紙說什麼。」想到同事可能全看過報紙了,樂文就覺得頭痛。

  這時,公寓的門鈴再次響起。

  「Shit!現在又是誰啦?」她著惱的吼。

  「門鈴響了還不去開門。」沐母催促女兒。

  樂文無奈前去應門,不意來人竟是庾司晃。

  「怎麼是你?!」

  相較於她的訝異,庾司晃則顯得興奮。「我全都知道了,阿徉全都招了。」

  招了?那大變態招了什麼?

  難道--

  他也誤會了?!

  如果說這世界上有誰是樂文最不希望誤會的人,那便是他了。

  「我沒有--」

  樂文正想解釋,卻被沐母給打斷話,「是誰來啦?原來是庾先生,我還想是誰這麼早就過來。」說著像是擔心又讓他給跑了,忙上前拉他進門,「快快快!進來再說。」

  落後的樂文只得將門帶上。

  她才走進客廳,沐母已按捺不住的調侃,「還說不嫁,人家庾先生都找上門來了。」

  母親的話當場讓樂文困窘到了極點,恨不得能把母親的嘴給堵起來。

  為免母親再說出更多的誤會跟難堪,她忙出聲制止,「媽!妳在胡說些什麼呀?」

  沐母卻當女兒在不好意思,「都什麼時候了,妳這丫頭還不老實?」

  「事情不是妳想的那樣。」樂文緊張的瞥了庾司晃一眼,見他仍是一臉的笑容,心下更是困窘。

  「妳這丫頭也不知道腦袋裡在想些什麼,還騙我說什麼雙胞胎弟弟。」沐母怎看都覺得眼前的人就是庾司晃。

  「我沒有騙妳!」

  沐母一聽吃驚道:「啊怎麼長得這麼像?啊這個……這位……」她突然不知該如何稱呼眼前的人。

  庾司晃笑著響應,「伯母,妳叫我阿晃就可以了。」

  「阿晃?啊這明明就是我介紹的那一個啊!」沐母又回過臉去質問女兒。

  越扯越亂的樂文實在不知道該從何解釋起,反倒是庾司晃率先開了口,「伯母,請把樂文嫁給我。」

  「什麼?!」樂文錯愕,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沐母雖然也很興奮,卻也不忘念女兒,「女孩子家就算是再怎麼高興也得要淑女點。」

  「我、我不是……」天曉得她哪裡是高興,她是太過錯愕。

  沒等女兒反應過來,沐母已經轉向庾司晃連聲答應,「好好好,我本來就中意找你來當女婿。」

  庾司晃是何等機靈的人,隨即改口喊道:「謝謝媽。」

  沐母一聽更是樂得闔不攏嘴。

  反而是樂文,看著他的眼神像瞧見什麼怪物似的。

  岳母、女婿在一陣相見歡後,庾司晃向沐母表示希望能盡快娶樂文進門,沐母又是連聲答應,跟著急忙就要回家準備。

  沐母離開後,公寓裡終於就只剩下庾司晃和樂文兩個人。

  她還是不敢相信,「你真的要娶我?」

  看出樂文還未能從錯愕中回復過來,庾司晃將她帶到一旁的沙發坐下,「否則妳當我剛才跟媽說了半天是為了什麼?」

  聽他那聲媽叫的順口,樂文只覺得更不真實,「我以為你是看了報紙,我沒料到你會……」

  「要求妳媽把妳嫁給我。」他替她把話接完。

  樂文只能楞楞的點頭。

  「那是因為我懂得把握。」

  庾司晃的話讓她更感費解,「可是之前你一直沒說過喜歡我。」才讓她的心情始終患得患失。

  「因為妳跟阿徉的事,我不得不隱忍自己的感情。」他說著將她往自己的懷裡帶。

  樂文才要感到不好意思,隨即被他的話給引去了注意力,「那大爛人?」不解自己跟庾司徉能有什麼事。

  庾司晃提醒她,「妳答應假冒阿徉女朋友的事。」

  她這才恍然大悟,「你是因為這樣才一直沒對我開口?」原以為他早該知道,哪裡料到兩人竟差點因此錯過。

  「直到剛才我爸媽逼問阿徉,他才終於坦白。」

  樂文直覺想到的是,「總經理也沒告訴你?」兩人既然是好朋友,梅毅傑沒道理隱瞞才是。

  「那傢夥根本就是存心的。」他心頭暗自記上好友一筆,為他的蓄意隱瞞。

  聽到這裡樂文就是再遲鈍也明白他們被捉弄了,難怪她明明就感覺到庾司晃的情意,卻遲遲不見他表白。

  「我還以為你對我……」

  「以為我對妳沒有感覺?」

  她羞赧的紅著臉沒有回答。

  他深深凝視著她,「妳知道我得花多大的力氣,才能克制自己不去碰妳?」

  樂文被瞧得兩頰發燙。

  庾司晃的手掌撫上她的臉頰,情不自禁的低下頭吻她。

  半晌,他才結束這個吻。

  樂文倚在他懷裡嬌羞的開口,「你不是說老看到我穿著你送的那雙高跟鞋?」

  他不解她突然提起的用意。

  她仰起臉看了他一眼,跟著附到他耳邊俏聲道:「那是因為我對送鞋的人情有獨鍾。」

  庾司晃聞言臉上隨即綻放出喜色,跟著緊緊的抱住她,不願再放手。
凡自高的,必降為卑;自卑的,必升為高。(馬太福音23:12)。

天使長(十級)

約書亞繼摩西成為以色列人的領袖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6-15 00:23:38 |顯示全部樓層
尾聲:

  對自恃甚高的庾司徉而言,最大的侮辱莫過於兄長要結婚,而新娘子的禮服卻不是出於自己之手。

  雖說他壓根就不屑為樂文設計新娘禮服,但是不屑是一回事,被人拒絕卻又是另外一回事。

  因為這樣,婚禮當天身為伴郎的他,臉色之難看可想而知。

  相形之下,新娘子笑得可開心了。

  沒錯,樂文是故意的,為得就是要氣死庾司徉,而她也確實達到了目的,是以整個婚禮上她始終是笑臉迎人。

  至於古明美,怎地也沒料到會弄巧成拙,反而將心上人推給了情敵,整個婚禮上只見她哭到臉上的妝全花了。

  【全書完】


凡自高的,必降為卑;自卑的,必升為高。(馬太福音23:12)。
請注意︰為維護論壇文章品質,任意「灌水回覆」可能導致您的帳號及所有文章被直接刪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18-6-24 17:14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