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發表人: 慕冰至

[其它小說] [非常特別]重生之美人兇猛(全文完)  關閉 [複製連結]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9-5 12:00:06 |顯示全部樓層
正文 第七章 父女相見

    莫問,大昭國的莫大將軍,沒有武將的威武卻有文臣的儒雅,多年的戰場經歷讓他又比文臣多了份英挺,他身高有一米八的樣子,不胖不瘦,保養得宜,三十五歲的人看著卻像二十七八的樣子,墨發僅以黑金蠶絲頭巾束起,不帶一絲花裡胡哨的東西,額頭寬廣,劍眉入鬢,鳳眼生威,鼻若懸膽,唇薄而淡,一般灰色淄金冰蠶絲袍,大方高貴又很內斂。

    的確是讓人瘋狂的美男子,怪不得大昭的女人都削尖了腦袋要嫁與他為妻為妾。

    莫離殤淡淡地看著他,這個男人是她的父親,前世所她含在嘴裡怕化了,放在手心怕摔的父親,直到死她才知道,他對她的好全是利用,只是為了攀上權力的頂峰,只是為了把她當作踏腳石,原來他從未真心愛過她,一如從未愛過她娘親。

    也許在他的眼裡,只有莫言兒才是他的心肝寶貝吧……

    不過,今日的莫言兒無論外貌與才情已然直追前世的她,不知道這世的莫言兒是不是還能如前世一樣是他心頭的肉!「爹爹。」莫言兒看到了莫問後如小鳥般的奔到了莫問的身邊,抓著他的袖子道:「爹爹,今兒個姐姐回來了,言兒高興,才犯了錯,您可要饒了言兒這一回啊。」

    「哼。」莫問雖然威嚴的瞪了眼莫言兒,但眼底的寵溺卻是讓莫言殤看得一清二楚,她心中微微一酸,原來這才是父親對孩子的慈愛表情,可笑她一直以為前世深藏在眼底的冰冷徒有虛表的慈祥就是得到了天下最讓人溫暖的父愛。

    「父親。」莫離殤斂住了傷情在如詩地攙扶下走上前去盈盈下拜。

    「回來就好,」莫問淡淡的說了句,待看到莫離殤的臉有些失望,等看到她瘦骨伶仃的樣子更是眉不自覺地輕皺起來,有些責怪道:「怎麼將養了數年身子骨還如此之差?」

    「稟父親,外祖也是四處延醫,這些年吃了許多的珍貴藥材已然大好了,燕神醫也說好好休養再養個數年就會全愈了。」

    「還要數年?」莫問聽了眉皺得更緊了,現在三個皇子奪嫡正是如火如荼之間,以莫離殤的身份地位隨便嫁哪個皇子都是毫無異議的,可是偏偏她的相貌這麼平凡,讓莫問就心中不喜,再加上身體這麼差讓他更是心頭搓火,這樣的女兒怎麼能勾住皇子的心?在眾多千嬌百媚的女人之中,她就如一顆塵土般的黯然失色。

    連言兒的半分都不及!

    言兒!突然他眼一瞇看向了身邊嬌憨可人的莫言兒,眼中閃爍著未知的情緒。

    呵呵,莫離殤看到眼裡,突然想笑,原來在權力面前親情終是抵不過私慾的膨脹,莫問看到了毫不出眾的離殤心思已然轉向了莫言兒。

    莫離殤就知道將絕世的容顏掩去才能讓莫言改弦易轍,人性啊,果不其然!唇間泛著看透世情的笑,口中卻乖巧道:「不過女兒感覺身體大好也許就在一兩年間就能恢復,女兒不孝倒讓父親費心傷神了。」

    「嗯,如此你好好休養著。」莫問似乎也感覺到了自己的急功近利太過明顯,正好莫離殤給了他一個台階,他也就順坡下驢,表現出了應有的慈愛。

    「父親,女兒想先去給母親請安。」莫離殤見莫問正準備吩咐陳管家帶她回她以前的冷香院,連忙請示

    「你母親最近身體不適,所以你回來之事也未驚動於她,不如…。」莫問聽了微微一愣,雖然知道此話不妥,但心中實在不想讓兩人現在就接觸,最近的秦飛燕似乎有些異樣,難道她…。

    「不如讓女兒去看看母親吧,有道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母親多年未見女兒了,見到女兒後定會喜笑顏開,百病全消了。」莫離殤立刻巧妙地接了上去,堵住了莫問拒絕的話。

    「如此也好,你去看看你母親吧,也不枉你母親天天念叨。」莫問點了點頭,自顧自的走了

    看著莫問毫無感情的背影,莫離殤心中一陣冷寒,這就是父親,前世莫問對她可是千依百順,視若掌上明珠,只是因為前世的莫離殤是一個千嬌百媚的美人,美人也罷了,卻還是大昭國的才女,這樣的女兒可是能賣大價錢的,當然得捧在手中心了,而且事實上也是賣了大價錢,要不莫大將軍怎麼能做上了國丈呢!又怎麼會因為她被寵愛而私慾膨脹,膨脹到有了謀朝篡位的想法呢?

    可是現在的莫離殤卻沒有一切可以值得驕傲的資本,如果勉強說有,也只有一個傲人的家世,除了將軍的嫡小姐還是武林盟主唯一的外甥女,娶了她不但會得到將軍的支持還有江湖人的支持,這對嚮往權勢之人也是一個十分誘惑的條件。

紫米麥芽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9-5 12:00:21 |顯示全部樓層
正文 第八章 母女相見

    「姐姐,妹妹陪你一起看看母親吧。」莫言兒見莫離殤望著莫問的背影一副孺慕的樣子,心中不禁有些譏嘲,誰不知道將軍最喜歡的卻是二小姐莫言兒,不過她當然不會表現出來,眉眼裡透著姐妹情深。

    「好的,有勞妹妹了。」莫離殤靦腆地笑了笑,兩人手拉手地往後面主宅走去。

    如詩與如畫對望了一眼,各自眼中有著別人不能讀懂的笑意。

    莫離殤的娘親住在將軍府的牡丹園中,那是整個將軍府裡最美,最富貴的一座園子,而且還引溫泉水入園,任外面四季交替,但園中卻是四季如春,奼紫嫣紅,整個大昭都知道將軍愛妻如命,只要好的都給妻子秦飛燕送去,這秦飛燕可是羨慕死整個大昭的女人。

    想當初大將軍是一心一意只願與秦飛燕雙宿雙飛,對任何女人都不放在眼裡,讓大昭的女人都傷透了心,但沒想到千算萬算不如杜詩詩的算計,這個侍郎府的嫡小姐竟然拋棄了自尊,給將軍下了藥,竟然珠胎暗結了,將軍一怒之下欲殺了她,可是沒想到她卻跑到了將軍府對著秦飛燕跪了一天一夜,終於秦飛燕勸服了將軍將她接入了府,成了將軍府唯一的一個小妾。

    所有的人表面上都笑話這個杜詩詩,女人們更是把這當作茶餘飯後談笑的話題,但其實有多少人心中是羨慕妒嫉恨,都暗恨自己怎麼沒有想到用這招進了將軍府,莫問莫將軍啊,先不說這莫將軍手握大昭半數兵權,富貴逼人,也不說莫將軍癡情不改讓人心動,就莫將軍長得也是人美如玉,翩翩君子,儒雅之極一點沒有武將的魁梧,卻又有武者的英挺,只這一項就讓女人如飛蛾撲火的前赴後繼。

