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發表人: 大頭寶珠

[其它小說] [鏡夜冰舞]御獸狂妃(全文完)  關閉 [複製連結]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7-13 22:40:54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話、叫你小瞳好不好

  糯米跟著氣結:“是你自己等著被非禮的!”

  這奇怪的男人卻未回話,眼光落在紅井的肩膀,那朵藍蓮花上。

  “啊!”尖叫,紅井終於反應過來,她在洗澡啊洗澡啊!這下子全被人家看光了。

  趕緊的沉入水底:“你走開!迅速馬上,消失!”

  “厄……”糯米剛想跟著說些什麼,卻見紅井同樣怨毒的眼神瞪向了自己,大徹大悟地頷首,“我也先消失,迅速馬上。”

  紅光一閃,糯米跑到契約卷軸裡面去了。

  男人笑了笑,徑直上了岸,背對著紅井。

  水塘裡紅井還在憤恨地瞪著他的背影,恨不得看個窟窿出來,卻見他修長的手指挑起自己的衣服,就那麼瀟灑地手一揚,衣服仿佛被無形的手托起,慢慢的懸空在水面上,在距離岸邊不遠的地方浮動。

  紅井登時便明白,他是讓她穿好衣服,上岸來。

  依舊是御使了風元素。

  兩個人並排坐著,紅井才仔細打量身旁這人,他一身藍色袍子,飄逸妖孽,眉眼之間無不是慵懶魅惑的神色。

  紅井終於明白“顛倒眾生”這四個大字的定義了,之前在西昆侖捉妖除靈的日子,她也見過些長相迷人的精怪,甚至有些狐妖,幻化成人型後亦是驚為天人,但是哪一只都不能和眼前的這一位相比。

  他那張俊美動人的容顏,仿佛是沉睡於冰下的玫瑰,並同了艷與寂,引人深陷,又或者是溺斃在深海的骨骼,絕艷沉淪,雖然紅井不清楚,這樣的形容會不會過於殘忍。

  但,這個男人的美貌本身就是一種殘忍。

  尤其是他額前的那枚藍色寶石,幽幽發著妖魅的光,要說眉間朱砂她倒是見過,但這個男人額頭上卻嵌著一枚藍石,怎麼會有人長成這副樣子!

  前一刻還暗喜佟青霧是個美女,這穿越倒也值了,這一時,卻要深深地抱怨老天不公啊!

  “你不是人類。”沉了一刻,紅井禁不住開口。

  這家伙身上毫無人類的氣息,不僅如此,似乎還籠罩著一股言不明的妖氣。

  男人微微一笑,紅井愣愣地看著他,便覺得連天上的月亮都失了顏色。

  “你剛剛不是狠心地將我打碎了麼?”

  “啊?”紅井瞬間明白過來,“琥珀之瞳!”

  貌似她剛剛一個失手,雖然她也沒看清楚是怎麼回事吧,但是琥珀之瞳確實是在她手上粉碎的。

  男人頷首:“所以我就只好跟著你了。”

  “厄……”紅井其實很想說你這樣的帥哥美男子跟著我不勝榮幸的,但是想想看,自己還是矜持一點比較好,不禁懊惱,你做什麼啊紅井,又不是沒見過男人!

  盡管這麼極品的,她是真的沒見過吧。

  “那你怎麼稱呼?”

  “隨你喜歡。”

  “那我叫你小瞳好不好?”紅井兩眼冒出不懷好意的精光。

  “……”

  “好嘛,就叫小瞳了!”決定了,紅井一拍胸脯,“我在這裡一個認識的朋友都沒有,你做我朋友好不好?”

永華夜市第一攤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7-14 00:37:49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一話、赤息大陸

  “好嘛,就叫小瞳了!”決定了,紅井一拍胸脯,“我在這裡一個認識的朋友都沒有,你做我朋友好不好?”

