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發表人: 官不聊生

[其它小說] [梨花白]醫錦還廂(全文完)  關閉 [複製連結]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8-26 22:21:20 |顯示全部樓層
第四百五十章 陰謀敗露

所有人都愣住了,即便陸雲遙走南闖北見多識廣,他對這種淺顯的法醫知識也是一竅不通。夏清語就不同了,本身就是醫學專業出身,又經過那麼多刑偵劇推理小說的熏陶,這點最基本的知識還是知道的。

“沒錯,嫂子說的沒錯,那賤人,她抓著我的手,是往上撩了一下,嫂子就好像在當時親眼目睹了一樣。”秦書盈激動了,連連點頭證實夏清語說的沒錯,如果不是一直以來的修養,她這會兒非手舞足蹈不可。

“這……這也不一定能說明什麼,也許……也許是盈妹妹故意的……”陸雲遙弱弱地辯解,話音未落,就見妻子憤怒瞪過來,一時間也不由有些心虛慚愧,低了頭輕聲道:“這……我隻是說也許……”

“我知道二爺心裏肯定是有疑慮的,你必定想著我和盈妹妹交好,大概故意幫著她說話。這也不難。水姨娘的傷口實在太淺,估計她也不敢傷自己太深,這萬一要是拿捏不好力道,一命嗚呼了,多冤枉啊。她如今懷孕已經五個月,這樣淺的傷口和一點驚嚇,未必就能造成小產,可若不小產,後果就不甚嚴重,也激不起老爺太太的怒氣,所以我大膽推測,她在此之前,必定如當日的甄姨娘一般,服了能導致小產的藥物。剛才我把脈之時,脈象也證實了我的推測,但隻怕二爺也不肯聽信我這一面之詞。不過沒關係,費大夫過一會兒就到,讓他一把脈。若水姨娘真是用藥物做了手腳,保準費大夫把你用了什麼藥都能說的明明白白。當然,二爺信不過我杏林館中人的話,也可以去請禦醫,太醫院是有幾位國手的,憑二爺面子,不至於請不來。那時可不就是真相大白了?水姨娘,你覺著我找的這幾個證據如何?夠不夠坐實你處心積慮陷害二奶奶的罪名呢?”

陸雲遙遲疑的看向水幽蘭。他以為心上人會竭嘶底裏的哭叫,會繼續大聲叫著自己是冤枉的,隻要她堅持,那自己就相信她。如果這真的是嫂子和妻子聯手做的一個局,目的就是為了陷害愛人,他絕不會輕易屈服,善罷甘休。

然而他卻隻看到愛人在那裏篩糠似得發抖,她直勾勾盯著夏清語,那目光裏不是被誣陷的憤怒,全是被拆穿後的不甘和怨毒,面對夏清語的質問,她竟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陸雲遙的身子猛然就晃了幾晃。他愛水幽蘭不假,但總還不至於因為心愛的女人而昏了頭,愛妾的表現已經很明白告訴他事實真相究竟是怎樣。雖然這個真相他根本沒辦法接受。

“奶奶,桑娘子過來了。”

門口傳來一個怯怯的聲音,還不等夏清語說話,秦書盈便高聲叫道:“快讓她進來。”話音落,門簾挑起,管小廚房的桑娘子垂頭走進來。正要跪下行禮,就聽夏清語道:“禮就免了。我問你幾句話,你必須如實回答。”

“是,奴婢不敢隱瞞奶奶,但凡奴婢知道的,必定言無不盡。”桑娘子倒還有些知識,這樣場面雖然有些拘謹,卻還不顯慌亂。

於是夏清語便問道:“春繡說讓你們素日裏注意二奶奶的飲食,二奶奶的食物都是你們親眼看著的,這期間沒人動手腳嗎?”

“沒有,奴婢對天發誓,奴婢都是眼看著的,每次煙雨煙雲兩位姑娘過來,奴婢也是盯著她們。”桑娘子對秦書盈倒是忠心耿耿的,知道夏清語問話的意思,索性挑明了說。

“哦?煙雨煙雲兩位姑娘經常過去嗎?”夏清語一挑眉,就見桑娘子點頭道:“是,姨娘自從有了身孕後,口味十分刁鑽,一天裏兩位姑娘要往廚房跑好幾趟……”說到這裏,桑娘子似是努力回憶了一下,然後吶吶道:“奶奶這一提醒,奴婢倒想起來,她們每次來小廚房,好像總喜歡去給二奶奶做飯食點心的灶上看一看轉一轉,奴婢隻當她們是要暗中和二奶奶攀比,也沒多想,但每次奴婢都是緊盯著,確定她們沒動什麼手腳,大奶奶請想,就算是下藥,總該有個打開紙包的過程吧?這樣動作如何瞞得過奴婢?”

