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發表人: 力寶龍

[其它小說] [竹子米]神隱士的悠閒人生(全文完)  關閉 [複製連結]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8-10 09:34:56 |顯示全部樓層
第690回(完結篇)

    這棟小洋樓是秋寶變出來的,剛才下雨,給那一家三口留宿,順便帶子桑來見一見她前世的父母。

    兩人剛走到門口,一個小屁孩的哭鬧聲傳來。

    「……我不去,爸,媽,裡邊真的有個大妖怪會吃人。嗚嗚,媽,我不去,我不去……」

    你特麼的才是大妖怪,她吃人也要吃個帥的,像他長那麼醜,扔廁所裡還嫌影響市容。

    屋外,秋寶摩拳擦掌準備進屋揍人。

    子桑摟緊她的腰,「淡定淡定,童言無忌,當真你就輸了。」

    說罷,和她一起進屋,認識眼前這對年輕的前世老丈人與丈母娘,還有一個名叫天翊的小男孩。

    也就是陌子的轉世。

    他的靈魂也復活了,投胎轉世,成了一個膽小如鼠的小屁孩。

    原來,陌子前世中了魔植的毒,今世仍未清乾淨,容貌跟以前一樣醜陋,處處受人排斥。

    受前世業力的影響,他打懂事起一直做一個夢,夢裡有個穿紅衣服的女人,每次陰森森地笑著告訴他,要想恢復容貌,必須到東郊求藥。

    啊呸,特麼的是誰給他托的夢破壞她的形象?從實招來,姑奶奶撕了他。

    秋寶對著陌子的轉世磨刀霍霍,子桑一額汗,不斷打圓場。幸好小青梅前世的父母通情達理,尤其是連父更是精於眼色之輩,幾次順著子桑的話調節氣氛。

    他也發現女屋主對自己兒子的態度有些異常,但不以為意。

    「兒子,有些人是面噁心善,你沒發現那位大姐姐幫咱們做的甜湯特別好吃嗎?你還吃了兩碗。」

    年輕女子笑著應聲附和,過後,有些疑惑地摸摸自己手腕上的紅手鏈。

    「老公,那位阿丹的手鏈跟我們的一模一樣……」斜眼望他,「你不是說找人定做的嗎?」還說是情侶鏈,一人一條,結果發現人家姑娘手上全有,臉被打得啪啪響。

    年輕男子略顯尷尬,「這真是我訂做的,那和尚告訴我絕對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嗯哼,事實證明你上當了。」女人老實不客氣地打擊他,「還說什麼那和尚一身剛正之氣,睿智不凡……其實是你太蠢的緣故。」

