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發表人: 個人言論

[其它小說] [雲霓]覆手繁華(正文完)  關閉 [複製連結]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1-10 00:42:39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七百七十章 溫暖

  戰馬奔馳,如同平底起了層風沙,當所有人都看著怔愣時,幾百個人影出現在這隊騎兵前。

  那些人竭力奔跑,恐怕會被後面的騎兵追上。

  城牆上忽然有人大喊一聲︰「是金人,從城裡逃出去的金人,他們將那些金人趕回來了。」

  「哈哈哈。」

  有人忍不住笑起來。

  這的確是一件值得讓人高興的事。

  「大人,您瞧,這些金人跑不了了。」

  這些傷害燒殺搶掠無惡不作的劊子手,逃不走了,他們必須為做過的事付出代價。

  陸瑛望著眼前的景象也不禁心中舒暢。

  金人倉皇的模樣,神情從兇神惡煞變成了如今的驚惶和恐懼,丟掉了手裡的利器,被身後的人追趕著逃命。

  「他們一定後悔來到我們齊地。」

  「哭爹喊娘也來不及了。」

  「昨天早晨他們進城老子就想去拼命,還好忍住了。」

  「陸大人,這都是您的功勞,兄弟們之前還誤解您……從此之後您說什麼,兄弟們都沒有二話。」

  「就算這次來的是朝廷兵馬,只要陸大人不準我們開城門,我們就與他們死戰到底。」

  「對,死戰到底。」

  金人逃到了弓箭射程之內,就不敢再前行,後面的騎兵瞬間就圍了上來。

  副將上前低聲道︰「大人,我們要不要……動手。」

  現在射箭不但能夠對付金人,還能威懾這些騎兵,萬一騎兵是朝廷派來攻城的,他們也算掌握了先機。

  陸瑛瞇起眼楮,騎兵停下來,一面旗子也映入他眼簾。

  大旗上寫著偌大的一個「韓」字,來得是韓璋。

  「榮國公。」

  韓璋驅馬上前,城牆上許多人都辨認出來。

  陸瑛沒有想到,來的真的是韓璋,裴杞堂命韓璋來相州,是要勸他歸順朝廷?

  韓璋從太原到相州有一段距離,也就是說在他殺金人之前,裴杞堂就已經斷定他沒有投靠金人。

  相信他的人,竟然是裴杞堂。

  眨眼功夫,韓璋的騎兵已經將金兵清理乾淨。

  城下的韓璋抬起頭︰「陸瑛,我們是奉命過來幫忙的,雖然人手不多,但是也可以與你們一起抗敵。」

  陸瑛目光微深,思量片刻吩咐副將︰「打開城門吧!」

  副將有些擔憂︰「榮國公是慶王妃的義兄,會不會對大人不利。」他們可以一起殺金人,但到底還是對立的。

  陸瑛搖搖頭︰「韓璋想要攻城,不會用這樣欺詐的方式,讓他們進來吧,興許我們還能知曉一些朝廷的消息。」

  韓璋做事向來光明磊落,就算要打仗也會堂堂正正的動手,他也不用這樣風聲鶴唳。

  城門打開。

  韓璋先驅馬入城,陸瑛帶著人下了城樓去迎接。

  韓璋看起來有些消瘦,卻仍舊神采奕奕,不怒自威,韓家軍立在身後,如同一面銅牆鐵壁,讓人望之膽寒,如果沒有韓璋,金人早就攻破了北方重鎮。

  韓璋跳下馬來,上前一步拍了拍陸瑛的肩膀,臉上露出笑容︰「還記得當年鎮江打仗,你曾去軍帳找過我,那時候我覺得你思量太多,又是一個書生,現在看來是我錯了。」

  陸瑛一怔。

  沒想到韓璋會當眾提起從前。

  周圍是一片沸騰之聲,每個人臉上都是與有榮焉的神情,能夠得到榮國公誇讚真的是值得讓人驕傲的事。

  韓璋和陸瑛一路向衙門裡走去。

  城裡已經開始收拾金人的屍體,這樣忙碌的場面,讓陸瑛彷彿回到了當年鎮江大戰時的情形。

  他跟瑯華就是在那之後才慢慢疏遠。

  陸瑛和韓璋進了門。

  陸瑛才道︰「榮國公來這裡,是受了朝廷之命前來勸降我們的嗎?」

  「沒有什麼勸降,」韓璋目光微深,「聽說趙氏和齊蔚已經去了京城,你又在相州立下大功,就算之前與大行皇帝出逃,也不會有人在意。」不管陸瑛從前做了什麼,他確實救了幾城的百姓,這是不爭的事實。