    可是自從杜詩詩之後,莫將軍似乎是防備更盛了,再也不讓任何人有任何機會了。

    看著這美不勝收的院子,想到外面對莫問的好評如潮,莫離殤不禁冷笑,如果她不是重生了,如果她不是成了魔宮的小姐,她怎麼也想不到,原來這個杜詩詩早就與莫問兩情相悅了,什麼拋棄了小姐的自尊給將軍下藥致使莫將軍珠胎暗結,狗屁,這都是一個計,為了讓莫問情癡的形象延續到底,為了讓秦飛燕同意莫問娶妾的一個計。

    可笑天下人都蒙在了鼓裡,都還為莫問的鐵漢柔情而讚歎,卻不知天下人卻都被莫問給愚弄了,戲耍了。

    「姐姐想什麼這麼開心?」莫言兒見莫離殤唇間含著淡淡的笑,那笑容中有著不可捉摸的味道,如天邊的雲彩無法觸及難以掌控,。禁不住地問道。

    「妹妹,離家四年了,再回到牡丹園中這一草一木都透著親切,想到要見到母親,姐姐我忍不住的開心。」手輕輕的撫上了一朵牡丹花,牡丹花只在四月底五月初開放,現在都是七月份了這牡丹花卻依然怒放,可見莫問是費了不少心思於這園中,明明不喜母親卻這樣百般討好,如此堅忍之人不成大事的話那真是生不逢時了。

    莫離殤突然輕笑了聲,放下了手,快步向著主屋走去,莫言兒見她這麼高興,眼中劃過鄙夷:莫離殤,你以為到了將軍府就是幸福的開始麼?

    而莫言兒怎麼知道莫離殤笑意是帶著殺機的,因為除了魔宮的人誰也不知道莫離殤笑得越是開心她下手會越狠。

    魔宮的宮主曾對莫離殤說,殤兒,只有當你笑時,別人才不會防備你,哪怕你再生氣,再難受,再恨那人,你卻要笑得更燦爛,更開心,這樣才能讓對手防不勝防,一擊而中。

    所以當莫離殤笑得最美之時,所有人都迷惑於那煙花燦爛的瞬間時,那就代表死亡的手已經攝住了他的喉嚨!

    。「母親」

    「離兒…。」聽到莫離殤的聲音,秦飛燕先是呆了呆,隨即激動地騰地一下站了起來,步履有些踉蹌,滿眼淚花向她奔了過來,一把扶起了莫離殤「你是離兒?真的是我的離兒麼?」

    「是的,母親,離兒回來了。」心中一酸,莫離殤撲到了秦飛燕的懷裡,溫暖的懷抱熟悉的味道讓她恍若隔世,留戀不已。

    前世秦飛燕在她嫁給辰王二年後也就是她十七歲時就過世了,讓她悲痛欲絕,沒想到這次重生回到了十歲,除去在魔宮的三年,現在她才十三歲,也就是說她有四年的時間來保護秦飛燕,將命運改寫。

    「母親,今日姐姐回來了,應該高興才是,莫要哭壞了眼睛。」莫言兒在一邊看著母女兩人哭得淚人兒似的,眼中一閃而過嫉妒,嘴上卻十分乖巧地在勸慰

    聽到了莫言兒的聲音,莫離殤感覺到秦飛燕身體僵了僵,隨後離開了她。

    「還是言兒懂事,我年紀大了倒失態了。」秦飛燕輕抹了抹淚,在花容的攙扶下往堂中正座走去。

    「,母親,以後離兒常在身邊日日陪伴,」莫離殤感覺到了秦飛燕突如其來的冷淡,心中一冷,沒想到一個主母居然要顧忌到了庶小姐的情緒了,母親在府中是過的什麼樣的日子啊!
紫米麥芽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9-5 12:00:31 |顯示全部樓層
正文 第九章

    「母親這般疼愛姐姐,言兒看著真是羨慕。」莫言兒笑著走到了秦飛燕另一邊半真半假地開著玩笑。

    「呵呵,就這你這丫頭片子沒有良心,母親難道還不疼你麼?」秦飛燕愛憐地揪了揪莫言兒的小鼻子,那神情親暱,讓人錯覺莫言兒才是她的女兒。

    「母親自然是疼我的,不過現在姐姐來了,母親當是要疼姐姐多些了…」莫言兒撒嬌的膩在秦飛燕身邊,不依地扭了扭。

    「傻丫頭,手心手背都是肉,母親怎麼會不疼你呢?」秦飛燕笑了笑,坐了下來。

    莫離殤眼波一閃,面帶慚色道:「這些年來女兒一直在外養病,幸虧有妹妹承歡膝下才讓母親心情寬懷,女兒真是慚愧。」

    「呵呵,別說真虧了這個小丫頭在身邊,倒讓我多了許多樂趣,」說完秦飛燕看了眼莫言兒,那濃濃的疼愛之情讓如詩如畫臉色一變。

    眼中含著淡淡的笑意,莫離殤對著莫言兒道:「如此姐姐真是要好好謝謝妹妹了。」

    「姐姐說哪裡話,百事孝為先,姐姐的母親也是言兒的母親,言兒侍奉母親也是應該的,當不得姐姐的感謝」莫言兒聽了臉上現出愉悅的神情,十分謙虛地說道,但言外之意卻是有暗諷莫離殤不盡子女的孝道之意。

    這下如詩如畫的臉色更不好了,莫離殤甚至能感覺到身後的氣流湧動,不動聲色的輕咳了聲,讓如詩如畫安靜了下來。

    秦飛燕抬眼看了看了如詩如畫,那眼犀利精明,讓如詩如畫愣了愣,一種與眾不同的感覺浮上了心頭。

    「就你這個小丫頭會討我歡心,既然說到這了,我不表示一下倒顯得我這個做母親的小氣了。」秦飛燕開懷地笑了起來,那樣子似乎樂到了心裡頭。

    「母親又有什麼好東西要賞賜言兒呢?」莫言兒聽了眼睛一亮,秦飛燕是武林盟主的女兒,拿出來的東西都是貴重而稀罕的,平時得的那些首飾就讓那些小姐們都眼紅不已呢。

    「呵呵,真是個不害臊的丫頭,竟然就這麼問我討要起東西來了。」秦飛燕聽了笑了起來,嘴上打趣著莫言兒,卻對花容使了個眼色。

    「自家的母親有什麼可害臊的?那不顯得生份了麼?」莫言兒輕笑著,依在了秦飛燕的身邊,透著對秦飛燕的依戀,要是不知道的人還真以為秦飛燕才是她的親生母親呢。

    「夫人」這時花容捧出一隻妝盒,那妝盒呈紫紅的顏色,泛著古樸的光澤,而盒邊鑲嵌著各色寶珠和無數細鑽,顯得琉光異彩,當中一塊祖母綠更是晶瑩剔透,不說別的,就這盒子就是價值連城,

    「鮫香木!」如畫見了驚呼起來。

    這下差點把莫言兒的心給喜得跳出來了,早就聽說這世上最貴的木頭就是鮫香木卻從未有人一見,沒想到秦飛燕的手上居然有,這讓她怎麼不興奮地快瘋了,她甚至忘了大家閨秀應有的禮儀,急不可待地確認道:「你剛才說什麼?」