    呃,請表醬紫說~。

    年輕男子鬱卒。

    「爸,媽,你們在說什麼呢?」天翊見自己不再是受關注的主角,鬱悶地抬頭問。

    夫婦倆忙笑言安慰,哄他睡覺。

    到了第二天一大早,天翊小屁孩膽小,無論如何也不肯上山。年輕的父母拗不過他,只得向子桑、秋寶兩人道別,然後一家三口開車走了。

    「查他們的地址很容易。」子桑見她一臉悵然,便說。

    秋寶搖搖頭,「不用了。」目送車子遠去。

    往事如煙,於人似夢。

    前世的父母今世是別人的,與她緣盡,這就是喝過孟婆湯的好處。

    「我覺得,你爸媽好像專門收養熊孩子……」

    秋寶不滿地剜他一眼,「你說誰是熊孩子?」

    「咳,別誤會,我不是說你。你看,前世他們養育你們三兄妹,然後大哥成了河神,二姐成了百草仙子,而你……」意味深長地瞟她一眼,這個就不用說了,大家心知肚明。

    被他這麼一說,貌似有些道理。可惜她未能練出慧眼,據說慧眼能看穿三世,高級些的甚至能看到十世以內。

    如果子桑所言屬實,她前世過成那樣。

    「那陌子這輩子……」

    子桑對小屁孩的未來深表同情,「嗯,希望他這次能有好結果。」

    往往,世人的希望是用來幻滅的。

    十四年後,一名二十歲左右的醜陋青年深夜上山,獨闖東郊之林求解藥。那時候的他父母體弱多病,橫禍天降,居無定所,經歷驚險刺激……但一家三口仍然好好的。

    那是後話,就不多做贅述了。

    偶遇前世父母,跟子桑一起回到安平市的秋寶,先去了一趟安水河想跟大哥說說。毫無意外,大哥仍在修煉著,不便俗事煩擾。

    於是,召來小麻雀去神女峰替自己傳話。

    秋寶自己去不行,她身份敏感,神女宮不能開啟。只有小麻雀去,連婷才方便出來,姐妹倆飛雀傳書。

    得知前世父母安好,為人子女自然心中安慰。

    子桑所言,連婷亦有所感,亦勸小妹前世之事不必耿耿於懷。父母自有因緣,前世的子女最好別干涉免得誤了他們的事。

    這一點,秋寶是曉得的,她不過是把消息告知親人,大家開心開心而已。

    末了,連婷讓小麻雀送來一包新種子,據說是她師尊從天宮帶回來的,神女峰也是今年才開始種,三十年才結一次果,在人間珍貴得很。

    普通人吃了延年益壽,神族當水果吃,沒什麼作用。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

    秋寶把種子分成兩份,一份給子桑族人種植,一份種在神府。

    自從見了前世父母,她沒心思練功了,回到安平市繼續平淡的生活。

    經過多年努力拚搏,親爹姚樂平終於再一次帶領姚家登上本市首富的寶座,在全國也排得上名次,比姚老爺子當年更勝一籌。

    這回厲害了,前妻、前任、各種爛桃花接踵而至,熱鬧非凡。

    連姚夏如都忍不住搬回安平市,拖家帶口那種。她還找過秋寶一次,希望姐妹同心,讓後媽允許兩人重返姚家。

    秋寶懶得理她,有清靜日子不過跑去找虐?嗤,還不如參加同學會。

    是滴,年年兩人因為這個那個的原因,一直缺席同學聚會,不管高中還是大學的,兩人從未參與過。

    今年不同,兩人都很空閒,而且是高一的同學會。

    他們對高一的同學很有好感,便應邀而去。一起去的當然有候明哲,他和候杉這兩位正、副班長在大家心裡是不可或缺的人物。

    至於睡美人秋寶,純屬錦上添花的人物。

    能來最好,給聚會添上一抹鮮艷的色彩;來不了也沒事,她窮凶極惡把親爹懟下首富高台,仍是親爹的最愛,種種傳奇事蹟已經不是人類做得到的範疇。

    此等視金錢如糞土的人物,只可遠觀不可褻玩焉,大家表示理解。

    多年不見,同學們相見甚歡。尤其是按老規矩由副班長掏錢請客,更是皆大歡喜。

    人多品性雜,有開心的,也有一些不太和諧的聲音。

    「……你結婚最早,怎麼一把年紀了還沒生孩子?你看我,都三個了,呵呵呵……」孫小芬吃得滿嘴漏油,一邊衝她笑,轉身衝著旁邊的熊孩子一聲虎哮,「你夾什麼豆腐花?這不還有龍蝦嗎?!沒出息,阿金!你幹嘛?菜掉地下別撿了!小龍,你給我回來……」

    這一桌的同學被她驚呆了,個個一副慘不忍睹的表情。

    她不是同學中最窮的,但肯定是最吵的。連李梅梅也只是帶了丈夫來,孫小芬卻帶了丈夫和孩子,一家五口的吃相幾乎一致特別驚人。

    不是一家人,不入一家門,古人誠不欺我。

    錢瑤就坐在身邊,秋寶側身悄問:「她身邊那個男的是誰?他好像不是姓杜那個。」

    「兩人早分了,杜思遠當了上門女婿,攀上一個白富美,不要她了。」錢瑤嘆氣。

    「那你呢?全班好像只有你沒結婚。」連范玲這條女漢子都嫁了,還生了一個女孩。

    這一回,錢瑤嘆得更大聲,「別提了,我本來想考研之後才談,結果根本沒時間。後來發現全世界都有對象就我沒有,一下想不開又去考博士……」然後就沒然後了,不知不覺被剩下。

