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查看: 1915|回覆: 2

[軍武大觀] 波斯灣戰爭中的美軍戰機--以加油機視野來看 [複製連結]

Rank: 4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4-12-4 12:16:39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寒冰神話 於 2014-12-4 20:50 編輯

很喜歡這篇文章的角度,
所以在此分享給各位!


本文作者Bill.E在20多年前參加了波灣戰爭,
他當時是一名KC-135R加油機的飛行員,
愛好就是給受油機們拍照。
很多戰鬥機飛行員都知道他的愛好,在與加油機編隊過程中會擺出Pose配合拍照,
所以Bill.E拍攝了許多精彩照片,永久留住了戰爭的一瞬間。

01.jpg

我心愛的“R型照相平臺”(KC-135R)正停放在哈立德國王國際機場的停機坪上,
早上我們走向飛機進行起飛前檢查,準備執行任務。

02.jpg

機隊裏這架另類62-3564來自南達科他州埃爾斯沃思空軍基地的第28空中加油中隊,
這架飛機還保留著閃亮的戰略空軍司令部灰色塗裝,
機身上有漂亮的綬帶、機頭有“眉毛”防眩目塗裝

03.jpg

EL尾碼的A-10A,滿外掛,風擋下塞著任務圖表。

04.jpg

在白天看到F-117可不容易,由於保密條令我們也不打算拍照,
不過飛行員可不管,在加油機下方擺起了pose示意我拍照。
這架飛機剛加完油,整個機背還是濕漉漉的。

05.jpg

第37戰術戰鬥機中隊的指揮官座機在黃昏中向北飛去

06.jpg

“你準備好相機了嗎?”“是的長官”“ok,那就拍吧”
指揮官的僚機打開彈艙,並翻過肚皮來讓我們看彈艙中的鐳射導引炸彈。
但是拍照時是逆光,所以只顯示出一個飛機輪廓。

07.jpg

在夜間給F-117加油的話你從夜視鏡中能看到尾噴口“瓷磚”,
在飛行員小幅調整油門時會忽明忽暗。注意機背上噴灑的燃油。

08.jpg

落日中的隱形戰鬥機正向北飛去。

一天夜裏我們正在為兩架F-117加油時,我突然想起加油機有飛杆內部通話系統,
能和受油機進行保密通話(並不是所有加油機都安裝了該系統)。
2號F-117首先加油,對接後我們立即建立聯繫,立馬傳來急促的呼吸聲。
飛杆操作員用平靜的聲音問“沒事吧長官”
“哦,操作員你好,我很好,你們呢?”
“我們也很好長官,那麼你今晚準備為我們去踢壞人的屁股嘍?”
117飛行員笑著說:“我想是這樣。”他的呼吸聲在脫離加油時仍然很急促。
F-117長機對接後傳來的呼吸聲就很平緩和放鬆,
“今晚過得怎麼樣長官?”他以低沉的“萬寶路男人”式聲音回答:“嗨操作員,我很好”
“長官,僚機飛行員的呼吸比你快了一點。”長機笑著說:“是的,他第一次幹這活。”
“這是他的第一次戰鬥任務?”“是的。”
我意識到長機飛行員可能是名越戰老兵上校,
於是悄悄地說:“那麼長官,你之前幹過嗎?”
“是的,很久以前了,情況和現在稍微不一樣。”
我們都笑了起來。我又問他今晚的目標,
“我們要去巴格達市中心轟炸伊拉克‘中情局’大樓,他們說是一座玻璃外牆建築。”,
飛杆操作員祝他好運後就脫離了連接。兩架F-117下降離開,我們按計劃繼續盤旋等待他們歸來。
大約45分鐘後他們回來了,還是2號機先加油。
“怎麼樣長官?”“噢夥計,我們搞定了,他們向我們開火,我從來沒見過這樣的景象!”
他的興奮感染了我們,當他描述戰場的爆炸時,我們4個都緊張得坐不住了。
F-117長機對接後操作員說:“長官,聽起來你們度過了一個緊張的夜晚。”
“是的,我們花了好長時間才找到那座玻璃大樓。”。
我們互相吹捧了一下,兩架F-117在加油機旁邊爬升向基地飛去,
當時四周一片漆黑沒法拍照,不過我偷偷留到後面看了一眼F-117。