  韓璋道︰「你可以不必走那一條路,等到平息了戰事,一切就都結束了。」

  陸瑛仔細地聽著韓璋的話。

  外面隱隱約約傳來將士們的歡呼聲。

  經過昨晚的廝殺,他已經體會到人命的堅持和脆弱,大齊經過了這麼久的動亂,所有人都盼著將金人逐出去之後,過上從前安定的日子。

  他們可以讀書,可以練武,可以科舉,可以成親、生子過上一生。

  這才是他們為什麼要浴血奮戰。

  韓璋走到輿圖前指過去︰「朝廷兵馬在這裡與金人交戰,率軍攻打我們大齊的金人王爺是個睚眥必報的武夫,曾因為與遼國的一箭之仇,屠了遼國五座城,殺了三萬遼軍,這人勇猛善戰,在金人中一直享有威望,他得知你是詐降,定會帶兵前來攻打,你率軍埋伏在兩翼,等到慶王爺的兵馬,再一同夾襲他,只要他輸了,金人就會受到重挫,元氣大傷不敢再來犯我大齊。」

  「我帶人留下守城,爭取在慶王爺沒到之前不讓金人破城,無論發生什麼事你們都不要輕舉妄動。」

  「我們可以用一城做餌,贏這一戰。」

  韓璋的話擲地有聲,讓陸瑛心中一暖。從來沒有人這樣信任他,與他推心置腹地說這樣的話,彷彿他不再是那個活在陰暗裡的人。

  韓璋趕到相州不是為了讓他向裴杞堂求降,而是真的要幫他,甚至不惜換他守城。

  最危險的就是相州守城的將士,就算等到了朝廷兵馬增援,也會折損十之七八。

  陸瑛猶自怔愣著,韓璋已經一掌拍在他肩膀上︰「年紀輕輕,以後的路還長著,慢慢來,都會好的。」

  陸瑛覺得胸口彷彿被撞了一下,突然之間就有了一線希望。

  難道經歷了生死之後,人性也變得脆弱了,所以只是一點點的關切和希望,就讓他想要與韓璋更親近些。

  他已經許久沒有與旁人好好說話了,尤其是韓璋這樣對戰局分析的如此清晰的人。

  陸瑛微微一笑,止住了心中的盼望。

  推開門,看到了早就鬧在一起,親切交談的兩軍將士。

  外面陽光和煦,映照得所有人都笑容燦爛起來,讓他也想走出去,與他們一同站在那裡。

  韓璋和韓家軍的確讓人敬佩。

  怪不得瑯華會那麼關切榮國公,如果榮國公死在相州,定然會讓許多人傷心。

  陸瑛向後退了一步。

  陸瑛淡淡地道,「榮國公的心意我心領了,在相州,榮國公是客,不能喧賓奪主,這城要我們自己守。」

  「我來守城。」

  韓璋轉過頭,陸瑛的臉藏在黑暗中,讓人看不清楚,風吹過來,陸瑛身上的長袍微微舒展,卻讓他多了幾分的倔強和驕傲。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1-10 00:42:50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七百七十一章 我是陸瑛

  金人十萬大軍,剛剛踏入大齊的土地,就接二連三遭受重創,折損兵將無數,三公主也成了階下囚,雖然金人之後又投入了幾萬兵力,但是卻沒能扭轉局面,與大齊對戰之中金人損失了大量的人力財力,若是大齊能夠一直勝下去,不但能將金人逐出齊地,而且金人十年之內沒有能力再興兵。

  裴杞堂神采奕奕地望著眼前的輿圖。

  淮南王不禁心中嘆息,王爺可真沉得住氣,換做旁人早就龍袍加身,他卻是一副不將金人逐出大齊,絕不肯談論皇位的模樣。

  不但如此,慶王妃還將太子齊蔚和趙氏迎進了京,大齊沒有因為皇位空虛而混亂,而是上下一心支持慶王抗敵,本來是爭奪皇位的情勢,就此變成了萬眾歸心。

  裴杞堂道︰「相州怎麼樣了?」

  淮南王立即躬身︰「還沒有破城,沒想到陸瑛一個文官,帶起兵來也不含糊。」

  「即便沒有破城,相州的情形也不能再等,連夜進二十里扎營,稍作休息,明日五更之前騎兵先行,解相州之圍,」裴杞堂說著頓了頓,「別忘了給衛所留下四十頂軍帳。」

  這次突然將戰場改在相州,他還以為慶王妃會來不及籌備藥材,卻沒想到醫工會和他們幾乎同時抵達,這就是慶王和王妃之間的默契。

  ……

  「大人,大人……」

  疾呼傳來,陸瑛疲憊地睜開了眼楮,緊接著他感覺到了右腿斷裂般的疼痛,他的冷汗立即淌下來。

  方才金人一刀刺在他的腿上,鮮血噴湧而出,他帶人將金人都丟下了城牆,然後就暈厥了過去。

  陸瑛問過去︰「金人有沒有再攻城?」

  副將道︰「沒有,您就安心養傷……」

  陸瑛長長地喘了口氣︰「慶王的兵馬要到了。」

  副將訝異地道︰「大人怎會知曉?」

  「金人拼命進攻,就是要在慶王到來之前奪取相州,相州城牆堅固,是極好的屏障,只有這樣才能與慶王的兵馬一戰,」陸瑛小心地挪動著身體,換來的卻是一陣顫抖,顯然右腿上的傷已經限制了他的行動。

