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發表人: 為了一口餓

[武俠仙俠] [青衫煙雨]天下男修皆浮雲(全文完)  關閉 [複製連結]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7-18 22:24:51 |顯示全部樓層
第四百七十章 番外七(啟慧四)

  第二次看到虛宸瑜,是在浮雲島的一個老房子裡。

  浮雲島的老房子也一點兒不破,古色古香,進去之後屋子正中央的牆上掛了一幅畫像,畫像上是個極美的女子,眉眼跟虛宸瑜有相似之處。

  這個,應該是時秋外婆了。

  虛宸瑜臉色很差,她跪在蒲團上,眼睛裡滿是淚水。

  「爹他不是說只愛您一個。」

  「我辛辛苦苦給他搶紫寰草,他順利進階出關,卻要迎娶我師父。」

  一個是她父親,一個是她師父。

  這兩個她都十分尊敬的人,瞞著她早就在一起了。

  虛宸瑜看起來委屈極了,眼淚像是斷了線的珠子不斷往下掉。「爹的命是您犧牲自己救回來的,他口口聲聲說一輩子只愛你一個,現在倒好……」

  一出關就要迎娶道侶,還要昭告天下,邀請南域大宗前來觀禮。

  虛宸瑜哭得很傷心,最後倒在桌子底下睡著了。

  時秋看著心疼,都想去摸摸她的頭,只可惜,這只是通過溯淵的虛空之眼看到的過去,她伸手便落了空,根本什麼都觸摸不到。

  再後來,畫面一轉,卻是她跟一個中年男子激烈爭吵,最後她化身為流雲,直接飛了出去。

  「你走了就別回來!」男子滿臉怒容地吼道。

  流雲身形微微一滯,隨後就飄向了遠方。

  她在明月宗內倒是沒引起周圍人注意,只是出去之後,她這片雲,就顯得有點兒醒目了。

  虛空獸是幾乎一生都不會離開浮雲島的。

  只有虛宸瑜例外,她不是純血虛空獸,自小養在外頭。但她純白無暇,長得又乖巧可愛,在顏控的虛空獸裡頭,也十分受寵,從她那些記憶裡可以看出來,虛宸瑜在浮雲島上也備受寵愛。

  這跟同樣是混血的小影子完全不同。

  小影子完全是個小可憐,僅僅因為他的本體是半人半獸,又是個黑的,就被全族遺棄了。

  虛空獸這個顏控的種族特性,實在不知道怎麼評價才好。

  虛宸瑜在因為傷心沒有留意,身形被一個魔族大能給捕捉到了。

  捉到一隻虛空獸,就等於出入秘境萬般順利,因此那魔族便一路追擊,虛宸瑜多次受傷,看得時秋都提心吊膽。這些記憶零碎不全,顯然在她的生命裡,並不算太重要的大事。

  結果她跑著跑著,跑到了北域魔族的地界裡頭。

  順理成章的,虛宸瑜在重傷之時,遇到了獸牙青年羅衣。

  羅衣現在實力也遠不及那大能。

  那大能不能讓任何人知道,他手裡抓了頭虛空獸,於是打算抓了虛宸瑜,再滅口了羅衣。

  千鈞一髮的時候,魔僕啟慧顯出了強大的能力,那不是羅衣能夠駕馭的能力。

  他手中不曾打開的摺扇微微打開了一指寬。

  那指縫裡,露出的是讓人心驚肉跳的死氣。浩瀚無垠的黑暗壓下,將那位追了許久的魔族大能直接鎮壓,而重傷倒在地上的虛宸瑜,在看到白衣似雪的啟慧過來的時候,終於鬆了口氣般的閉上了眼。

  接下來發生了什麼,時秋他們也看不到了。

  「啟慧是天生的魔神,但魔神弱小時,也是無法號令那些強大的魔物的。」

  「所以啟慧也需要成長,他聰明,那個羅衣看著挺好騙的,可能被啟慧騙了簽訂了其他的契約都說不定。很有肯能,不是那種魔僕契約。」

  當初到底怎麼回事,光這麼看看不出來,時秋他們也只能憑空猜測。

  之後的,就是虛宸瑜醒來,跟羅衣一塊兒歷練修行,他們一同闖了很多秘境,實力進展神速。

  虛宸瑜很喜歡啟慧。

  但啟慧是個魔僕。

  甚至,都沒有真正的肉身,雖然魔氣凝聚能有身形,但用手觸碰,卻是虛空。他是天生魔神,但如今還未成長到最後,至少修為是很欠缺的。

  他說:「修煉到後期,魔僕也能擁有肉身。」

  而現在,唯有努力提升他們的實力和勢力,才能讓他也獲得更大的收益。

  時秋沉默了一瞬。

  修煉到後期,魔僕的確能夠擁有肉身,歐陽無極的昭昭是有肉身的,無頭刑邪也有肉身。但啟慧作為天生魔將,他說他沒有肉身,時秋有點兒不信。

  因為他沒有肉身,需要大量的天材地寶修煉,提升實力,所以虛宸瑜就帶著他穿梭秘境,到處尋找裂隙結界,星辰碎片……

  很多很多秘境,很多很多凶險的地方,虛宸瑜都踏足了。

  得到啟慧一句感謝,她在秘境裡所受到的一切傷害,遇到的所有危險,都好似變得微不足道。

  明明她娘親是那麼機靈古怪的人,在啟慧面前,卻變得單純又嬌憨。

  不過話說回來,從虛宸瑜單方面的記憶裡,時秋也只看得到啟慧的好,無微不至,聰明睿智,強大英俊,而且他是在虛宸瑜在父親和師父那裡遭受了雙重打擊,又被強者追殺重傷瀕死的時候出現在虛宸瑜面前的,所以這個虛空獸族的美少女,明月宗的大師姐,就這麼淪陷下去。