09.jpg

格裏索姆空軍基地的加油機也來加油了。

10.jpg

加油的KC-10

11.jpg

在波灣戰爭中我們加油機風擋中出現最多的畫面,
我們一般是6機或8機加油機編隊中的4號機。
我們正飛出利雅得向西飛行準備另一次夜間任務,
我在拍這張照片時把飛機向右偏了一下,
如果是在正確位置,其他飛機會在前方排成直線。

12.jpg

這是91年1月27日我在伊拉克領空首次執行白天加油任務時拍的照片。
兩架比特堡基地的F-15快速接近加油,
這是已經加滿油的傑•丹尼,翼下一枚響尾蛇飛彈和副油箱不見了,
他正等待班.鮑威爾加油。

13.jpg

這是班.鮑威爾脫離時的照片,
他也扔掉了機翼副油箱並用掉了一枚麻雀飛彈,
看來他倆一定射擊了什麼空中目標。
當天下午我們返回基地後情報官告訴我們“老鷹”們擊落了4架伊拉克戰鬥機,
就在距離我們100多公里的地方!

14.jpg

我在3月1日最後一次作戰任務中又遇到了兩架第58戰術戰鬥機中隊的F-15C,
這是飛杆操作員拍攝的85-106。

15.jpg

在一旁安靜等待的長機。

16.jpg

我在拍照時被F-15飛行員發現了,
他問:“嗨,你在拍照嗎?”“是,我在戰爭中一直這麼拍。”
“能為我們拍點照片嗎,你可以指揮我擺任何Pose。”天哪,多好的人啊!”
我讓他飛到加油機機頭旁,並讓僚機飛在旁邊稍高一點的地方,這樣就能同時拍下兩架F-15了。

17.jpg

F-15飛行員們一直看著我。

18.jpg

後來我知道了長機飛行員是羅利.德爾格,
他非常配合我,“我說夥計能稍稍向前點嗎?”“收到!

19.jpg

他的座機已經有了兩個空戰戰績,了不起。

20.jpg


21.jpg

飛杆操作員也拍下了兩架F-15C編隊加油的情景。

22.jpg

我們拍夠照片後德爾格說他們該回去繼續戰鬥空中巡邏了,
如同我們經常做的那樣,我要求他做個加力脫離,
德爾格說:“沒問題,你準備好就告訴我。”

23.jpg

加油機正向左盤旋,我們希望F-15能從右翼加力飛過。
我說“準備好了”,突然間德爾格側轉機身從加油機右翼下向上竄了出來,
非常靠近3號和4號發動機,概離加油機大概只有15公尺遠。
F-15開後燃器的噪音讓人難以置信,他飛到前面就向右脫離,我抓住機會拍下了這張照片。
加油機飛進他的尾流顛簸了幾下,然後二號機也做了同樣的動作,不過沒有德爾格那麼近。
我說:“多謝了夥計們,太棒了!”。

不過故事到此還沒結束,3號和4號發動機受到F-15尾流的干擾咳嗽了一陣才平靜下來,把我嚇了一跳。
這時正在休息的戴夫面色蒼白地闖進駕駛艙,原來他被F-15的後燃器震盪驚醒,以為我們被薩姆擊中了!
回到基地後我開始打聽F-15飛行員們的姓名,得知長機是羅利.德爾格,僚機是托尼.思嘉。
本來想把照片沖印後給他們寄過去,但手頭事多耽擱了下來,
直到1995年我得知德爾格在一次車禍中喪生,讓我十分遺憾,
這次就用德爾格F-15的照片來紀念他吧。