“就是能在你眼皮子底下下藥才叫本事呢。”夏清語冷冷一笑,秦書盈可能是鉛過量,如今看來原因就在煙雨煙雲兩個丫頭身上,於是她轉過頭看向那兩個丫頭,沉聲道:“你們過來。”

煙雨煙雲此時已是嚇得魂不附體,她們素日裏為了下藥方便,幾件衣服袖子裏都縫了凹槽,今日穿的也不例外,誰能想到夏清語來了,不過問了幾句話,竟然就把火燒到她們頭上了,這若是真讓大奶奶參透了內中玄機,隻要一檢查袖子,那凹槽上大概還沾著些粉末呢,到時如何能不露餡兒?

兩個丫頭心中發怵,面上卻是不敢露出絲毫破綻,因走到夏清語面前,就見她把兩人手微微抬起來仔細看著,也不知在看什麼。

“沒有長指甲?”

檢查結果也頗出乎夏清語的預料,她以為這兩個丫頭是把含鉛的東西放在指甲裏,然後不漏痕跡的下在秦書盈飯食中,誰知兩個丫頭的指甲都是光禿禿的,並沒有留長。

“是,姨娘有了身子,經常需要奴婢們扶持著,奴婢們怕留長指甲傷了姨娘,所以剛知道姨娘有孕的消息後,就把指甲剪短了。”煙雨煙雲鬆了口氣,暗道幸虧當初姨娘出的好主意,不然真藏在指甲裏,可不就露餡了?

剛想到此處,就見夏清語皺起眉頭,抓住她們袖子放到鼻子下聞了聞,一邊喃喃道:“好濃的香粉味兒,難道你們平日裏有往袖子上撲粉的愛好?”

兩個人的身子一下子就僵住了,下一刻,就見夏清語猛然將她們衣袖翻過來。

煙雨煙雲不約而同的身子一軟,險些坐倒在地。那邊春繡和秦書盈察覺有異,連忙也湊了過來,看見那袖子上的凹形暗槽,也都是一愣,接著就聽夏清語冷笑道:“原來如此,真是好心機。”

說完見葉夫人也湊了過來,她便指著那凹槽道:“太太請看,這袖子裏還沾著粉末,若我沒有猜錯,這應該是些劣質香粉,或者還夾雜著其它東西,總之,這就是下在二奶奶飲食裏,導致她脾氣失控的罪魁禍首。這兩個丫頭每次去廚房時,將袖頭這豎起來的布條壓下去,然後伸手假裝在二奶奶的鍋子上攪一攪,粉末便順著凹槽滑下,隻要袖子放的低一些,或者有蒸汽遮擋,那桑娘子就是生了火眼金睛,也發現不了,更何況她隻以為下藥要有動作,沒想過這樣不動聲色也能下藥,所以竟讓這兩個丫頭一直得逞,以至於二奶奶的脾氣越來越暴躁,才會在今日徹底陷入了水姨娘設計好的殺局。”

她說到這裏,便轉頭問桑娘子道:“今兒臨時小廚房的水果和水果刀是誰放在桌上的?”

“是煙雨姑娘,早起時奴婢恰好在這臨時小廚房裏給姨娘熬甜湯,她說姨娘想要吃桃子,因在廚房裏削了半碗,然後煙雲姑娘就叫她回去,說是姨娘身子不好,桃子先不吃了。煙雨姑娘就把桃子放在桌上,不許我們動,隻說姨娘不知什麼時候想起來,大概又要吃的。當時奴婢還覺著奇怪,心想姨娘要吃,再削就是了,不是更新鮮?不過煙雨姑娘既然吩咐了,誰敢動?沒想到後來就讓二奶奶看見,拿了去用。”

夏清語看了葉夫人一眼,又看向陸雲遙,最後目光落在癱軟在地的水幽蘭身上,沉聲道:“事情到此,已經是真相大白了,水姨娘你還有什麼話說?是不是真的要二爺請來太醫院的國手,為你把脈,看你喝得是什麼藥物導致小產,你才肯死心認罪?”

水幽蘭如同死人一般一言不發,她實在是已經無可抵賴。

夏清語的目光又落在陸雲遙身上,即使她對這個小叔諸多意見,然而此刻看見對方打著顫的身子和破碎不堪的眼神,心中也不由升起一絲同情,因原本想擠兌的話就默默吞回了肚子裏。不管是不是做錯了,但陸雲遙對水幽蘭,的確是付出了一腔真情吧,卻不料這滿心的愛戀,卻恰如照進溝渠的明月光,到最後隻得了這麼一個結果,真是讓人情何以堪。

“喪心病狂,簡直是喪心病狂禽獸不如。”真相大白,葉夫人簡直都氣哆嗦了,再看地上的水幽蘭,哪裏還有一點兒憐惜同情,恨恨罵了一句後就對著身旁的婆子喝道:“把這賤人和她兩個黑心奴婢一起捆了,先關到柴房去,等老爺和逍兒回來再處置。”

“是。”幾個婆子答應一聲,這裏葉夫人便轉身對夏清語秦書盈道:“咱們走吧,這屋裏真是一刻也呆不得,人心怎麼能險惡到這個地步?清語,盈丫頭體內……你說的那個什麼香粉過量,有沒有辦法根治?這可得想個法兒把那些粉給弄出來啊,不然盈丫頭的後半輩子怎麼辦?”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8-28 11:50:32 |顯示全部樓層
第四百五十一章 家和萬事興