  “……”無語。

  這個傻瓜,若不是因為惦記著她,他何苦出現。

  以他現在的身體情況,根本維持不了這種形態過長時間,男人抬眸看了眼天色,此刻已近黎明,而他能用的靈力亦將要消耗殆盡。

  是她的召喚聲,令他蘇醒,這才沖破了琥珀之瞳的封印。

  他剛才侵犯了她,卻也將自己的魂魄寄生到了她的身體上,那朵藍色的蓮花。

  “對了,小瞳,這裡是什麼地方?”正想著,她的聲音傳來。

  “赤息大陸。”

  “哦。”紅井認真地點了點頭,“這個地方好像不僅有人類吧?”

  “主宰赤息大陸的是妖族和鬼族,千年來,兩族的實力不相上下,彼此相斗,除此之外,還有魔屍和狼族,人類僅是生存在這裡的少量弱勢群體。”

  弱勢群體……看來也是。

  “小瞳,你怎麼不奇怪,這些基本的常識我為什麼不知道?”這家伙別在以為她是個天生的呆傻白癡吧。

  “你又不是這裡的人。”男人白了紅井一眼,表情鄙夷,同他還裝什麼瘋,她是誰,他還能不清楚麼?

  “咳咳。”紅井神色尷尬,“我看你是妖族的對吧?”

  頷首,以示同意。

  紅井黑線,這家伙怎麼就那麼的惜字如金,話能不說就省下了,她要是不問,他也不答,看上去拽的二五八萬似的,傲嬌的很。

  “一枚珠子,也能成妖精麼?”紅井兀自言語,完全無視身邊那位的表情。

  “你困不困?”難得這傲嬌珠子竟然主動開口。

  “要是我睡著了,醒來時看不到你呢?”

  “……”醒來時麼?確實就看不到他了。

  “難得有個朋友能說話。”紅井那口氣委屈的跟個受氣小媳婦似的,她孤單一個人在這莫名的赤息大陸,又是離家出走,好不容易身邊有個同伴,誰管他是人是妖的。

  契約卷軸裡糯米發出很大聲的不滿,什麼叫“難得有朋友能說話”,它難道不能說話麼!

  再說紅井也不是只同他一個式神結了契約,紅井身邊有六個式神,隨便哪個都能叫出來說話啊!

  見色忘義!

  紅井裝傻,對糯米的抗議視而不見。

  男人偏頭望著紅井,分辨不清他眼中的意味不明的目光,倏然他伸手,竟將額頭上的藍石拿了下來,紅井驚了一跳,連忙出手制止。

  “小瞳你做什麼!”他居然拿下額頭上的藍石,會不會流血啊!

  男人笑了笑:“這個放在你身上,我就一直在你身邊了。”

  說著手在空中一劃,一道藍色的弧線應聲而出,落到手掌中時,已經變成了一條藍線,紅井看的傻了,愣愣地看著身邊的男人將那枚藍色寶石串在這條藍線上。

  竟是做成了一條項鏈的樣子,而那枚妖異美麗的藍寶石,便成了項鏈的吊墜
永華夜市第一攤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7-14 00:38:02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二話、它在我就在

  男人將線繩拿在手中,在紅井面前一晃。

  “小瞳……”紅井忍不住,伸手摸了摸,那寶石閃了一下,輻散出迷人的光。

  “帶上它。”言罷,他親手將這條鏈子系在了紅井的脖頸上。

  “你的頭疼不疼?”紅井指了指自己的額頭示意,雖然沒出血,但是想想,直接摳下自己身體的一部分,也夠恐怖的。

  見那枚寶石落在自己的頸上,心中不忍,抬眸看過去時,卻見小瞳的額頭上一點異亮,隱約間藍色的光芒越來越盛,紅井趕緊低頭,藍色的寶石鏈墜依舊躺在自己的胸前。

  再看小瞳,他的額頭上,那一點妖媚的藍石已經恢復,就像一切不曾發生過一般。

  紅井不可置信地伸手去摸,一模一樣的藍色寶石,一個在她的胸前,一個在小瞳額上。

  “我是妖,你喜歡的話,多給你幾個也沒問題。”

  “那還是不要了。”紅井像看怪物似的看了小瞳好一會,“你留著吧。”

  “佟青霧,今後你還是裝瞎子。”

  “你連這個名字都知道!”紅井油然而生出一股崇敬之情來。

  “我是……”

  “對,對,你是妖!”