    「稟二小姐,這是鮫香木用的妝盒,聽聞鮫香木是東海鮫龍用涎養成的木材,千年來只能形成一株,而且加工中極為容易破壞,能加工成一個妝盒簡直可以說是勢比登天還難」如畫侃侃而談如數家珍般,接著又笑道:「這鮫香木珍貴也變罷了,卻還有一個奇特的功效…。」

    「什麼功效?」莫言兒聽了已然樂得快不知道東南西北了,聽到還有一個功效立刻喜不自勝地急道。

    「長放在身邊的外,時間久了體有異香!聽說百年前秦國的香後就是因為日日抱著,夜夜枕著鮫香木而體有異香經久不散,從而被秦王所寵愛立為皇后。」

    「天啊!一直聽說過那個香後的盛名,沒想到卻是因為鮫香木而一步登天,從一個嬪妃一躍而成了皇后。」莫言兒頓時眼中閃著陶醉的流光,彷彿她有朝一日也登上了帝后的寶座。

    莫離殤與如詩對望了一眼,眼中閃過一絲鄙夷。

    「咦你怎麼知道的?」莫言兒突然懷疑地看著如畫,眼中有著探究。

    「說來也是緣份,奴婢祖上是那香後的宮婢,因為這鮫香木實在傳奇,遂將此木的特性功能傳書下來了,而且這個妝盒外形與祖上傳下來的手帛也彼為相似,所以奴婢聞著清香就大膽猜測一番。」

    「沒想到離兒身邊的丫環倒是見識不淺。」秦飛燕淡淡地一句不蒂是證實了如畫的話,這一下讓莫言兒興奮的全身發抖了

    「母親,難道…。難道…。」她已然語不成聲了,沒想到這麼一個曠世寶物竟然就要成為她的了

    「嗯,你猜得沒錯,這確是香後的妝盒,當年秦亡後,輾轉變換主人到了我母親的手中,我母親又留給我作了陪嫁,眼看著我是一天老似一天,精神也越來越不濟了,怕是看不到言兒出嫁了,這些年多虧了言兒身邊知冷知熱,母親也沒有什麼可以給的,把這個就給了言兒,也算給你添個妝。」

    「母親,您身體祥態無比定會長命百歲,以後千萬莫要這麼說,倒說得言兒心中酸楚了。」莫言兒聽了立刻斂下歡喜的神色變得乖巧,柔聲的安慰秦飛燕。

    「呵呵,我自己的身體自已知道。」秦飛燕淡淡地笑了笑,對花容說:「打開給二小姐看看裡面的首飾,看看是不是喜歡。」

    「是」花容應了聲,將妝盒放在八仙桌上,將那十足十的老金嵌花小鎖打開
紫米麥芽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9-5 12:00:44 |顯示全部樓層
正文 第十章 崑崙玉

    一道柔和的光流淌天來,讓人心一下變得祥和。

    裡面一套羊脂白做成了八件套飾一下呈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那精雕細琢的工藝還有大方高貴的花式一下迷離了眾人的眼。

    「真漂亮啊。」莫言兒大喜過望,沒想到妝盒這麼神奇貴不可言,連裡面的首飾也是漂亮的難以言喻,讓她喜不言勝,恨不得現在就拿回去戴了起來。

    「果然是很漂亮。」莫言殤含笑看著這套讓人驚艷的首飾,讚歎道。「妹妹也許還不知道,這可是崑崙玉製成的海棠春刻八件套,聽說崑崙玉是由未及笄的崑崙奴日日將玉含在口中,吸她們的美色與精氣一十八載才能打磨成手飾,這樣的手飾帶在身上,能讓人青春永駐」

    「啊,居然這麼神奇?」莫言兒聽了簡直快樂瘋了,昆倫奴可是這個大陸最漂亮的女人,吸了她們的精氣那會給自己帶來多大的好處啊!

    原本只是喜歡它的高貴美麗,沒想到還有這樣的效果,這兩樣東西要是天天伴著她,那她豈不是越來越漂亮,到時什麼大昭第一美,就算是天下第一美也非她莫屬了!

    「離兒倒是很有見識。」秦飛燕點了點頭,對莫離殤的話給予了肯定,這下更是讓莫言兒心中吃了定心丸了。

    「呃」莫言兒彷彿突然想起了什麼似的,大眼如小鹿般不安的眨著,道:「這是母親的陪嫁本該給了姐姐的,讓言兒拿了豈不是傷了姐姐的心,不如把這個給姐姐吧。」

    「傻妹妹,這是母親給你的,我這個做姐姐的怎麼能奪人所好,要是傳了出去,豈不讓天下人笑話於姐姐?知道的是妹妹孔融讓梨,不知道的還以為是我這個姐姐仗勢欺人呢。」莫離殤聽了連忙拒絕,表情卻未見一絲的不愉。

    「言兒,這是我感念你多年來的孝順之心才給你的,你拿著吧,莫要推辭了,你姐姐,我自會給她另外的首飾。」秦飛燕拍了拍莫言兒的手,笑著讓花容將莫離殤的禮物也拿了出來。

    莫言兒本來就是為了故作大方才隨口而言,這套首鉓從盒子到裡面都讓她愛得不知如何是好了,更何況還有這麼強大的功效,就算是打死她她都不可能交出來的,她怎麼會輕易送給了別人呢?

    聽了秦飛燕的話,她靦腆地笑了笑:「既然這樣,長者賜不敢辭,言兒收下了。」說完將盒子緊緊地摟在胸口,不捨得放下半分,盒子上淡淡的香氣讓人聞了渾身舒服

    「離兒,這玉珮是你外祖送給你外祖母的定情之物,是你外祖親手打磨的,娘親死後,我一直放在身邊,所以,雖然不值什麼錢,但卻是意義非凡,如今我就給你了,好好收著吧。」秦飛燕將一塊玉遞給了莫離殤。

    莫離殤恭敬的接過仔細地看了看,這是塊火紅的珊瑚玉,形狀比較奇特,還帶著秦飛燕的體溫,握在手中彷彿母愛傳遞。

    「謝謝母親。」

    莫言兒看著這塊玉臉上現出了不屑之色,不過是個珊瑚玉,聽說當年秦飛燕的爹也是個落魄的江湖人士,所以那會送給秦飛燕母親的東西大都不是太值錢,所以她看了眼珊瑚玉後,就全心全意地沉浸於手上的寶盒中去了。

    「哎」秦飛燕含笑點了點頭,臉上微微現出了倦色,這時月貌立刻將一個靠枕墊於秦飛燕的背後。

    「母親可是累了,如此言兒就不在這裡打擾了,也讓母親與姐姐多說些體已話。」莫言兒一見秦飛燕臉色有些疲憊,立刻乖巧地欲告辭,其實她亦是歸心似箭,只想快回到院中將這套首飾快快帶上,將這妝盒抱上,早早地做她的皇后美夢。

    「呵呵,就這丫頭會說話,明明是不耐煩陪我卻說得這般好聽」秦飛燕輕啐了她一口,笑著拿她打趣。

    「母親這般說言兒,言兒倒是不敢走了。」莫言兒聽了臉微微一紅,嬌嗔起來。

    「呵呵,去吧,今兒個我還真有些乏了,倒真禁不住你這麼活力四射的在邊上燥呱。」

    「母親明明是有了姐姐嫌棄我了,卻嫌言兒千般不好了,如此言兒也不在這裡礙眼了。」莫離兒聽了也笑,隨即行了禮告辭出去了。

    屋中之人看著莫言兒款款生姿的背影消失了才收回了目光....
紫米麥芽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9-6 00:28:13 |顯示全部樓層
正文 第十一章 母愛無疆