夏清語扶著葉夫人轉身往門口去,這裏秦書盈看了一眼陸雲遙,卻見他仍是震驚崩潰地看著水幽蘭,仿佛到現在仍不肯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一般,她搖搖頭歎了口氣,也隨在夏清語身後,轉身出門去了。

“夏清語,我恨你,如果不是你,我現在已經成功了。”

身後忽然傳來水幽蘭的聲音,夏清語轉回身,就見對方不知何時站了起來,潔白的褲子上還滲著血跡,她一步步向這邊走著,那血跡便越發擴大。

夏清語皺了皺眉,淡淡道:“那也未必,並不是所有人都會被你蒙蔽,何況你自以為完美的計劃其實有很多漏洞,認真追查下去,怎可能一點端倪都不露?”

“這些漏洞,如果沒有你,就不會被發現。是你壞了我的好事,從我進門起,我每一次的計劃,都壞在你的手裏。我想著把六姑娘塞進大房去,讓你自顧不暇,不要管二房的閑事,偏偏上天不幫忙,這樣十拿九穩的事,竟也出了差錯,讓你躲過去。再到今天,你不是要在杏林館迎駕嗎?你為什麼要回來?如果你不回來,就沒人能識破我的計劃。夏清語,為什麼你就和二奶奶要好?為什麼連上天都站在你那一邊?你到底有多好的運氣,我倒要看一看……”

話音未落,她一直藏在袖子裏的手忽然抽出來,手上是一把明晃晃的水果尖刀。這原本是她出房間時就備好在袖中的,卻不料此時竟然真的派上了用場。

這時兩人離著也不過隻有幾步,水幽蘭雙手高舉著刀子。竟是轉眼間就衝到了夏清語面前。

“嫂子。”

葉夫人嚇呆了,連夏清語一時間都有些反應不過來,卻是秦書盈這會兒因為精神亢奮,反應十分靈敏,她一下子擋在夏清語面前,瞪大眼睛就要去抓水幽蘭的刀子,隻是那刀來得太快。她雖是抓住了,卻是隻抓住了刀身。鋒利的刀刃一下就把她手掌給割破了。

“蘭兒,你還要執迷不悟?”

陸雲遙此時也終於從震驚中回神,猛地上前抱住水幽蘭。到底是小產過後身子虛弱,水幽蘭被這股大力往後一拖。立刻便身不由己的被拖了出去,可她手中還緊緊抓著那把刀,這陸雲逍情急之下用的力氣太大,竟把水幽蘭拖得轉了半個圈子,那羸弱身體一個站立不穩,便撲倒在陸雲遙身上,隻聽“噗”的一聲,刀子便紮進了陸雲遙左胸上靠近肩膀的部位。

“啊!”

水幽蘭也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驚呆了,但很快她就回過神來。聽到那邊秦書盈喊著“二爺”往這邊奔,她也不知是怎麼想的,竟猛然又把那刀子狠命紮下去。一面哭叫道:“這就是你對我的情意?到頭來,你還是怕傷到你的妻子,你說要贖我出來過好日子,這就是你給我的好日子……”

陸雲遙怔怔看著形似瘋狂的愛人,傷口血流如注,他卻傻傻的竟似不知道疼。直到秦書盈撲過來。染血的手一把推開水幽蘭,他才似是回過神。目光看著一臉焦急擔憂的妻子,再看看一臉絕望不甘的水幽蘭,同樣都是淚流滿面的兩個女人,這淚水的含義卻是截然不同,陸二爺心裏茫然失措,想著我做的都是什麼事?難怪哥哥總訓斥我……

極度傷心伴著傷口疼痛失血,陸二爺顫抖著嘴唇想說什麼,卻是不等說出來就頭一歪昏死過去。

夏清語連忙上前幫陸雲遙處理傷口,一邊看著水幽蘭被氣急敗壞的婆子們毫不留情拖了出去,她搖搖頭歎了口氣:自作孽不可活這句話可說是被這個女人演繹的淋漓盡致,她的心裏隻有自己,為了達到目的,任何人都可以被犧牲,甚至她對陸雲遙,存的也隻是利用之心,但凡有一點愛意,也不會在刀子紮進愛人身體的時候,還怨恨他拖開自己,甚至狠毒的將刀子插得更深。

誰也沒想到這件事會是如此結局。陸雲遙的傷雖然看著血流如注,但到底水幽蘭小產虛弱,力氣不大,其實也沒什麼大礙。秦書盈的手也傷了,二房這一下鬧了個人仰馬翻,葉夫人和夏清語不得不親自坐鎮,直到看著他夫妻二人情緒穩定了,那邊餘老太君已經派人過來叫了幾次,婆媳兩個才往餘老太君這裏來。

此時已經是半下午,國公爺陸奉倫和陸雲逍牽掛著家裏的事,待皇上皇後一離開便急急回來,此時也都在餘老太君這裏。眾人聽說事情經過竟是如此驚心動魄,都是吃一大驚,紛紛斥責水幽蘭心如蛇蠍,連帶著識人不清的陸雲遙,也落了不少埋怨。

看到餘老太君和沈夫人都有些不安,葉夫人便開口道:“老太太和弟妹不用擔心,其實叫我說,這未嚐不是一件好事兒。如今那賤人原形畢露,雲遙也終於知道自己從前做錯了,他們小兩口從此後可不就是夫妻和美了?”