    秋寶無語,「你不是說回去當客棧掌櫃嗎?」

    「我媽說她還硬朗,能多撐幾年,讓我再玩玩。」錢瑤很無奈,「現在大家都後悔了,見天就催我相親……」

    一直關注這邊八卦的孫小芬終於有話可接了,筷子一揮,「你早就該相親了!條件別放那麼高我跟你說,博士又怎樣,女人到了這個年齡就是黃花菜,貶值了……」

    錢瑤沒理她,逕自跟秋寶聊,「你沒個孩子總是不成的,人生還有那麼長,有沒考慮過收養?」

    這話又被孫小芬聽見了,「養不熟的我跟你們講,不如找個熟悉的人家,喏,像我們家小龍就挺乖巧。大家知根知底,我知道你跟副班長一定不會虧待他。不信你看他,小龍,小龍,快過來……」

    不行,實在太吵了。

    秋寶忙拿包起身向眾人告辭,讓子桑、候明哲和同學們陪師長們繼續聊,她和錢瑤、范玲等女生先走一步,另找地方暢談一番。

    至於孫小芬怎麼想,沒人理她,整桌飯菜全留給她一家五口了。

    聚會散了之後,孫小芬到處找人問秋寶、子桑的聯繫方式,希望能說服兩人收養自己的一個兒子。

    自從她結婚生子之後,舉止開放,言辭過分失當,貌似不知禮儀廉恥為何物了。

    從此之後,秋寶和子桑再也沒參加過同學會,偶爾約幾個談得來的一起出去撮一頓,閒聊一通罷了。

    光陰似箭,歲月似水流逝。

    不知不覺地,石家兄弟倆的孩子漸漸長大,石子貝也長大了,結婚了,眼看也懷了孕。

    秋寶風采依舊,一點孕味都沒有,身邊熟悉的人們替她憂心不已。

    尤其是姥姥、姥爺,開始求神拜佛,希望保佑她能早生貴子,完成一個正常女人該有的步驟。

    不想讓老人家擔心,秋寶和子桑選了一個晚上,與二老開門見山。

    得知兩人體質有異,難以孕育,姥姥著實哭了好一陣。姥爺聽瞭解釋反而沒什麼了,他只是怕外孫女身體有問題,怕她遭到外孫女婿的嫌棄。

    如今見小倆口感情和睦,沒有受到孩子的困擾,已放下心中大石。

    有姥爺安慰姥姥,兩人自然是放心。

    一眨眼,三十年過去了。

    由於家中老人長壽,唯恐引起相關部門注意,石、秋與車三家人搬到東郊之林養老。姚老爺子都一百多歲了,與姚樂平一樣不願離開子孫,在城裡終老。

    秋姥爺把上陳村的秋家大屋留給石家兩兄弟,錢財給村人修路建校。

    還有秋氏族人那邊,姥爺家的祖屋也一樣。

    剩下的錢全部捐了出去,沒辦法,大外孫女不差錢,小外孫女不用那麼多錢,二老認為自己留著沒用,不如捐了。

    蘇玲和龐醫生等孩子長大,成家立業後,夫妻倆開始結伴到處遊蕩,後來選了一個比較偏僻的鄉村安居。一個繼續當老師,一個成了本地醫術最高明的大夫。