  她愛上了啟慧。

  時秋有點兒不舒服。

  她是旁觀者,她明白,這個時候,啟慧對虛宸瑜,恐怕是利用的成分居多,反倒是那個獸牙青年羅衣,對虛宸瑜還有幾分喜愛。

  只是北域魔族天性嗜殺,在實力強悍過後,羅衣殺了很多人,那些不服他的人盡數死在他手中,他也幾乎統一了整個北域,這個時候曾經一盤散沙的北域,漸漸只剩下了一個至強宗門。

  北宸宗。

  虛宸瑜是虛空獸,也有虛空獸的特性。她不喜歡殺人如麻的羅衣,卻覺得羅衣背後的啟慧潔白無瑕。

  在她心裡,啟慧是魔僕,無法阻止主人的一言一行,所以,那些煞氣和罪孽,都跟啟慧無關。

  但她不敢表露出來,因為,她害怕羅衣折磨魔僕啟慧。

  夜裡,在凶險的秘境之中,虛宸瑜明明身處危機四伏的險境,卻還惦記著啟慧,口中喃喃念叨著,「這裡靈氣濃郁,得到那顆養魂石,啟慧肯定會進階。」

  哪怕差點兒隕命,她都沒放棄手中的養魂石。

  等到捧著石頭出現在啟慧身邊的時候,她才如釋重負地長舒口氣。

  這些畫面,讓時秋身上都騰起殺氣。

  她不知道,原來自己的娘親,曾經被這麼欺騙利用過。

  溯淵察覺到時秋的怒意,伸手敲了一下她的頭。

  「關心則亂。」

  「就算啟慧現在不是真心的,可他最後,卻是為了你娘放棄了一切。放棄了黃泉之土賦予他的責任。」

  若非心中有愛,作為黃泉之土內孕育的毀滅者,一旦成長起來,必將摧毀這天地。

  可最後,什麼都沒有發生。

  「小棋子,這是給你的養魂石。」那天羅衣拿了她給的仙草後跑去修煉,而他修煉之際,啟慧單獨出現在虛宸瑜眼前,虛宸瑜拿出養魂石,又高興又著急,「可是你是魔僕,你怎麼藏得住呢?」

  這是她給啟慧的禮物,拚命弄來的,只想給他。

  而不是依舊交給羅衣。

  她明明很虛弱,身子都有些透明了,仍舊死死捏著那塊石頭,伸手去摸啟慧的身體,手穿過他身體的時候,她都著急得快哭了。

  「我要怎麼給你,你藏在哪兒才能自己用呢。」

  她的手輕輕貼在了啟慧的臉頰上,像是在撫摸他的臉一樣。

  啟慧笑了一下,「給主人用,就相當於給我用了。」

  「可他是他,你是你啊。」

  「我沒有身體。」啟慧揚起淡淡的笑容,眼睛裡卻透著幾分憂鬱。

  「其實我也沒有身體。」

  虛宸瑜大概迫不及待地想安慰他,身在在啟慧面前直接化成了雲,本來虛空獸化形是成為天上的流雲,而因為她本身太虛弱,那流雲幾近透明,就像是一縷淡淡的白煙兒。

  那縷白煙在他身體裡穿梭,像是跟他融為一體。

  時秋看到他微微愣住,隨後伸手,輕輕去抓了那縷輕煙。他的面部神情在那一瞬間也發生了細微的變化,淡淡的笑意,已達眼底。

  時秋心想,她娘那樣的付出,哪怕是坨石頭也會被捂熱吧。

  所以到最後,這位魔神,依舊沒逃過人間情愛,喜歡上了虛宸瑜,看到這裡,時秋總算是露了個笑臉。

  旁邊站著的溯淵才鬆了口氣。

  媳婦兒總算不生氣了呢。

  畫面再次中斷,時秋扭頭過來看溯淵,就見溯淵搖頭,「真沒了。」

  這過去太久,能看見是機緣,一旦消失,他也挽留不住。

  上次是她主動讓溯淵休息,如今,卻是溯淵停了,她看著溯淵,嗔怪地瞥他一眼,看得溯淵心頭一麻,那似怒還嬌的眼神,真叫人把持不住。

  他都沒想過,時秋還有這般小女兒姿態,好似第一次見呢。

  她這樣子,倒跟過去裡看到的虛宸瑜,有那麼一丁點兒相似了。

  大概,是跟記憶裡的娘親學的。

  難怪魔神招架不住。

  他也完全抵擋不住嘛。

(為了一口餓)在家當宅男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7-18 22:25:07 |顯示全部樓層
第四百七十一章 番外八(啟慧五)