這樣一說,餘老太君和沈夫人方轉憂為喜,連連點頭。夏清語在旁邊不發一言,心中隻是暗歎:到底秦書盈是這個時代的女人,再怎麼性格堅強,以夫為天的想法還是根深蒂固,如果換做自己,早就和離了,就算陸雲遙百般認錯哀求也不行,這樣的鴻溝,那是能輕易填上的嗎?

接著又聽葉夫人道:“更可喜的還有一件,咱們這樣的家族,別的都不怕,隻怕家族中兄弟不能齊心,妯娌不能和睦,可今日之事,那賤人拿著刀子行凶之時,盈丫頭擋在清語面前,這是何等情意?從此後我是徹底放心了,有他們兄弟齊心協力,妯娌互相扶持,何愁咱們家族不能興旺發達?”

話音剛落,餘老太君便點頭笑道:“這話說得沒錯兒,我這麼大歲數了,也不求別的,隻要一個家和萬事興就知足了。”

眾人紛紛點頭,葉夫人便道:“好了,今兒這一天發生了多少事?老太太擔驚受怕了半日,如今也該歇歇,大家也都各自散了吧。”

餘老太君的確是強撐著精神,這會兒更覺出困乏來,於是大家聽了葉夫人的話,就紛紛起身告辭。

陸雲逍和夏清語離了餘老太君的院子,彼此牽著手往清雲院而去,陸雲逍便感歎道:“今兒這事幸虧有你,不然真不知會是個什麼結果,你還整日裏說李絕心斷案入神,叫我看,若你托生個男人,也必定是當代的包青天狄仁傑般的人物。”

夏清語笑道:“那我可不敢說,不過好歹應該大概可能差不多會比某位爺強一些吧。”

“嗯?”

陸雲逍立刻聽出了這話中意思,連忙扭過頭問道:“但不知娘子說的這‘某位爺’是指誰啊?”

“佛曰:不可說。”夏清語忍著笑:“反正就是某位立誌要做包青天,結果因為沒有偵破丟雞案而徹底打消這個念頭的爺……”不等說完,看見陸雲逍逼了上來,再看看四下無人,清雲院就在眼前,大奶奶便哈哈笑著提起裙角往院子裏跑去。

“站住,你給我說清楚。”某位爺在身後奮起直追,剛進了院子,就聽見後面有人大聲道:“爺,奶奶,水姨娘自盡了。”

“啊?”

夏清語和陸雲逍都轉過身來,隻見一個婆子氣喘籲籲跑過來,看見他們先行了禮,然後道:“水姨娘碰牆死了,剩下兩個丫頭,二奶奶說來問問大爺大奶奶要怎麼處置?”

“這是她房裏的事,自然由著她處置,你們奶奶怎麼個意思?”夏清語對這個結果倒也不意外,水幽蘭做下的這些事,在這個時代是絕對沒有活路的,不然以那個女人的戰鬥力,又怎可能輕易尋死?

“我們奶奶想把那兩個丫頭賣回紅袖樓,當日也是爺替她們贖的身,為了伺候水姨娘。如今水姨娘都沒了,她們又做下這樣事,所以賣回去其實還是便宜她們了呢。”

婆子憤憤說著,話音落,就見夏清語點點頭道:“那就照你們奶奶說的做吧,告訴她我和大爺等會兒瞧她和二爺去。”

婆子答應一聲離去了,這裏夏清語便抬頭看著天空,挽了陸雲逍的胳膊歎息道:“明明是大好青春絕色容顏,若不起歹心,這府裏也未必沒有她的好日子過,何苦就這樣看不開呢?”

“也不是看不開吧。”陸雲逍握了妻子的手:“不過是本性貪婪狠毒,這樣人,也不值得你為她歎息。走吧,累了一天,回去歇歇,喝口茶,待為夫親自替娘子按摩一番,解解你的勞乏。”

“好啊,那就多謝夫君了。”夏清語抬起頭看著陸雲逍甜甜的笑,別人如何她管不了,她隻要把握並經營好自己的幸福,這就足夠了。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8-28 11:50:50 |顯示全部樓層
第四百五十二章 尾聲(大結局)

“奶奶,出去的衣服已經準備好了,您過目一下。”

一大清早,夏清語就起來了,梳洗完畢,聽見身後春兒的聲音響起,便起身回頭去看,一見春兒手上托著的衣服,她便嚇了一大跳,以為自己是看錯了,忙揉揉眼睛,又上前親自翻檢了一下,才疑惑看向春兒道:“是你過糊塗了還是我過糊塗了?如今還沒到中秋吧?你把這姑絨大氅拿出來做什麼?”