    夫唱婦隨,其樂無窮,總算圓了蘇玲遠離塵囂的心願。

    「唉,終於老了。」

    28樓上,秋寶一邊吃著剛從神府收穫的漿果,一邊坐在亭台摸摸自己的臉蛋,嗯,跟以前一樣光滑照人。

    放心,沒人懷疑她長生不老,現在滿大街都說她整容。

    最慘的要數子桑,大家說他為了討好老婆跟著一塊整容,繼續諷刺他拖鞋男,吃軟飯。

    「是呀,好像一眨眼的功夫……」子桑也嘆,對著手中的漿果左看右看,「有兩個還沒熟?」

    秋寶瞄過來一看,白裡透紅,還算可人。

    「兩個?正好一人一個。」瞧他倆多有緣分。

    子桑邊吃邊說:「阿哲、東子跟春妮、花洛她們商量過了,打算今年提前退休組隊去探險。你要不要一起?」

    李海棠不行,女生外向,她跟洋老公跑海外去了。她也沒孩子,受不了民眾的關愛眼光和輿論。

    這一群人當中,只有東百里與春妮有孩子。因為春妮是普通人,生完孩子才開始跟著東百里一起修行。

    「我隨便。」

    「去國外走幾圈如何?媽整天嘮叨再找不著聖誕老人,她恐怕要死心回來養老了。」

    秋寶噗哧地笑了,「那就去吧,我沒意見。」

    事情就這麼愉快地決定了。

    但是,計畫遠不及變化快。

    第二天,等兩人醒來時發現一個意外的驚嚇。

    「怎麼會這樣?!」

    秋寶坐在床上,尖著一把嫩嗓子,小肥爪揪揪自己身上寬鬆得能拖地的睡衣,理智正在崩潰中。

    沒錯,夫妻倆變小了,年齡約在五、六歲間。

    只見小號版的小捲毛男孩,子桑小少爺神色嚴肅地坐在床邊,皺著小眉頭,冥思苦想一番。

    「啊,寶寶,會不會是昨晚那兩顆半生熟的漿果惹的禍?」

    他想了一整天,最可疑的就是那兩顆果子。

    秋寶一聽,忙利用鏈子急呼姐姐連婷。

    「啊?變小了?」連婷一開始不清楚怎麼回事,說著說著才忽然想起,「啊!這種漿果如果是半生熟,又是人類吃的話會返老還童哦!你們吃了幾顆?!」

    「你還敢哦,事先又不說清楚,一顆就很多了好嗎?我們差點返回無齒之徒了。」秋寶沒好氣道。

    聲音奶聲奶氣的,逗得連婷和子桑忍不住竊笑出聲。

    「好了,好了,是姐姐一時疏忽。半生熟的漿果極為罕見,大家都沒見過,所以一句掠過,我就沒太在意。別生氣啊,大不了重新活一遍嘛,反正你有經驗。」

    什麼叫她有經驗?!秋寶抓狂中,「我活三遍了!讓我怎麼過啊!」

    連婷一時大意闖了禍,幸好影響不大,捂嘴笑著消失了。

    子桑正想爆笑,忽然想起一個相當嚴重的問題,忙叫住她:

    「寶寶,趕緊看看你五毒神的身份怎樣了,如果修為過低……」後邊的話不敢說下去,難以想像的後果。

    秋寶立時一驚,迅速呼地變出一身紅裝……咦?揮揮手,蹬蹬腿,身形變了,但修為沒變,依舊是八千一百年,天罡罩裡的業力珠也有幾顆。

    呼,還好還好,萬幸啊。

    秋寶猛拍胸口,鬆了一口氣,目光瞥見旁邊的小男孩。

    「子桑,你怎麼了?」眼神呆呆的。

    至於子桑,目瞪口呆地看著一個Q版小巧的五毒神發了好一陣呆,忽而跳起向她撲來。

    「寶寶,你好可愛啊!」

    卡哇伊~,他愛死她了。

    砰的一聲,小男孩被一個紅衣服的小女孩一拳轟到天花板吊著……

    事出有因,子桑提前退休了,與秋寶打包貓貓狗狗一起先行回到東郊之林,候明哲等人要過年才回來。

    安平市的房屋過戶給子桑族人幫忙看著,說不定以後還要用。

    書吧這些繼續,一切不變,只是接手的人變了。

    對外宣佈的消息是,他們夫妻倆隱居山林,養老去了。

    得知消息,年過六十風韻猶存的莊淑惠來到臨商業街對面的一間餐廳,首次不請自來,在周小容的面前坐下。

    「你還要繼續等?」

    容貌老去,兩鬢霜白的周小容木然不語,輕輕攪動眼前的一杯咖啡。

    本以為林娜最執著,沒想到這裡還有一個更加固執的。

    「你放手吧,他們已經走了,再也不會回來。就當給自己一個最後的機會,別再等了。」莊淑惠說完便走了。

    有些人不到黃河心不死,南柯一夢猶不知。

    夢醒時,回想起錯過的人,錯過的事,一切已經太遲。

    周小容最後一次眺望窗外,看看那個人常常經過的那條路,從此以後,她再也見不到了。

    黯然地回過頭,垂下眼瞼,默默地流出兩行淚來……

    ——全文完——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8-10 09:35:11 |顯示全部樓層
番外

    很久以前,有一個小城鎮名叫東城郊,離此地幾百公里外有一片野獸出沒充滿未知危險性的森林。

    本地人稱之為東城大森林,但外鄉人簡稱東郊之林。

    不管林子裡有多危險,擋不住人類看中商機發大財的野心,經常有人偷進森林打殺珍稀猛獸,砍伐林木。那些人很聰明,只在林子邊沿地帶,不敢深入叢林。

    雖有死傷,但收穫頗豐,當地政府屢禁不止。

    不過,近幾十年來沒幾個本地人敢去了,因為一去不回的機率太高。多半是外鄉人進去,有人曾從森林邊緣經過,時不時聽見裡邊傳出一些怪叫與慘嚎聲。

    那些外鄉人有些是組隊來,不知幹嘛的。有些自稱驢友,不信邪,非要進去征服這個危機四伏猶如原始森林般驚險的地方。

    他們若能成功進去,要麼傻了出來,要麼出不來。

    政府接到失蹤人口的報案,不得不硬著頭皮派人進林子搜尋,可惜轉來轉去皆回到路口,讓人摸不著頭腦。

    久而久之,那片森林被本地人稱為東城禁地。

    漸漸地,東郊之林這個名稱被人淡忘。

    初春,余寒未消,城鎮裡數棵枝葉秀麗的樹木開花了,花兒白裡透著一點紫,淡雅清香。

    「大爺,請問您知道東郊之林在哪兒嗎?」

    一間簡陋的屋舍門前擺著一個餛飩小攤,門前擺著幾張木桌。其中一張坐著四個外國人,各叫了一碗漂著蔥花的餛飩,邊吃邊向擺攤的老爺子問。

    他們的本國語言說得勉勉強強,老爺子一時沒聽懂,「啊?什麼?」

    「東郊之林啊,大爺。」那外國人又問了一遍。

    攤子後的屋裡有一個年輕姑娘正在搟餛飩皮,聞言,笑吟吟地說:「是東城森林吧?在我們這兒不能叫東郊之林,大家聽不懂,我們叫它東城禁地。你們去哪裡幹嘛?勸你們別去,太危險了。」

    旁邊桌子的一位黃皮膚黑眼睛的妹子回望笑道:「我們是學生,正在做一項研究。聽說東郊之林是原始森林,我們想進去觀察一下它的獨特生態,沒別的意思。」

    「不是我咒你們,不管什麼心思,去了肯定回不來。」年輕的店家姑娘伸手往鎮子另一端路口指了指,「那邊就是去禁地的方向,你們三思而後行吧。事先提醒一下,如果出事別指望這裡的警方能幫得上忙,他們進都進不了,只能靠你們的運氣。」

    這時,屋裡還有一張桌子坐著兩個粉雕玉琢的小孩子,一男一女。

    聽了這番對話,小男孩不由得抬頭問店家姑娘:

    「姐姐,既然是禁地,幹嘛要告訴他們?」這不是害了人家嗎?