    沒了外人,秦飛燕如卸了千斤重擔般半倚在軟榻之上,她久久地看著莫離殤,彷彿永遠看不夠般,眼中全是莫離殤的身影。

    如詩與如畫面面相覷,不明白秦飛燕為什麼是這樣,說是疼愛小姐卻把最好的東西給了莫言兒,言語之中更是與莫言兒透著親切,讓人感覺莫言兒才是她真正的女兒,說是不疼愛小姐吧,那眼中的慈愛卻是從心底透出來的,雖然她掩藏的很好,卻瞞不過如詩如畫的眼睛,所以她們很困惑。

    莫離殤慢慢地走到了秦飛燕的身邊,跪了下來,柔聲道:「娘親。」

    秦飛燕似乎身體震了震,手顫抖地伸了出來,撫上了莫離殤的臉,指尖上傳來滑膩的溫潤讓她激動的不能自已,眼中含著淚花,這是她的離兒,她最心愛的女兒,她想了四年念了四年擔心了四年的女兒,現在終於回來了,回到了她的身邊了,可是她卻不能像別的母親一樣疼愛她,不能表現出一個母親應該有的慈祥,這讓她情何以堪!淚就在這時快掉落下來……

    手猛得收了回來,臉微微側過,秦飛燕聲音變得平淡冷漠,:「你還是叫我母親吧。」

    眼光閃了閃,閃過一陣痛色,莫離殤咬了咬唇,輕應道:「是。」

    娘親為了保護她情願與她保持距離,難道母親早已作好了永別的準備,不親近只是為了讓她將來不是那麼傷心?頓時莫離殤全身如豎起尖刺的刺蝟,下定決心,此生定要保娘親平安。

    不明真相的如詩如畫只覺戾氣充斥全身,沒想到小姐千般念叨萬般想念的娘竟然是這樣對小姐的,這讓小姐如何受得了?

    兩人鼓動的真氣讓秦飛燕猛得感覺到了,她抬頭看向了如詩如畫,打量著,那眼中的深邃似乎要穿透兩人的心靈,直直的剖析。

    「你們是如詩如畫?」

    「見過夫人」如詩如畫對望了一眼,不管秦飛燕對小姐如何,只要小姐認她為母親,她們就得尊敬秦天飛,於是兩人齊刷刷地跪了下來。

    「嗯,離兒有你們照顧我也放心,不過這將軍府不比外面,一言一行都關係到小姐的聲譽與安危,所以你們到了府中還要盡快熟悉府中的規矩,莫要小瞧一個人,莫要多錯一件事。」秦飛燕言語中雖然透著犀利卻並不帶一絲的傲氣,只是如平常的叮囑。

    「知道了夫人。」如畫如詩聽了低下頭齊聲應了。

    「嗯。」秦飛燕點了點頭,臉上有了絲滿意的笑,對著花容使了個眼色。

    花容立刻轉身走到妝台邊,取出了一對手鐲,遞給了秦飛燕。

    「你們這麼多年照顧離兒,照顧的很周到細緻,今兒個第一次見面,我也沒有什麼可給你們的,這一對玉鐲成色倒是不錯,正好你們姐妹一人一個。」秦飛燕含笑將手鐲遞給了如畫如詩兩人。

    如畫與如詩抬頭看了眼這對玉鐲,這哪是成色不錯啊,分明是極品老坑良玉,任何一個都是價值千金的,別說是丫環了,就算是千金小姐都能戴得。

    這下讓她們如何敢收,倒不是她們從未見過這樣的好東西,要說以她們魔宮護法的身份這玩意也只能算是一般,可是她們現在的身份卻是將軍府大小姐身邊的丫環而已,是不可能拿這麼貴重的東西的。

    兩人看了眼莫離殤,不知道是該收還是不該收。

    「既然是母親給你們的,收下吧。」莫離殤淡淡地看吩咐了一句,心中感動,母親真是十分的愛惜於她,給她身邊的丫環這麼貴重的禮物,只是讓如詩如畫忠誠於她,要知道別人再怎麼收買也不可能拿出這種貴重的東西來收買她們,所以這一手就牢牢地抓住了兩個丫環的心

    只是母親哪裡知道,如詩如畫就算是死也不可能背叛她的,不過她仍是感激母親這番心意。

    「是,」兩人齊齊應了聲,對著秦飛燕恭敬地行了個禮道「多謝夫人。」說完小心翼翼的接過後放入懷中妥善藏好。

    秦飛燕讚賞地看了兩人一眼,這兩丫環的舉動讓她很滿意,第一見了這般昂貴的東西不卑不亢,沒有露出一點貪婪之色,比莫言兒剛才的表情相比來說可以說是天上地下,這讓她不禁放心了幾分,其二,兩人拿了這鐲子知道收藏起來,不露於人前,這番謹慎心思讓她又多了份欣賞。

    要知道在這將軍府裡處處危機步步險惡,如果沒有得心應手聰明伶俐又忠心不渝的丫環在身邊照拂,她怎麼能放心呢?

    「你既然回來了,身邊只有這兩個丫頭定是不夠的,不如讓花容去你屋中服侍你吧。」春飛燕想了想還是不怎麼放心,於是想把會醫術的花容送給莫離殤

    「母親,花容是您使喚慣了的,做女兒的未曾孝敬於您,怎麼還能奪您所好呢?」莫離殤一聽差點眼淚又流了出來。前世裡秦飛燕之所以在她十七歲時就死了,就是因為被杜詩詩下了慢性的毒,要說杜詩詩誠府極深,一直隱忍著,忍了十年,直到秦飛燕全然地相信了她才天天給秦飛燕下了慢性的毒藥,這種毒無色無味,一般人根本不能覺察,而且量又少,卻讓秦飛燕病體纏綿,拖了七年才死去,這樣子神不知鬼不覺,都道是秦飛燕福薄,受不得將軍的寵愛才過早的香消玉殞,哪知道卻是人為的!

    所以今世裡,莫離殤在她十一歲時就從魔宮裡挑出了醫術極高武功亦不錯的兩名暗衛花容月貌巧妙的送到了秦飛燕的身邊當了丫環,才使得秦飛燕不再日日食毒,只是畢竟服了一年的毒,有道是病去如抽絲,那毒雖然不霸道卻很頑固,要想完全根除卻要個三年時間。
紫米麥芽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9-6 00:28:30 |顯示全部樓層
正文 第十二章 母慈女孝

    秦飛燕哪知道這花容本是莫離殤的手下,只是一心想著她,於是堅持道:「就是因為花容熟知府中的規矩,用著也可心,人又穩重,所以我才讓她去你房裡。」

    「謝謝母親,母親身體不好,您要是讓花容去了我那,定要再重新調教新人,到時用著卻不順手了,豈不讓母親更加費心,女兒萬不敢當。」莫離殤搖了搖頭,堅決地拒絕,她不能將自己的情況告訴秦飛燕,一來不願意讓她擔心,二來是不知道秦飛燕對於莫問是什麼樣的感情,所以她選擇默默地保護秦飛燕。