“這是爺上早朝前特意吩咐的……”春兒笑道,不等說完,就聽夏清語沒好氣道:“他怕冷,你去把他的翻出來給他穿,我可不穿這個,沒得丟人現眼。”

“爺說奶奶如今不同往常,須要萬般小心。”春兒一面說,就在夏清語肚皮上看了幾眼。

摸摸隆起的肚皮,夏清語冷哼一聲:“既然知道我如今不同往常,就別給我磨磨唧唧,惹了我生氣,那你才是罪過呢。”

“唉!如今這清雲院的丫頭真是不好做啊。”春兒笑著搖頭,話音落,就聽屋外一個聲音道:“清雲院的丫頭怎麼不好做了?”

“咦?今兒這麼早就下朝了?”看著陸雲逍從門外進來,手裏抱著一個小團子,夏清語便要上前接過來,卻聽丈夫道:“沒什麼事兒,皇上就散朝了。別抱,這小家夥如今沉著呢,當心抻著你。”

“娘親抱……”

陸雲逍懷中的小家夥卻一點兒不給老爹面子。伸出胖乎乎兩隻小爪子要往娘親肩膀上搭,逗得夏清語咯直笑,想要去抱。陸雲逍卻轉了個圈子,對著兒子冷哼道:“名兒,你要識點時務,等一下還想不想跟著爹娘去李伯伯家看小弟弟了?”

胖娃娃立刻就收回了兩隻小爪子,引得丫頭們也都笑起來,夏清語搖頭道:“真不愧是爺的兒子,這識時務的作風簡直和你如出一轍。”

“我可不像他這麼沒骨氣。”陸雲逍哈哈一笑。然後看向旁邊春兒捧著的衣服:“怎麼了?這衣服有什麼不對的嗎?”

“你還敢說?”夏清語想起這茬兒,立刻掐腰憤憤指控道:“這還沒到中秋呢。你把姑絨大氅都給我找出來了,這玩意兒是初冬時才穿的,你知不知道冷熱啊?你自己怎麼不穿姑絨大膂去?我這肚子已經夠圓了,你還要我穿這個。是想把我打扮成丸子嗎?也不怕人家不明就理把我抬了下鍋。”

“噗!”陸雲逍笑出聲來:“哪有那麼誇張?”話音未落,懷裏的名兒小朋友已經使勁兒拍起了巴掌:“丸子,丸子,好吃,寶寶要吃……”

“吃吃吃,就知道吃……”夏清語伸手在兒子腦門上戳了一指頭:“再這麼貪吃我幹脆把你當成團子下鍋炸了,讓你吃自己吧。”

“好好好,吃自己,吃自己……”

可憐名兒小朋友還不到兩周歲。讓她娘這麼一騙,果真就在那裏興高采烈的嚷起來,隻把陸雲逍夏清語和丫頭們笑的捧腹彎腰。

正熱鬧的時候。就聽外面一個聲音道:“喲,什麼事兒這樣高興?”接著門簾一挑,原來是葉夫人身旁的可兒,進來後抿嘴兒笑道:“太太知道今兒大奶奶要出去,所以特地讓奴婢過來囑咐一聲,說大奶奶已經有了六個月的身子。這會兒雖不到中秋,天氣也冷了些。讓您千萬多穿衣服,別凍著,最好穿件姑絨或是酡絨大氅去……”

不等說完,幾個丫頭已經笑倒了,夏清語也扶著額頭仰天呻吟了一聲:“老天啊,饒了我吧,我不想做一隻秋風裏的丸子啊。”

到最後,夏清語到底還是憑著孕婦的特權,拒絕了葉夫人和陸雲逍的“好心”,從而避免了成為一顆丸子的可悲命運。夫妻倆收拾妥當,帶了各樣禮物和不菲禮金,抱著兒子坐了馬車往李府去。

今兒是李絕心和江明月兒子的百日宴,李大人雖然還不到四十,但這份心情卻也堪比老來得子,江明月更是心事盡去,先前夏清語已經來看過她幾回,今日的百日宴自然也不能錯過。

來到李府,隻見客人絡繹不絕。不到四十的刑部侍郎啊,那在廄值得巴結的人物中絕對是名列前茅,何況這樣喜事,誰不願湊個趣兒?哪怕就說不上話,能讓李大人看一眼,在這位前途無量的大人面前結個善緣也好啊。

夏清語和陸雲逍到來後,李絕心親自把陸雲逍接走了,夏清語則來到後院江明月的正室內,此時白薇白蔻七姨娘等人都在,正逗著繈褓中的小嬰兒,江明月盛裝華服,正陪著十幾位命婦說話。

一看夏清語過來了,眾人都站起身迎上前,紛紛笑著問好打招呼。江明月便羨慕看著夏清語笑道:“要說還是奶奶最有福氣,起先和世子爺好幾年也沒個動靜,這一有了動靜,竟然還沒完沒了了,難怪我前些日子看到國公夫人,她走路都是帶著笑,這也實在是太值得開心了。

夏清語笑道:“我已經生了個兒子,算是完成任務了,我們太太開心卻不是為我,而是前幾天我們府裏二奶奶也有了身孕,所以太太高興。”說完看了看江明月的肚皮,點點頭道:“這才三個月,你這體形就差不多恢複了,嘖嘖嘖,哪裏像是個三十多歲才生孩子的高齡產婦?放心吧,看這架勢,說不定今年就又能懷上呢。”

“我不過是說了你一句,就讓你這樣揶揄,誰不知道你嘴頭厲害?就讓我們占占便宜又能怎樣?”