  想了想又補上一句:“我裝瞎可以騙的過普通人,但是遇到像你這樣的妖,不是會被看穿麼?”

  “不會。”

  惜字如金啊!

  紅井真想問他一句“你可以說多幾句話麼”,難道他是珠子,所以語言能力基本喪失?

  墨跡來墨跡去,最終扛不住困意襲來,紅井還是睡了過去,身邊的男人似有一瞬間的糾結,但還是很痛快地借給了她一副肩膀靠。

  ***

  赤息大陸。

  宣夜冥天。

  男人倚靠在軟榻上,慵懶地瞇著眼眸,纖長如蝶翅的睫毛隨他的呼吸輕微顫著,絕艷如玉的容顏處處似精雕細琢般無瑕,銀白色的長袍在月光的渲染下,生出清冷的疏離來,如開在幽冥河畔朵朵死亡之花,蔓布著詭異。

  一襲黑緞般的長發隨意漫瀉而下,反照著清亮的月光,將他周身鍍上淡黃光暈,攝人心魄。

  明明是清冷的純白,卻又沉澱上一抹妖魅。

  上官妃拿了件外袍正要給男人披上,手落在他的胸前的一瞬,男人反手一按,她的手緊貼在了他的胸口上,上官妃登時慌了神色。

  “鬼王陛下?”

  “上官妃。”蝶翼般的睫毛掀開,男人凝眸看向面前的女子。

  “我見您睡了……所以拿了衣服過來,擔心您的身體受涼。”

  男人擺了擺手:“擔心不是人類的我會受涼?”

  “好吧。”上官妃訕訕一笑,“琥珀之瞳被青葙盜走了,看守它的風奴已經死了,青葙的行蹤我還在追查。”
永華夜市第一攤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7-14 00:38:14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三話、不平胸,何以平天下

  “不用查了。”

  “陛下的意思?”

  “青葙早已經沒了氣息。”

  女子一驚,緊顰了眉頭:“陛下是說,青葙死了,那麼琥珀之瞳……”

  後面的四個字“蹤跡全無”,她再也不敢說下去。

  “上官妃,記得琥珀之瞳裡面封印著什麼麼?”

  聞此言,上官妃一凜,語氣遲疑著:“是……妖王的風魂。”

  “一千年了,看來我們應該去看看老朋友了。”

  話音方落,男人素白的衣袂翻飛,只在一瞬間,快步而過,待到上官妃看的清楚些,他人已走遠,身影漸漸出了殿門。

  而他口中說的那個“老朋友”,上官妃知道,那是巫師踏月,一千年了,踏月一直被鬼王囚禁在宣夜冥天的地牢深處,卻也不知現在是不是還活著。

  踏月曾經做過的那個預言。

  ***

  果然和想象中的場景一樣,到天亮紅井醒來時,那個妖怪珠子消失不見了。

  紅井愣愣地看了胸前的藍石項鏈幾秒鍾,想這妖怪出手可真夠大方的,這東西怎麼看都價值不菲,還是藏起來比較好,免得被強盜看見搶了去。

  紅井將它塞進衣領,佟青霧這身紫色的衣裙她很不喜歡,她喜歡紅色,不過目前身無分文的,她還是先考慮下營生糊口比較實際。

  伸了個懶腰,紅井站起身來。

  估計類似佟青霧這種的吊車尾拖油瓶,別說是丟了,就是掛了,佟家人亦不會有一絲悲傷。

  她離家出走,佟家人絕不會找尋,但盡管如此,城裡的方向她依舊不敢去,故而接著往竹林深處走。

  過了竹林,不知道又是怎樣的風景。

  滿目青翠,紅井胡亂想著,這裡的竹子不錯,或許可以砍些下來弄成竹筒,日後留著蒸米飯吃……竹筒米飯可好吃了。

  好吧,她這麼胡思亂想,是因為肚子正在抗議了。

  “阿井。”卷軸裡那家伙又開始囉嗦,“我餓了。”

  “我也很餓。”紅井一臉洩氣表情,她從昨天中午到現在,可是什麼都沒吃啊!