  第三次看到虛宸瑜的畫面,是很久之後了。

  他們在浮雲島再也沒有看到任何畫面,就根據以前的那些畫面去尋找,找曾經虛宸瑜去過的地方,記憶深刻的地方,只是滄海桑田變幻莫測,這幾十萬年過去,幾乎找不到曾經的半點兒痕跡。

  但時秋和溯淵都沒有放棄。

  原本他們也想看遍這天下風景,所以這麼一路走來,也不覺得無趣。有喜歡的人在身邊,永遠在路上,都不會覺得疲憊。

  直到他們到了一個靈氣稀薄的廢棄院子。

  拿著那塊布的時候,他們再次看到了虛宸瑜。

  虛宸瑜站在人群中。

  她的視線裡,是一群明月宗修士。

  前方高台上喜氣洋洋,耳畔有很多聲音,虛宸瑜聽得到,自然時秋他們也跟著聽見了。

  「明月宗宗主兒子的滿月酒,這酒宴可是讓我們開了眼界。」

  「每一桌都是上品靈酒,這些菜都是請的高階食修來做的,吃了能增進修為!」

  「他不是還有個女兒嘛,怎的不在?」

  「早些年不就宣佈斷絕了父女關係,聽說那虛宸瑜在北域跟那些蠻族廝混在一處,讓明月宗宗主大發雷霆,於是就把關係給斷了唄。」

  虛宸瑜仰頭看著高台上。

  她心情很差,高台上那一家三口其樂融融地在一起,讓她覺得自己的心像是被巨石壓住一樣。

  「爹,你的命是娘用自己的命換來的。」

  「你說你只愛她一個。」

  「你把我從浮雲島接出來,把我丟給師父管教,從來只關心我修為,不曾給過我父愛,我以為你性格如此,可現在,原來你也是會笑的。」

  「抱著那個弟弟,笑得一臉燦爛。」

  虛宸瑜一個人躲在角落低聲喃喃,神色有些淒涼。她是虛空獸,她藏在那裡,一般人很難注意到她。

  於是四處一片喜氣洋洋,只有她所在的角落是安靜的,安靜到一片死寂,安靜到讓人心悸。

  時秋明白,為何在浮雲島,虛宸瑜是嬌憨的少女,看起來無憂無慮,但是在明月宗,她就是那個冷淡的大師姐。

  一開始覺得她是扮豬吃老虎,如今才明白,並不完全如此。

  在明月宗,虛宸瑜活得很累。

  或許,不離開浮雲島,她還會更快樂。

  只是不離開浮雲島,她也不會遇見啟慧,也不會再有蘇挽秋了。

  而啟慧沒有遇到虛宸瑜的話,這個天下,恐怕已經不是現在這樣的天下了。

  就在時秋感嘆時,她感覺到眼前的場景變了。

  「北宸宗前來賀喜!」

  北宸宗,北域魔族!

  南域修士一直看不起北域修士,哪怕北宸宗一統北域,他們也不曾放在心上,因此北宸宗一出現,其他人就紛紛表示不樂意了。

  「你們明月宗,怎麼把北域的蠻族都請來了?簡直自降身價!」

  「我們不屑與北域蠻族為伍。」

  「北域蠻族不請自來,莫非是不把我們明月宗放在眼裡?」高台上,明月宗宗主沉下臉,冷冷道。

  「誰放他們進來的,自己去刑殿領罰!」

  「不要冤枉這些守門弟子,可沒人放我們進來。」答話的是個打扮妖豔的妙齡女修,她身邊還有一個同樣美豔的女子,跟她長得一模一樣,乃是雙生子。

  兩人一個眉心點了蓮花,另外一個則點了月牙,皆是美豔絕倫,沒有北域蠻族的粗獷,個子也嬌小玲瓏凹凸有致。

  看見這兩人,時秋心道,莫非這就是北域蓮月宗的前身?