  陸瑛神情出奇的冷靜︰「今晚金人還會傾力攻城,若是守不住,你們就從西門離開,我留下做最後的安排。」

  副將搖搖頭︰「真的要走,也是卑職先護著大人離開,只有大人平安無事,我們才知道後面要怎麼辦。」

  陸瑛端起碗抿了一口水︰「你們出去之後投奔朝廷,放下之前的成見,與朝廷兵馬一起殺敵,若是能夠活下來,將來也會被論功行賞。」

  副將立即道︰「我們追隨的是陸大人,除非陸大人決定投靠慶王,否則我們……不會這樣做,相州城的將士都願意與陸大人共進退,相州我們守了這麼久,既然慶王已經來了,我們不如就連夜出城向西去,與大齊接壤的吐蕃說不得會接納我們。」

  副將說的這些,陸瑛早就已經思量過,打了勝仗離開,為自己壯了聲勢也能得到許多支持,就像裴杞堂藏在江南那麼久,朝廷始終捉不到他,那都是因為百姓們為他遮掩,有了民心才能有接下來的事。沒有齊蔚,他也能設法偏居一隅。

  可是不知為什麼,這些日子他卻愈發覺得沒有意義,心不靜哪裡都不得安身,這些年的奔波和掙扎,已經讓他覺得疲累。

  嘈雜的聲音突然又傳來。

  「陸大人,」城門守將讓人來稟告,「金人又攻城了。」

  陸瑛微微一笑,他猜的沒錯,裴杞堂來了,金人這是在做最後的掙扎。

  「抬我去城樓。」陸瑛吩咐。

  只有看清楚金人進攻的情勢,才能知道要如何抵抗,撐過這一次,相州城就真的平安了。

  金人如同瘋了的野獸,拼命地掙扎,連續的攻城讓相州耗盡了所有,隨時隨地都可以轟然倒塌。

  這一夜彷彿格外的漫長。

  大家看著身邊的人一個個離去,誰也不知道能不能看到第二日的朝陽。

  「堅持……朝廷的兵馬明日就會趕到,那時候我們就贏了。」

  陸瑛捂著傷腿,傷口處還有鮮血一點點地滲出來,滴落在地上,鮮血帶走了他的溫度,讓他覺得冷風刺骨。

  就像小時候被罰跪在堂屋裡,寒冷順著他的腿一點點地向上爬,他疼得難過,忍不住哭出聲,得到的卻是婆子的打罵。

  他只是個庶子,從小就要懂得順從嫡母,不要有半點的反抗之心,靜靜地等待高宅深院將他吞噬。

  姨娘說,別哭,別說話,不要掙扎,這樣就好,很快就會好。

  所以他閉上嘴,沉下眼楮,讓人永遠看不出他的喜怒哀樂。

  從此之後沒有人看透他的心,沒人知道陸瑛到底是個什麼人。

  他親手捂死了父親,揭發了劉景臣,害死趙廖,騙過金人,他一個任人折辱的庶子,終於開始一點點掌握了權利,左右皇帝,控制太子……可是他卻一點都不覺得快樂。

  他內心深處,仍舊無助地跪在黑暗之中,從不曾站起來。

  「大人,您先走吧!」副將的聲音傳來。

  陸瑛搖了搖頭,不走了,他不願意再走了,這裡就是他的盡頭。

  「大人,」副將眼楮中含著淚水,「您現在動身還有一線生機。」

  陸瑛露出一絲笑容︰「活著,太辛苦。」

  活著太苦,永遠改變不了,永遠得不到想要的快樂,就連喘一口氣都像是被無數的針刺在心頭。

  傷口永遠不能癒合,每天都流著血,卻又不能死去,與其這樣煎熬,不如換別人活下來。

  陸瑛靠著城牆慢慢坐下︰「讓我守住這城吧。」

  就在這裡,高高的城牆上,站得這樣高,留在這裡,或許有一天會被人看到,被人想起,被人懷念,而不再是厭惡和痛恨。

  很好,他的結局。

  「轟」撞擊城門的聲音傳來,整個天地都彷彿佛為之動搖,這一次金人堅定不移要摧毀一切,不再將城中的守軍看在眼裡。

  陸瑛目光清冽,他從來都看不得這樣的蔑視,所以他必須要讓金人知道,他陸瑛是誰。

  「點火。」

  陸瑛清脆的喊聲過後,兩扇城門也轟然倒塌,金人興奮地衝進城。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1-10 00:43:02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七百七十二章 我愛你