  “阿井,餓死了。”

  “別吵!你又不是人,你餓什麼。”

  “不是人也可以餓的啊!”糯米反駁,“你是女人,以前還不是平胸麼!”

  紅井黑線,又來了,又說這個,平胸和性別有關系麼!

  沒好氣地回話:“不平胸,何以平天下!”

  正走著,遠處突然傳來什麼人唱歌的聲音,歌詞曖昧不清,調子亦是斷斷續續的。

  “阿井……”

  “噓,別出聲。”紅井停了停,仔細地注意著周圍的動靜,“你聽到什麼了麼?”

  小瞳告訴過她,主宰這裡的並非人類,而是妖族和鬼族。

  那麼在這個妖鬼橫行的赤息大陸上,大白天撞鬼的事情該是司空見慣的。
永華夜市第一攤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7-14 00:38:28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四話、竹林,紅轎子,魔屍

  這麼危險的地方,強者為尊,難怪佟青霧不受待見,要是換成她,在赤息大陸上如此亂晃,八成已經被妖魔鬼怪給吃了。

  歌聲近了些,唱的什麼“千年不千年”的,紅井倒也沒心情細聽,她默默錯開身子,盡量不去擋在路的中間,想讓來自對面的人先過去。

  接近了些,紅井才看清楚,對面過來的居然是一頂大紅色的轎子,就是古人迎娶新娘坐的那種花轎。

  紅井差點原地摔趴下。

  這是個什麼詭異場景,血紅色的轎子,由四名高大的轎夫抬著,紅井凝神,察覺到四名轎夫身上無不是**的氣息,不用說,這四位絕對不是人類,可是又非妖非鬼的。

  猛然想到小瞳曾提過的“魔屍”一族。

  物質世界的中國沒有這種東西,所以這是紅井第一次見到魔屍。

  魔屍都很高大,皮膚呈灰綠色,毛發稀少,那樣貌雖不很嚇人,但也確實夠“斯巴達”的,而且目光呆滯,步伐機械,好像沒什麼大腦的樣子。

  紅轎子被他們穩穩地抬著,只是他們的步伐很慢,轎子裡傳來女人唱歌的聲音,無論距離越來越近,那歌聲依舊含糊不清。

  四周是蒼翠欲滴的竹林,有風輕輕穿過,滿目青綠的映襯下,轎子更是血紅刺眼,紅井躲了躲,想讓他們快點過去,可是不管她躲到哪裡,這頂轎子始終都是沖著她來的。

  總是在與她成一條直線的位置上。

  紅轎越來越近,抬轎的魔屍卻也不看紅井,依舊自顧自地走著,紅井想或許只是自己多心了,若她原地站定不動的話,這頂轎子也就過去了。

  只是這場面讓人害怕,綠竹,紅轎,目光空洞的魔屍,曖昧含糊的歌聲,除此之外,周圍再無其他。

  饒是紅井生前是優秀的除靈師,見的鬼怪亦不少,此時亦被這種□人的視覺沖擊弄的心跳不已。

  紅轎近了,已在咫尺眼前,那女人的歌聲卻停了下來,紅井目光掃過去,倏然有什麼東西狠狠地拽了她一下。

  瞬間反應過來,紅井手一動,迅速地結印,想要控制木元素的靈動使距離最近的一棵翠竹倒下,從而將拽她的那東西切斷。

  竹子緊隨著砸了下來,但拽她的東西動作更快,紅井來不及多做什麼,身子一晃,竟被它拽進了轎子!

  “阿井!”變故發生的太快,糯米甚至沒能反應。

  紅井劃著召喚法陣,紅霧中糯米瞪著眼睛,張口便要去咬,可嘴巴卻在瞬間僵住成圓形,這才看清楚,轎子裡空無一人,不對,確切的說,是空無一個完整的人。

  轎子裡僅有一張臉,女人的臉,眉目清秀,這女人卻沒有身體,她兀自唱著聽不出所以然來的歌。

  糯米根本就無處下嘴。
永華夜市第一攤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7-14 00:38:48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五話、劫財?劫色?