  現在的北域大宗門只有兩個,蓮月宗和封魔宗,莫非以前都屬於北宸宗,難怪這兩個宗門經常一塊兒合作,看起來來往頗深。

  「難道是宸瑜?」在北宸宗修士說出不要冤枉守門弟子的時候,台上那美豔婦人,也就是虛宸瑜的師父,之前叮囑她一定要拿到紫寰草的那個,這會兒皺著眉頭幽幽開口。

  明月宗宗主,也就是虛宸瑜的爹登時怒極,罵了一聲,「吃裡扒外的混帳東西!」

  在角落裡的虛宸瑜自然聽到了。

  時秋看到她眼神一暗,眼淚都不再流淌。

  若說開始她還有一絲期待,如今,確實徹底心涼。

  「我要進來,你以為你門口那破陣攔得住?」

  一個聲音突兀響起,北宸宗前方,在眾目睽睽之下,多出了一個人來,他站在兩個雙胞胎女子中間,傲視群雄一般地打量了在場眾人,說話的口氣,也算得上狂妄。

  虛宸瑜卻是注意到了他身後。

  他身後只有一道淺淺白影,但她,知道,那是啟慧。

  羅衣修為雖高,但對啟慧依賴性太強,他自身武力強悍,智慧不足,根本不擅長破陣,幾乎要動腦子拿主意的,羅衣都不會。

  因為有啟慧幫他規劃一切。

  看到啟慧,虛宸瑜眼睛瞬間一亮。

  她情不自禁地往那邊靠攏。

  虛宸瑜隱藏在那的時候,她不動,自然沒有人發現,然而現在她動了,周圍的人注意到她,有人認出她來,「這不就是虛宸瑜。」

  也有明月宗弟子下意識喊道:「大師姐!」

  台上他爹臉色更難看了,「果然是你!」

  他抬手,竟是要扇虛宸瑜巴掌,然而那一巴掌,被擋了。

  羅衣也揮出一掌,將明月宗宗主的掌風直接給拍了回去,這一巴掌還讓他後退一步,被美婦抱著懷裡的小嬰兒也受了波及,哇地一聲哭了出來。

  「我說了,我們要進來,誰都攔不住。」

  「今天時機正好,這麼多宗門都在,趁著這個時候,讓大家瞭解一下,現在的北域魔族。」他哈哈一笑,「北宸宗在此,誰敢上前一戰?」

  頓時有南域修士不服,上前教訓北宸宗魔族,結果羅衣未曾出手,身邊那兩個女修中的一個便輕易將來人制服,並且直接俐落擊殺。

  「你們既然如此歹毒?」

  「我們北域比鬥從來不會什麼點到為止,刀劍無眼,生死搏鬥,怕死,就別上來!」

  短短片刻,數人殞命,後來上去的,就是南域高手,然皆落敗,其中一個北域魔族沒有將對手徹底擊殺,對手還有一口氣,卻沒想到,那北域魔族一臉慚愧地跪下,給羅衣磕頭後,以死謝罪。

  這等凶悍,讓南域修士皆驚,心中震撼極大。

  明月宗作為東道主,這個時候也不能再任其發展,打算傾盡全宗之力,將北宸宗全部緝拿。就連明月宗宗主,以及鎮派老祖也都出手,卻沒想到,他們出手過後,明月宗護山大陣突兀啟動,那些對待入侵敵人的強大攻擊手段,反而開始攻擊宗內修士。

  啟慧在護山大陣上動了手腳。

  針對敵人的護山大陣失去控制,反而開始攻擊賓客,一下子,明月宗內的南域修士炸鍋了,甚至懷疑明月宗跟北域魔族勾結,意圖將他們一網打盡。

  接下來畫面扭曲,虛宸瑜的記憶好似有些散亂,從她忽閃的面容裡,時秋明白,虛宸瑜是糾結難過的,縱然她不喜明月宗,但也自幼在此地長大,裡面的同門,也曾真心對待過,裡頭的弟子慘死,對她還是有一些衝擊的。

  「虛宸瑜,我殺了你這個孽子!」

  「引狼入室!」

  「虛宸瑜是我的道侶,你傷她一分一毫,我便滅你明月宗滿門!」羅衣懸浮空中,厲聲道。

  隨後,他身後白影一閃,緊接著,虛宸瑜的師父尖叫一聲,「炎兒!」

  卻是那小嬰兒,已經被一位俊逸出塵的白衣男子抱在懷中。他站在羅衣身後,似乎沒有腳,腿腳猶如白霧,跟羅衣的身體緊緊相連。

  魔族的魔僕都是黑氣。

  有白霧的,只有那一個。

  眾人目瞪口呆,「那真的是魔僕?」

  一位老者猶豫不決地道:「你的魔僕,是啟慧?」

  「難道是,傳說中的啟慧?」

  魔族還有句話,叫得啟慧者,得天下呢。

  眾人都看著啟慧。

  啟慧卻看著虛宸瑜。

  他揚了揚手裡的小嬰兒,虛宸瑜明白她的意思,她嗓音微澀,「放了他吧。」

  那還是個孩子。

  剛剛滿月,他什麼都不懂。

  她說話,啟慧便將嬰兒還了回去,這個動作,讓羅衣似乎有些不滿。

  時秋看他扭頭,冷冷瞥了啟慧一眼,那意思,大概是啟慧沒有徵詢他的意思,竟然把小嬰兒放回去。

  羅衣喜歡殺戮,對宗門弟子也格外殘酷,他是喜歡虛宸瑜的,但他心頭恐怕是想殺了小嬰兒,甚至按照他的思維,他會覺得,殺了嬰兒,虛宸瑜會更開心。

  「既然宸瑜求情,就看在宸瑜面子上,饒他一命!」羅衣冷哼一生,傲然道。

  「虛宸瑜將是我道侶,北宸宗宗主夫人,誰敢對她不敬,便是與我北宸宗為敵!」

  時秋默然。

  若是他身側沒有兩個緊緊挨著他的美豔女修的話,這話更容易收攏無知少女心。只是他身邊站在兩個一模一樣的美豔女子,且時不時含情脈脈看他一眼,這就讓人覺得,以後虛宸瑜的日子怕也不會太好過。