  城門打開,金人將領大聲呼喊︰「殺進去。」

  小小的相州城,讓他們耗費了大量的時間攻打,不但如此,陸瑛竟然敢欺騙他們,從背後下手,不聲不響地殺了他們的將士。

  他要讓陸瑛死在這裡。

  金人撞開了塞車,再也沒有什麼能夠阻止他們的腳步,只要他們衝進去,就是齊人的死期。

  「喂,看這裡。」有人喊了一聲。

  突然響起的齊語,讓所有人抬起了頭,幾支燃燒的火把出現在金人眼前,在金人還沒有反應過來之前,火把在空中劃了個漂亮的弧度落在金人腳下。

  火迅速地在地上轉了個圈,一股奇怪的味道在空氣中蔓延。

  「騰」地一下黃色的火苗變成了淡藍色,向潮水般向金人湧過來。

  「是酒和稻草……」齊人顯然早就有所布置。

  話音剛落,一股濃煙在火光中蔓延,刺鼻的味道隨之四散,金人只覺得眼鼻口裡一陣刺痛,彎下腰不停地咳嗽。

  「咣」數不清的瓷壇從城牆上扔下,又是幾隻火把點燃了火勢。

  守城的並將已經沒有了羽箭,他們卻準備了另一種守城的武器。

  金人將領眼楮一片血紅︰「堅持住。」

  堅持住,若是能敵過這一場火,齊人就無計可施,現在的情勢很明顯,齊人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否則他們不會等到他們打開城門那一刻動手,因為這樣近距離的攻擊才更有殺傷力。

