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查看: 1561|回覆: 0

[轉貼勵志] 活得久、活得好是神聖任務 [複製連結]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醫療天使勳章 民俗耆老勳章 星座之星勳章 美食達人勳章 拈花惹草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21-4-13 09:47:45 |顯示全部樓層
活得久、活得好是神聖任務

我想,生活也是。要有自己的步調與節奏,有時要忍受在幽谷中四下無人的寂寞,有時要忍耐嚴寒和酷熱。除非真的不能,否則永遠不停下腳步。

以下研究,對於人生過了一半以上的人看來,是憂也是喜。

日本報告:最新統計,日本男人平均壽命已達八十歲以上,女性更高達八十六歲。

華人女性也老早就活得比男人久。

聽到「活得久」,女人且慢高興。

有教授研究,臺灣銀髮族(六十五歲以上),女性的不健康存活年數,比男人多了二年多。也就是說,生命末期的品質,實在不比男人好;男人常因急性病症離開,而女人則常纏綿病榻。

有六成以上的臺灣銀髮族,完全沒有運動,甚至也不愛出門。身體漸虛,出門覺得累,將自己禁錮家中,只會越來越虛,形成惡性循環。

肉體上不愉快,精神上更匱乏。一離開職場或養兒育女的任務後,就安坐在井裡,不知多久;人生裡一點新奇事物也沒有,像白頭宮女,嘴裡說的都是一些閒話與舊日八卦或別人的事情,重覆再重覆。同樣一件心中怨事,叨念再叨念;讓人煩心的小事,提醒又提醒……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漸漸失去全世界的

歡迎……

眼界既窄,心胸如何寬大?

身體不好,精神要清爽也難。

我以前也是個不重視健康的人。出門,不就是逛街,怎麼可能去運動?

念書時,我還是體育身障班學生呢。從小我最怕不及格的就是體育課,那時因為寫書法寫到手腕長了一個關節囊腫的東西去開刀,又遇到了我最害怕的排球課,於是申請到身障班上課。

雖然每天要六點起床,搭車到校本部集合上課,但那學期我過得舒服多了。只要打打桌球(對手可能坐在輪椅上,所以動作不可以太劇烈),或做做體操,那學期體育分數是我史上最高。

離開學校,不再有體育課之後,七成的上班族都失去了運動習慣,我也是。

直到我二十六七歲就因為寫太多字又坐著不動出現了「五十肩」,我才明白:不運動,是不行了。

四十歲前,我學了幾年佛朗明哥舞和有氧舞蹈;當時學了三四年,每周持續進行。雖然跳得很不專業,登台表演自己也覺得是場笑話,但就調劑長期伏案寫作的腰痠背痛而言,效果很好。

回頭看來,人生中太早發生的腰痠背痛並不是一種懲罰,而是一個提醒,不然,我的身體早就鏽掉了……

不跳舞之後,就只剩游泳了。人要是變得「擅長」浮在水上,就越來越不費力氣,游個幾千公尺,好像連氣都不會喘,一點也無法訓練心肺功能,腰間肥肉也就越來越張狂……於是,有「喜新厭舊」傾向的我,又想要嘗試新的方法來操練自己一下。

***

真正打醒我「請好好正視你的身體機能可以維持多久」的,是我祖母,與我的孩子,這兩位都是我的心頭肉。

祖母帶我長大也待我很好,我出生時,她四十七歲,恰巧只比我生孩子時大兩歲而已,不過,中間多了一個世代。

我從小知道祖母比我大很多,非常害怕哪一天祖母會走,我會被留在一個幾乎等於《孤雛淚》的世界。(事實或許沒那麼糟,我童年的想像力擴大了恐懼。)所以我自小就暗自祈禱,請將我的壽命分一半給祖母。

上天真的聽見了。我是這麼相信的。

祖母九十八歲過世。

對於她能陪我到我也過了人生的一半,我十分感恩。

然而,多麼辛苦,我也看到了。

她在病床上躺了十三年。八十五歲時,還可以騎單車到公園跳土風舞和到地方老人會唱歌的祖母,某一天,因輕微中風暈倒後,身體狀況急轉直下。

十三年,多少次的病危通知。我記得剛開始時,雪山隧道尚未開通,我必須在深夜裡搭三個小時車直奔宜蘭的醫院……

在那些彎彎曲曲的路上,雙手都是冷汗,祈禱又祈禱……

祖母都挺過了,然而,意識越來越不清楚……有時候,問她:「吃飽沒?」她會回答:「狗在外面。」我們的言語像接不上的兩根電線。她忘了一切,但記得我的聲音。

到她九十五歲那一年,她幾乎連我也不認識了……不能下床的她,身體越來越像蝦子一樣彎曲,我們會聽見她的呻吟,但她卻不能言語,也說不出自己的痛苦。

太辛苦了。以致於到後來,我發現我祈禱她長壽,或許只是我非常自私的錯誤祈求。

我記得她八十歲時的電話本。祖母是讀過書的,重要的人的電話和她喜歡的歌詞,她會用筆記本記下來。有日文,有中文,字跡十分娟秀。

她八十歲的某一天,曾在電話旁發呆,手裡拿著她的筆記本,裡頭的電話,一個名字又一個名字,都被劃掉了。她用空洞的眼神說:「啊,現在就算有電話,也不知道要打給誰了……」

我生孩子時間太晚,想到孩子二十五歲時,我就到了「古來稀」之年,萬一活得不健康,慘了,我可不是大大連累她?