  「這會兒,我倒有些慶幸,娘她喜歡的是啟慧了。」時秋道。

  溯淵立刻點頭,「人修在這方面,是沒有我們妖族好。」

  「雖然妖族也有亂來的,比如龍,但大部分,特別是我們嘯天狼,那是最專情不過。」他誇起自己來,倒是臉不紅心不跳。

  「我只要你一個。」

  明明是一句感嘆,又以溯淵的表白結尾,還用了無限遐想的字眼兒,時秋覺得,這溯淵越來越老司機了。
(為了一口餓)在家當宅男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7-18 22:25:19 |顯示全部樓層
第四百七十二章 番外九(啟慧六)

  北域崛起,明月宗沒落。

  時秋和溯淵又去了北域,在封魔宗和蓮月宗逛了一圈,兩人本是收斂了氣息的,但在蓮月宗因為看到了一些過去,時秋情緒稍微激動了一點兒,她一激動憤怒,怒火和威壓一起震盪開,可把蓮月宗的魔族嚇壞了。

  這一來,大家都知道那兩位在自己地盤上,宗門內弟子都乖得不行,門派上下一片和氣,活像裝了一宗門的小鵪鶉。

  羅衣越來越強。

  啟慧也越來越強。

  啟慧手中的那把扇子已經打開了大半,裡面黑漆漆的,一眼望過去,讓人心悸。

  那些人表面上是聽羅衣的,但實際上,他們都是聽啟慧的。

  他們體內的魔物,啟慧也能控制了,也就是說,啟慧實際上已經掌握了整個北域的力量,同樣,這個時代裡,北宸宗是魔界最強。

  而這次的畫面裡,啟慧好似沒有出現。

  「帶我們去浮雲島。」

  「那是一處遠古秘境,你進不去,可以讓你們的族人一塊兒出力。」羅衣抓著虛宸瑜的手腕,面目有些猙獰。

  虛宸瑜是混血,穿越結界的能力,自然比純血的虛空獸要稍微差些,她此時有些虛弱,眼睛無神,目光游離在羅衣背後。

  她手腕上有一道細細的鏈子,而那鏈子有些奇異,通體猩紅,紅得發烏,看起來極為血腥,好似蘊含著無盡怨氣。

  這樣一根鏈子,絕對是虛空獸的剋星。

  「你是我的女人,居然不要我碰你!」羅衣去撕扯虛宸瑜的衣服,她手腕上有鏈子,都無法化形逃脫,奮力掙扎時,羅衣突然吼道:「你愛的是啟慧對不對?」

  「他現在閉關進階,你就完全不願意理睬我,你不願意我碰你!」

  「虛宸瑜,你看著我!」

  「虛宸瑜你個賤人,你噁心不噁心,居然會愛上一隻魔僕!」

  羅衣算得上力大無窮,他這個時候把虛宸瑜壓在了身下,並且口中喊道:「那怪物在進階,沒辦法管你,又不是沒跟我睡過,你掙扎什麼?」

  喊出這話的時候,羅衣自己愣了一瞬,隨後暴怒,懷疑地吼道:「你們瞞了我什麼!」

  時秋心都揪起來了。

  她不確定,娘親在這裡有沒有受到傷害。

  她跟溯淵交握的手十分用力,指甲都掐進了溯淵的手心裡。

  溯淵也有點兒緊張,他不確定,此時的自己要不要及時閉眼,然就在這時,他看到羅衣身後出現一道白影。

  白影變大的瞬間,羅衣臉上神情一僵,隨後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啟慧出現了,他神色有些疲憊,而讓人奇怪的是,他手中半開的摺扇不見了,卻出現在他背上,那扇子看起來很可怕,像是一個硬殼,乍眼一看,就好像背了一個烏龜殼一樣。

  背著殼子的啟慧,沒有之前的風度翩翩,但想來在虛宸瑜眼裡,他依舊是最完美最好的那一個。

  「小棋子你怎麼了?」縱然自己剛剛受到了驚嚇,氣息也分外虛弱,但虛宸瑜首先問的卻是啟慧。

  「宸瑜。」現在的啟慧已經有肉身了,但背上那扇子好像嵌在他肉裡,長在他身體之中,且在他伸手擁抱虛宸瑜的時候,那扇子又微微張開了一些。

  扇子上散發出毀滅死亡的氣息,而那氣息,現在正壓著啟慧。

  太陽落山了,夕陽在遠方的連綿山脈裡,剛好嵌在凹處,把周圍群山脈絡,皆染成了紅色。

  他們就在這夕陽的餘暉下擁抱在一起,身上好似披了霞,鍍了金。

  明明是兩個都在承受痛苦的人,卻面帶微笑地相擁在一處,這一幅畫面在眼前定格,讓時秋眼眸濕潤。

  「這個時候,爹已經很愛娘了吧。他身上壓著的是黃泉之土的責任,毀滅,然而心中有了愛,卻是黃泉之土裡天生魔神最不該有的東西,這一切,壓在他背上,讓他飽受折磨。」

  黃泉之土賜予他毀天滅地的力量,然他,卻忘了責任,愛上了虛宸瑜。

  所以引起了力量反噬嗎?