  火不可能無限止地燒下去,齊人也在城牆之上,他們不能燒死自己,所以他們必須堅持,不能後退。

  金人將領道︰「誰也不準退。」

  話音剛落,更多的瓷罐被扔下來,大火熊熊燃起吞噬著所有一切,彷彿整個城牆都跟著燃燒起來。

  瘋了,齊人已經瘋了。

  齊人竟然不怕燒死自己,等他們將大火撲滅的時候,恐怕慶王的軍隊也到了。

  他們已經無路可走。

  ……

  裴杞堂策馬上前,看到了包裹在煙霧之中的相州。

  淮南王不禁道︰「這是怎麼回事?難不成金人已經破城了?」

  裴杞堂搖搖頭,遠遠地望過去,金人大部分軍隊仍舊在城外,如果破了城,金人會蜂擁而入。

  如果不是金人那就是陸瑛。

  陸瑛放火來保護相州,大火燒盡之前金人拿相州城無可奈何。

  「不要扎營了,」裴杞堂道,「輕騎和重騎先行立即攻打金人。」

  他要讓金人無前路可走,無後路可退,他不可能辜負了這場大火。

  ……

  「咳咳咳……」陸瑛開始弓腰咳嗽。

  燃燒藥材是他從古籍中發現的法子,巴豆、砒霜等物被點燃,濃煙刺鼻,聞到太多就會無法呼吸。

  如果瑯華知道他這樣用藥材,不知道會怎麼樣。

  陸瑛搖了搖頭,他就是能想到這種見不得光的法子。

  火勢越來越大,金人已經放棄了進攻,不停地向後退去。

  陸瑛微微一笑,這城算是守住了。

  「大人……大人……」副將急著呼喊。

  陸瑛的身影卻被淹沒在濃煙之中,他不想在起身,也不準備起身,他終於做到了,不算是辜負相州百姓,也沒有愧對趙廖。

  地動山搖的馬蹄聲響由遠至近傳來。

  裴杞堂的軍隊。

  陸瑛眼前一亮,他用盡全力站起身,一步步向前挪去,城牆被烤的炙熱,每走一步都說不出的艱辛。

  但是他想看一看。

  兩支兵馬從左右兩翼包抄過來,如蒲扇般將金人死死地壓住,已經散亂的金人先鋒隊伍,現在如失巢的黃蜂般四散而逃,一個個被裴杞堂的騎兵斬殺。

  被圍在中間的金人王爺,仍舊有幾分的氣勢,卻也似被困在籠中的野獸,無法伸展手腳。另一只隊伍似利刃般斬殺金人徑直向城門而來。

  是韓璋。

  沒想到這樣的關頭,韓璋還想要營救他。

  第一次有人這樣看重他的性命。他也該滿足了。

  這仗金人必然會輸。慶王還沒有出現,金人已經出現難以挽回的敗勢。

  裴杞堂真的很厲害,他能讓所有的對手心服口服,包括他在內。

  瑯華選對了人。

  陸瑛腿一軟,坐倒在蒸騰的煙霧之中,他抬起眼楮看向頭頂的天空。

  太陽已經升起,難得的是那輪掛在天邊的圓月仍舊發著淡淡的光輝。

  很美,也很圓滿,彷彿精心準備過的一樣。

  陸瑛慢慢地闔上了眼楮。

  「瑛哥。」姨娘的聲音傳來,柔軟的手拉住了他的。

  陸瑛睜開眼楮,姨娘卻已經不見了,不知什麼時候他坐在了書桌旁,面前是厚厚的一摞公文。

  「三郎,夜裡冷,披上件衣服吧!」

  一件外衣落在他的肩膀上,驅趕走了他身上的寒意,讓他整個人都溫暖起來。

  陸瑛轉過頭看到了瑯華。

  她穿著藕色的褙子,梳著簡單的圓髻,俏麗地站在那裡,明亮的眼楮中映著他清晰的影子。

  他想要喚她一聲,卻嗓子發緊,說不出話。

  瑯華,原來她在這裡。

  他還以為這輩子再也不能相見。

  瑯華伸出手去踫了踫他桌上的茶碗,那是一杯冷茶。

  只要他遇到棘手的公務,就會連喝茶都顧不得了。

  瑯華顯然知曉他這樣的習慣,不由地嘆了口氣,輕聲道︰「別看了,早些歇著吧,或許一覺睡醒就有了法子。」一隻手合上了他的公文,另一隻手拉住了他的衣袖。

  什麼時候他們竟默契至此。

  他被牽引著站起身,看著她那溫柔卻又倔強的神情,周圍漸漸模糊起來,她的手卻仍舊是那麼的真實,就這樣帶著他一步步向前走去。

  那麼的安靜,又是那麼的溫暖。

  他不再難過,不再害怕,不再寒冷。

  能不能就這樣一直在他身邊,不管他是誰,不管發生任何事,都不要離開,永遠地,就在他身邊。

  一切都是那麼的溫暖。

  ……

  ……

  瑯華,我愛你。

  *********************************************

  作者有話說:一直在想陸瑛的結局,可能不是那麼的完美,但是這個人物我已經仔細地去表達了,可能他有功有過,不算是一個好人,但是他很真實。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1-10 00:43:16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七百七十三章 幸福美滿

  裴杞堂的大軍連連打了勝仗,金人開始越發慌亂,因為齊軍已經收回了真定,再往北就是金人土地。

  齊人列兵在邊疆重鎮,戰鼓擂聲震天,嚇得金王親自帶著人前來求和。

  最終金人讓出了三城之地,賠給大齊幾千匹戰馬。

  聽到這些消息,杭庭之眼楮發亮︰「金人向來將戰馬看得比什麼都重要,這次這般求和,是真的心甘情願地認輸了。」

  瑯華抿了口茶,金人沒得選擇,裴杞堂乘勝追擊沒有給金人半點喘息的機會,要不是顧及大齊的國力,裴杞堂很有可能直搗金國的西京,讓金人也嘗嘗都城被困的滋味兒。

  她也終於能鬆口氣,大獲全勝的背後都是他捨命相搏,從幾百人到幾萬人,浴血奮戰才有的結果。

  瑯華扶著腰站起身︰「王爺很快就會回來了。」

  ……

  終於盼到了這一天,裴杞堂班師回朝,京中一片喜氣洋洋,瑯華早早就起身梳洗,換了一身新衣裙。

  阿瓊笑著侍奉瑯華梳頭︰「若是從背後看,都不知王妃懷了身孕。」

  瑯華摸著尖尖的肚子,這個孩子很體貼娘親,除了開始的時候讓她嗜睡之外,月份越大反而越讓她覺得精力十足,在花園裡散步的時候,不知不覺就健步如飛,沒有半點的笨拙,要說有些改變,大約就是飯量大了不少。