24.jpg

希爾空軍基地的F-16C。

25.jpg

空軍基地的戰隼,座艙蓋下畫著投彈標記。

26.jpg

落日中的穆迪戰隼(尾碼MY),乖乖地等待加油。

27.jpg

指尖編隊的托雷洪基地戰隼,這種編隊可以加快加油流程。

28.jpg

RF-4!當這兩架飛機突然從竄出來請求加油時嚇了我一跳,
他們發現我正在拍照,RF-4僚機通過無線電問“準備好了嗎?”,
然後向右急轉讓我拍下了這張照片。
這兩架飛機的尾碼是GA,注意左翼下掛載的電子戰吊艙。

29.jpg

波灣戰爭也是F-4的最後演出,這是來自斯潘特勒姆空軍基地的F-4G野鼬。

30.jpg

SP野鼬雙機。

31.jpg

正在加油中的野鼬。

32.jpg

這架是不多見的單塊風擋野鼬。

33.jpg

一天晚上,單機的我們已經完成了第一次加油任務,進入盤旋路線等待完成攻擊後返航的小傢伙們。
這個晚上和往常沒什麼不同,我在自動駕駛儀上設置好盤旋航線後就能放倒座椅躺一會了。
導航員呼叫預警機,問他要受油機的無線電頻率。
預警機給了我們一個頻率說這是一架正獵殺飛毛腿的HC-130戰鬥爪。
過了一會兒,130呼叫進來,我們聽到呼號是幽靈01,好了,我們開始吧!
130的聲音非常非常非常冷靜,我們笑著說他是“冰人”。
他不是飛行員,也許是負責操作無線電的導航員?
他們朝目標區域飛去,與預警機協同合作尋找飛毛腿,一切似乎進行得很順利。
他們發現了一處輕微的防空火力,威脅不大。
但是大約過了十分鐘他們開始四處尋找目標時麻煩來了,
無線電裏的傢伙用更響亮和焦急的聲音報告他們正遭受精準防空火力的攻擊,
突然他開始驚慌失措地叫喊:“薩姆-薩姆-薩姆,向右急轉!”暫停......“我們需要一個方位離開這裏......右轉右轉!!!!”
無線電背景噪音中力士型發動機的嗡嗡聲大了起來,
飛行員一定在採取規避動作,我在座位裏坐直了身子說:“該死”。
預警機給了脫離航線,“不不不,這個方向不對頭,向左,向左急轉!”,
背景中嗡嗡聲又大了一些,我們能聽到飛行員向導航員大吼預警機給的方向很糟糕,加油機上的人都為他們捏了一把汗。
預警機又給出了幾個方向,但每次130都是尖叫著說不不不!我們可以想像130在低空拼命躲避防空火力的情景。
最後無線電一片寂靜,該死!大約過了一分半種,又傳來了“冰人”的最酷聲音:“啊哈,
‘幽靈01’已經脫離威脅區域......我們繼續在南部執行任務”“收到”預警機回答。
就這樣結束了?他們剛剛經受過激烈的打擊卻能如此平靜地通話?嘿,哥們兒還心有餘悸呢!
但130機組可能經歷過許多這樣的夜晚,我們只是聽到其中的一次而已。要說誰膽量大的話絕對算他們一份。

34.jpg


35.jpg

芒廷霍姆基地的EF-111。

36.jpg

正在執行飛毛腿獵殺任務的F-111,來自萊肯希思基地。

37.jpg

這是裝上錐套後為海軍飛機加油的任務,都是飛杆操作員拍的。

38.jpg

饑渴的F-18大黃蜂。

39.jpg

當然海軍也有自己的KA-6夥伴加油機,不超載油量沒法和我們比。

40.jpg

友善的KA-6機組,向我們招手致意。

41.jpg

這次戰爭是A-6的最後演出。

42.jpg

炸彈掛載很有意思,在能掛6枚500磅炸彈的MER掛架上只掛了3枚

43.jpg

我作戰記錄卡片上有過在戰爭最後一天給一架F-14加油的事情,
不過照片上並不是那架F-14,這是一天我在在預定等待區域盤旋時,
一架F-14跟在後面希望可以加些油,當他飛近到300公尺後才發現我們沒有錐套就失望地離開了。
這張照片是飛杆操作員在F-14轉身飛走時拍攝的。