  眼看時秋心情沉重,溯淵忽然開口,「你說你當初在魔界的時候也曾被誤認為是啟慧?」

  時秋下意識點頭。

  當初她破陣煉丹什麼都懂,顯得非常有智慧,那些魔族修士就覺得大概是啟慧了,反正也沒見過,只當是傳說。

  「難怪了,背著這殼子,是挺像烏龜!」

  時秋狠狠瞪了他一眼。

  討打呢!

  不過被他這麼一轉移話題,時秋的心情也稍微舒服了一些,這是過去的事,很久以前的事了,哪怕他們正在承受痛苦,也不曾忘記微笑。

  只要心愛的人在身邊,受再多的苦也值得。

  之後,就再也沒有關於爹和娘的畫面了。或許因為有了從前的線索,看到了大部分過往,他們再去絕陰之地深處應該能找到一些畫面,但如今絕陰之地已經成功封印下來,星辰時刻鎮守其上,他們也沒辦法再進去。

  虛宸瑜和啟慧的故事成了謎,但他們根據現在的線索梳理脈絡,結合蘇挽秋幼時的記憶也能猜出個大概。

  「爹拒絕了黃泉之土的責任,他的力量來源於黃泉之土,背棄職責不但會受到折磨,還會逐漸失去力量。」

  「羅衣開始懷疑他,而且羅衣對娘有瘋狂的佔有慾,還想逼娘去浮雲島,抓更多的虛空獸為他賣命。」

  「啟慧可能用最後的力氣重創了羅衣,或者說跟羅衣同歸於盡了,給娘創造了逃跑的機會。」

  「當時的北宸宗算得上魔界第一大宗了。所以,會有大量的修士去追殺虛宸瑜。」

  「虛宸瑜歷經千辛萬苦逃進了絕陰之地,躲在了最底層。」

  黃泉之土的上方,她一直待在那裡,不曾離開過。

  難怪那時候,她被人追殺,被迫躲在那麼陰暗的絕陰之地裡,也顯得很淡然,臉上會露出微笑。

  因為她待在黃泉之土上方,那裡是啟慧出生的地方,她或許一直還有期待,期待啟慧還活著。

  「娘,好黑啊,外面都是這樣的嗎?」

  「不怕,你爹在黑暗中保護你,你看,那些魔物,都不敢靠近我們的。」

  不敢靠近,是因為有陣法結界。

  那時候的蘇挽秋早慧,生下來時就有出眾的修煉資質和修為,她其實明白這個道理,所以不曾把這句話放在心上,都幾乎忘記了。

  而直到此刻,時秋終於想了起來。

  娘沒有說謊。

  他生於黑暗中,長於黑暗中,消散在黑暗中,所以,她不該懼怕黑暗,她爹曾在那裡。

  至於蘇迎冬,則是黃泉之土孕育的繼承人了,只可惜時間太短,蘇挽秋的執念將其催生,畢竟,蘇挽秋是啟慧的後代,也算是黃泉之土的繼承人,於是乎,蘇迎冬提前出現,並被養在了蘇挽秋體內。正好,當初的虛宸瑜,原本懷著的也是兩個,因為被一路追殺消耗過大,所以夭折了一個。

  蘇挽秋身上有啟慧的氣息,啟慧的力量來源於黃泉之土。她強大的執念讓黃泉之土有了反應,讓她擁有了一個跟她一模一樣的妹妹。

  蘇迎冬。

  這應該是當時蘇挽秋陰差陽錯自願養過來的,於是蘇迎冬就是黃泉之土裡的早產兒,心智和實力都有所欠缺。

  她們倆容貌外形和元神氣息是一模一樣的,都有黃泉之土的氣息。

  雖然蘇挽秋有啟慧的氣息,但她畢竟不是啟慧,不是出生在死亡之地,她是虛宸瑜歷經千辛萬苦生出來的,她身上有生機。

  所以黃泉之土的責任,並沒有出現在她身上,她不會跟啟慧一樣的結局,但如果她放縱下去,讓蘇迎冬掌控了身體,那就不一樣了。

  如果真的發生了那樣的事,三界的結局,就是天路老祖預言之中,最壞的結局。

  好在那一切並沒有發生。

  看著眼前瑰麗風景,時秋感嘆了一聲,她眺望遠方,卻覺得溯淵的視線一直落在自己臉上,時秋轉頭問他:「看什麼?」

  「看我娘子。」

  「我們什麼時候昭告天下,讓我說一聲,時秋是我道侶,誰敢傷他一根毫毛,我就滅他滿門讓他死無葬生之地。」

  「你看了我爹娘的故事,居然只記住了那羅衣的這句話?」時秋整個人都不好了。

  「我覺得有點兒霸氣。」溯淵點點頭。

  結果,被時秋用力地擰了耳朵,擰了還不算,還讓他變成小狼狗大小,把毛茸茸的耳朵揪起來,扯了好幾遍。

  不過最後,兩人還是跑去天路,讓天路發了個天下傳音。

  天路修士:「……」
(為了一口餓)在家當宅男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7-18 22:25:38 |顯示全部樓層
第四百七十三章 番外十(緣起)