  糯米根本就無處下嘴。

  外面,翠竹倒地,砸了個空,激起巨大的聲響,紅轎子依然安然無恙地行進著。

  紅井感覺到它的速度正在加快。

  糯米糾結地皺著眉:“阿井,燒了她吧。”

  這個只有臉的怪物,怎麼看都好惡心啊!

  紅井表示贊同,默念咒語,驅動火元素想要將唱歌的女人臉燒掉,她知道這是幻術,只要這張女人臉被毀了,這轎子便束縛不住她。

  放肆的笑聲傳來。

  “你!”

  火苗並沒有燒起,那女人臉的笑聲竟然蘊含強大的催眠之力,紅井趕緊躲開眼神不去看她,但卻阻止不了她的聲音撕裂耳膜,傳入腦中。

  身體漸漸不受控制,紅井只覺得頭腦沉重,眼皮就像不是自己的那般,慢慢地合了下來。

  紅轎子還在林間穿行,四周竹林如過眼,轎子飛馳而去。

  女人的歌聲輕緩,越來越低沉無聲,終於湮滅而止。

  紅井的身體緩緩滑下。

  “阿井!”糯米沒辦法喚醒紅井,盡管它是式神,但這女人臉的催眠術著實厲害,恐怕再耽誤一會,它也會中了招。

  留得青山在吧,走一步是一步。

  轎子裡紅光一閃,糯米躲進了卷軸,女人臉狂放地大笑起來,紅井卻已經意識昏沉。

  糯米亦受了重創,蜷伏在卷軸之中,虛弱地喘著粗氣,在這個奇怪的赤息大陸上,妖怪的力量都好強大啊。

  時間似過去了很久,紅井是在劇烈的頭疼中轉醒的,女人臉的歌聲相當厲害,竟然可以控制人的意識和思維,強行地將人進行催眠,甚至連她紅井這種,自認為修為很深的除靈師都毫無還手之力。

  伸手狠狠地揉了揉頭發,說實話她還是習慣自己以前的樣子,短發利落的,現在用了佟青霧的身體,成了個古代美女,這些糾糾結結的長發令她覺得十分不便。

  猛地想起什麼來,記得在竹林洗過澡之後,她把頭發梳的很整齊,怎麼會……披頭散發的?

  這是發生什麼事了!再說那頂該死的紅轎子到哪裡去了?

  紅井慌忙垂眸,卻見自己一身艷紅色的紗裙,這一眼所見,弄的她差點昏倒當場,她明明應該穿著佟青霧的紫衣才對,這……難不成自己又死了一次,然後再度穿越了一次吧!

  紅井跌撞地起身,跑到最近的銅鏡前,也顧不得自己的頭疼難忍,一把抓起鏡子,湊到臉頰前照著。

  長舒一口氣,好在,臉還是佟青霧的那一張,這就是說,她並沒有再穿越,現在還是在赤息大陸上。

  下意識地伸手向胸前摸去,藍色寶石鏈墜還在,還以為自己被魔屍族打劫了呢!如今看來她沒有被打劫,她身上也就小瞳給的這寶石值錢,東西既然還在,可見帶走她的人不是求財。

  但是,不為財,難道……為了色麼?
永華夜市第一攤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7-14 00:39:04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六話、居然逼婚!

  但是,不為財,難道……為了色麼?

  這突然冒出來的想法,令紅井臉上一熱,再看自己一身紅衣,還有剛才那頂紅轎子,怎麼想都像是遇到搶親了呢。

  搶親逼婚?不會吧!