44.jpg

這幫傢伙是從甘迺迪號航空母艦上起飛的。

45.jpg

給海軍戰機加油效率就是低。

46.jpg


47.jpg

當然在緊張的加油作業中也會發生失誤,
這架沙特F-15飛行員就因動作幅度過大而折斷了飛杆加油嘴。

Rank: 4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4-12-4 23:59:47 |顯示全部樓層
以一個 "基地測驗" 旁聽過77的過來人-----
旁聽戰場上的無線電通訊應該非常刺激吧 !

天使長(十級)

北海若曰:「井蛙/夏蟲/曲士不可語於海者,虛也!束於教也。」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4-12-5 06:09:59 |顯示全部樓層

點擊數已經到59062~

本帖最後由 cat8125900 於 2014-12-5 06:14 編輯

話說~
其實愚弟偶也粉喜歡這一篇,今日有幸讓 D大給分享出來.
真的是實至名歸.
光是點擊數已經到59062~
就知道人氣真旺.
090407-f-6286f-193.jpg
060810-f-1234s-006.jpg
800px-KC-135_Stratotanker_boom_operator.jpg
100_0092.jpg
1178461.jpg
1903962.jpg
f16-refuels-kc135.jpg
KC-10 Boom Nozzle.jpg

折斷的加油嘴~

折斷的加油嘴~
kc-135_2.jpg
kc-135_031008-f-9876b-001.jpg
kc-135_060613-f-4192w-920.jpg
kc-135_cockpit_020718_06.jpg
kc-135_engine_050314-f-0000p-007.jpg
kc135_line.gif
KC-135_Stratotanker_Aerial_Refueling_Aircraft.jpg
KC-135_Stratotanker_Cockpit.jpg
KC-135_Stratotanker_Elephant_Walk.jpg
KC-135_Stratotanker_Refueling_F-15_Eagle.jpg
Kc135_with_refueling_boom_extended.jpg
kc-135a.jpg
kc-135-art.jpg
kc135b52d.jpg
kc-135-cockpit_060411-f-3488s-004.jpg
kc-135-dvic249.jpg
kc-135-refuelling.jpg
kc-135-stratotanker.jpg
kc-135-tanker-refueling-f-16.jpg

點評

cat8125900  D大~ 祝幸運.  發表於 2014-12-5 15:16:00
db123  感謝你的補充,好照片應該讓更多人看到!  發表於 2014-12-5 11:28:22
清・錢大昕:「吾能知人之失,而不能見吾之失;吾能指人之小失,而不能見吾之大失。吾求吾失且不暇,何暇論人哉?」
隋.王通:「君子先擇而後交,故寡之;小人先交而後擇,故多怨」。
宋˙呂本中˙紫微雜說:學問功夫全在浹洽涵養蘊蓄之久……非如世人強襲取之,揠苗助長,苦心極力,卒無所得也。亦作拔苗助長
荀子曰:「明見侮之不辱,使人不鬥;人皆以見侮為辱,故鬥也」;「歲不寒,無以知松柏;事不難,無以知君子」。
子曰:「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樂之者」。 所謂,好之、樂之,這就是興趣。
請注意︰利用多帳號發表自問自答的業配文置入性行銷廣告者,將直接禁訪或刪除帳號及全部文章!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侵權申訴或移除要求:abuse@oursogo.com

GMT+8, 2024-6-21 14:53

© 2004-2024 SOGO論壇 OURSOGO.COM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