  「我們天路的天下傳音,傳的都是事關天下蒼生的大事,居然跑來說人結成道侶?是不是有點兒太兒戲了?」有天路修士猶豫地道。

  展炎蓮呵呵一笑,「遇靈宗宗主時秋和嘯天狼族黃金聖血的狼王,妖界之主結成道侶,你說是不是事關天下蒼生的大事?」

  「這兩位,隨便哪個動動手指頭,便能叫這三界掀起驚濤駭浪,別說來個天下傳音,就是讓我去遇靈宗給他們的婚宴幫忙,哪怕是當個接待客人的小廝,我也樂意。」展炎蓮一本正經地道,孰料他開始說的時候,還有些修士不以為意,等說到這句,就見他們眼前一亮,紛紛道:「我也願意,我也願意!」

  誰不知道遇靈宗大方啊!

  誰不知道封天域靈氣濃郁啊,那可是修煉聖地,去那修行一天,都能抵天路一年!

  誰不想去啊!當個掃地小廝,大家也樂意啊!

  七月初七,時秋和溯淵結成道侶,天路天下傳音,昭告天下。

  這個天下傳音,便是不管上界下界,通通知曉。

  滄海界的界主是洛安然。

  如今滄海界已經不是南潯十三界最差的界面了,界主洛安然實力超群,還有一個強大的幫手——混沌。

  他的實力早已經可以離開下界去到上界,但他一直沒有離開。

  早些年滄海界受過重創,他不捨得就那麼拋棄那個滿目瘡痍的滄海界,他想讓滄海界恢復生機。

  他去南潯十三界闖出了名頭,帶了很多資源,把以前滄海界的陣法也運用起來,為滄海界吸收天地靈氣,如今,這麼長時間過去,滄海界終於恢復了生機,他也打算離開,去三聖界闖一闖了。

  在即將離開的時候,洛安然聽到了這個天下傳音。

  遇靈宗,時秋。

  嘯天狼,溯淵。

  如果說這個時候,洛安然還不確定,這個時秋是不是他認識的時秋,是不是他曾經有過婚約的紫蘇時,下一句話,徹底讓他信了。

  「他們緣起滄海界。」

  真的是她,洛安然有片刻怔忪,眼前浮現出她的臉,還有身上那股讓人有些著迷的氣息,然最讓他記憶深刻的,是她為了救滄海界從其他界面回來,被仇池帶走時,臉上的淡然,以及她最後,讓混沌跟著他,叫他好好活著。

  一直留在滄海界,何嘗不是因為,他想讓她拚命保護下來的滄海界變得更好,他一度以為她已經隕落了,所以想要守著這份心願。

  片刻後,洛安然眉眼舒展開,燦爛一笑。

  「得知你也還活著,還活得這麼好,我也很高興。」伸手拍了拍混沌的頭,「老兄弟,你說是不是。」

  混沌嗷了一聲,他笑聲更大,身子一躍而起,落在混沌頭頂,「走吧,我們也去外面闖蕩一番,看看上面的世界。」

  嗷!

  洛安然離開後不久,滄海界就成了修真界道侶過來看風景的聖地了。

  畢竟,這裡是那兩位緣起之地呢。

  而被眾人議論的兩個大能,並沒有按照大家的想法來,他倆壓根沒辦什麼酒宴,也不收禮,這讓大家想進封天域的願望徹底落空了。

  「他們去哪兒了?」

  「旅遊去了!」許赤霞大手一揮道。

  「什麼?」

  「就是度蜜月。」

  「什麼鬼!」

  「就是一個小界面的詞,兩個人成親後,拋開所有煩惱和任何,去沒人認識的地方談情說愛看風景咯……」

  路歸真仰面朝天躺著,嘴裡叼著根草,嚼兩下又吐掉,就跟吐一根雜草一樣,然而那草,卻是根仙草。

  仙草又如何,還不是嚼之無味!

  「二人世界,我呸!」把洞簫拿出來扔遠了,又把衣服扒開看了一眼胸口,「有你們兩個攪屎棍在,老子永遠都過不了二人世界!」

  「說,什麼時候才能饒了我?」

  啪的一聲,被扔出去的洞簫又砸回他頭上,路歸真無奈一笑,又躺在了草地上。

  他想,他大概要一輩子做善事,當個好好和尚了。

  早些年他糟蹋過不少女修,曾經造的孽,大概,要用一輩子來還?