    「夫人,您放心吧,奴婢定會照顧好小姐的,這麼多年了,奴婢服侍小姐,也略通醫理,相信小姐定會身體越來越好的。」如詩見秦飛燕一定要把花容給了莫離殤,心中明白,定是因為花容懂得醫理,這秦飛燕怕莫離殤有什麼不測,讓她在莫離殤身邊時時保護。

    「你懂醫理?」秦飛燕聽了眉輕佻,聲音中透著驚訝與欣喜

    「稟母親,如詩的醫術就是尋常大夫卻也不及。」莫離殤亦是明白秦飛燕的想法,於是笑著解釋道。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秦飛燕聽了欣慰不已,看來女兒長大了,也未必是懵懂不知,這進將軍府前倒做了萬全的準備,其實她哪裡知道,如詩的醫術卻是莫離殤教的,為了保護秦飛燕,莫離殤進了魔宮後第一要求學的就是醫術,為了精益求精,她天天在自己的身上扎針,終於功夫不負有心人,她不但醫術上獲得了成功,竟然還自創了一套曠世針法。

    「母親,女兒久未盡孝,今日讓女兒給您捏捏,鬆快鬆快吧。」說完莫離殤不待秦飛燕回答,跪在了榻邊,潔白的小手放到了秦飛燕的腿上。

    「唉,你自個的身體也不好。」秦飛燕眼中劃過不捨,但想到這是莫離殤的一番心意,遂歎了口氣答應了。

    「女兒哪有這麼嬌貴,這些年旁的沒有學會,倒是學會了一套解壓順氣的手法,平日裡也給外祖捏著,外祖倒是時常誇離兒呢,一會我把這手法教給花容,讓她時常給母親捏捏。」莫離殤笑了笑,指熟練地捏著秦飛燕的腿。

    「你這孩子,本來該學些琴棋書畫的,卻因著身體柔弱每天靠著藥物過日子……」秦飛燕聽了眼一酸,忙側過臉去趁莫離殤不注意時擦了擦眼淚。

    「娘親也知道離兒生性比較愚笨,那些千金小姐的玩意就算離兒學也學不精,不如不學,省得遺笑大方」莫離殤怎麼能看不到秦飛燕的動作呢,只是假裝不知用心地捏著,嘴上卻笑著給秦飛燕寬心。

    秦飛燕欲言又止了半天,終於還是沒有再開口,身體半躺在榻上,眼卻貪婪地看著這個女兒,看著她幼嫩的小手在身上輕捏,一股股的熱流在身體裡流動,溫暖了她的心。

    還好,離兒不是她想像的那麼柔弱,先不說今天表現的冷靜大方讓她放心,就這手功力也讓她心照不宣,離兒是在暗中告訴她,她有能力保護自己,不要為她擔心。

    秦飛燕雖然是武林盟主的女兒,但武功並不好,因為她爹秦然本身武功並不是出類拔萃之人,之所以成為盟主是因為人緣好,為人義氣,做事正義,再加上溺愛秦飛燕,所以秦飛燕的武功只是三腳貓的樣子。

    但她武功三流不等於見識三流,畢竟與這麼多的江湖人接觸,嫁給莫問後也看到了一些高手,武功的好壞還是知道的,所以通過身體裡傳來暖融融的熱力,她知道離兒的武功應該是不錯的。

    這下她欣慰的笑了起來。

    「你外公…。可好。」過了一會,她遲疑地問。

    「外公很好,天天找人打架喝酒,一點不像武林盟主的樣子。」莫離殤想到外公秦然那樣子就不禁好笑,臉上變得更柔美了,小臉泛著動人的光澤。

    「年紀大了還這麼愛喝酒。」秦飛燕聽了心中一酸,當初秦然死活不同意她嫁給莫問,雖然世人都說莫問好,嫁人就要嫁莫問,但不知道為什麼秦然就是看不慣莫問,可是沒有想到秦飛燕卻為了愛情與莫問私奔了,氣得秦然與她斷絕了父女關係,從此不再聯繫。

    可是斷絕也是口頭說說,並未昭告天下,如此想來秦然還是關心著她,現在她才知道父親的這一舉措是既斷了莫問的野心,又作為堅強後盾在身後給秦飛燕支持。

    真是可憐天下父母心。

    母女兩人不再說話,但空氣中流動著親暱的氛圍,莫離殤一直捏了半個時辰,聽到秦飛燕微微的鼾聲後,才給她蓋上了薄被,交待了花容月貌幾句後退了出去。
紫米麥芽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9-6 00:28:39 |顯示全部樓層
正文 第十三章 秦飛燕的心思

    「小姐,為什麼明明你是夫人的親生女兒,卻對你還不如那個莫言兒?」出了院子,如畫就生氣的咕噥起來

    「如畫」如詩眉輕皺呵斥道。「這是什麼地方也不知道收斂一些,哪有奴才議論主子的?」

    「我也是為了小姐抱不平嘛」如畫也知道失禮了,秦飛燕對小姐再不好,也是小姐的娘親輪不著她來說東道西的

    「我娘對我是極好的。」莫離殤卻並不在意,聽了如畫的話只是征仲了一下後神情有些悲傷。

    「好的話,怎麼把那麼好的首飾給莫言兒,卻給了你這個不起眼的小玉珮呢?」如畫又不解起來,心中總是有怪異的感覺。

    「如畫,你逾矩了」如詩狠狠地瞪了她一眼,這個妹妹真是野慣了也被小姐慣壞了,進了將軍府也還這麼放肆,雖然倒不怕什麼,就怕影響小姐的計劃。

    「呵呵,如畫,道是無情勝有情。」莫離殤笑了笑,拍了拍她的肩自顧自走了。

    「道是無情勝有情?」如畫呆了呆,唇間咀嚼著這話的意思。

    「快走吧,傻乎乎地站著做什麼?」如詩的指用力的點了她額頭一下,讓她生生的疼,呲了呲牙道:「姐姐,我可是你妹妹,下手這麼狠。」

    「不狠點你更沒有規矩了!。」如詩沒好氣的瞪了她一眼,不再理她,快步跟上了莫離殤。

    莫離殤慢慢的往冷香院中走去,沿途樓台亭閣美不勝收,站於湖邊,雪白的指隨意地輕拈著碧玉柳條,目光深遠的看向了遠處。

    前世她最愛的就是這裡她與娘親春日賞花,夏夜賞荷,秋時觀魚,冬月看雪,只以為是過著神仙般的日子,而府裡的所有人都把她當作了寶貝,她已然是最幸福的人,父慈母愛,美貌才氣,還嫁了個權勢滔天的男人。

    沒想到一夜之間一切全沒了,原來一切都是虛假的,除了母親的愛依然深厚!

    而父親那個愛她如珍寶的父親竟然卻是利用當頭,那個所謂的良人更是把她當作了棋子,當一切成空美貌才情隨著香消玉殞亦轉眼成殤。

    重生之後,她回到了十歲,面對毫無反手之力的幼小身體,她聰明的選擇了暫避鋒芒,借病遁到了外祖家中,四年的時間,四年足夠她佈置了。

    唇間泛起了冷寒的笑,眼光變得犀利如刀,那些負她之人她一定會一個個地回報他們,人敬我一分,我敬人一丈!