  一切準備妥當,瑯華坐著馬車徑直去了城門。

  站在城樓之上,能夠第一時間看到裴杞堂出現在眼前,分別了那麼久,心中滿是相聚的渴盼。

  蕭邑上前稟告︰「王妃,就快了,大軍還有三個時辰能到,王爺應該會先一步進京。」

  瑯華不禁失笑,讓裴杞堂規規矩矩帶著兵馬,浩浩蕩蕩地出現在人前,幾乎是不可能做到的事。

  可惜了,注定是沒有人能夠看到慶王爺帥十幾萬兵馬的威儀,這或許不太完美,但是依舊不會影響他是那天邊皎皎明月。最重要的是,他是她的夫君,她孩兒的父親。

  想到這裡,瑯華不禁心中一暖,肚子裡的孩子也彷彿感覺到了什麼,歡快地舒展著手腳,瑯華正覺得高興,一股暖流忽然順著她的大腿淌下來。

  「嘩」地一聲濕了她的鞋面。

  旁邊的蕭媽媽睜大了眼楮,然後倒吸一口涼氣,立即上前攙扶起瑯華,吩咐蕭邑︰「快……抬肩輿上來,王妃……王妃要……」

  瑯華不禁怔愣,她竟然會在這個時候生產,這孩子還真是會挑時候,讓她又是甜蜜又是緊張,還有些哭笑不得。

  在城樓上……

  這孩子難不成也跟他父親一樣,將來要四處征戰?

  她可不願意有這樣的預示。

  馬車一路回到了慶王府,顧老太太和杭氏已經得了消息等在門口,杭氏上前攙扶了瑯華,慌忙問過去︰「怎麼樣,有沒有哪裡不舒坦?不是還沒有到日子……快……讓穩婆立即看一看。」

  杭氏的手冰涼,眉宇間滿是擔憂。

  顧老太太見狀道︰「別慌神,不過差個幾天也是尋常,正好趕在王爺回京,依我看是個好兆頭,若是快的話,說不得王爺還沒有進門,就已經做了父親。」

  祖母的幾句話讓瑯華的心安定下來。

  幾個人穩穩當當地將她抬進了門又安置在炕上,穩婆立即上前查看她的情形。

  「王妃是頭一胎,快的話也要等到晚上。」

  瑯華看一眼沙漏,現在不過才巳時初,沒想到要那麼久,怪不得她還沒覺得特別的疼痛,若是這樣就能生下孩子,那也太過輕鬆了。

  杭氏小心翼翼地用帕子給瑯華擦汗,輕聲安慰著瑯華︰「不疼的時候就歇一歇,這樣才能有力氣。」

  瑯華胡亂地點著頭。

  疼痛一陣強過一陣,開始她還能安靜地躺在床上,後來她就恨不得起身來走動,穩婆立即上前阻止︰「王妃是先破水尤其要小心。」

  言下之意能不動就不要動。

  瑯華忽然想起在軍帳裡為傷兵縫合傷口的事來,若是能將肚子剖開取出孩子再縫合好,說不得都比這樣要輕鬆些。

  這樣折騰了兩次,瑯華就覺得沒有了力氣,周圍的一切逐漸變得模糊起來,穩婆不停檢查著她和孩子的情形,胡先生進門用過了針,還將幾顆藥丸塞進了她的嘴裡,她剛剛覺得舒服了些,疼痛卻再一次如期而至,讓她整個人忍不住哆嗦。

  有幾次瑯華彷彿都聽到了孩子的哭聲,可是清醒過來就發現什麼也沒發生,都是她在妄想。

  真讓穩婆說對了,她這樣下去真的要半夜才能生下孩子。

  瑯華喝了兩口蕭媽媽送來的甜湯,就又躺下來。

  杭氏輕輕地揉著她的後背,她想要安慰杭氏卻張不開嘴,實在是太疼,太累了。

  隱隱約約她聽到胡先生和御醫在爭論些什麼,三個穩婆都不敢插嘴,只是躬身站在一旁。

  最終胡先生拂袖︰「若是王妃出了事,我來負責。」

  然後阿莫化開了一匙藥給她。

  瑯華沒有猶豫就將藥吞了進去,胡先生做的決定都是為了她好,這一點毋庸置疑。

  吃了藥,瑯華覺得胸腹一片暖洋洋的,腰間的酸疼也減輕不少。

  胡先生道︰「王妃盡量歇一歇,您若是太過疲累,到了關鍵時刻反而會脫力。」

  胡先生說得對,她應該盡量保存體力。

  瑯華閉上眼楮,暈暈沉沉地睡去,再醒過來時只覺得手被人緊緊地握住,她還沒來得及去看周圍的情形,劇烈的疼痛就讓她驚呼出聲。

  「穩婆,」裴杞堂低沉的聲音響起來,「快來看看。」

  瑯華不禁一愣,抬起頭來看到裴杞堂,他看起來不像是平日裡那般安然,眉宇中反而有種憂色,下頜的青鬍茬還沒來得及刮去,身上隨隨便便穿了件袍子,顯然只是胡亂換了衣服,就趕了過來。