  紅井趕緊環顧四周,打量起自己所處的環境來。

  似乎從她到了這赤息大陸,就總會發生這種狀況:莫名其妙地不知道自己到了哪裡。

  紅井無語,她身處的地方是一間布置奢華的內室,四面雪白的牆壁,精致的紫檀木陳設看上去都很華貴的樣子,在看身後那張雕花木床,更是處處精雕細琢,粉紅色的帳幔輕紗浮動,以金鉤分別掛在兩邊,極盡奢靡。

  紅井手拍了拍心口,兀自穩定著心神,這種布置怎麼看都是戶有錢人家,只是搶親一事,會不會其中有什麼誤會搞錯了,按道理說,她是盲眼小姐佟青霧,名聲除了“廢物”就是“白癡”,誰會看上她啊。

  正在詫異之間,屋外隱約有腳步聲音傳來,紅井聽的真切,忙放下手中銅鏡,三步兩步地趕回到床榻邊,裝模作樣地躺好,想了想又覺得不妥,她即已經醒來,何苦又裝昏睡,反而把主動權交給來人呢?

  門輕輕地開了又合,來人的腳步亦很輕,幾乎感覺不到聲響,紅井猛地坐直了身子,想起小瞳的話,讓她裝瞎子,便故意抬起眼眸,目光毫無聚焦地掃向進屋之人。

  率先映入眼中的卻是一張花花綠綠的面具。

  紅井無奈,看來人家比她准備充分,強搶美女,人家做了個蒙面大盜,壓根就不給你機會看到其廬山真面目。

  “阿麗是你麼!是不是姐姐讓你嚇唬我的?”紅井裝瘋賣傻,胡言亂語的同時還不忘手伸起來,胡亂地往前劃拉幾下子。

  反正她是個瞎子,她可看不到自己一身紅裙喜服,更不知什麼紅轎子的事情了。

  “佟青霧,最好別和本王裝糊塗。”竟是一道陰冷的聲音響起,這人的聲音裡毫無感情,不知何故,紅井覺得有一股涼意蔓延上了全身。

  原來這人知道她的事情。

  那他和佟青霧是什麼關系?還有他說到“本王”,什麼王不王的,這不會是個王爺吧……厄……俗爛的穿越劇情麼。

  紅井顰眉,想起之前欺負過她的那個男人也是自稱“本王”的,凝神感應身邊之人,奇怪的是,他身上毫無人類的氣息,反倒很像個鬼。

  “不是人類?”試探性地,紅井問了一句。

  “世人皆傳,佟家二小姐是廢物,這麼看來也不盡然。”

  “哦?佟家二小姐麼……”紅井頓了頓,抬手掠了下額前碎發,“我不是佟青霧,你信不信?”

  男人低啞的笑聲傳來:“本王本來還預備同你成婚,現在看來,似乎不需要了。”

  他接連的幾句話,說的紅井滿頭霧水,搶來佟青霧是為了和她成婚?可佟青霧是個瞎子啊!再說佟青霧自己的話,絕對不會走出佟府,可這個男人能在竹林內設計好埋伏,目標明確。
永華夜市第一攤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7-14 00:39:14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七話、信不信你捨不得殺我

  他難道時刻在關注著佟青霧麼?

  當她否認自己是佟青霧的時候,這個男人僅是改變了主意,卻也毫無驚訝,好像他不止相信了她的說辭,他甚至早有預料。

  紅井思索著,事情定不會這般簡單。

  紅井咬了咬牙,心想一不做二不休了!她要告訴眼前之人,佟青霧不但又瘋又傻,並且還是個標准花癡!

  “哎呀!你要娶我了!那你就是我的相公了麼!”紅井說著“唰”的一下子站起身來,沖著面前男人就撲了上去。

  親可是你自己搶的,姑娘今天就讓你知道知道什麼叫“人花癡則無敵”,誰怕誰啊!

  本來以為男人會閃身躲開,紅井早便做好了華麗麗摔倒在地的准備,出乎意料的卻是手腕一疼,男人精准地捏住了她的腕子,用力一拽,紅井重心不穩,直接就撞到了男人的身上。

  “我不管你是誰,我只問你琥珀之瞳現在哪裡?”只是他的聲音依舊那麼冷,仿佛他從來就沒有過感情那般。

  紅井萬沒想到,這個男人的目標居然是琥珀之瞳。

  可是那珠子已經被她打碎了,誰知道小瞳現在人在哪裡?