    想到了秦飛燕,莫離殤臉部線條變得柔和起來,泛著孺慕的思情。前世的秦飛燕全心全意地愛著她,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她的身上,所以到死,秦飛燕都以為自己是幸福的,有個癡情的相公,有個美好歸宿的女兒,這一生足矣。

    甚至連自己的命是送在誰手上都不知道。

    可是今世,因為自己的重生,命運的齒輪都重新了旋轉,四年的時間讓娘親看清了一切,看清了莫問的心思,看透了二姨娘一家的醜惡面貌,所以她選擇了淡漠莫離殤。

    因為愛,她疏離莫離殤,愛其實是雙刃劍,會將人捧的很高亦會讓人摔得更重,人站在最高處的人總是會引起更多人的窺視,更多人的覷覦,更多人的心懷叵測。更多人的暗中黑手。

    所以秦飛燕把莫言兒捧得高高的,將莫言兒送上了風口浪尖,讓莫言兒成了莫問心頭第一個會想到的人,莫言兒在京城越出名,卻注定了她棋子的命運。

    她的娘親就是用這種與眾不同充滿睿智的方法在保全她。

    而且冷漠卻也能讓莫離殤擁有了更多的自由,生活上的,還有婚姻上的,不被疼愛的孩子總是容易引起歉疚感,這也是娘親的另一個計策。

    娘啊,為了孩子您情願忍住不可抑制的情感,情願將所有的痛苦自己吞下,這讓女兒怎麼能夠承受?

    是什麼樣的經歷生生地把一個不諳世事,心慈手軟的你逼成了用盡心機的人?

    鮫香木!莫離殤突然唇間劃過一絲的冷笑。世人都道鮫香木好,都欲千金求一兩,可是世上的人哪知道最美的東西卻是最毒的,鮫香木確有讓人遍體生香的功能,但亦有一個不為人知的副作用,就是只要放在身邊超過三個月,此女終生無孕!

    娘親定是在得到這一寶物時就知道了它的作用,所以一直深藏著,連她亦從未見過…。

    沒想到四年時間將娘親一顆慈善的心逼得這麼的狠毒,這將軍府究竟是什麼地方,竟然讓以前連只螞蟻都不忍心踩起的娘下手剝奪了一個女人最大的希望——懷孕生子。

    轉念之間莫離殤又為秦飛燕的深謀遠慮而淚流滿面,原來娘親已然看清了莫問的心思,知道他定會將兒女作為踏腳石去獲得更高的權利,可是這女人要想得到男人的寵愛,不但要才情與相貌,還要有子嗣,否則紅顏易老,沒有依靠的女人在這如雨後春筍般出現的絕色人海中終將會轉眼成空。

    所以不讓莫言兒懷孕就是讓莫問也缺少了一個謀朝叛逆的機會,也許母親是為了對莫問心中的那份情,不忍心他越走越遠,但莫離殤卻能肯定更多的是母親是為了她而未雨綢繆,一旦將軍府有了異動,必將誅連到將軍府每一個人,那麼莫離殤作為將軍府的嫡長女肯定會首當其衝受到傷害。

    另外杜詩詩雖然是莫言兒的母親,不但將美貌遺傳給了莫言兒,還將狠毒的心計也遺傳給了她,更將涼薄的天性遺傳給了她。

    杜詩詩雖然心滿意足地嫁給了莫問,但卻天公不作美,雖然寵愛無數,卻未曾生下一子,除了莫言兒竟然未有所出,她必是想使勁渾身解數要討好莫問。

    如今聽到鮫香木這樣的寶貝如何會不心動呢?到時母女相爭必會發生,娘親定是看穿了她們的醜陋面貌,而使下了這一石二鳥之計。

    誰說娘親柔弱,為了保護自己的孩子是用盡心機,。

    娘親,你放心,離兒一定會讓給你下毒的那個人生不如死!

    想到這裡,她突然轉過臉對如畫道:「佟夜冥現在有什麼動靜?」

    「小姐,辰王昨夜去烏蘭盟了。」
紫米麥芽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9-6 00:28:52 |顯示全部樓層
正文 第十四章初見二姨娘

    「烏蘭盟?」莫離殤凝眉深思了片刻,突然靈光一現,厲聲道:「快傳信於魔宮,讓他們全力保住佟夜冥的性命,記著,不論傷重傷輕,只要保住性命即可。」

    「是」如詩凜然了應了聲,指向天一揮,一道幾不可見的藍色焰火飛上了天空,快如流星讓人不可捉摸,彷彿夏天裡的一道彩虹稍縱即逝。

    「小姐,為什麼你這麼關注辰王,說你對他有情吧,你卻不顧他的身體,說你無情吧,卻下令魔宮眾人務必保他性命。」如畫歪著頭不解看著莫離殤,這三年來小姐總是讓魔宮的人關注辰王保護辰王,原以為是小姐對辰王有著莫名的好感,但從小姐的表情上卻看不到一點情緒,如果一定要說有,那似乎是仇恨!

    「因為他的命是用來還債的。」一口銀牙咬得死死的,雖然這世她還是處子之身,可是她依然感覺到那痛入心扉的絕望,依然感覺到子宮裡冰冷的流失,那無緣的孩子怨恨的眼神,恨她這個娘親沒有能力保全幼小的生命。

    「小姐,你怎麼了?」莫離殤慘白的臉色嚇了如詩一跳,立刻抓住了她的手腕把了把,發現沒有什麼異常時才放下心來。

    「我沒事,回冷香院吧。」閉了閉眼睛,穩定了情緒後,淡淡地說道。

    即使親如姐妹的如詩如畫,她亦從未透露過半分,這是她的夢魘,她的陰暗,把她送入地獄的導火索。

    這一世,她遇神殺神,遇佛殺佛,只在意她在意的人,其餘的人她除了漠視就是殺戮。

    「小姐,二姨娘來請安了。」剛到冷香院裡坐定,就聽到外面二等丫環的稟告。

    莫離殤笑了笑,唇間劃過冰冷的弧度,這個杜詩詩倒是會挑時候,她在母親牡丹園時,杜詩詩卻不來,她前腳剛進冷香院,杜詩詩卻後腳跟來了。

    別人不明白杜詩詩的想法,莫離殤卻知道她在想什麼。

    她就是不願意象母親行禮,因為她早就把自己當主母了。

    當主母麼?嘿嘿,既然你這麼不想給主母行禮,今兒個就讓你給嫡小姐行禮,讓你知道姨娘只是姨娘,就算再讓男人喜歡也不過是男人閒暇之餘的一個玩物而已,是擺不上檯面的。

    「離兒…。」杜詩詩人未到聲先到,還透著一股兒的親切勁兒,讓如詩如畫聽了渾身雞皮疙瘩都泛了起來,抖了三抖。

    「二夫人走好。」杜詩詩的貼身大丫環以羽兒率先走了進來,她,看她長得倒還算清秀只是眼中透著高人一等的得意,讓如詩如畫心中一陣好笑,不過是一個丫環居然這麼神氣,敢情是奴性十足以作為丫環為榮了。

    一陣香風後,一個二十五六歲左右的女人邁著妖嬈的步子走了進來,身穿綠金色煙羅紗上衣,上用五色金絲線繡著霓裳翻飛五彩金鳳,下束淡黃色團蝶百花煙霧荷葉裙,不盈一握的小腰繫藕色輕羅帶,吊數個環珮叮鐺。

    不看別的,就看這身材已然是妖嬈嫵媚,堪堪欲折的細腰更是讓男人產生摧折的慾望。

    待看臉時,這張臉卻是水潤端秀,眉如遠黛,眼似秋水,唇微微上勾,卻是人比花嬌,透著一股子的柔弱,唇角邊有一顆米粒大的艷色風流痣讓她有著說不出的妖媚,道不盡的風情。

    莫怪乎莫問為了她想盡辦法讓她進了門,的確是一個能讓男人顛狂的女人,在讓男人欲保護於羽翼之下時又有一種想要揉碎的衝動。

    不過她眼底深藏的冷意與精明卻讓明眼人看出這個杜詩詩卻完然不是如她表面所表現出來的無害,非便無害而且相當厲害。

    「不知道什麼風把二姨娘給吹來了?」莫離殤微作打量就收回了目光,拿起了几上的茶杯泯了口茶,這張臉她看了十幾年了,雖然時間倒流,但杜詩詩卻依然未變,實在是提不起興趣來多看一眼。

    杜詩詩聽了莫離殤的話微微一愣,臉上閃過一絲的不甘與狠毒,這府上誰不叫她為二夫人,現在剛到的莫離殤卻把她叫成了二姨娘這不是給她來個下馬威麼?