江明月忍不住笑了,然後親自請夏清語坐在自己對面,兩人說了會兒話,江明月看著這滿堂歡笑。忽的眼裏竟湧出一點淚光,看在夏清語眼裏,不由十分疑惑。連忙道:“怎麼了?這樣大喜日子怎麼哭了?不會是李大人給了你氣受吧?”

江明月連忙搖頭道:“沒有沒有,他對我那真是不用說了。有時候我自己回想,都生怕這隻是一場美夢,我總想著,我哪裏有這樣的好命呢?這若是個夢,我倒寧願長睡不起了。”

說完又感歎道:“我隻是看著這屋裏的人,心生感歎罷了。奶奶還記不記得?我們落魄到極點時是什麼模樣?那一次若是沒有奶奶。我們這些人一個都別想活了,更不用提還會有今天這樣的好日子過。如今姐妹們也都有了歸宿。雖然除了十四妹之外,其他人也並沒有嫁給什麼大富大貴的男人,可我私下裏問著,知道她們過得都很好。不愁吃穿,男人也是老實厚道的,這就不錯了,當日根本不敢想的。還有白蔻白薇石夫人,那是我在杏林館到如今的夥伴了,看著她們也是婚姻和美,我這心裏真是開心,所以竟忍不住喜極而泣,倒讓奶奶見笑了。”

“原來是這樣。”夏清語忍不住笑道:“我還當什麼事兒呢。嗯。是該開心,看看白薇白蔻,她們遼比咱們的肚子爭氣多了。這成婚還不到五年,就都兒女雙全了,如今肚子又有了消息,哼哼!真讓人羨慕嫉妒恨。”

江明月笑著點頭,忽然又惆悵道:“這樣日子,咱們杏林館的人算是聚齊了。隻可惜阿醜不在,也不知道他在北匈那邊生活的如何?”

“他是北匈閼氏啊。你看巴圖明對他那個模樣,那真是愛到骨頭裏,稍微淺薄一分,都做不出那需狂的事,你替他擔心什麼?何況雖然人不在,不是也常有書信往來嗎?唔,說起來這是有三個多月沒收到他的信了哈,不會有什麼事吧?”

夏清語原本是寬慰江明月的,結果說著說著,自己也擔心起來。又聽江明月道:“無為說,北匈草原也是別有一番風光,等我們到了四五十歲,他就上書請辭,然後帶著我去北匈西夏各地轉一轉。”

夏清語哈哈笑道:“這些男人們早都商量好了吧。陸雲逍和我大哥也是這麼說的,我看到時候咱們幾家可以組團來一個天下巡遊,又熱鬧又可以遍訪名山大川,豈不好?”

“這倒真是個好主意。”江明月聽了,也是喜動顏色:“等下咱們就把人都叫過來好好商量商量,隻是這一來,這個團怎麼著也要幾十號人呢,會不會嫌太龐大了些?”

夏清語連忙道:“你別現在就張羅著這個事兒,張羅的大家心都散了,隻想著遊玩,無心辦公怎麼辦?對了,李大人回來沒和你說那個笑話?說是有一次他和陸雲逍我大哥一起商量這件事時,不巧讓皇上身邊太監聽去了,結果讓皇上知道了這事兒,皇上第二天把他們三個叫進禦書房狠狠訓斥了一頓,最後表示,如果有一天,他們幾個想撂挑子各地遊曆去,千萬要提前幾個月知會他一聲,他要禪位給太子,然後帶著皇後貴妃娘娘加入遊玩團隊中去。”

“皇上……真是奇才。”江明月聽得囧囧有神,末了又忍不住笑起來,隻笑的花枝亂顫,讓廳中人紛紛往這邊看來,心想發生了什麼事?怎麼兩位夫人都笑得連形象都不顧了?

氣氛十分融洽和樂,這裏白薇卻是覺著有點惡心,忙和白蔻說了一句“我出去透透氣”,說完便往門口來,到了門邊一抬眼,還不等邁步出門,整個人便都怔住了。不敢置信看著院子裏被一個婆子帶著往這邊來的一大一小,她忍不住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暗道我是在做夢吧?一定是在做夢吧?

“白薇,好久不見,怎麼?不認識阿醜哥了?”那個一面臉俊美無儔另一面臉卻滿布著猙獰刀痕的青年牽著一個小孩兒走過來,看見白薇笑著說了一句。

“啊!”