  不管他,只要他能厭煩討厭自己,那麼趕她出去的幾率就大大增加了。

  “啊!相公!琥珀的痛是什麼痛?”唯恐不亂地,紅井來了這麼一句。

  明顯現在憑她一己之力難以離開這裡,她等著面前這位承受不住佟青霧的發瘋胡鬧,進而將她給趕出去,以前的穿越小說不都這麼寫,嫁進來的女主沒人愛,直接被男主遠遠的扔偏房。

  紅井想,他很快就會奪門而去了吧。

  “相公!你怎麼不回話?”添油加醋。

  氣氛一時安靜下來,紅井偷偷注意著男人的情緒變化,無奈他的喜怒皆被一張面具罩著,根本看不出他的心思,但這一刻的沉靜,紅井知道,絕不會是什麼好事。

  果然見他抬起了手,對著自己狠狠地一推,紅井為了裝瞎子,不敢有多余的動作,自然亦不敢去躲,因這一推,紅井後退了好幾步,重重地摔在地上。

  靠的!下手真狠!紅井心中暗罵,背上隱隱的疼痛襲入神經。

  “信不信我現在就殺了你。”那男人說著靠了過來,微微蹲下身體,將臉湊到紅井面前。

  紅井的目光投向遠處沒有聚焦點,亦沒有看向眼前的男人,只是微微一笑,輕聲道:“信不信如果你吻我,你會捨不得殺我。”

  兩個人,用的同樣都是肯定句,而不是疑問句。

  這一笑,竟是傾國傾城。

  如果你吻我。

  有什麼不可以?

  面具下的男人唇角上勾:她竟然玩如此低劣的小把戲。
永華夜市第一攤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7-14 00:39:27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八話、大戰百目魔屍(上﹞

  這個女人如果真不是佟青霧,那她就必須去死。

  耳邊回蕩著踏月的預言:千年後必有一個來自異世界的女子,她的出現,會導致妖王重回人間。

  千年之後,必有人能使妖王重現。

  “吻你?”男人玩味地撫著紅井的長發,掬起一縷青絲慢慢地在手指間纏繞著,唇就湊在她的耳邊,呼吸之間,聲色曖昧,“但我更想殺了你。”

  男人言罷手一揮,紅井只覺身邊涼風侵襲,轉眼間她所身處的房間,四面牆壁無不生出巨大的裂隙來,攜帶著猛烈的聲勢,牆壁破裂,塵土四濺,這四面牆壁分別沖著各自的方向垮塌,倒了下去。

  房間頃刻間不見,四面牆壁化成灰土。

  完全依靠元素構成的空間麼?

  紅井挑眉,想不到這個男人的法力如此厲害,他用法術構成的這些,她竟沒能發現破綻,房間消失了,眼前是一片空曠的綠地,遠遠的可以望見那頂詭異的紅轎子還在,青草之上,它更似一滴鮮血,紅的驚心。

  而身邊的男人早已沒了蹤影,氣息全無。

  紅井站起身來,環顧四周,目及之處皆是綠色,這片平原的面積可真不小,風聲掠過她鬢邊的發絲,在這無邊無盡的綠色之中,唯有她和那頂紅轎紅的突兀。

  這裡似乎亦不是真實的赤息大陸,這周圍沒有任何元素的氣息,仿佛是另一個被構造出來的空間。

  紅井懊惱,最終也沒能看到那個男人的樣貌,她剛才逼他吻自己,不過是想誘騙他拿下面具罷了,想必自己的小伎倆,那男人亦是看穿了。

  他說,他想殺了她。

  紅井試著默念咒語,發現在這個“空間”內,任何的元素都無法被正常御使,看來想要離開這裡,她必須找出其他的突破口。

  倏然一聲爆響,紅井心中一驚,聲音是從轎子那裡發出來的,她趕忙轉眸看去,那頂紅轎不知為何突然散了架,整個轎身破裂開來,似被什麼人從轎子裡面給打散的。

  紅色的碎片劃過紅井眼眸,漫天是殘破的綾羅布絲隨風而下,在那些垂死掙扎的紅色之間,一道青綠色的身影現了出來。

  百目魔屍!