    年輕姑娘笑眯眯地瞅他一眼,「小盆友不懂了吧?來這兒旅遊的人一般都衝著那地方來,說也說不聽。與其讓他們到處瞎蒙瞎撞,不如直接告訴他們好有個心理準備,是死是活看自己的選擇,怨不得人。」

    末了,她好心地提醒這對小孩:「兩位小盆友,回去告訴爸爸媽媽千萬別去那邊,附近有果園有花園,不用去那種危險的地方,知道嗎?啊,你們吃完了?要不要再加點餛飩?」

    看顏值,倆孩子獲得大眾歡心,可以免費添加。

    這兩個小孩是最近出現的,三天兩頭就到鎮上逛一逛。每次總會來這兒吃兩碗餛飩,大家都習慣了,紛紛猜測孩子的父母要不是來旅遊,要不就是來公幹可能長住。

    小男孩一頭小捲毛,眼睫毛長又翹,身上穿著略寬鬆的牛仔褲和一件純棉的絨外衣,小襯衫打底,顯得特別精緻可愛。

    小女孩剪著齊劉海,一頭烏黑長發梳成個小丸子。

    她穿的也休閒,一件長的淺綠絨毛衣和一件加厚的打底褲,外披一件小外套,腳蹬一雙小靴子,甭提有多招人喜歡。

    人們都喜歡可愛趣致的人或物,在眾人眼裡,這些一心想去東郊之林的外鄉人其實跟個死人差不多,因此說話一點兒不避忌。

    有今天沒明天的人,有什麼好顧忌的。

    反而是這對小兄妹,來了才短短幾天已獲得大部分店家的歡心。只希望孩子們的父母頭腦清醒些,千萬別嫌命長跑去禁地探險。

    萬一遇險,這對玉雪可愛的小兄妹就悲催了。

    「謝謝姐姐,我們吃飽了。」各自吃過兩碗的小兄妹謝過年輕姑娘,結帳時小男孩又說,「其實我們去過,爸媽聽見裡邊有野獸一直在慘叫所以不敢進。」

    拜託,幾十年來陸陸續續死了好幾拔人,多半是外國人,為嘛不吸取教訓呢?