白薇猛然就尖叫了一聲,頓時便讓議論紛紛的大廳中寂靜下來,江明月和夏清語同時站起身,剛問了一句“怎麼了?”就聽見白薇激動的帶著哭腔叫道:“阿醜哥,你……你……你可終於回來了。”

“阿……阿醜?”

江明月和夏清語互相看了一眼。接著一齊搶步出去,這邊白蔻七姨娘十四姨娘等杏林館的女眷們也不肯落後,大家爭著出門。然後就把阿醜堵在了大門口。

“阿醜,真的是阿醜。”雖然已經知道阿醜不是真正的名字,但大家還是習慣這樣稱呼北匈的閼氏。此時一見之下,紛紛激動的叫起來。

阿醜目光在眾人臉上掠過,最後落在夏清語身上,含笑道:“一別五年,妹妹風采更勝往昔。真是可喜可賀。”

“你……你還說這樣客套話。”夏清語眼淚都下來了,上前看著阿醜:“你明明說過每年都會來大陳住兩三個月的。結果……結果這一去就是五年了。”

“我回去後,也趕上了很多事情,實在沒時間,好容易諸事已畢。這不就連忙實踐諾言來了?”阿醜笑著解釋了一句,沒告訴夏清語就是這一次出來,都萬般艱難,巴圖明一直把他送到大陳境內,如果不是最終阿醜大大發了一通火,估摸著那家夥能一直把他送到廄來,然後在這裏等兩三個月,再順理成章把他接回去。

“這孩子是……”

夏清語的目光落在阿醜手裏牽著的那小男孩兒身上,臉上雖然隻是恰到好處的微微露出驚訝表情。心中卻早已是萬獸奔騰而過,暗道:納尼?不是吧?不可能吧?這不是阿醜生的吧?男男生子,那隻是現代小說中才會司空見慣的啊。在這個時代,這屬於靈異事件吧?

剛想到這裏,就聽阿醜微笑道:“這是我和可汗過繼的孩子,叫和倫,他是彩雲公主的兒子,生下來沒有見過母親的面兒。去年他父親娶了繼室,所以可汗生怕他受委屈。就把他要過來養著,這次聽說我要來大陳,非要跟我來見見世面,說是要保護我。我想了想,覺得讓這孩子在大陳接觸一下中原的文化和知識也不錯,所以就帶他過來了。”

“哎喲,人小鬼大啊,竟然知道找個借口。保護閼氏啊?你才多大?有那個本事嗎?”白蔻哈哈笑著問,雖然阿醜的身份等同於北國皇後,然而大家再見面,卻沒有半點拘謹,這都是在杏林館三年相處下來打下的基礎。

那虎頭虎腦的小男孩也不過是五六歲的模樣,聞言便揮了揮小拳頭,小臉上滿是認真的神色,氣嘟嘟道:“我一箭可以射死一隻狐狸,為什麼不能保護閼氏哥哥?”

眾人都隻當他說笑,五六歲的男孩兒射死一隻狐狸?說笑嗎?夏清語的關注重點更是在後一句話:“哥哥?他叫你閼氏哥哥?那叫巴圖明可汗什麼?”

這問題讓阿醜也忍不住扭過頭偷笑了一下,然後才回頭小聲道:“叫可汗舅舅,叫我哥哥,可汗已經氣急敗壞的糾正一年多了,沒用,將來看見可汗,千萬別在他面前提這個話題,傷心著呢。”

眾人想想巴圖明可汗聽著外甥叫阿醜哥哥的囧樣兒,一齊大笑。忽聽一個奶聲奶氣的聲音問道:“狐狸肉好吃麼?”低頭一看,原來是名兒小朋友,不知什麼時候從奶媽懷裏掙脫下來,正邁著小短腿兒使勁往和倫面前湊,大眼睛閃爍著渴望的光芒,一道口水也漸漸在嘴角成形,看上去隨時可能滴下來,為大家演繹“垂涎三尺”的畫面。

“哎喲,這個小吃貨怎麼出來了?快抱回去,讓人聽見了,以為我特意沒喂飽他,就為了過來蹭酒席吃呢。”夏清語一句話逗得眾人哈哈大笑,接著紛紛圍上來,這個捏一下臉蛋,那個抱起親一下,奈何名兒隻想知道狐狸肉的味道,紮手舞腳拚命抗議這些女人們對他的“騷擾”,他要知道狐狸肉到底是什麼滋味了。

“狐狸肉不好吃的,野雞肉,黃羊肉,麅子肉都還不錯。”

和倫小大人一樣的認真回答著。終於,名兒從女人們的手裏掙紮出來,這一次他眼疾手快,拉住和倫邁著小短腿就往屋裏拽:“哥哥我和你說啊,我都打聽了,今天的酒席可豐盛了,有我最愛吃的紅燒獅子頭,你喜不喜歡吃?對了,還有我喜歡的東坡肘子。”

“紅燒獅子頭?閼氏哥哥做給我吃過。東坡肘子是什麼東西?野豬肉嗎?一個肘子會不會太大?”