  紅井倒吸了一口涼氣。

  該怎麼去形容眼前出現的高大身影呢?他的身體足有紅井兩陪那麼高,渾身是粗糙的青綠色皮膚,上半身裸露著,暴露的前胸上面竟全是眼睛,一個接一個緊挨著,寒光般的眼神聚焦在紅井身上,無一不在打量著她。

  那些眼睛,動一下所有的眼睛就隨之眨一下,單是密密麻麻的瞳孔就看的人心底發毛,青綠色的皮膚上遍布著眼白,比之前那個女人臉還讓人惡心。

  他正向著紅井走過來。
永華夜市第一攤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7-14 00:39:45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九話、大戰百目魔屍(中)

  那個奇怪的男人用轎子將她劫來,僅是問了句琥珀之瞳,卻又想讓她死。

  這個百目魔屍便是他派來殺死自己的吧,紅井暗想,之前在西昆侖,她並沒有接觸過魔屍這種東西,要她獨自對付這麼一只可怕的一身眼睛的變態生物,且還在元素力量無法御使的時候,紅井不知道自己能有多少勝算。

  無數的眼睛盯著紅井看過來,紅井一凜,下意識地後退了幾步。

  百目魔屍拖著笨重的步子,一步一步地接近紅井,他手上拎著一柄巨大的斧子,就那麼在地上拖著,隨著他的腳步,在地面上劃出深深的印痕。

  紅井退了退,手中暗自劃起召喚法陣。

  倏地一斧落下,夾帶著駭人的風勢,紅井往偏左的空地上就勢一滾,躲開了他的攻擊,同時召喚法陣已經完成,白光一閃,一雙瑩白美麗的手將紅井抱起。

  “阿井。”千鈞一發,來的實在很是時候。

  “青空。”

  式神青空將紅井放下來,皺眉打量起對面的敵人,這家伙長的丑倒還好說,關鍵是那成片成排的眼睛,眨動一下,整個上半身的眼皮皆閉合一次,晃得人頭暈。

  青空苦著臉望向紅井:“阿井,你好偏心,這樣的苦差事全交給我了,糯米就可以悠哉睡大覺。”百目魔屍,這可是個棘手的強敵啊!

  “我這不是在突出你的美麗麼!”紅井同樣對青空報以苦笑。

  但這句話似乎令青空很受用,要知道他可是最漂亮的式神,他最喜歡別人誇獎他的美麗了,尤其是被阿井誇,這樣一想倒也沒那麼郁悶了,盡管面前這位,太污染他的眼睛吧。

  青空捋了捋自己的白色長發,優雅一笑:“阿井,能看出這怪物全身的眼睛,哪一只是本體所在麼?”

  “還不能。”

  “他全身的眼睛,眨動的頻率都是一樣的,所以應該只有一對是真的。”

  “只要弄瞎那對真的,他就看不到了?”

  “沒錯。”青空揚了揚眉,“所以你看好了!”話音才落,青空頭一擺,三千發絲被他甩了出去,迎風變長,縱橫輕舞,徑直纏繞上百目魔屍的腰身,百目魔屍一斧揮了過來,沖著他的發絲攔腰砍去。

  發絲瞬間收勢,變短恢復了其本來的長度。

  百目魔屍發現了青空的意圖。

  “小妖怪!”百目魔屍含糊暴怒的聲音傳來,“給大爺祭這斧子吧!”他的聲音很刺耳,如同鐵塊砸在地板上發出的沉悶之聲,令人聽著不舒服。

  這一邊青空俊美的臉上亦浮現出怒色,居然叫他是“小妖怪”,太放肆了!

  青空身子一晃,頃刻間手上多出兩把鋼刀來,腳步緊接著跟上,沖著百目魔屍就砍了過去。

  刀落斧起,兩個打得難捨難分。
永華夜市第一攤
請注意︰為維護論壇文章品質,任意「灌水回覆」可能導致您的帳號及所有文章被直接刪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17-11-18 16:22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