  罷了罷了,隨他去吧,反正,還有大把的時光呢。

  此時,時秋和溯淵站在空中,他們下方,是一顆綠色的星球。

  「沒想到這個沒有靈氣的界面,居然也能御空飛行。」溯淵感嘆,「這就是地球?你最早出現的界面?」

  「沒有靈氣的界面,居然也有這麼浩瀚無垠。」

  「現在叫藍星了。」時秋離開地球太久,如今回來,發現地球發生了巨大變化,這大概是她以前看過的科幻片裡的世界了,不過話說回來,現在的地球人看起來好少,大面積都是森林樹木,這些人應該已經走出了地球,去到了更廣袤的星空中。

  溯淵老偷偷看她。

  她又不對他設防,結果他那雙虛空之眼就看到了時秋最初在地球上的一些畫面,然後,他就一直想過來看看。

  「那些是機關獸?」

  「差不多吧,或許該叫機器人。」

  「沒有靈氣,他們身體素質也不錯,看起來很強悍,像是體修。」

  「科技的力量。」

  兩人一邊說話一邊往下飛,看到一個有些顯眼的雕像,時秋便落了過去。

  那是一個學校,學校裡豎立著一個很大的人像,時秋掃了一眼,「喻秋霽,青石學院2130級學生,聯邦s級機甲戰士,身體素質s,精神力a,藍星最優秀的機甲戰士。」

  精神力也就是神識,身體素質就相當於肉身實力了,雖然叫法不同,但實際上也相差不大。

  「機甲,就是那個麼?」溯淵伸手一指,時秋抬眼看過去,她看到遠處的巨型光幕上,有一個銀色機甲在叢林裡跳躍穿梭,做出各種驚險刺激的翻轉動作,還跟巨大的蟲子戰鬥在一起,最終,銀色機甲斬斷蟲子身體,裡頭一個漂亮的女子鑽了出來,「隕石牌機甲,你最好的戰鬥夥伴!」

  時秋:「……」

  這麼長時間過去,廣告依舊無處不在。

  「那是機甲廣告。」

  也就在這時,雕像下有了點動靜。

  一個小女生好似被欺負了?

  「蘇長樂,離學長遠點兒!裝什麼可憐,看著你那張裝可憐的臉我就噁心,我撕爛你的臉!」

  一個女生一個健步跨出,朝前面跑了過去,意圖去抓前面少女的臉。

  少女只來得及後退了兩步。

  但時秋注意到了,她每一步的位置都有考慮,且每一步,都有著對她自身來說,強悍到變態的力量。

  也就是說,她看似閃躲地退後,卻在地上踏出了幾個坑。

  要打人的女生顯然沒注意到地上有坑……

  她衝得快,踩坑裡,直接崴了腳,她身體素質不錯,正要咬牙忍著爬起來,就見那個少女上前一步,一臉驚慌地去扶她,「你怎麼樣,沒事吧,我不是故意的。」

  在扶的過程中,時秋注意到少女給那女生注射了一點兒東西。

  她神識掃了一下,大概就是拉肚子的藥?

  一肚子火的女生並沒有注意到蘇長樂的動作,她爬起來又要打人,結果一不小心又崴了腳,這下傷得有點兒重,應該是骨折了。

  蘇長樂不扶了,那女生身後的同學這會兒才反應過來,跑去扶她,一群人覺得莫名其妙,著地上怎麼會多了坑,還恰好被她踩到。

  就見蘇長樂心有餘悸地拍拍胸口,還仰頭看了一眼雕像,低聲道:「一定是喻秋霽戰神顯靈了,青石學院的學生,一定要互相幫助呢。」

  夜風吹過,風有點兒涼。

  那巨大人像立在那裡,目中特殊的石頭,在月光下發出幽幽的光。

  「你等著,以後再跟你算賬。」幾個女生氣勢洶洶地來,灰頭土臉地走,而那少女就地一座,伸手拍了拍旁邊的地。

  一個造型古怪的機器人滾了出來。

  那機器人看著,好似個貓頭鷹?

  「小七。」

  「你測算的位置很準啊,她每一步都踩到了。」

  機器人看起來很簡陋,頭部只有一小塊螢光屏,上面露出了一個巨大的紅唇,以及一個大大的微笑。

  「那當然,我是聯邦最優秀的智能電腦007號。」

  「給我一艘戰艦,我能征服星辰大海。」

  少女蘇長樂拍了拍它的頭,「放心,我會給你一艘戰艦的。」

  那一天,終會來到,不會太久。

  之前楚楚可憐的少女,如今,一雙眼睛亮得灼眼。這才是真正的扮豬吃老虎,比她娘親虛宸瑜,還要用得更熟練。不動聲色就坑了人。

  下一秒,她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森森白牙,嘴巴都咧得太開,讓時秋都驚了一下。

  「這個少女,體內有朵花?」

  「寄生妖花才是主體?少女肉身原本已經失去生機?」仔細一看,時秋就已經看出了來龍去脈,她感嘆一聲,「現在的藍星,也挺有趣呢。」

  目光微閃,看著那朵花,她竟是想到了鬼王花。

  那個又蠢又萌,最早跟她,死在她面前的鬼王花。

  「有趣,我們就多看看。」

  「好。」

  有你相伴,天地無處不是風景。

  (全文完)
(為了一口餓)在家當宅男
請注意︰為維護論壇文章品質,任意「灌水回覆」可能導致您的帳號及所有文章被直接刪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17-11-18 16:18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