    難怪外國人那麼少,原因在這裡。

    「那就乖了。」年輕姑娘一邊收錢一邊笑得合不攏嘴,她喜歡懂事又長得可愛的小孩,「慢走啊,今早剛下過雨,路滑。」

    全是青石板,有些濕滑。

    小男孩哦了聲,牽著小妹妹的手來到門口,見有小雨紛飛,利索地打開一把小雨傘擋在妹妹這邊,看得在場的一票女生眼冒紅心,心裡直呼卡哇伊~。

    「妹妹,走這邊。」他想向左走。

    誰知小妹妹不願意,站定,「走那邊。」她要向右。

    「好吧。」由此可以看出,小男孩是個脾氣溫和好相與的小紳士。

    然後,兩個小鬼手牽手一小步一小步慢慢向前走,留下兩個友愛的小背影引人垂涎。

    「好可愛!他們也是本地人嗎?」女生們紛紛開始打聽。

    看衣著不太像,差別有點兒大。

    這一問,頓時挑起擺攤的老爺子好感來,笑得見牙不見眼,「不是不是,他們的父母來公幹……」

    「沒人見過那對父母,每次都是小孩自己出來逛街。雖說他們很乖,可這做父母的心也太大了。」年輕姑娘一臉的不贊同,「想跟他們的父母說說,可惜不知他們住哪兒。」

    「跟去看看嘛。」

    「有人跟過,隔壁的老嬸和後街的幾個三姑六婆,跟著跟著人就不見了。小孩子腿快,她們跟不上。」

    「找個年輕人跟啊!」眾人替當地人的智商著急。

    年輕姑娘暗地裡翻個白眼,「幹嘛非要跟?人家又不是賊。」吃飽撐的。

    眾人一聽,也對,不禁悻悻地吃完走人。

    至於店家的勸告,大多當成耳邊風聽過就算,繼續向東郊之林前進。

    不過,知道方向也沒用,他們走了好久,大林小林找遍了,皆不是傳說中的東郊之林。

    因為林子的面積很小,走沒多久就出來了。

    「嘿,你們確定那個林子叫東郊之林?怎麼一直找不到?」

    「可能走錯方向了?」

    有人懷疑,那店家怕他們出危險,故意指錯方向讓他們白跑一趟。

    此言一出,惹來眾人的詛咒與埋怨聲,全是外語嘰哩呱啦的。

    從對話裡得知,原來他們的國度流傳著一個傳說,說天朝有一片東郊之林,裡邊住著一位美麗而神秘的女神,當年那個害死很多人的邪教教主就是被她弄死的。

    那位女神與各國首領訂有契約,她替人類解決妖女,人類贈地給她安身,雙方永不侵犯。

    這些神話是從各國退休領導或者王室中人傳出來的,甚至一些隱世的巫者也這麼說,因而引起眾人一探究竟的心思。

    還有奪寶的不軌企圖。

    在大家心裡,女神是不傷人的,女魔才是。

    很多人覺得,這個傳說有著恐嚇人們的意思,或許那片林子裡藏著很多寶藏,不然為嘛要嚇人?

    因此挑起人們的好奇心,以及挑戰、征服大自然的野心,導致前來送死的人絡繹不絕。

    也因此帶旺附近的城鎮,所有地名含有東郊、東城郊等字眼的地方部門忙抓緊時機整頓本土的環境衛生情況,紛紛豎起了各地奇特景點的招牌招攬客人。

    「唉,真是學不乖,死了那麼多還要來。」

    看著那些探險者不甘心地整裝上路,坐在樹上的小女孩感嘆道。

    「外國人崇尚自由,對未經破壞的大自然充滿好奇心,誰也擋不住他們。」小男孩晃著兩條小短腿,不緊不慢地解釋。

    小女孩撇撇小嘴,無聊地取出手機翻了翻。

    「咦?周小容死了。」

    小男孩不以為意,「人老了自然會死。」她比兩人大幾歲,估計七十了。

    「她是自殺。」

    哦?小男孩一愣,「為什麼?」

    「按淑惠的那首悼念詞來看,好像是活膩歪了。」小女孩百思不得其解,「奇怪,淑惠到底跟小容有什麼矛盾?這些年兩人一直沒聚過。還有,她倆有矛盾就算了,貌似小容也不太喜歡我。」