    心裡厭惡臉上卻笑得更加美艷,半是打趣半是正經道:「離兒說得什麼話,你離家四年了,姨娘一直念著想著,今兒個聽到了你回府的消息這不馬上就來了。」

    「如此倒讓二姨娘費心了,剛才在母親那裡還提到二姨娘,母親還對二姨娘讚口不絕,說是二姨娘為人知書達禮,本想向二姨娘學習一番,沒想到等了半天卻沒有機會碰上二姨娘,正在可惜中,二姨娘卻來到了冷香院。」莫離殤似笑非笑地看著杜詩詩,嘴裡卻漫不經心地說出一番話,這話看著是讚美,實際卻是指責了杜詩詩未盡小妾的職責,按理說嫡小姐回府她應該在門前迎接,不迎接倒也罷了,連嫡小姐與主母會面她都不去參加,這明明就是藐視主母的權力!
紫米麥芽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9-6 00:29:05 |顯示全部樓層
正文 第十五章 殺雞儆猴

    「離兒這話真是愧煞我了,離兒回府,我本該前去接迎,可惜那時身體突然不適,將軍體貼於我讓我好生休息,但我想來想去禮不可廢,這不稍微好點正想去牡丹園,卻聽說離兒回冷香院了,就立刻過來了。」二姨娘輕笑了笑,說謊不眨眼睛,雖然言語恭敬,卻語含機鋒,很明確地告訴莫離殤她所以不去迎接不去伺候主母,是將軍允許的,她現在來看莫離殤是情份,不看是本份,畢竟沒有法規定姨娘必須抱病迎接嫡小姐的。

    莫離殤眼一瞇正欲開口,如詩卻笑道:「姨娘,請稱小姐為大小姐。」

    「你是什麼東西,竟然敢指責我家二夫人?」羽兒聽了勃然大怒,在她眼裡杜詩詩就是這個將軍府的主母,平時她又跋扈慣了,加上耳濡目染知道莫離殤只不過是個草包類智商,所以變得更是肆無忌憚了。

    「放肆」如畫也是頤指氣使慣了的人,在魔宮誰也不敢惹她,現在見一個小小的丫環都敢在莫離殤面前大吼大叫,渾身戾氣頓現。

    「二姨娘這個丫頭可是你身邊的?」莫離殤淡淡地看了眼如畫示意她稍安勿燥,卻慢條斯理的看向了杜詩詩。

    杜詩詩心中一凜,這不是明知故問麼?不是她的丫環她能帶來?她亦知道只要她回答是,這羽兒就會成為她與莫離殤初次較量的倒霉蛋。

    本來傷了一個丫環她根本不會心疼,但羽兒卻是她身邊的大丫環,如果被人知道她連身邊的大丫環都保不住的,一來會讓盍府的人取笑,二來卻會讓忠心於她的人心寒。

    「確實是。」她無可奈何的點了點頭。

    「好威風好氣勢啊,不愧是將軍府的丫環,比嫡小姐都有氣勢。」莫離殤冷冷地笑道。

    杜詩詩一見苗頭一對,立刻陪笑道:「這羽兒在我身邊多年了,平時倒是伶俐,今兒個可能是身上有些不爽快,倒沒了分寸,不如…。」

    「不如姨娘今兒個就在這裡好好管教一番吧。」莫離殤眸間利光一閃,拿起桌邊的茶水,優雅地吹了吹,輕輕的抿了口茶,語氣淡淡卻不怒自威的接道:「這將軍府畢竟不是一般人家,都說從將軍府出去的丫環都比得上平常人家小姐,可是這羽兒在姨娘身邊多年連這點分寸都沒有,別說一般人家小姐了,就算是平常家戶家裡的粗使都不會這麼,這要傳了出去,說得好聽是姨娘待人和藹可親使下人沒了分寸,說得難聽就是姨娘管教無方了。眼下妹妹也快及笄了,如果被有心人這麼一宣揚,卻是有損姨娘與妹妹聲譽的,所以還望二姨娘莫要念著情份因小失大。」

    臉變得更難看了,杜詩詩只覺心喀登了一下,這說得倒是比唱得還好聽,但說來說過就是想要杜詩詩懲罰羽兒。

    話說這個莫離殤在出府前對她倒也是很親切,從來都叫她為二娘,怎麼四年後再見竟然變得讓人難以捉摸了?

    細細看莫離殤的長相,雖然比四年前長開了,樣貌也未有多大的變化,但卻失了幼時的靈氣,卻多了份平庸,怎麼看怎麼也不像是有心機的人,可是今天每句話看似隨意卻字字句句埋著後著,將她的後路堵得死死的。

    難道……

    她抬眼看了看如畫與如詩,驚疑未定地打量著兩人,看如畫倒是咋咋呼呼地,而如詩卻顯得沉靜,這時她心裡有些明白了,定是如詩教了這個愚丫頭一些拿人的方法,才讓莫離殤突然開了竅。

    「二姨娘難道處置一個丫頭很難辦麼?要是實在難辦的話,不如讓爹爹來處置吧。」莫離殤似笑非笑地看著杜詩詩,唇間勾勒著玩味的笑。

    她就是要逼著杜詩詩親手懲罰身邊的大丫頭,而且是在嫡小姐的房內,這樣才能狠狠地打杜詩詩一個嘴巴子,也讓下人知道,別以為杜詩詩在將軍府能一手遮天。

    杜詩詩聽了臉又青又白,雖然將軍寵她,但場面上的事卻不會姑息她,何況只是一個丫環,真鬧到了將軍面前,估計將軍為了表現對秦飛燕的厚愛維護他情癡的形象,直接把羽兒給斃了,那時她更是丟臉丟到了不知多少裡地遠了。

    她狠了狠心上前打了羽兒一個耳光,怒道:「羽兒,你竟然敢在大小姐面前大呼小叫,真是沒有規矩,去大小姐中院跪著,何時大小姐消了氣何時起來」

    「是」羽兒被打得先是一愣,有些不甘地看著杜詩詩,直到杜詩詩使了個眼色後才乖乖的應了聲。

    中院?哪有這麼便宜的事!杜詩詩倒會說話,如果讓羽兒跪得久說明莫離殤心眼小,不能容忍丫頭的一句錯話,這本來有理的事倒成了沒理,但跪得時間短又在中院,對杜詩詩來說根本無關痛癢。