我真是從「人生過了一半」的這個年紀才開始正視運動,也開始真正認真理財。

理財,可使自己得到妥善照料,不必連累孩子。

健康,是為了不讓自己痛苦,孩子操心。她要飛多遠就飛吧,不用一再回顧,擔心家中老人。

再加上產前的妊娠毒血症,變成產後的慢性高血壓──我心裡的警鈴發出巨響。我知道,如果我不注意,將來就會跟祖母一樣,就算長壽,但必然因為家族性高血壓而導致血管性失智或中風,最後自己的身體也不能自主。

這不是我要的人生結局吧?在我還有自主能力,也漸漸變得成熟的這些年,我已經盡力活得精采,人生來個Happy Ending可以吧?

這一年,我開始和一群老同學練習長跑,我的偶像變成日本超馬女將工藤真實。

她和我一樣大卻可以在二十四小時內不眠不休跑二百五十五公里,創世界紀錄。雖然,她從小就是體育健將;年紀和我一般的她看起來很小,看來運動真能使人長保青春。

年紀很大才開始跑,十個有九個會提醒「膝蓋會壞掉」,我認識的醫生也分成二派,說法迥然不同,不過,我篤信「用進廢退」說。

我認為人應該在膝蓋沒壞掉時跑。我的膝蓋沒壞,是因為多年來工作關係(在螢幕上只有諧星有資格胖)必須維持差不多的身材,胖瘦頂多是正負三公斤便知警覺。曾有一位大學同學,畢業十年後體重即增加二倍,三十五歲就換了人工關節。

跑了近兩年,我認為:不是人老膝蓋一定會壞,是人胖關節支撐太多會壞吧。還有,不用,它退化了,也是壞。

在美國有八十歲還能跑馬拉松的老太太,而且還不只一人。記得有個新聞說,八十五歲的銀髮名將,在跑完馬拉松的第二晚,安詳離世。無疾而終,未受折騰,去世前還進行著自己最喜歡的事,是至大幸福。

這樣才是Happy Ending吧。

警告我會把膝蓋跑壞的朋友,也太看得起我,殊不知我只是跑個五千公尺,而且跑不動就用快走的。

我不是個會勉強自己太努力的人。若連玩樂運動都想要自己發揮超能力的話,那麼人怎麼能夠逃出「過勞死」的掌心呢?

跑半年就有朋友邀我去跑戈壁沙漠,我婉拒了。我連跑平地都很累,還跑什麼沙漠呀?沙漠麻煩駱駝去走就好了。

我先挑戰容易的,看起來像「娛樂項目」的,畢竟我離可以鐵血訓練的年紀也很遠了。

我報名的第一個馬拉松是夏威夷馬拉松,而且只跑十公里多的四分之一馬。我的偶像工藤真實的第一個馬拉松也是夏威夷馬。因為很好玩,就去了……很單純的心理。

有些工作都已經做到咬牙了,若連跑步都要咬牙切齒,勉強自己去堅此百忍,我想我腦裡的火花會很快熄掉。

剛跑的第二個月,我就得了肌腱炎。本來以為很嚴重,足踝科醫生看了我幾分鐘,要我買一種特殊鞋墊──一個月後真的好了,不痛了。

這位醫師自己也在比三鐵。他說,還好啦,本來那些年久失修的肌肉,要它們一下子勞動鍛鍊起來,總是要抗議一下的。只要善待它,它就會就範。

一年半了,當跑步變成小小的癮頭之後,倒是沒有更可怕的事發生,相反的,我的膝蓋好像變強了。以前穿高跟鞋站八小時工作,是我在錄影過程中最辛苦的一件事,當我開始跑步後,似乎沒有再那麼疲憊了。

不知道你是否注意過真正的馬拉松名將是怎麼跑的?

會有好成績的人,都一定有自己的節奏和步調,不會受到旁邊的人影響。

別人超過我,好,讓他先走吧;要有自己氣定神閒的韻律,這樣才能夠跑得久。

最棒的跑者是「不管旁人怎樣,我還是跑我自己的」。

我想,生活也是。要有自己的步調與節奏,有時要忍受在幽谷中四下無人的寂寞,有時要忍耐嚴寒和酷熱。除非真的不能,否則永遠不停下腳步。

我們的人生也是一場不知終點何在的馬拉松。

本來只想鍛鍊自己的健康,後來,我從鍛鍊好的體力中得到一種自信,扎扎實實,知道自己比原來的生命力要強。

這種感覺好像本來要去淘金的人,卻在河岸旁,忽然撿到鑽石一樣。

活得久是恩賜,不可強求;活得好,是我們應該對自己盡的神聖任務。

最好是直到最後一口氣,還能蹦蹦跳跳。(吳淡如)

來源:早安健康


請注意︰利用多帳號發表自問自答的業配文置入性行銷廣告者,將直接禁訪或刪除帳號及全部文章!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21-5-13 13:29

© 2004-2021 SOGO論壇 OURSOGO.COM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