眾人無語看著兩個孩子一邊議論著吃食,一邊到屋裏角落去認真研究了。這裏江明月忽然回過神來,忍不住搖頭笑道:“這真是怎麼說?咱們把阿醜堵在大門口做什麼啊?讓人看見。豈不說我待客不周?竟敢讓堂堂北匈閼氏站在門口吹風?快進來快進來。”

“沒錯沒錯,讓阿醜給咱們講一講草原風光北國風情。”夏清語也連忙開口,她的提議得到了大家一致響應。

等到人都進去了,院門外一個婦人將頭往裏面探了探,喃喃自語道:“這位就是北匈閼氏啊?果然一半臉都毀了。難得世子夫人她們也不害怕,罷了,這會兒正高興。我還是晚點進去詢問擺飯的事吧。”

這一天眾人自然是興致高昂盡歡而散,直至華燈初上。晚宴結束,大家才三三兩兩乘車離開。

陸雲逍本來要請阿醜住在壽寧公府,他卻說什麼也不肯,最後帶著和倫仍住到杏林館的舊宅去了。不過陸益名小朋友已經邀請了和倫第二天去國公府玩兒。想也知道,阿醜這一次在大陳留住的幾個月裏,這倆小家夥大概要形影不離了。

看著阿醜和和倫進了杏林館的舊宅子,如今這裏馮金山孫長生等都搬了出去,隻有江雲一家仍在此處住著,方氏還熱情邀請陸雲逍和夏清語進去坐坐,被兩人婉拒,隻說天晚了,可不是很晚麼。名兒已經在馬車裏睡熟了。

夜空中繁星點點,一輪半圓月亮高掛,灑下幾許清輝。夏清語忽然動了遊興。對馬車夫道:“你先送小少爺和奶媽丫頭們回府,我與世子爺走著回去。”

車夫答應一聲,心想這是怎麼說的?世子爺和奶奶都這麼多年的夫妻了,還是這樣的恩愛情深,嘖嘖,真讓人羨慕。

“走著回去累不累啊?別忘了你可是有六個月身孕的人。可不要逞強啊。”

路上無人,陸雲逍便摟了妻子肩頭。陪她漫步在秋夜街頭,看天上星光燦爛,地上華燈璀璨,倒是別有一番浪漫的滋味。

“放心,撐得住,我和阿醜說了,這一次要他多留幾個月,怎麼著也得過了咱們孩兒的洗三禮才能回去。”夏清語靠在丈夫身上,一隻手摸著肚皮,想到再過三個多月這小家夥就將出世,心裏便充滿了幸福感。

“哈哈,那這一下巴圖明要著急了。”陸雲逍想起苦逼的北匈可汗,忍不住笑著搖了搖頭。

“著急就著急唄,再怎麼著,還能比他失去阿醜五年時光著急?更何況阿醜這五年來,他都沒讓阿醜回大陳一次,先前明明說好每年都要來住兩三個月的,如今我隻留阿醜多住一個月,就算是厚道了。”

夏清語掰著手指頭為陸雲逍算這筆賬,隻聽夫君在旁邊拚命附和:“沒錯,我娘子最會算賬了,這麼說來,那巴圖明當真是占了便宜,應該感謝你。”她便嘻嘻笑著:“雖然我今天高興,喝得有點兒多,但這個帳我還是算得過來的,誰也別想哄了我去。”

“對對對。”陸雲逍也笑了:“我娘子那是多精明的人?就是喝醉了,也沒人能哄得了,瞧瞧這筆賬算的多清楚。”

話音未落,忽覺妻子腳步停下來,接著一個柔軟的身體靠進懷中,聽妻子在懷裏咕噥道:“陸雲逍,大家都過得這麼好,我真是太高興了,我覺得好幸福啊。謝謝你,謝謝有你這樣愛我護我,讓我能越來越幸福,我愛你!”

“我也愛你。”陸雲逍輕輕摟住了妻子,低下頭和夏清語緊緊依偎:“清語,該說謝謝的是我才對,如果沒有你,我簡直不敢想象這漫長的一生,我要怎麼度過。清語,我們會一直一直幸福下去,相信我。”

“嗯,我相信你。”夏清語重重點了點頭:“那我們什麼時候能組團去遊遍名山大川?然後再去北匈西夏領略草原風光和西域風情啊?”

“唔,這個啊……恐怕還要等些年呢,皇上現在就禪位給太子,太子也不會答應啊。皇上不能去,你以為他會放我們在外面逍遙?”

“算了,反正現在也挺幸福的,我應該知足,知足者常樂嘛。”

“對,娘子真是心胸豁達……”

寂靜無人的長街上,一對有情人牽手而行,月光將兩個緊緊靠在一起的影子拉的很長很長。


(全文完)
請注意︰為維護論壇文章品質,任意「灌水回覆」可能導致您的帳號及所有文章被直接刪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17-9-21 14:58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