    遷怒?夾在兩人中間,所以她成了炮灰?真小氣。

    「幹嘛要在乎一個連自己都不喜歡的人喜不喜歡你?」話有點繞口,卻是事實,「我討厭分不清現實的人。」這是他的心裡話,第一次意思清晰明確的表達。

    不是說對方活該,而是純粹的討厭她們的言行。

    譬如董敏敏,譬如周小容之類。

    喜歡一個人沒錯,錯在不該一廂情願地影響他人的生活。

    若非小青梅有幾分能耐,要不是子桑族有幾分勢力,兩人的平靜生活肯定被各種矛盾與利益衝突打破。

    「可能藝術家都這樣,對未來的憧憬過於美好,所以比較挑剔。」小女孩嘆了下,「看看錢瑤,即將四十歲時嫁給情投意合的師兄,如今孩子也長大即將成家。」

    兩口子已經在盤算著,等兒子結婚,他們就回家鄉的客棧當掌櫃,生活充滿希望,其樂融融的。

    反觀周小容,不知她這輩子到底在想什麼。

    「她該不會對自己下了什麼咒,如果報不了恩終身不嫁吧?」說著說著,小女孩腦洞大開,眼裡充滿了不可思議。

    「你想太多了,」小男孩默默吐槽,「看,太陽下山了,寶寶,該回家了。」

    小女孩哦地應了聲,兩人晃著一雙小短腿在樹杈上悄然消失。

    在現實生活中,人體出現異常的事蹟頂多就是老人換新齒,滿頭華發變青絲。

    像子桑和秋寶這種五、六十多歲驟變五、六歲的例子實屬罕見。

    一對活生生的例子,讓子桑族人大為稀奇,並產生看熱鬧不嫌事大的心態,試圖說服兩人讓人生從頭再來。

    意思是,讓兩人重新背起小書包從幼兒園的娃娃做起。

    這一點,秋寶誓死不干。她已經讀過兩遍,再讀一遍絕逼死翹翹,悶死的。

    她不去,子桑不去就順理成章了。

    不過,面對族人不贊同的目光,他答應等成年去考個學位便是。

    畢竟,在人類的世界裡學位是必須有的,但用不著浪費時間回學校跟一群豆大的小屁孩為伍。

    雖然子桑不再是族長與大祭司,不在其位,威嚴猶存。

    他說不,其餘族人只能應從。

    兩人依舊用回原名,世界上同名同姓的人大把,不缺他們倆。

    而且出生地是東城郊。

    能返老還童的漿果,子桑族人大嘆奇蹟,眼巴巴地渴望自個兒種的漿果也能出一兩個半生熟的來。可惜,自然生長未到成熟期的半生熟無效,反而小毒,吃半顆能拉三、四天肚子。

    待到成熟期,白裡透紅的果子連影兒都沒見著。

    眾人猜測,可能是神府煞氣重,導致泥質出現異常果子產生異變。

    可惜,其他魔植、靈植有解藥,這個沒有,害得兩人只能再返童年。

    由於身份與體質的特殊原因,族人對兩個假小孩關懷備至,讓他們感覺壓力山大。而且父母特意回來照顧他們,子桑媽媽天天追著他倆掐臉蛋逗娃娃似地玩鬧。

    姥爺姥姥也是,真把他倆當成五、六歲的孩童對待,吃飯還要戴圍兜。

    幾次抗議無效,實在受不了,於是兩人離家出走距今將近一週了。

    春妮的孫子出世,她捨不得孫兒留在家裡照顧。

    她不走,東百里自然走不開,組隊探險的事暫時擱下。

    加上這兩個離家出走,候明哲和花洛乾脆攜手周遊列國,開始各玩各的。

    子桑和秋寶的新家,一如既往地走到哪兒,建在哪兒,採用神通術打造而成。他們沿著東郊之林在各地遊玩,遇到好玩的,好吃的地方就多呆幾天,呆膩了再搬。

    他們打算繞完東郊,再去游其他地方。

    屋裡一切家務事皆用神通術完成,因他倆體積小,做家務活不太方便。

    能跟小青梅重返童年,子桑是高興的。

    生活上的習慣適應了就好,就一樣令他特別不爽。

    由於年紀小,兩人不能愛愛了,這一點讓子桑鬱悶得想哭。每天晚上,兩個小屁孩只能無聊地趴在窗邊來一場夜觀星象的爭議。

    當然,在他眼裡,小青梅絕對是胡攪蠻纏,因為她不懂紫微斗數星相運算的方法。

    沒事,辯著辯著,或許她就懂了。

    掃盲是一件需要長久堅持的鬥爭,他要有耐性。

    「啊啊啊——」

    今晚,兩人坐在屋頂觀星,忽聽遠方傳來殺豬般驚恐的喊叫聲。

    舉目遠眺,發現事情的真相。

    原來又是守林人童心未泯,扮鬼嚇跑了許多死活要硬闖東郊之林的人們,今晚這批亦不能例外。

    除非他們不怕死反撲守林人,或許能打開東郊之林的地獄之門……

    「寶寶,要不我們也去國外走走?」順便散播謠言,說東郊之林是一批科學狂人引誘冒險者前去送死的地方。

    「走水路還是空路?」她啥工具都有。

    「水路不行,最近老聽到有油船掉海裡,太髒了。」

    好,那就走空路。

    說走就走,收起小屋準備啟程。

    由於兩人年紀小,坐飛機太引人注目且不方便。

    所以,一個喚出小金子,一個召來小麻雀,騰空而起,正式開始漂洋過海的探險之旅……
請注意︰為維護論壇文章品質,任意「灌水回覆」可能導致您的帳號及所有文章被直接刪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17-9-21 14:46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