  男子不是不能進產室嗎?他怎麼會來了。

  可是她不得不承認有裴杞堂在這裡,她覺得踏實了許多,甚至連疼痛都減輕了些。

  「我沒事,」瑯華舔了舔嘴唇,聲音沙啞,「你出去吧,讓母親陪著我。」

  裴杞堂卻將瑯華攏在了懷裡︰「就快了,穩婆說已經要生了。」

  瑯華點了點頭,緊緊地握住了裴杞堂的手。

  又不知過了多久,瑯華覺得已經耗光了所有的力氣。

  最後一次施力過後,終於一聲嬰兒清脆的啼哭聲響起。

  穩婆立即跪下來道喜︰「恭喜王爺、王妃,是位小郡主。」

  瑯華長長地舒了一口氣,整個人癱軟在了床鋪間,笑容漸漸地爬上了她的臉頰,她的微姐兒出生了,差點在城牆上出聲的女兒,不知她將來又會走那條路呢?

  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前世她一直未能有兒女,今生不再有那樣的缺憾。

  這就是老天給予她最大的饋贈。

  裴杞堂小心翼翼地將孩子抱在懷裡,他的眼楮都往日都要明亮許多,長長的手臂將微姐兒捧住,滿身戒備,生怕她會受傷似的。

  裴杞堂半晌才彎下身將瑯華也摟在懷裡,笑容從他眼底散開,歡快的模樣像是一個孩子︰「瑯華,從此之後我別無所求。」

  「我已經什麼都有了。」

  裴杞堂輕聲呢喃,一吻落在了瑯華額頭上。

  瑯華閉上眼楮,她要感謝許氏、寧王,沒有他們就沒有她這一路的悲喜,也不會讓她如此珍惜每一刻的歡樂和幸福。

  她要陪在裴杞堂身邊,看著他們的孩子長大,一點點地變老,也只有這樣才不算虛度了一生。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1-10 00:43:32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七百七十四章 最好時節

  新皇登基大典照禮數應該在大行皇帝駕崩一個月內舉行,這次卻過了一年時間,奉天殿才迎來了新主子。

  皇帝繼位、封賞功臣,宮中上下喜氣洋洋,大齊的都城也是一片繁華的景象。

  將慶王扶上了皇位,壽王才算鬆了口氣,轉頭看向旁邊的舒王,兩個人頗有些執手相看淚眼的感覺。

  曾有一度他真的以為慶王不願意登基,讓他們扶一個乳兒上位,那樣的話,他這把老骨頭可真是連死都不敢了,這下好了,天下太平,他可以沒事溜溜鳥,看看家裡給他備下棺木。

  再看御座上的新帝,雍容地端坐在那裡,一身的威儀,目光清澈彷彿能夠洞悉一切,臉上沒有半點青澀的神情。

  壽王不禁為之驕傲,這才是齊家的男兒。

  所有人跪下俯首稱臣。

  緊接著是冊封皇后,這一點更加沒有懸念,只不過這位皇后娘娘的母家到底是顧家還是徐家,冊封之後這份賀禮要送去哪裡,許多人都拿不定主意。

  要知道按禮數,皇后接了寶冊之後,就該充盈後宮了。

  壽王瞇著眼楮笑,文武百官的心思他全都知道,誰叫咱們這位皇上沒有登基之前就已經大名鼎鼎,不知多少女子恨不能嫁,若是能在進宮之前得了皇后娘娘的歡喜,將來就更容易得到一個高點的名分。

  再看徐松元和顧世衡兩個人,靜靜地站在那裡,彼此眼神沒有任何的交集,生像是老死不相往來的模樣。

  讓所有人不敢輕舉妄動生怕會一腳走錯進了鬼門關。

  壽王捻了捻鬍子,做老人家的好處就是,每天都能看到傻瓜前僕後繼。

  徐、顧兩個人早在寧王圍攻京城的時,就穿了一條褲子,如今做出這樣的姿態,根本就是在聯手捉弄那些別有用心的人。

  壽王砸了咂嘴,可惜沒有一杯茶,否則這可比看戲聽曲兒要舒坦多了。

  ……

  瑯華剛剛將寶印交給阿瓊,裴杞堂就已經走到了她身邊挽起了她的手,眾目睽睽之下做出這樣親密的舉動,瑯華的臉不禁微紅,裴杞堂卻面不改色,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

  這個人做了皇帝,臉皮也跟著厚了許多,他這樣為所欲為,殿上的官員只好將頭垂下來,眼觀鼻鼻觀心,什麼都沒瞧見。

  瑯華被扶到御座旁坐下。

  內侍端了隻大大的火盆進了門。

  瑯華不禁覺得詫異,現在正是六月天,大殿裡十分暖和,火盆做什麼用處?