    難道這樣就能難住了打定主意讓杜詩詩出醜的莫離殤了麼?不要忘了,她可是魔宮的少主人,江湖上寧可惹閻王也不敢惹她的仙魔女!她要弄死一個人跟捏死一隻螞蟻似的。

    「呵呵,這日頭挺曬的,雖然羽兒無禮於我,也常聽得聖者言得饒人處且饒人,不如這樣吧…。」莫離殤好笑地看著杜詩詩期待的眼神,話鋒一轉道:「讓羽兒頭頂著家訓在將軍府門前站上一盞茶的時間,一來顯得將軍府冶家嚴謹,就算是二姨娘身邊的大丫環做錯了事也嚴懲不怠,二來也算是小懲大戒,如此二姨娘認為可好?」

    杜詩詩臉皮一顫,差點把臉上的粉都皽得掉了下來,猛得抬起頭直直地盯著莫離殤,這哪是小懲大戒啊,分明是給將軍府所有的下人來了個敲山震虎,讓下人知道這府中不是杜詩詩說了算的,這根本就是準備奪權的前奏,可是她偏偏無法反駁,這聽起來卻是莫離殤全心全意為了她著想,還法外開恩,免去了羽兒的皮肉之苦,說到哪去,莫離殤都是有理的一方。

    這一刻她恨不得殺了羽兒,這個破敗玩意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沒事吼一嗓子做什麼?倒成全了莫離殤殺雞儆猴的詭計。
紫米麥芽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9-6 00:29:17 |顯示全部樓層
正文 第十六章逼著你行禮

    「如此就按大小姐說的辦吧。」杜詩詩銀牙一咬點了點頭。

    「呵呵,如畫傳話下去,就說羽兒頂撞大小姐,二姨娘罰她在將軍府門前頂家訓站立一盞茶的時間。」莫離殤輕抿了口茶,淡淡地吩咐,眼角的餘光見杜詩詩一副如吞了蒼蠅般噁心的表情,心中劃過鄙夷,這個杜詩詩當年不就是用這樣的手段一點點地把娘親當家主母的權力給蠶食的麼?她也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罷了。

    轉過臉來,莫離殤對著如詩如畫厲聲喝道:「怎麼現在這麼沒有規矩了,二姨娘雖然只是姨娘卻也是府裡半個主子,你們身為我身邊的大丫環,怎麼不知道給二姨娘見禮呢?」

    杜詩詩聽了指猛得收緊,絞得手中的絲帕快絞出水來,這話聽著是責罵丫頭,卻話裡話外的諷刺她是小妾的身份,而且暗中指責她未給莫離殤行禮。

    要想她給莫離殤行禮她是絕對不想的,她雖然是二姨娘可是已然掌管了府內所有的人與事,這府裡上上下下敢不聽大夫人的卻不敢不聽二夫人的!

    咬了咬牙,假裝沒有聽懂,四兩拔千金道:「想是這兩丫環未曾見過大市面,缺了調教,今兒個大小姐回來了盍府高興,就算給二姨娘一個面子別責怪她們了。」

    她這樣既討好了兩個丫環,還樂得讓人知道她心胸寬廣大肚能容,同樣的丫環不敬主子,對自己身邊的丫環嚴加管教,對莫離殤身邊的丫環卻寬厚善待,傳了出去,都會說她愛護嫡小姐,情願委屈了自己也顧全了嫡小姐的臉面,剛才責罵羽兒的一幕反而被她偷龍換柱成全了她的美名。

    可是她想得倒美,她千算萬算錯算了如詩如畫並非普通的丫環,怎麼會被她一點小小的恩惠而收買呢,況且這本身就是莫離殤欲整治杜詩詩的一個計。

    「稟小姐,奴婢本該給二姨娘行禮,可是奴婢雖然是山野之人,也知道這大昭行禮亦是有尊卑長幼的,理應二姨娘先給小姐行禮後,奴婢們才對二姨娘行禮。」

    「噢?」莫離殤愣了愣,輕道:「二姨娘未曾給我行禮麼?」

    「還未曾」如詩立刻回答。

    莫離殤聽了先是沉思了一下,隨後突然怒瞪了如詩如畫大罵:

    「哼,你們這些刁丫頭被主子說了,反而挑起了二姨娘的禮來,二姨娘出身書香門第,最是懂禮守法,怎麼會忘了給我行禮呢,只是剛才被羽兒氣了未來得及罷了,倒讓你們說了嘴,這要傳了出去,外人還以為爹爹縱妾無視嫡女,這不是毀我爹爹的名聲麼?」

    那一字一句聽說是罵丫環,卻是犀利如刀,毫不顧忌地警告杜詩詩,她如果不行禮就是壞了將軍的名聲。

    杜詩詩聽了臉一陣白一陣青,就算是傻子也看得出來這主僕三人是一唱一喝逼著她行禮來著,可是這話裡話外拿將軍的聲譽說事,如果她硬著不行禮,豈不是說她不把將軍的前途放在眼裡?這對女人來說是犯了七出的罪名的,沒想到這賤丫頭出去了四年變得口齒伶俐起來,眼猛得瞇了起來,看如詩一臉冰寒,杜詩詩更是認定這一切都是如詩在幕後指使。

    心中恨得無法抑制,恨自己低估了莫離殤,平白無故地跑來受了兩場冤枉氣,但膝蓋卻不得不彎,心不甘情不願的她倉促地行了個半禮便欲起身。

    如詩見了手微微一動,杜詩詩只覺腳似有抽筋般的痛,一時站立不住跪到了地上。

    「呯」的膝蓋著地的重擊聲,讓門外的人探了探頭,待見到了二姨娘給嫡小姐行全禮都愣了愣後立刻隱去。

    「哎呀,二姨娘這是怎麼了?都是一家人,何必這麼較真,我還正想說二姨娘今天身體不適,這虛禮就免了,沒想到二姨娘竟然這麼注重禮節,到底是侍郎府出來的嫡小姐,連妾禮都知道的一清二楚。」莫離殤受驚似得叫了起來,聲音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卻足以讓門外的丫頭婆子聽了個仔細。

    隨後對著如畫命令道「如畫,還不扶二姨娘起來?」

    「是」如畫立刻走到杜詩詩邊上扶起了她。

    杜詩詩本待不讓如畫扶,可是偏偏膝上卻是鑽心的疼,心裡那個恨啊,這個莫離殤真會說風涼話,她沒行禮時,逼著她行,等她行了禮卻說得比唱得好聽,難道她賤麼,沒事上竿子給人下跪?

    說到下跪她又很惱火,不明白為什麼腿會這麼軟,一下就跪了!要知道妾對嫡小姐行禮,除了隆重的節日,只需半禮就行了。

    而更讓她氣得快炸肺的是莫離殤的諷刺,諷刺她對小妾的禮數知道的這麼周全天生一個小妾命。

    「二姨娘你身體既然不適就早點回飄香閣休息吧」既然該做的做完了,莫離殤就毫不猶豫地下了逐客令。

    杜詩詩差點一口氣噎了過去,這算什麼?利用丫環逼著她給莫離殤下跪了,跪完了沒事了?居然不讓丫環給她行禮了?還就這麼明目張膽的戲弄她麼?難道她的臉上真寫著我好欺侮麼?
紫米麥芽
請注意︰為維護論壇文章品質,任意「灌水回覆」可能導致您的帳號及所有文章被直接刪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17-11-21 20:02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頂部