  思量間,禮部尚書已經捧著金漆的托盤上前。

  禮部尚書道︰「這是妃嬪等內命婦冊封所用的文書。」

  「燒了吧,」裴杞堂淡淡地吩咐,「朕的後宮只有皇后,不置妃嬪,二十四司、二十四典、二十四掌等女官、內官一律降品級,十年之內不再拔選宮人,不管是公卿或是百姓家中女子可自行婚配不必再報朝廷。後宮重建殿中省,交與皇后娘娘打理。」

  所有人登時訝異起來,幾個鬚髮花白的老臣立即嚇得長跪不起。

  壽王見狀低頭竊笑,這不過就是個開始。

  日後文武百官才能夠深切感覺到,這位長於市井,頂著裴家紈褲子弟名聲,全靠自己本事建功立業的皇帝,到底有多麼的不同。

  瑯華眼看著那文書在火盆中化為灰燼,她沒想到裴杞堂會在登基大典上有這樣的舉動。

  為了大齊皇朝的長治久安,文武百官也只好含淚迎合皇帝。妃嬪位空虛不算什麼,只要皇位不空著就好。

  大典終於結束,瑯華換下身上重重疊疊的禮服,不禁鬆了口氣。內殿裡小小的微姐兒睡得正香。

  微姐兒這些日子,總愛趴伏著睡覺,小屁股像一座山峰般高高地撅起,兩隻小手放在身側,不知夢見了什麼,忽然笑起來,粉嫩的小臉上,浮出兩個圓圓的酒窩。

  小孩子從一無所知到長大成人,說短也短,說長也長。

  就像她明明經歷了三世,卻還是覺得光陰如梭,只要和喜歡的人在一起,一時一刻都不想浪費。

  雖然乘風破浪時不少,大多時候卻還是一個尋常人,也正是尋常人的日子,才是真切的自我。

  所以遣散一多半的宮人,才正是新皇登基的善舉,讓她們各自去尋自己的生活吧,不要被圈在這深宮中,一無所知。

  「累不累?」

  裴杞堂輕聲呢喃,瑯華才回過神來,自從她入主安樂宮,裴杞堂就廢了不少的禮數,免了皇帝的禮樂和大禮,所以他走到了她身邊,她還沒有察覺。

  「不累,」瑯華笑道,「就是掛念微姐兒。」

  「不掛念我嗎?」裴杞堂低聲道,「我在勤政殿裡批奏折也是枯燥的很。」

  瑯華好笑,他每天應對中書省,也要給她配上殿中省,免得她不知其中的滋味兒,想到這裡瑯華抬起頭看向不遠處的內侍,內侍手中果然是一疊奏本。

  「我就在這裡批奏折。」

  裴杞堂坐下來重新將奏本翻開,瑯華走過去試著紅袖添香,看著裴杞堂提起了筆,此情此景讓瑯華覺得陌生又熟悉。

  大約就是來源於她那殘缺不全的第一世記憶。

  那一世他是趙翎,也是以慶王之子身份登基,立她為后,看起來比今生順風順水,卻在此後她小產,而後又中了金人計謀被擒獲,他因救她被金人害死。

  今生他大敗金人,他們的女兒也順利出生。

  或許這就是歷經千錘百煉才有的如今最好的生活。

  感謝老天讓她記得那些過往,正因為如此,她才會更加的珍視,不會因為一時得失而丟了原本的心性。

  「瑯華。」

  瑯華只覺得腰上一緊,緊接著被裴杞堂抱起來。

  「你在想什麼?」

  她總會突然失神,沉浸在自己的思量裡,從前他為此不少拈酸吃醋,如今察覺這只是她的小癖好。

  裴杞堂大步向內室裡走去。

  瑯華看向阿瓊,阿瓊立即放下了琉璃簾子,阿莫也立即跟上來關緊了隔扇門。瑯華不禁覺得發窘,她哪裡是這個意思,這時候就放幔帳,豈不是白日宣淫。

  「瑯華。」

  「恩。」

  望著裴杞堂深情款款的眼眸,瑯華一時忘記了反抗。

  「再給我生個孩兒。」

  大白天的加上這樣的理由,好像的冠冕堂皇了。

  畢竟皇嗣是第一大事。

  瑯華還沒應承,身上的衣衫已經敞開了一半,裴杞堂捧起她的臉,一吻落在了她的唇上。

  微風襲來,大殿裡幔帳飛舞。

  正是最好的時節。

  (正文完)
已有 1 人評分威望 SOGO幣 收起 理由
火影鳴人 + 10 + 100 您發表的文章內容豐富,無私分享造福眾人,.

總評分: 威望 + 10  SOGO幣 + 100   查看全部評分

請注意︰為維護論壇文章品質,任意「灌水回覆」可能導致您的帳號及所有文章被直接刪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我們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18-11-18 01:44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